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37.第137章 圣人岂无怨
    上一世种种宫宴, 与文武百官一般, 谢危大部分时候都在。只是等挨到了冬日里,渐渐就见得少了。

    还记得有那么几回, 此人称病不朝。

    那时他已经是一朝太师,朝野中难免有些风言风语,他摆架子,给皇帝脸色看。沈玠为表自己身为君主对臣子的恩信, 也不是没有派太医去他府上看过。可太医回来都是一脸尴尬,只因谢危婉言谢绝, 不过是些风寒病。

    这无疑是坐实了流言蜚语。

    姜雪宁人之心,亦不免恶毒地揣度:让他权柄在握,这般嚣张跋扈, 过不了多久便会引起皇帝的忌惮, 被连根铲除,也不用总是看见碍眼了。

    只是等到天气回暖些,雪化了, 谢危照旧上朝。

    那模样浑然是不曾称病告假一般, 言行之间也并未有半分无桩失礼,反倒让那一起子总想要看他跌一跤的人大失所望。

    谢危当然是个口蜜腹剑的假圣人、伪君子。

    更不用后来他谋反了。

    姜雪宁被软禁在宫里的那些日子便想,什么淡泊超尘, 圣贤遗风, 都是假的。姓谢的一张喜怒哀乐不显于人前的脸下面,藏着的必定是勃勃野心。至于称病不朝这件事,自然也是假的, 不过是蔑视皇帝,蔑视朝廷罢了。

    这些天来,她同萧定非已经熟稔了几分,毕竟是上辈子就臭味相投的人,本有些投缘,一起话来,萧定非又是个自然熟,难免轻松惬意,显得有些热络。

    张遮是不插话的,就在旁边听着。

    可谢危从外面一走进来,姜雪宁眼皮就跳了一下,想起那天夜里这人叫自己去学琴的事,只觉脸上还未消散的笑容都僵硬了几分,莫名拘束起来。

    她连忙站起来喊了一声:“谢先生。”

    萧定非忽然跟吃了苍蝇似的。

    张遮也起了身,拱手为礼:“谢大人。”

    谢危的目光从姜雪宁身上,落到张遮身上,在看见他同姜雪宁毗邻而坐之时,唇畔便溢出了一分笑,摆手让姜雪宁坐下的同时,也平和地开口问张遮:“近来谢某抱恙在身,在屋内闭不见客,倒也未来探望探望张大人。不知张大人身体可好些了?”

    他眉目间没有半分异样,浑然不似后山剿灭天教那一日含笑询问他时的尖锐冰冷。

    那短暂的一场谈话,仿佛从未发生。

    张遮搭下了眼帘,平静地道:“多劳少师挂心,大体已无恙,只剩将养。”

    谢危便点了点头:“那可好,大人可是宁二的救命恩人,又是朝廷命官,若是出了点事,谢某回京只怕也难担待。既然需要将养,那今晚虽是个好时辰,只怕也得少喝一些了。”

    今日剑书刀琴都没跟着他来。

    就他一人,把外头穿着的大氅解下来,由宝接了挂在一旁,便自然地坐在了那仅余的空位之上。正好和张遮面对面,在姜雪宁左手边。

    张遮道:“自该如此。”

    姜雪宁却觉得谢危一来,这花厅里的气氛都变了不少,浑身长了毛似的不自在,更莫名觉得谢危这般同张遮话,叫她不舒服。

    眉头悄悄拧了起来。

    她声地咕哝道:“张大人酒量本来就不好,又能喝多少?”

    谢危眼帘一掀,那平静的目光竟有种刀刃尖似的透亮,一霎便落到了她面上。

    实打实的眼刀。

    然而转瞬便收了,敛进去,笑一声看向张遮:“是吗?”

    萧定非也是一看了谢危就心里打鼓的人,且也没想到谢危会来。毕竟按着他对谢危的了解,纵然是除夕,这天气他也未必出门。

    这回真是见鬼了。

    可他嘴上向来也没把门儿,又看谢危今日和颜悦色的,料想他也不会在众人面前给自己这个“定非世子”颜色看,所以放肆了几分,竟嬉皮笑脸接了话:“其实我们已经喝了有一会儿,谢少师可来得晚了。方才本公、啊不,方才我还在同姜二姑娘赌张大人能喝几杯呢!”

    张遮确是酒量不大好的。

    且还是喝两杯便有些上脸的。

    围剿天教那一日迫不得已喝了三大碗烈酒,内里便晕头转向,只不过没叫人看出来罢了。后来被人一刀劈到肩上,痛起来,再醉的酒也醒了。

    今晚却是喝了好几杯。

    他素来冷肃寡淡的一张脸上,微见薄红,倒是难得消减几分平日的刻板,酒气醺染清冷,灯火烛照之下,也是五官端正,面如冠玉。

    姜雪宁上一世也没见过他这般模样,偶然一瞥见,心跳都快了几分,做贼心虚似的忙垂下了目光,暗道自己有那贼心没那贼胆。

    上辈子撩拨张遮的出息哪里去了?

    姜雪宁啊姜雪宁,可知道“怂”字怎么写了!

    谢危只道:“原来如此。”

    宝十分机灵地上来,提了那火炉上温着的热酒,给他斟酒。

    谢危却道:“你下去吧。”

    宝一怔,手中的酒壶已经被他接了过去。

    谢危道:“你剑书、刀琴两位哥哥在前头喝酒,你家阿姐有信来,去看看吧。”

    宝“啊”了一声,眼睛底下骤然一亮,竟是有些不敢相信:“我阿姐?”

    谢危点点头。

    宝顿时拔腿就要往花厅外面跑,跑到一半才想起来失礼,竟又跑回来,红着脸,规规矩矩向谢危行了一礼,道:“谢谢先生,宝这便去了。”

    谢危失笑:“去吧。”

    宝这下才真的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遮瑕厅里就剩了四个人,好在地方本来也不宽阔,也不觉得特别冷清,只是有些安静。

    夜里庭院灯火通明,飞下来的雪片都被照得暖黄。

    远近传来喝酒划拳的动静。

    这时,谢危那约略有几分病气的面上,展露出的笑意,竟有一点难得柔和的真切,向他们三人道:“宝是南方人,是谢某五六年前在鄞县时遇到的,倒也聪明机灵。也不知他怎么和天教的人混在一起,这一回剿灭天教便正好派上用场。”

    他着,为自己斟了一盏酒。

    张遮听见“鄞县”二字却是十分敏锐,眉头轻轻一蹙。

    谢危看见,竟问他:“张大人听过?”

    张遮心知自己不过是皱了下眉头而已,已被此人看出端倪,其看破人心的本领,由此可见一斑,着实透出些神鬼莫测来。

    他未否认:“想起鄞县百姓请平粮价一事。”

    那得是七八年前了。

    鄞县在浙江宁波,百姓向官府交税时以纸封钱投入柜中。平民穷人用白色的纸,乡绅大户则用红色的纸。但凡红封,都可免于被官府差役敲诈勒索;白封则往往要交比规定的粮税更多的钱款。

    长此以往,百姓们自不乐意。

    于是闹了起来,聚众入城请愿,想平粮税,取消红白之封。

    当时的县太爷不由分便把为首之人抓了起来,定了个“聚众”的罪名。

    大乾律例,聚众是重罪。

    最轻也要判此人一个斩立决。

    百姓们自然大怒,且对被抓进去的为首之人有愧,竟聚了好些人涌入城中,围了府衙,打砸县衙,把人给救了出来。又把县太爷拉了打一顿,押到城隍庙外,示众凌辱,逼迫其写了一张平粮税的告示。

    末了甚至放火烧了县衙。

    这事情可不,桩桩件件都是枭首的罪,烧县衙更是等同于要反。

    原本的县太爷不中用了,巡抚那边很快派下来一个新的县官,叫周广清,到了鄞县。

    其时事情正乱。

    可没想到这周广清竟很快将事情解决。

    他先将那些乡民叫来,一一问过,问他们是不是要反。

    乡民们哪敢反?

    周广清便问他们为何闹事。

    乡民们是听带头的人粮税有红包两封不公平,入城不是来反,是请平粮税。

    周广清吓他们,衙门都烧了,还不叫反?

    这下乡民们慌了,纷纷问如何办才好。

    周广清这才跟他们,怕朝廷追究下来,不如先把自己撇清,写个呈文到县衙,声明自己并未进城闹事,本官也为你们平了粮税,你等照常缴纳。如此一来,官兵去抓那带头的,也抓不到你们身上。

    于是没过七天,数百呈文便都到了周广清堂上,人人表示自己并未参与此事,听从朝廷调遣,谨遵律例,却是与那带头的人划清了界限。

    官府贴了告示通缉此人,悬赏三百两。

    不久便有人向官府举报。

    没成想,逢着一日,风和日丽,那人竟自己来投了案。

    乡民得闻,一时万人空巷,观者如堵。

    周广清到得县衙堂上一看,但见堂中所立之人,竟是丰神俊朗,渊渟岳峙,浑然无有半分暴民匪徒之态,一身坦然平静。

    反观周遭乡民,个个目光闪躲,面有愧色。

    张遮至今还记得,周广清多年后在吏部值房里提起此事时,满面复杂,像是旧年那件事历历浮现在眼前,余下的是满怀唏嘘。

    周广清也是名能吏。

    张遮认识他,是因为两人曾在一处进学。只不过后来他放弃了,周广清考上了。

    只可惜,他运气实在不算好。

    鄞县事后,他升了官,当了府台。但京中三年一考绩,也不知为何,他连着两回没拿着“甲等”,始终在五品上下徘徊。眼看年纪大了,竟不得往前进一步。

    负责评绩的官员对此讳莫如深。

    张遮听后,:“自古民如草,风往那边吹,便往那边倒。跟着人闹事,无非想平粮税;一旦危及自身,性命与道义,只能择其一。舍道义取性命,实乃常情。此过主在县衙敲诈勒索,那带头之人虽有聚众之名,横遭背叛,为人撇清关系,情理虽是可怜,法理却是难容。周大人分化之计乃在常理,只是此人可惜了……”

    按律,此人当斩。

    可没料到周广清听了他的话,却是嘿然一笑:“可惜吗?”

    张遮不由奇怪。

    周广清竟是长长一叹,问道:“张大人可知,当年这带头之人是谁?”

    张遮便觉内中怕有隐情,道:“还请指教。”

    周广清于是摇头大笑:“此人便是如今你我头顶上那位权倾朝野的谢太师啊!”

    张遮登时怔住。

    周广清却是道:“这些年我官场汲汲营营,纵卓有成绩,亦不能寸进,内里因由,早便心知肚明。只是方今回头想来,竟觉恍然一梦。我自知此人被我分而化之后,迟早会被我捉拿归案。却没料到他竟是自来投案。当时但觉大丈夫当如是,不免言语激赏,称他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猜他什么?”

    张遮便问:“什么?”

    周广清笑一声:“他朝那些个乡民看了许久,人人不敢直视其目光。他竟然平静得很,也瞧不出喜怒,但笑一句——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那是史书上写过的话。

    世人看谢危,都当是个圣人。

    张遮却知此人亦是心狠手辣之辈。

    可竟不能向,这谢太师年轻未考取功名时,竟也有着一腔上头的热血,聚集乡民,请平粮价。

    然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人心向背,改则瞬息。

    纵然这位当时或恐是个真圣人,环顾周遭,想人受其利,却撇清关系,甚至为着三百两赏银还要检举揭发,心中又岂无怨怼?

    回京述职,盘桓不了多久。

    周广清完喝了盏茶便走了。

    张遮同他一道出去,后来便再没有见过。直到他走上法场候斩的那一日,才听人,新帝一纸诏书将周广清调了回京,升任吏部尚书,封内阁学士。

    鄞县这件事,周广清甚少对旁人提起,谢危当时怕还是个意气少年,名声不显,是以知道的人并不多。

    张遮听闻,实是机缘巧合。

    谢危坐在他对面,听得他提起,已起了疑,却未表现出分毫,只一副此事与自己毫无干系的模样,笑道:“张大人果然知道。”

    张遮道:“因事涉朝廷盐律,曾看过刑部卷宗。只是有些可惜了那为首之人,本是依律请命,却不想乡民将事情闹大,反将其人带累……”

    姜雪宁与萧定非都是一头雾水,不知这两人打什么哑谜。

    谢危闻言却摇头。

    他举杯饮了盏中酒,手指轻轻一叩桌沿,浸了三分酒气的声音里有种远山逶迤的漫漫浩浩,只道:“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自来是‘天下定,英雄烹’,既行此道,该知人心。此人落得人皆弃之的下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天真蠢笨罢!”

    作者有话要:  *

    嗨呀我咋还没写到刀呢。

    请平粮价的资料查了太久,原型是清末鄞县时的真事。本质是乌合之众原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