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43、第143章 前事一窥
    收藏下次继续看””。

    沈琅经他一提, 仿佛才想起来这是在朝堂上。

    于是宣萧定非拜见。

    群臣的目光立刻齐刷刷投向了大殿门口——

    这可是传中的定非世子!

    救过皇帝的命。

    且还身具萧燕两氏的血脉, 就算如今燕氏已倒,光凭他萧氏嫡长子的身份, 都能在京城掀起一番风浪来。此次竟然如此阴差阳错地在剿灭天教的过程中回来,实在是太让人好奇了。

    “罪臣萧定非觐见,吾皇万岁!”

    一道响亮的嗓音,悲恸里强压着一分激动。

    众人心头皆是一震。

    定睛一看, 走进来的是位身形颀长、五官出挑的男子,穿着一身石青锦缎压金线的长袍, 眉宇之间同立在前方的定国公萧远果真有些相似之处,只不过那唇边眼角多几分风流不羁的气性,竟也有些让人不可觑的贵气。

    打他从外面一进来, 沈琅的目光便钉在了他的身上。

    几乎将他从头看到了脚。

    一刹之间, 心中已是翻江倒海!

    只是他已坐在皇位之上四年有余,更莫前朝夺嫡时早历经过朝中种种倾轧,喜怒已不轻易形于色, 反倒是“哈哈”两声笑了起来, 显得龙颜大悦,连那张原本因挂了几分病气而显得有些阴翳的脸都透出几分红润来,道“二十年了, 二十年了, 朕可万万没料到还能见到你!快快平身,快快平身。”

    这皇帝真他妈能装。

    萧定非跪在地上只觉得膝盖疼,想在天教的时候都没人敢叫他跪, 到了这狗屁朝廷来还一堆规矩。只是眼下这情况,一个演不好连脑袋都要掉,他也只敢腹诽两句,面上却是一片感动地起了身。

    眼泪更是来就来。

    十几年前当乞丐在街上要饭时的卖惨本事,可谓是一点也没丢下,人在大殿上就泣不成声“二十年一去,远别京城,身陷天教,不能解救圣上于危难、不能效忠于朝廷,罪臣、罪臣……”

    定国公萧远就在旁边站着,可以是一路看着萧定非回来的,只觉跟他像个陌生人似的,也没什么接触。

    哪里料到他

    他上殿一拜竟然如此?

    一时间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沈琅还镇定些,目光微微闪烁,一副十分疑惑模样“好端端的,怎么自称起‘罪臣’来?”

    萧定非早把词儿背了个滚瓜烂熟,张口便道“当年平南王攻入京城时,罪臣与圣上皆是年幼,岂敢令圣上涉险?忠君爱国,臣子本分。一去赴死,不曾想过能活下来。平南王那狗贼见到我时,便立刻派人拉了宫中的太监来辨认。臣自幼为圣上伴读,宫中太监也大都认得。只是一如当时皇后娘娘,不,现在该称太后娘娘了,不出太后娘娘所料,那起子阉人虽然认出我来,却也知道天潢贵胄谁是正统。臣依据皇后娘娘的交代,还不待那阉人开口,便厉声自称为‘孤’,责斥了对方。那阉人果然不敢戳破我的身份,平南王便以为我才是太子。”

    朝野上下知道当年事情的也不多。

    无他,二十年前平南王大军入京时,先将满朝文武杀了个干净,压根儿都没活下几个人来。之后提拔上来的官员,年纪自然也比原来轻了不少。若非如此,似文臣中如谢危者,纵功劳再大,区区不到而立的年纪,是断断不能坐到朝廷三孤之一的“太子少师”之位的。

    此刻听萧定非叙来,不由惊心。

    这才明白,原来当年的事情还多亏了太后娘娘坐镇,出了奇谋,敢用李代桃僵之计,才保住了圣上性命!

    萧定非心里嘲讽,面上却是真真切切地抹了一把眼泪,续道“平南王乱臣贼子,恨先皇至极,当即便叫人把我绑了起来,要用以要挟先皇。我便要求他们兑现承诺,将那三百余男童放了。平南王当时就笑了起来,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然后,然后……”

    到这里时,竟有些不下去。

    十二旒冠冕垂下来的细细珠串在沈琅的脸上覆盖了淡淡的阴影,也让旁人难以窥探他的面色,只听得他问了一声“怎样?”

    萧定非便骤然跪回了地上,竟然恸哭“然后便把所有人都杀了!三百个孩子,尸身全都从门楼上扔下去,堆在宫门外……”

    金銮殿上登时一片悄然。

    谁也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副令人不忍目睹的惨状

    状。

    萧远的面色也阴沉下来。

    谢危静静伫立在前方,眼帘低垂,眼睫也搭了下来,挡住了眼底的变幻。

    沈琅则叹道“此乃朕的过失,朝廷的过失!”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唯有萧定非的声音一直传来。

    他也不起身,仍旧跪着道“罪臣一见之下也有心想要抢出去阻止,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实在没有反抗之力。平南王见我不老实,便使人将我囚禁。不久后通州丰台两处大营的援兵来了,反攻京城救驾。平南王欲以我为要挟,将我绑到两军阵前,岂料援军早知圣上当时已安然无恙,照打不误。平南王这才知道中计,盛怒之下,举刀便要杀我。那天教的万休子打了我两个耳光,厉声问我,到底是谁。罪臣生在公侯之家,既知贼子大势已去,当凛然赴死,便我叫萧定非。平南王与万休子这才知道罪臣身份。罪臣本以为必死无疑,不曾想这二人贼心不死,狗急跳墙之下竟绑了臣到城门楼上,那时率军而来的,正是国公爷。”

    “国公爷”三字一出,所有人都是心头一跳!

    天下岂有儿子不叫老子,反而如此生疏地唤作“国公爷”的道理?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萧远却没注意,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萧定非的话想到了当年的场面,面容上隐隐然一片铁青,难堪极了。

    谢危仍旧岿然不动。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同在文臣那一列的顾春芳拧了拧眉头,接了一句“那平南王与万休子既知道了世子的身份,想必又起贼心,要以世子来要挟国公爷了。”

    萧定非便朝他看了一眼。

    见是个糟老头儿,其实没在意,但看站的位置比谢危还前一点,便知道多半是头老狐狸,于是也算恭敬地道“大人您猜得不错,那两个贼子打的正是这个主意。罪臣当时年纪虽幼,却也知道轻重,万不敢让来援的大军陷入两难之中。那平南王叫阵之时,对罪臣鞭打责骂,臣咬紧了牙关,未敢哭上半声。”

    那才是个不满七岁的孩子啊!

    锦衣玉食,天之骄子。

    两

    两军阵前受人鞭打折辱,竟能紧咬了牙关半声不吭,又当是何等的心志和毅力?

    朝野百官也都算是有见识了,听得萧定非此言,想象一下当时的场面,不由都有几分唏嘘怜悯。

    沈琅的目光却投向了萧远。

    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如此来,当年的事情,前后一应细节竟都是对得上的。

    只是沈琅仍有些不确定……

    当年与他同窗伴读的那个孩子临走时回望的一眼,如同水面下降时露出的废墟一般,缓缓浮现在了他已经很是模糊的记忆里,与此刻下方萧定非的那一双眼重叠起来,又逐渐清晰。

    难道竟是他误会了?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沈琅手搭在那纯金铸成的二龙戏珠扶手上,慢慢道“可后来城破时,却未找着你人。彼时国公爷也十分担心你,可在宫门前那冻成山的尸堆里,只找到了你当时的衣裳与玉佩。是他们并未杀你?”

    萧定非道“这便是臣的罪处!”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他又朝地上磕了个头“臣咬紧牙关不出声时,那平南王已经怒极,要取臣性命。天教那贼首万休子却,留臣一命有大用。臣当时便欲了却性命,可那万休子见机太快,将臣拦住后竟绑了一路带出京城去,逃至江南,囚禁起来。臣求死不成,便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打算,熬了一阵之后便假意顺从。过了好些年博取对方信任后,才偶然偷听到,原来万休子这老贼留臣一命,要收服臣心,乃是为了将来有朝一日找机会使臣重回京城,恢复身份,便可名正言顺地掌丰台通州两

    两处大营的兵力,当他们的傀儡。且臣之死必将在萧燕两氏之间带来嫌隙,燕夫人乃是臣之生母,燕牧乃是臣的舅舅,若以臣还活着的消息诱之,未必不能拉拢侯府。”

    满朝文武皆是心中一凛,听到这里时无一不想到了先前勇毅侯府暗通反贼一案!

    当时便风传有搜出其与平南王、天教等逆党往来的信函。

    其中一封信函,当年的定非世子还活着。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顿时有人长叹了一声“唉,乱臣贼子实在是可恶,所算之深,所谋之厚,实在令人发指!只是往昔勇毅侯府也实在太糊涂,无论如何也不该同这些人有往来啊!便是定非世子当年没了,也是尽忠而殁。侯府这般作为,难道竟是还敢对圣上有所怨怼吗?!”

    谢危垂在身侧的手指悄然紧握。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zhaoshushenqi”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一股邪戾之气在他胸膛里激荡奔闯,却被关得死死的,找不到一处宣泄的出口,反将他这一身皮囊撞得满是流血的创痕!

    萧定非跪在地上,视线所及处只能看见谢危垂下的袖袍与衣角。可纵然瞧不见他神情,听见有大臣出这话时,也不由得心寒发颤,向这人看了一眼,心里直接在这人脑袋上画了个叉,全当他是个死人了。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萧定非便道“天教中听闻公仪丞被朝廷抓了之后,生恐他受不住刑出天教诸多秘密来,遂派了重兵前去劫狱。且若将公仪丞救出来,便可使他筹谋将臣送回京城的事情,是以派了臣一道前去。这才阴差阳错,机缘巧合,为这位谢先生所救,得以从天教脱困,活着来面见圣上,陈明原委。”

    众人听着,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沈琅也叹了一声“原来如此。”

    只唯独下首立着的张遮,眼帘一掀,冷不丁问了一句“倘若真如定非世子所言,世子在通州时知悉劫狱而归的人中混有朝廷之人,心里该十分高兴才是。缘何危急之时,竟反向天教乱党拆穿张某乃是朝廷所伏之人?” /p

    域名:””<></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