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123、第123章 和亲消息
    收藏下次继续看:””。

    萧定非那匹“低调”的马, 一路行走时都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初时听得人有些心烦,然而渐渐地竟然也习惯了, 甚至还觉出了一种奇怪的乐趣,就仿佛是在这单调枯燥的路途上注入了一抹格外迥异的颜色。

    天近暮时,他们终于到了通州城外。

    姜雪宁想起午时与张遮在河边上的计划,只道马上就要进城, 还紧张了几分。没料想骑马在前的黄潜竟然先行勒马,将冯明宇从马上扶了下来, 对众人道:“请兄弟们先在城外歇息一会儿,我们等等再入城。”

    京城到通州快也不过几个时辰,如今却是走了一整个白天。

    下午时候不仅是姜雪宁与张遮, 便是天教自己的教众和牢里面逃出来的那些江洋大盗都感觉出来了:队伍行进的速度很慢,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顾忌着什么似的。

    这让众人心底犯了嘀咕。

    尤其是那些身犯重罪有案底在的,当即便有些不满:“都已经到城门外了, 且也已经改头换面, 大家分成几波各自进去也就是了,怎么还要在城外等?这什么意思啊?”

    冯明宇、黄潜两人乃是天教的话事者,一朝劫狱没得着公仪丞踪迹, 所以把天牢里其他人都放了出来, 心里自然也存了拉拢这帮人、将他们收为己用的想法。

    只是听到这质疑的时候,仍旧忍不住皱了皱眉。

    天教教众自然对他们言听计从。

    所以黄潜并不担心他们,只是朝着天牢里逃出来的这帮人拱了拱手, 貌似和善地解释道:“诸位好汉稍安勿躁,今时不同往日,平南王一党的案子才刚牵连了勇毅侯府,我等又是劫狱出来的。若只有我天教之人当然直接便入城了,可诸位好汉都是有案底在身的,甫从牢中逃出,还是该心为上。我教的哨探路途中已经提前出发,去到城内探查消息,一会儿回来若城中无恙,我等自然入城。还望诸位好汉海涵。”

    有人脾气爆,听出了点言下之意:“黄香主这意思是我们拖累贵教了?”

    黄潜面色一变

    变。

    冯明宇却是头老狐狸,笑眯眯地道:“我教绝无此意,实在也是为了诸位好汉好罢了。”

    那话的汉子身材壮硕,横眉怒目,显然是个脾气不好的。

    但如今实在是形势比人强。

    若无天教劫狱这会儿他们都还在大牢里面受刑等死呢。

    因而也有那聪敏机敏之人生怕在这里发生什么冲突,连忙一把将这人拉住了,笑言规劝起来,当起了和事佬:“黄香主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李兄你胡八道些什么呀。”

    再了,这真不是他们能话的地方。

    眼看着那李姓汉子眉头一皱似乎还不服气,这人便急忙向他打了个眼色,竟是将目光投向了旁边已经不声不响坐了下来的孟阳。

    中午在半道上那村庄歇脚的时候,众人身上的囚服就已经换了下来。

    此刻孟阳身上穿了一身灰袍。

    他在牢里关了许久,身上的伤痕盖不住,从胸膛延伸到了脖子上,原本乱糟糟的头发用一条布带绑了起来,露出那一张神态平和的脸,连目光里都没太多凶气,反而显得平平常常。

    他照旧听见了这番有那么点刀兵气的争论,可在众人目光落到他脸上时,他却是有些不大明白地抬起头来,冲众人露出一笑,两排牙齿雪白雪白的:“怎么都站着,不坐?”

    这简直称得上是儒雅和善的一笑。

    然而所有瞧见这笑容的人却都没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无端觉出几分本不该有的胆寒来。

    登时原从天牢里逃出来的这帮穷凶极恶之徒没了话,纵使心中对天教这般磨磨蹭蹭的举动颇有不满,也都强咽了下去,战战兢兢地不敢出声,乖乖在这郊外的荒野丛里坐了下来。

    到底是横的怕恶的,恶的怕不要命的。

    按理这帮人没闹起来,这孟阳好像也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天教这边应该高兴了,可黄潜与冯明见状,却都是悄悄皱起了眉头。

    姜雪宁与张遮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倒是极为默契地对望

    望了一眼:天教救这帮人出来是想要吸纳进入教中,可这帮人个个都是不受管教的,并不容易驯服,倒是暗中压抑着不满,虽没明,但隐隐然之间却是以这孟阳为首的。

    他二人势单力孤。

    进了城之后朝廷固然有援兵,可计划本身就有风险,谁也不知道天教那边的哨探会带回来什么消息。最怕的是眼前这帮人铁板一块,找不到缝隙。可如今有互生嫌隙的迹象,倒是可以思量一番,能不能借力打力,找着点什么意外的机会。

    两人没话,但心照不宣。

    天教要停下来,他们没有什么意见,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当下下马,与众人坐在一起。

    这城外该是常有人停留落脚,边上搭着茅草棚,众人将马牵了拴在一旁吃草,天色将暗,便在外头生起了熊熊的篝火。

    炽亮的火光燃起来,也驱散了几分寒冷。

    从村庄离开时众人便带了干粮,身上也有水囊,便都围着篝火坐下来,一天下来有逃难的情谊在,话都随意了许多。

    张遮性冷寡言,姜雪宁内里却是个能会道的。

    毕竟上辈子也靠着一张嘴哄人。

    旁人见着这样好看的人,也愿意多听她上两句。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原本是宝坐在她另一边,萧定非把马鞍甩下之后却是上来便将宝赶开了,厚着脸皮挤在姜雪宁身边坐。

    姜雪宁侧眼瞅着他这与上一世一模一样的无赖样,觉得好笑:“定非公子路上您是命好,我还不信,如今却是信了。从来听天教有凛然大义,与天下庶民同忧同乐,您看着却是半点也不像天教的教众。”

    萧定非把白眼一翻:“你可不要胡八道,本公子面上看着浪荡,内里也是心怀天下。那话怎么来着,先天下什么什么后天下什么什么……”

    冯明宇和黄潜刚走过来就听见这句,只觉一股血气往脑门儿上撞。

    冯明宇气得瞪眼。

    黄潜也生怕旁人都觉得他们天教教众是这般货色,连忙上来圆道:“是‘先天

    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过本教的教义乃是‘天下大同’,我们定非公子同大家开玩笑呢,不要介意。”

    众人谁看不出萧定非是个什么货色?

    有人皮笑肉不笑,也有人很给面子地点点头。

    姜雪宁属于很给面子的那种,也不知听没听懂,反正点了点头,只道:“那可真是厉害了,这可是先古圣人之理想啊。”

    黄潜心道这姑娘竟还有点见识,正要承了这恭维,没想到斜刺里竟出了嘿嘿一声冷笑,讽道:“天下有什么狗屁大同?如今这世道,我看贵教这教义实在没意思。”

    这声音嘶哑而粗粝,撞着人耳膜。

    姜雪宁听得眼皮一跳,与众人一道循声望去,赫然是先前的孟阳,也不知打哪儿弄来一坛酒,此刻箕踞坐在那篝火旁,胸怀大敞,竟是一面喝着酒一面这话。

    冯明宇一张皱纹满布的脸上顿时浮出了几分忌惮。

    姜雪宁也不大看得出此人的深浅,只凭直觉感到了几分危险。

    一时无人接话。

    但孟阳方才所言,也实在激起了一些人的感慨,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摇头长叹了一声,道:“其实孟义士得何尝不是呢?如今这世道真不像个话。我还在牢里的时候就听,天牢里竟把勇毅侯府一家子抓了关进来。那可是为我大乾一朝打过无数次胜仗的一门忠烈啊,无缘无故被扣了个和逆党联系的帽子就下了狱,你们昨日来劫狱,却是晚了一步,那侯府一家子都流放黄州了,实在可怜。当今朝廷之昏聩,赋税日重,民不聊生,还什么‘天下大同’啊!”

    勇毅侯府之名,大乾朝的百姓多多少少都知道。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毕竟早些年侯爷燕牧领兵在外作战,击退了边境上夷狄屡次进犯,打得这些蛮子害了怕,臣服于大乾,这才使得万民有了些休养生息的日子。

    边境上也终于有了往来的生意。

    可最近这段时间,边境商人们的日子都变得难过了起来。

    不提起这个还好,一提起便难免有人想起些旧事,笑起来

    来道:“来不怕你们笑话,老子当年被逼在山上做大王的时候,也曾想过下山投军,就投在燕将军麾下。听闻那燕世子年纪虽轻,却是承继父志,也很不弱。可惜啊,还没成行,就被朝廷剿匪抓进了牢里。谁能想到,嘿嘿,竟他妈在牢里碰见燕将军了!”

    话到后面,不免有几分凄凉。

    孟阳在角落里喝着自己的酒,却是不接话了。

    先前出言怼了冯明宇与黄潜的那李姓汉子却是再一次爆了脾气,不屑地道:“有本事的朝廷抵御外敌,没本事的朝廷残害忠良!就二十年前那三百义童冢都没解释个清楚,闹得满城风雨,听燕将军的外甥也死得不明不白,现在好,燕氏一族都送进去,坐龙椅上的那位不准是杀鸡儆猴呢。嗐,都他妈什么事!鞑靼的使臣都入京了,竟然敢收要求娶咱们大乾的公主以作和亲之用,简直放他娘的狗屁!”

    “……”

    鞑靼,和亲,公主。

    姜雪宁本是竖着耳朵在听这些人话,有心想要了解些天教的内情,可却着实没有料到竟然会有人提起和亲这件事。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拿着水囊的手指,忽然轻轻颤了一颤。

    那人还在骂:“鞑靼是什么玩意儿?茹毛饮血的蛮族!老子死了,老婆还要留给儿子!简直枉顾人伦!早几年跪在咱们面前求和,还要献上岁贡。如今勇毅侯府一倒,什么妖魔鬼怪都蹬鼻子上脸来,朝廷如今就是个软蛋!和亲和亲,就是把公主嫁过去求和罢了,还要赏他们一堆好东西,我呸!”

    张遮听着,想起了上一世沈芷衣的结局,也想起了满朝文武含泪肃立中迎回的那具棺椁,里面躺着不会再笑的帝国公主。他搭下了眼帘,却没忍住,转眸向身旁的少女看去。

    她竟一无所觉。

    人坐在他身边,浓长的眼睫覆压着,遮盖了眼底的光华。原本为炽烈火光照着的温柔面颊,竟是慢慢褪去了血色,变得脆弱而苍白。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作者有话要: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喝了点,随便写写。 /p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