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芯片大亨〕〔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28、第128章 永定药铺
    收藏下次继续看:””。

    年关既近, 游子归家, 浪夫还乡,道中行人俱绝。

    鸡鸣时分, 格外安静。

    然而在官道旁那一片片已经落了叶只剩下一茬一茬枯枝的榆杨树下,却是集聚了黑压压的一片人,个个腰间佩刀,身着劲装, 面容严肃。

    人虽然多,可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众人的目光都或多或少落在最前方那人的身上。

    浓重的雾气越过了山岭, 蔓延出来,将前方平原上的通州城笼罩了大半,是以即便所搁着的距离不过寥寥数里, 城池的轮廓也模糊不清。

    谢危照旧穿着一身白。

    颀长的身材, 高坐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之上,虽未见佩什么刀剑,却是脱去了朝堂上三分文儒之气, 反而有一种寻常难见的锐朗, 渊渟岳峙,如刀藏鞘。

    清冷的雾气扑到人面上,却是一股肃杀之意。

    刀琴剑书皆在他身后。

    眼下所有人虽然没有谁拔刀亮剑, 可尽数面朝着那座通州城, 紧紧地盯着什么。

    东方已现鱼肚白。

    几乎就在清晨第一缕光亮从地面升腾而起,射破雾气的刹那,城池的边缘一缕幽白的亮光自下而上腾入高空, 如同一道白线,转瞬即逝。

    刀琴剑书顿时浑身一震。

    一场好局筹谋已久,正是绝佳的收网时刻。

    只是他心底竟无半分喜悦。

    谢危自也将这一缕幽白的焰光收入眼底,深凝的瞳孔尽头沉黑一片,面上却浑无半分神情,是一种高如神祇不可企及的无情,抬手轻轻往前一挥,垂眸道:“走吧。”

    京城和宫廷,对她来意味着什么呢?

    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姜雪宁凝视着街对面的那家客栈,思索了许久。

    城池中轻轻浮动的雾气,随着冬日的冷风,扑到了她的面上,沾湿了她朴素的衣裙,让她垂下头来,忍不住打量了打量此刻的自己。

    没有压满的钗环。

    没有束缚的绫罗。

    既不用去考虑俗世的礼教,不过在这距离京城仅数十里的通州城里,就已经没有人识得她身份,见过她样貌,自然

    然更不会有人知道她是姜家倒霉的二姑娘,是宫里乐阳长公主的伴读。

    所有的包袱一瞬间都失去了。

    人若没有经历过,只凭着幼年时那些臆想,永远不会明白,对自己来什么最重要。

    上一世,婉娘告诉她,女人天生便要去哄骗男人,天生便该去求那荣华富贵,世上最尊贵最成功的女人就该坐在皇帝的身边,执掌着凤印,让天底下其他的女人都要看她的眼色过日子。

    她受够了乡间那些势利的冷言冷语。

    后来回到京城姜府,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更生不平之心,不忿之意,想那高高在上的老天爷是欠她的,便一意钻了牛角尖,千辛万苦爬到那六宫之主的位置上。

    荣华有了,富贵有了。

    可拥有了这些旁人便会觊觎,日子反而没有在乡野之间安生。出入宫禁更是做梦,要想看个灯会,央了沈玠,这位儒雅懦弱的九五之尊也不能带她去市井之中体会真味,固然是为她在宫里准备了一场灯会的惊喜,然而落到那一起子清流大臣的口中又成了她奢侈靡费,轻浮粗浅。

    这样是错,那样也是错。

    若按了她当年乡野间的脾气,早拎起根棍子来,一个个朝着这些胡八道的老学究敲打过去,不打个头破血流不放过。

    可她偏偏是皇后。

    后悔了想扔了凤印走吧,依附着她的权臣弄臣不允,更有六宫之中的宠妃虎视眈眈,指不准她前脚走后脚便横尸荒野。更何况前有不答应的沈玠,后有谋反软禁她的燕临。

    一座宫廷,竟是四面高墙,十面埋伏。

    渐渐连觉都睡不好,长夜难安眠。

    “犯不着,实在犯不着……”

    姜雪宁一跺脚,终是想清楚,想坚决了。

    “本宫手里有钱,还有芳吟这大腿,离了京城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去哪里过不了好日子?管他们斗个你死我活呢!料想张大人那边我一介弱女子也帮不上忙,不如趁此机会先走了,免得被他们抓回京城还要受气!”

    一念落地,她最后看了那间客栈一眼,竟是直接转身,不进客栈,反趁着清晨时分通州城才刚刚在光亮里醒来,道中行人不多,脚步轻快,一

    径朝城门的方向而去。

    身上带着的银两足够她去蜀地。

    昨夜她入城的时候就注意过,沿途有一家租赁马车的店铺,自己手里的钱足够买个丫鬟买个车夫,甚至买个身强力壮的护卫,一路去蜀地也就安全些。

    冬日天亮得晚,来往城中的外乡人虽然已经少了,可商铺们的生意却是照做,无不是想趁着这年关时节多卖些年货,也好过年那一天给家中多添上几碗肉。

    所以走着走着,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

    马车行就在前面。

    一杆旌旗从寒风里斜出来,大门里正有人出入。

    距离马车行不远的地方,却有人在街上支起了茶棚,刚烧上水要给落脚的人沏茶。

    “今年这天可真冷啊。”

    “这怎么就算冷呢?那塞北才叫冷呢,我才从京城回来,听人今年鞑靼派使臣来进贡时路上都冻死了几匹马……”

    “呸,什么进贡啊,人家那是求和亲来的!”

    “一回事儿,哈哈,一回事儿……”

    ……

    姜雪宁原本只是从这茶棚旁边经过,要去前面马车行,闻得“和亲”二字,脚步便陡地一顿,转头向那茶棚之中看去。

    茶棚里坐着的那些人,衣着各异,贫富皆有,面容也尽皆陌生。

    可她看了却恍惚觉得熟悉。

    依稀又回到尤芳吟远嫁蜀地那一日,出了京城,过了驿站,仿佛相似的茶棚里坐着仿佛相似的商客,连着的话都有仿佛相似的内容。

    有日头照亮的天幕,一下漫卷灰云。鳞次栉比的房屋与陈旧静默的城墙,顿时退得远了,坍塌倾颓成一片长满衰草的平原。

    尤芳吟系着红绸的马车已经远去。

    禁卫军却在马蹄滚滚烟尘中靠近。

    她想起自己压不住那股怆然的冲动,去问沈芷衣:“殿下也不想待在宫里吗?”

    那一身雍容里带着几分沉重的女子,分明与自己年纪相仿,却好似已堵了满怀的积郁,但将放远的目光收回,静寂地望着她,仿佛看开了似的一笑,云淡风轻。

    谁想呢?

    她,谁想呢?

    谁又想

    待在宫里呢?

    “让一让让一让!”

    大街上有伙计推着载满了货物的板车急匆匆的来,瞧见前面路中立着个人动也不动一下,不由着起急来大声地喊着。

    姜雪宁脑海里那些东西这才轰隆一声散了。

    没有衰草,没有灰云,没有原野,也没有沈芷衣,只有这灌满了烟火气的市井里喧喧嚷嚷的人声,还有周围人异样好奇的目光。

    她醒悟过来,连忙退开。

    推车的伙计也没注意她长什么样,忙慌慌把车推了走,只嘀咕一声:“大清早在路上梦游,搞什么呢!”

    姜雪宁看着这人走远,才记起自己是要去赁马车的。

    然而当她重新迈开脚步,却觉脚底下重了几分。

    心里面竟涌出一阵空寂的惘然,攥着那包袱的手指慢慢紧了,走着走着也不知怎的就走不动了,停在一处还未开门的商铺前面,怔怔望着前面不远处的马车行。

    大约是她站得久了。

    旁边这铺面里头一阵响动,紧接着便是门板翻开的声音。

    一名穿着青衣的药童打开门,手里拎着块方形的写有“永定”二字的牌子,正待挂到外头,一抬头看见外头立了个姑娘家,便下意识问了一句:“您来看病吗?”

    姜雪宁心里装这事儿,心不在焉,转头看一眼见这药童手里拿着招牌,才发现自己站着又碍着了人开门做生意,便道一声“不是”,道过了歉,往前面走去。

    然而才走几步,便觉出不对。

    方才那药童手中拎着的招牌电光石火一般从她脑海里划过,只留下上头“永定”二字,让她一下停住了脚步,转过身走回来问:“这里是永定药铺?”

    药童才将招牌挂上,见她去而复返,有些茫然,回道:“是啊。您又要看病了?”

    姜雪宁向这药铺一打量,周遭往来人繁杂,却没有半分戒备森严的样子。

    她心沉了一下,又问:“方才可有个十几岁的孩儿来过?”

    药童只道她是来找人的,道:“没有见过,可是姑娘丢了亲眷?”

    姜雪宁眉头狠狠地跳了一下:“没来过?!”

    那宝方才却故

    意同自己提了永定药铺……

    她本以为对方会来传讯!

    不对。

    这件事真的不对!

    姜雪宁想到这里实在有些冷静不下来,二话不踏进门内去,径直道:“你们大夫在哪里?我有要事要见他!”

    永定药铺的张大夫的医术在这通州城里算得上是人人称道,这一宿睡醒才刚起身,倒是一副老当益壮、精神矍铄模样,才刚拿了一副针灸从后堂走出来,见有人要找他,只当是谁家有急病要治,还劝她:“老夫就是,姑娘莫急,好好你家谁病了,什么症状,老夫也好有个准备……”

    姜雪宁哪里听他这些废话?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根本不待对方完便打断了他,道:“张大人身份有败露之险,已随天教去了通州分舵,朝廷的援兵在哪里?”

    张大夫一双眼睛睁大了,听了一头雾水:“什么……”

    姜雪宁忽然愣住:“你不知道?”

    张大夫还从未见过这样莫名其妙的人,只疑心是来了个有癔症的,秉承着一副悬壶济世的仁义心肠,回道:“您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姜雪宁浑身的血一寸寸冷了下来。

    她问道:“请问大夫,通州城里几个永定药铺?”

    张大夫道:“就老夫这一家啊。”

    姜雪宁脑海里瞬间掠过了张遮、宝、冯明宇、黄潜等人的脸,身形顿时晃了一晃,险些没站住,退了一步才勉强稳住,脸色已然煞白。

    永定药铺是假的。

    朝廷有支援也是假的。

    那张遮怎么办?

    张大夫瞅着她:“姑娘,您气色看着不大好啊。”

    姜雪宁却梦呓似的问:“大夫,去衙门怎么走?”

    张大夫没怎么听清,还道:“药铺里也没病人,要不您坐下来先歇口气……”

    姜雪宁此刻心急如焚哪儿能听这老头絮叨,面色一变,已显出几分疾厉肃杀,只大声问他:“我问你府衙怎么走!”

    作者有话要:

    我想去看s9,疯狂想想想想想……

    要不二更鸽了吧。

    我可以明天补!明天都是刺激的戏码! /p

    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