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32、第132章 寒枝雀静
    ;那一刻, 姜雪宁浑身的鲜血仿佛都滚沸了, 又瞬间封冻,脸色更一片煞白。

    她感觉不到半分温度。

    张遮却只是无言地笑了那么一下, 沾着血的清冷面容竟添上了一许暖意,然后抬了手,轻轻搭在她单薄的肩膀上,慢慢紧握——

    谢危所立之处与下方山谷, 距离不过十数丈。

    刀琴、剑书二人都变了脸色。

    纵然甚少在人前显露自己的箭术,可谢危从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真书生, 一箭的去势何其猛烈?破空而去时甚至发出尖锐的啸响!

    只是此箭既不是向着姜雪宁去,也不是向着张遮去,而是迅雷般掠过了二人头顶, 径直射向了他们的后方——

    萧定非!

    天知道他在看见谢危现身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 矮身准备偷跑。原以为谢危并未注意到他,谁能料想这一箭是朝着自己来的?

    只听得“嗖”一声响。

    雕翎箭力道何等沛然刚猛?一刹便穿透了他的肩膀,带出一道血之后, 竟连他整个人都被射得向后翻倒在地!

    场中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这时候回头向萧定非看去, 才发现这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躲到了后面去,只怕再给他一些时间就要退进后面的荆棘丛里藏起来了。

    然而谢危这冷酷的一箭显然灭绝了他全部的希望。

    俊秀的眉目间顿时涌上了清晰的痛楚,额头上的冷汗更是瞬间淋漓而下。然而他跌在染血的荒草丛里, 伸手用力地按住自己的伤处时, 唇边却不知为何挂上了一抹透冷笑,竟有点不似他寻常懒散胡闹的桀骜,抬眸看向立在高处的谢危, 面上是讽刺的嘲弄。

    度钧终究是厌恶他的。

    纵然披了一张圣人似的皮囊,寻常也不置喙他什么,可萧定非从来很有自知之明,心里看得清楚。

    早知道到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一滴鲜血顺着犹自震颤的弓弦滑落,在昏昏天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谢危慢慢地垂下了手臂。

    这时刀琴在些微的错愕间回过头来,先瞥见了弓弦上的血珠,转而看向谢危那低垂在宽大袖袍中的手指,才发现他的指腹,已经因为方才扣弦扣得太久、太紧,而被弓弦割伤,鲜血正顺着指尖滴落。

    然而他浑无反应。

    山谷上下,一片静寂。

    刀琴看了半晌,竟不敢出言提醒。

    谢危一箭将萧定非射倒后,只道:“拿下。”

    剑书眼皮一跳,便带了人下去,立刻将受伤的萧定非按住,并且下手极快地掏了块净布,把他嘴巴塞住了,使人押了下去。

    其余人等则被团团围住。

    姜雪宁还保持着将张遮护在自己身后的姿势,眼见着那支雕翎箭从自己的头顶飞过,竟不知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感觉。

    唯一的暖意,来自搭住她肩膀的那只手。

    谢危放下弓的那一刹,她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差点脚下一软跌倒在地。

    算是,赌赢了吗?

    明明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可风吹来时,她仍旧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

    只为高处谢危那静默注视着她的目光。

    她又开罪了他。

    谢危伸手把那张弓递回给刀琴,仿佛自己方才什么也没做一般,寻常地吩咐道:“看看张大人的伤。”

    立刻有人下去扶张遮。

    他伤得的确是很重了。

    姜雪宁站在旁边,犹自怔怔不动一步。

    谢危便平平淡淡地向她道:“宁二,上来。”

    若当初在宫里他给她吃的桃片糕,让她渐渐消除了前世对谢危的恐惧;那么今天他弯弓曾对准过张遮的这一箭,又重新唤回了她对这个人的全部恐惧。

    这是屠戮过皇族的人。

    这是灭觉了萧氏的人。

    也是将她心腹周寅之的头颅钉在宫门上的人。

    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类圣人!

    可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张遮起杀心呢?

    明明都是同朝为官。

    何况今次竟有萧氏插手进来,谢危实不像是在乎被谁抢了功劳的那种人。

    她回头看了张遮一眼,见两名兵士的确在为他包扎伤口,便垂了眸,轻轻握紧垂在身侧的手指,终于还是一步一步朝着谢危走过去。

    每一步都有种踩在刀剑上的惊心动魄。

    他宽大的雪白氅衣被风扬起,平静的目光随着她的靠近落到她面上,更有一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姜雪宁埋着头道了一声:“先生。”

    谢危看着她被荆棘划了几道血痕的脸颊,有些凌乱的乌发,又看了看她发青的唇色,和身上那皱了些的粗布裙,眉宇间一片清逸,道:“方才我引箭,你怎的挡在张大人前面?”

    姜雪宁嗫嚅着不敢回答。

    谢危若有若无地低笑了一声:“姑娘家家胡思乱想,该不会以为先生要杀你心上人吧?”

    字字句句,绵里藏针。

    姜雪宁想,世上怎有谢居安这样的人呢?那一刻她分明觉出了他的杀意,然而他此刻的平静和低笑,又仿佛真是她杞人忧天误解了一般,只叫她生出了万般的惶恐难安。

    她在发抖:“我……”

    谢危却道:“看你冷得。”

    他解了自己身上厚实的鹤氅,抬手披到了她的身上,把她纤弱的身躯裹了起来,又顺手拂开了她颊边一缕垂下的乌发,才淡淡地道:“姜大人很担心你。”

    那鹤氅还带着些余温。

    山间风大,一下都被挡在外头。

    姜雪宁下意识抬手将这氅衣拥了,却觉得这温暖虽裹着她,却隔了一层似的,难进心底。

    下头一干天教人等,早已束手就擒。

    萧氏那边残兵败将也都相继被人或抬或扶带了出去,萧远更是紧张着自己那宝贝儿子,喊人把压着萧烨的石头搬开后,便令人抬着萧烨赶紧出去找大夫了,倒是没看见旁人压着萧定非上来。

    张遮伤处只是草草裹了一下。

    随行而来的兵士不过略懂些止血之法,真要治伤还得看大夫,因而见血不再涌流后,兵士便想扶他上来。只是他摇首谢过,自己往上走来。

    谢危垂了手,转眸看见她,道:“你失踪之事并未声张,京中不知,只当你病了。长公主和亲之事已定,倒有些想你。想来你受了一番惊吓,宝,就近在观中找个地方,收拾出来让宁二姑娘休息。”

    这意思是让她走。

    宝怔了一下,躬身答应,去请姜雪宁。

    姜雪宁踌躇,看了那头张遮一眼。

    谢危便淡笑道:“此次伏击天教乃是我牵头,同张大人还有些话讲。”

    原来这次的事情本就是他的谋划。

    难怪一切都在掌中。

    姜雪宁但觉心中苦涩,虽并不知这后面藏着多少深浅,可猜自己该是坏了谢危一点事的,眼下纵担心张遮,似乎也于事无补。

    她欠身再行过礼,这才转身。

    移步时望见张遮,张遮冷酷刻板的面上一片沉默,唇线抿直,不作言语。

    很快,她去得远了。

    头顶的天空越见阴沉,竟是要下雪了。

    谢危身上只余下那雪白的道袍,有些畏寒的他,风里立着,便似一片雪,却负手望着下方谷底那些个已经受制于人、引颈待戮的天教教众。

    先才接回了弓后,刀琴便带了人下去,在这帮人身上搜寻着什么东西。

    不一时,人回来。

    却是紧拧了清秀的眉头,低声对谢危禀道:“似是丢了,没见着。”

    谢危垂下眼帘,随意一摆手道:“都杀了。”

    弓箭手们一直站在上头。

    听得他此言,紧紧拉着的弓弦俱是一松,嗖嗖嗖又是一阵箭雨,向着下方早已手无寸铁的天教教众落去,一时鲜血淋漓,全数扑倒在地,杀了个干净。

    山谷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

    谢危于是想,也该下雪了。

    张遮看着他这般半个活口也不留的狠辣手段,静寂无言,竟想起前世牢狱中,他受尽酷刑,为自己写下判词后只待秋后处斩,未料那一日倒春寒正冷的天里,迎来一位意想不到的访客。

    已大权在握的当朝太师,还是那般波澜不起。

    只是他那时竟觉这人身上有种不出的深寂悠远,像是大雪盖了遍地,寒枝雀静。

    他,宁二殁了。

    张遮不知他的是谁,只感茫然。

    然后他好似才意识到,平平淡淡地改口,你的娘娘殁了。

    张遮如在梦中。

    他却还笑了笑,对他讲:她留了话,请我放了你,可叫燕临恨你恨到了骨头里,在她灵前醉醺醺哭了几日,方才摔了酒,提剑要往这边来杀你。张大人,可真是太厉害啊。

    张遮于是感觉坠进了一片云雾,那片云雾又掉下来,化作一片泼天的豪雨,笼罩了接天的莲叶。

    恍惚又是避暑山庄午后骤雨里邂逅。

    他是那个脾气又臭又硬谁的好脸色也不给的张侍郎,她是那个嬉笑跋扈不作弄人不高兴的皇后娘娘。

    她故意踩了他袍角。

    他想,若是给他重选一次的机会,他不要弯腰把袍角撕了,且让她踩着,尽凭着她高兴,愿意踩多久便踩上多久。

    然后便听见他起了身,让人将牢门打开,对他:你走吧。

    牢门上挂着的锁链轻轻晃动出声响。

    张遮穿着一身染血的囚衣,在牢里坐了良久,才笑起来,道:我想去为家母上柱香。

    后来……

    后来。

    张遮远远地看着眼前的谢危,只觉这人于世人而言是个难解的谜团,不过这一世仿佛多了一点子有迹可循的人味儿,倒不像是那远在天边的圣人了。

    谢危既不走过去,也不叫他走过来,只是道:“定国公向圣上请命,抢在前面入城,坏了谢某的计划,倒累得张大人遭了一难,还好性命无虞,否则谢某难辞其咎了。”

    张遮道:“您言重了。”

    谢危道:“我那学生宁二,顽劣脾性,有赖张大人一路照拂,没给您添什么麻烦吧?”

    张遮听着这“宁二”二字,想起眼前这人上一世所选的结局,只觉内里或许有些自己并不知晓的内情,然而对这注定要成乱臣贼子谋天枭雄之人的谢危,竟没什么厌恶。

    是天下已定,英雄当烹?

    又或是因为别的呢……

    他慢慢道:“姜二姑娘她,很是机敏聪颖……”

    只是脾气仍不很能压得住。

    谢危看他始终不走过来,便笑一声:“张大人似乎对谢某并不十分认同。”

    他看了下方那天教众人堆叠的尸首一眼,目中无波。

    张遮却只是垂眸,自袖中取出一物来,平平道:“谢少师方才是着人找寻此物吧?”

    他指间是薄薄半页纸。

    赫然是先前天教那左相冯明宇所拿的度钧山人密函!

    谢危眼角轻轻抽搐了一下。

    刀琴更是心中一凛。

    张遮将这页纸递向刀琴,回想起前世种种困惑,都在得见这页纸上的字迹时得了解答,谁让他上一世也见过这般字迹呢?

    只是纷纷扰扰,又同他什么干系?

    他看向谢危道:“方才便想,这既是天教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度钧先生所送来的密函,也许能从中一窥究竟,将一干乱党一网打尽。是以留了心,趁乱将此函收了。一路琐碎,一言难以道尽。谢少师若无多事,便待下官容后再禀。”

    刀琴接过那密函时,另手实悄扣了袖间刀。

    他同样看向谢危。

    暗地里杀机一触即发。

    谢危不禁要想,这个张遮此行到底知道了多少,将这封密函交还由是否真的一无所觉……

    是吕显在此,刚才那一箭多半已穿了这人头颅。

    便一时鬼迷心窍留他活到此刻,见了密函,只怕也要一不做二不休,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

    他慢慢抬了手指,觉出一分痛时,垂眸才看见方才张弓引箭竟让弓弦割了手,不觉品出几分荒谬,于是望向张遮,忽然好笑地道:“宁二喜欢你。”

    张遮身子陡地僵直。

    谢危看在眼底,扯了唇角,饶有兴味道:“我这个做先生的,颇是好奇,你也属意于她么?”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