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27、第127章 机会
    收藏下次继续看:””。

    姜雪宁眼前一片模糊。

    她看上去是病得狠了。

    一张巴掌大的脸上血色褪尽, 因为骤然袭来的痛楚, 额头上更是密布冷汗,四肢百骸有如挣扎一般疼着, 一只手扶着桌角却摇摇欲坠。

    宝立时要上来扶她。

    却没想到旁边一人比他更快,一双原本总是稳稳持着笔墨、翻着案卷的伸了过来,径直将眼看着就要跌倒在地的她拦腰揽住。

    姜雪宁费力地抬眼,却什么也没看清。

    只是感觉到那将她揽住的、用力的手掌间, 隐隐竟带了几分寻常没有的颤抖。

    “哎哟这是怎么了,快快快, 把人放到榻上。”

    冯明宇自打在城外接了那封信后,便试图从张遮这个可能是“内鬼”的人嘴里套出点什么话来,是以到了深夜还拉着张遮“议事”, 姜雪宁这边出事的时候他们正在不远处的客房里, 一听见动静立刻就来了,哪里料想遇到这么个场面?一时之间也惊讶不已。

    “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

    姜雪宁被张遮抱了放回床榻上,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很轻, 可只要动上一动仍旧觉得腹内绞痛, 甚至隐隐蔓延到脾肺之上。

    偏她又不愿让张遮太担心,一径咬了牙忍住。

    一张惨白的脸上都泛出点青气。

    张遮固然同她过天亮便装病,可眼下这架势哪里是装病能装出来的?素来也算冷静自持的人, 这时竟觉自己手心都是汗, 险些失了常性。

    站在床榻边,他有那么片刻的不知所措。

    冯明宇见了这架势心知张遮关心则乱,便连忙上来道:“看上去像是犯了什么急病, 又或是中了什么剧毒,老朽江湖人士略通些岐黄之术,还请张大人让上一步,老朽来为令妹把个脉。”

    那疼痛来得剧烈,喉咙也跟烧起来似的嘶哑。

    姜雪宁怕极了。

    她虚弱地伸出手去拽张遮的衣角。

    张遮便只挪了半步,对她道:“不走,我在……”

    大半夜里闹出这样的动静,不少人都知道了。

    萧定非这样肆无忌惮爱凑热闹的自然也到了门外,这时候没人约束他便跟着踏了进来,还没走近,远远瞧见姜雪宁面上那隐隐泛着的青气

    气,眼皮就猛地跳了一跳。

    待瞧见宝也凑在近处,心里便冒了寒气。

    冯明宇抬手为姜雪宁按了脉。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脸上。

    可没想到他手指指腹搭在姜雪宁腕上半晌,又去观她眼口,竟露出几分惊疑不定之色来,张口想什么,可望张遮一眼又似乎有什么顾忌,没有开口。

    张遮看见,只问:“冯先生,舍妹怎样?”

    冯明宇有些犹豫。

    张遮眉间便多了几分冷意,甚至有一种先前未曾对人显露过的凛冽:“有什么话不便讲吗?”

    “不不不,这倒不是。”冯明宇的确是有所顾忌,可一想他从未吩咐过手底下的人对姜雪宁这样一女儿家下手,是以倒敢一句问心无愧,便解释道,“令妹此病来势汹汹,看着凶险得很,倒不曾听过有什么急病全无先兆,倒、倒有些像是中了毒……”

    宝大叫起来:“中毒?!”

    张遮的目光顿时射向冯明宇。

    冯明宇苦笑:“老朽便是心知张大人或恐会怀疑到天教身上,所以才有所犹豫。只是老朽一行已到通州,实无什么必要对令妹一弱女子下手。不过老朽医术只通皮毛,看点病痛还行,大病大毒却是不敢有论断。当务之急,还是先为令妹诊病才是,这样下去恐有性命之忧啊。”

    黄潜皱眉:“可这会儿天都还没亮,去哪里找大夫啊?”

    宝却是灵机一动道:“有的,永定药铺的张大夫住在铺里的。只是姐姐病得这样急,去叫人怕耽搁了病,我们把姐姐送过去看病吧!”

    “永定药铺”这四字一出,张遮心底微不可察地一震。

    他豁然回首,看向了宝。

    这到了天教之后才遇到的孩儿一张圆圆的脸盘,用红头绳扎了个冲天辫,粗布短衣,穷苦人家寒酸打扮,一双看着天真不知事的眼底挂满忧虑,浑无旁骛模样,似乎只是出于对姜雪宁的关切才提起了“永定药铺”。

    然而此刻已经不容他多想,一是担心姜雪宁有性命之忧,二是永定药铺确乃是朝廷所设的消息通报之处,能去那里自然最好。

    他当即俯身便要将人抱起,让人带路。

    没料想冯明宇见了却是面色一变,与黄潜对望一眼,豁然起身,竟是挡住了

    了张遮,道:“张大人,眼见着离天明可没多久了,原本您是山人派来的,我等已经与教中通传,一早便要带您去分舵。您若带了令妹去看病,我们这……”

    是了。

    天教现在怀疑他,怎可能放他带姜雪宁去看病呢?

    张遮的心沉了下去。

    众人话这一会儿,姜雪宁已经没了精神和力气,也不知怎地痛楚微微消减下去,反而一阵深浓的疲惫涌上来,竟是手上力道一松,原本拽着张遮衣角的手指滑落下来。

    张遮面色便变了一变。

    他不欲退一步,天教这边以黄潜为首却都按住了腰间刀显然得了密令,隐隐有剑拔弩张之势。

    这时候,宝立在屋里,左边看了看,右边看了看,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看懂眼前的局势,咬了咬牙,怯怯地举起一只手来,道:“要不,我带姐姐去看病?”

    张遮的目光近乎森寒的落在他身上。

    黄潜则是喝道:“你胡闹什么!”

    冯明宇却思量起来,没话。

    宝脆生生道:“这通州城里就没有我不熟的地儿,我上过几天私塾,得先生教导使得几个大字,‘永定药铺’四个字我肯定不会认错的!张大人和左相大爷若不放心,多派两个人来跟我一块儿去就好。”

    黄潜想呵责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子。

    冯明宇却是抬手一拦阻止了他,竟对张遮道:“张大人该也知道,您乃是度钧先生的人,若是有贼子对令妹下毒必然有所图,我们可不敢让您出半点差错。宝年纪虽,人却机灵,对通州这地界儿的确也熟。我们多派两个人,同他一道,即刻送令妹去永定药铺,一则不耽误令妹的病情,二则也不耽误您去分舵的行程。若令妹病情有了分晓,便叫宝儿立刻来分舵禀报,如此可好?”

    张遮的目光定定锁在宝的身上。

    宝却是难得正色,向张遮躬身一揖:“还请张大人放心,宝一定照顾好姐姐。”

    他双手交叠作拱。

    张遮微一垂眸,看见了他无名指左侧指甲缝里一线墨黑,心内交战,已是知道这背后还另有一番谋划,可为保姜雪宁安危,终究缓缓闭上眼,默许了。

    他亲自把昏睡的姜雪宁抱上了马车。

    她昏过去后,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

    少,只是仍旧锁着眉头。

    张遮掀帘便欲出去。

    只是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袖,怕外头风寒吹冷了汗让她着凉,慢慢将她光洁额头上密布的汗擦了。

    天教这边除了宝外,果然另派了两条好汉。

    正好一个驾马,一个防卫。

    宝则在车内照顾。

    张遮从车内出来时,他立在车边,背对着天教众人,竟朝他一咧嘴露出个笑来,然后便上了车一埋头进了车内。

    马鞭甩动在将明的夜色里。

    车辕辘辘滚动。

    不一会儿消失在寒冷的街道尽头。

    “嗤拉。”

    黑暗里有裂帛似的声响,又仿佛什么东西炽烈地喷溅在了墙上。

    紧接着便是“噗咚”两声倒地的响。

    姜雪宁迷迷糊糊之间听见。

    紧接着便感觉一阵异香向着自己飘了过来,在她呼吸间沁入了她的脾肺,就像是一场清凉的大雨刷拉拉下来将山间的尘雾都洗干净了似的,原本困锁着她的那昏昏沉沉的感觉,也倏尔为之一散。

    又有谁往她嘴里塞了枚丹丸。

    也没品出是什么味儿,入口便化了。

    恍恍然一梦醒,她只觉得自己像是梦里去了一遭地府,被鬼放进油锅里炸过,睁开眼时,周遭是一片的安静。

    竟是在马车上。

    只是此刻马车没有行驶。

    宝就半蹲在她面前,身上还带着股新鲜的血气,见她醒了,才将手里一只的白玉瓶收了起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黑暗里仿佛也在发亮,竟道:“姜二姑娘醒了。”

    姜雪宁悚然一惊。

    她先才昏睡并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乍听见这熟悉的称呼,头皮都麻了一下,紧接着才认出眼前之人是宝来,瞳孔便一阵剧缩,已明白大半:“是你下药害我?”

    此刻宝脸上已没了先前面对天教众人时的随性自然,反而有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解释道:“权宜之计,也是为了救您出来,昨夜不得已才在您饭菜里下了药,也就能顶一个时辰。还好事情有惊无险成了。”

    姜雪宁盯着他没有话。

    宝却是拿出个的包袱来,里面还有几锭银子,道:“这是盘缠,天明之后,通州

    州将有一场大乱,对面街上便有一家客栈,您去投宿住上一夜。千万不要乱走,顶多一日便会来人接您。”

    由危转安,不过就是这么做梦似的一场。

    姜雪宁听完他这番话后竟是不由得呆滞了半晌,回想起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便已经明白:朝廷既然是要撒网捕捉天教之人,自不至于让张遮一人犯险,暗地里还有谋划。可张遮与她约好装病在先,这宝却横插一脚给她下了药,显然双方都不知对方计划。也就是,至少张遮绝不知有宝的存在!

    心底突地发冷。

    坐在马车内,她动也没动上一下,声音里浸了几分寒意,忽问:“你是谁的人?”

    宝惊讶于她的敏锐,可除了知道眼前这位姐乃是先生的学生和自己要救她之外,也不知道什么旁的了,出于谨慎考虑,他并未言明,只是道:“总之不是害您的人。”

    姜雪宁又问:“张大人呢?”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宝顿了一下,敛眸镇定道:“永定药铺有布置您也知道,朝廷早有天罗地网,无须担心。”

    是了。

    永定药铺是朝廷接应的地方。

    对方一,姜雪宁才道自己差点忘了,一下笑起来,心里虽还有些抹不去的疑惑,但已安定了几分,向宝道了谢:“有劳相救了。”

    “您客气。”

    这时辰冯明宇那边也该去分舵了。

    宝知道先生还有一番谋划等着自己去完成,不敢耽搁,但仍旧是再一次叮嘱姜雪宁在客栈等人来接后,才一掀车帘,跃了出去,一身不起眼的深色衣裳很快隐没了踪迹。

    在客栈里等着,不出一日便有人来接……

    姜雪宁人在车内,撩开车帘朝街对面看去,果然有一家看着颇有几分气派的客栈伫立在渐渐明亮的天色中。

    可为什么,她看着竟觉那像是座森然的囚笼?

    回转目光来,几锭银子,就在面前放着。

    百两。

    去蜀地,足够了。

    心里那个念头骤然冒了出来,像是魔鬼的呢喃,压都压不下去。姜雪宁垂眸看着,抬手拿起一锭来,耳畔只回响起那日河滩午后,张遮那一句:不想便不要回。

    作者有话要:

    明天2更。

    红包√ /p

    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