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44、第144章 狂言
    收藏下次继续看:””。

    眼下可是圣上同昔年好友相认的时候, 听着过去那些事, 朝野上下站着的这些官员里,谁人不感唏嘘?

    结果张遮忽然出这么句话来——

    也忒不识相了些。

    煞风景啊。

    众人齐刷刷看向他时, 莫不如此想到。

    萧定非一场戏演得连自己都要相信是真的了,仿佛自己便是二十年前那位大难不死的定非世子,眼瞧着再卖一把力就要收场了,谁能想到斜刺里杀出个张遮来?

    嘿。

    这死人脸长得浓眉大眼, 没想到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啊,敢情是在这里等着他!

    是了。

    当时在通州上清观, 自己的确是关键时刻反水,坑过张遮一把的,险些累得此人没了性命。只不过要论其中的原因嘛……

    他不动声色地朝着旁边谢危瞟了一眼。

    张遮乃是顾春芳举荐的人, 向来是眼底不揉沙子的直臣, 人品很是信得过。

    沈琅有时虽觉此人让人头疼,可眼下却不由得挑了一下眉。

    他将目光递向萧定非:“定非,怎么回事?”

    萧定非从来市井里打滚, 谎话张嘴就来的人, 脑筋活泛,只一眨眼,便做出不大好意思的模样,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讪讪道:“误会,这都是误会……”

    顾春芳老神在在地立在旁边,瞥他一眼:“误会?”

    萧定非心里面直接将这接话的陌生老头儿骂进了棺材里, 嘴上却道:“当时这位张大人自称乃是度钧山人的门客,想必诸位大人对天教也有所了解,这度钧山人在教中与公仪丞那狗贼齐名,向来是无恶不作,坏得透顶,且比之公仪丞,还更升龙见首不见尾一些。我心里自然害怕。实不相瞒,从京城破庙一路到通州,我看着那个叫宝的孩子,总觉得他古里古怪的,途中略加试探了几回,且对方对我名为‘定非’这

    这件事似乎颇为在意。所以,当天教那些匪首教中有朝廷派来的眼线时,我自以为此人乃是宝,而非自称度钧山人门客的张大人。当时的情况下,打的是让天教内斗,鹬蚌相争的主意。谁想到,谁想到……”

    他越,神情越发惭愧。

    当下竟有模有样躬身向张遮一揖:“谁想到竟是误伤了张大人,还差点害了大人性命,在下惶恐,还望张大人见谅!”

    张遮站得不近也不远,身形笔直,一双清冷得有些不近人情的眼注视着向自己一揖到底的萧定非,似乎并未打消心中的疑虑,并未言语。

    金銮殿上,气氛竟有些安静。

    这种时候谢危却出列,向沈琅道:“那叫宝的乃是臣一名属下的同乡,偶然得知他在天教,便充作了眼线,因张大人伪装身份潜入天教,事有险处,本为暗中照应。不曾想竟会遇到定非世子,才招致如此误会,弄巧成拙,险些害了张大人,请圣上恕罪。”

    张遮看向他,到底是没什么了。

    众人早知计策是谢危出的,他暗中有所准备,实在不是什么稀奇事,倒不起疑。

    沈琅也有自己的打算。

    他笑起来,竟当了个和事佬:“所幸张大人深入虎穴,有勇有谋,安然归来,此番更救回了定非世子,当加官进爵,重重有赏!”

    当下竟向顾春芳问道:“若要加官,顾老大人可有合适的位置?”

    顾春芳道:“张大人长于断案,刑部署司郎中一职正好缺出。”

    沈琅便道:“那即日起便擢张遮为刑部郎中,掌管署司,专司详复**之事。”

    话音落时,顿时一片歌功颂德。

    张遮就这么升了官。

    接下来论功行赏,谢危算了头功,正好工部侍郎的位置缺出,由他顶上。一般侍郎乃是三品,但谢危身为“太子少师”,有衔加身,便算从二品。想来若宫中那位温昭仪一

    举得男,诞下龙子,只怕“太子太师”的位置是少不了他的了。

    至于定国公萧远,就有点倒霉了。

    本是他最早得了消息去剿灭天教,谁想中了天教的计谋,不仅未能剿灭乱党,还带着好些军士几乎在对方的埋伏下全军覆没!

    此乃贪功冒进,不仅无功反而有过。

    沈琅颇为不悦,竟直接罚了他半年的俸禄。

    这点钱对偌大的萧氏来自然九牛一毛,可要紧的是面上无光,让他整个人都抬不起头来。

    最风光的一个当属萧定非。

    赏金千两,银万两,丝绸布匹,珍玩古董,香车宝马,甚至还直接封作了“典军校尉”。这算是西园八校尉之一,官比四品,手底下能管一些兵。

    别人辛辛苦苦也爬不到这位置。

    他倒好,一回来就有。

    实在是羡煞旁人。

    只是等论功行赏完,沈琅又通过萧定非叙话一阵了些年幼时在宫中的往事后,忽然问了一句:“方才定非提起旧事时,言必称‘国公爷’或‘定国公’,却不称其为‘父亲’,不知是何缘故?”

    朝中都是心细如发的精明人。

    这一点不少人打从萧定非萧远率领援兵到京城护驾时就发现了,只是一直不敢提出。听得皇帝一问,目光不由得都在这一对“父子”之间逡巡起来。

    萧定非本来就是故意的,天知道他要敢叫这狗屁萧远一句“父亲”,回去得不得被谢危剁了脑袋?

    金银方才到手,他可舍不得死。

    当下一张俊脸上竟露出三分嘲讽,七分冷笑,凉凉道:“流亡二十年,臣未悔为圣上尽忠,但只一桩憾事,长铭在心,日夜熬煎,奈何不可补。燕夫人乃是不孝子生母,因忧思故,去不到一年,国公爷已续弦。便是有皇命在先,臣也耿耿于怀。”

    吓!

    明明白白责斥定国公萧远对

    不起结发妻子啊!

    殿上忽然有倒吸凉气的声音。

    便是连沈琅都没想到,愣了一下。

    谢危垂眸静看着自己投落在地上的影子。

    萧远一张脸则是瞬间涨成了猪肝色,勃然大怒:“孽障,你胡八道些什么!”

    萧定非皮笑肉不笑,反唇相讥:“能生出个孽障来,你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萧远气结:“你!”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萧定非乃是市井里打滚长大的,嘴皮子利索可不是好相与之辈,早看这老王八蛋不顺眼,骂起来也就格外顺溜:“公侯之家,名门高户,娶个续弦进门怀胎七月产女竟也没落下不足之症,活蹦乱跳!国公爷可真是太对得起家母了!”

    满朝文武,目瞪口呆!

    精彩!

    刺激!

    定国公萧远当年匆匆娶了现在的夫人卢氏入门本就受人诟病,只是偌大一个国公府也的确需要女主人来打理,为发妻守个把月便续弦也无可厚非。可娶进门来,生下长女,恰恰好早产,就有那么点耐人寻味了。

    众人原以为这位定非世子回到京城,回到萧氏,与昔日父亲见了面,当时父子情深,催人泪下。哪里料到,这是个惹不起的主儿!

    当着皇帝的面儿啊!

    几句话简直啪啪几巴掌,狠狠往自己老子的脸上甩!

    同朝为官,谁能见谁好了?

    何况还是势大压人的萧氏。

    此时此刻所有人面上看着正经,心里面早就搬了板凳,握紧拳头,就差呐喊高呼:打起来,打起来!

    萧远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抬了手来指着萧定非,整个人直打哆嗦:“你竟敢对你嫡母不敬,真是反了天了……”

    萧定非不耐烦:“你这玩意儿老子都不想认,那臭婆娘算个鸟!”

    金銮殿上顿时一片哗然! /p

    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