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92、第092章 冠礼有雨
    收藏下次继续看:””。

    这话里藏着一点凶险的感觉。

    萧姝与燕临对视。

    众人莫名听得心惊肉跳, 但又很难参透这当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因由, 因而只看着他们。

    还好这时后面传来了管家的声音,是在对着另一人话:“冠礼定在午时初, 在前厅宴客,现在许多宾客都到了,少师大人这时去刚好。”

    谢危从承庆堂回来了。

    他的身影从门后转上来,脸色比起去时似乎苍白了些许, 回到走廊上时抬头便看见众人,只问了一句:“还不去前厅?”

    燕临便合上剑匣, 向谢危拱手的,道:“这便去。”

    谢危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在看见萧姝时未见如何, 瞧见萧烨时却是停了一停, 这才随着管家径直从廊上先往前厅去。

    先前弥漫在庆余堂外面那剑拔弩张的氛围,消弭了不少。

    延平王立刻趁机笑起来,道:“这大好的日子, 大家火气何必这么重呢?都是事, 事,走走走,到前厅去了, 可不敢让谢先生和那么多宾客等久了。”

    萧烨便重重哼了一声, 冷笑转身。

    萧姝虽然面有不虞之色,但似乎也没深究的意思,只向着燕临看似礼貌的敛身一礼, 也与萧烨一道去了。

    有延平王嬉笑着缓和气氛,加上萧氏姐弟走了,众人也终于放松下来,纷纷往前厅去。

    燕临落在最后,姜雪宁走在前面。

    只不过眼见着要离开庆余堂的时候,他忽然压低了声音唤了一声:“宁宁。”

    姜雪宁身子微微一震,脚步便停下了。

    她转过身来看着他。

    少年看了前方走远的众人一眼,才来到她面前,冲她笑了一笑,背在身后的手掌拿出来,竟是伸手一抛,将一只装着什么东西的沉甸甸的锦囊抛向了她:“给你的。”

    姜雪宁下意识地伸手接住。

    前面走着的延平王忽然发现少了人,便不由回头看,远远喊他:“燕临,干什么呢?”

    燕临

    临抬头道一声:“来了。”

    低头来重新看着姜雪宁,他嘴角弯弯,只是眼底多了一分如雾缥缈的惆怅,转瞬即逝,轻轻道:“可惜这时节没有鸡头米了。”

    完便先往前面走去,跟上了前方的延平王等人。

    姜雪宁站在原地,轻轻打开了锦囊。

    里头是一袋已经剥好的炒松子。

    一如往昔。

    她仿佛又能看见当初那少年从姜府高高的院墙下面跳下来,长腿一伸随意地坐在她的窗前,把一袋剥好的松子放到她面前时那眉目舒展、意气风发的模样。

    抬头往前看,少年的背影依旧挺拔,可比如那些日子,已经多了几分沉重的沉稳。

    姜雪宁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声,末了又不知为什么会心地笑起来。

    天际云气涌动,风乍起吹皱平湖,涟漪泛起时,水底的锦鲤吻向水面。

    似乎是要下雨了。

    她认真地重新将那一袋松子系好,然后才朝着前面走去。

    水榭里,大多数人已经走了。

    外头的天阴沉下来时,张遮的脚步却停了一停,驻足在栏杆前,朝着的外面望去。

    陈瀛见着,也不由停下了脚步。

    这位由刑科给事中调任到刑部来的清吏司主事,在陈瀛的印象中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既不热衷于官场上那些交际往来,便是仅有的几次同僚相聚,他也不过是来露个面便走了。

    兢兢业业,却不汲汲营营。

    大多时候不话,唯有在查案或是审讯犯人时才会语吐珠玑,可即便是话时也显得沉默。这样一个人就像是平静的海,寡淡的面容下总给人一种覆盖着许多东西的感觉,倒不是刻意隐藏,只不过是可能并不习惯表达,也不愿意吐露。

    原本的刑部郑尚书因为为勇毅侯府话触怒了圣上,被圣山一道圣旨勒令提前离任回老家,新的刑部尚书顾春芳已经在来京的路上,不日便将抵达京城,成为众人新的顶头上司。

    而张遮的伯乐,正是顾春芳。

    陈瀛目光

    微微一闪,心下一琢磨,倒觉得这是个极好的机会,于是笑一声走到张遮的身边来,道:“张主事还不走,是在看什么?”

    张遮回眸看了他一眼,神情间既无畏惧,也无热络,仍旧是清淡淡的,只是道:“要下雨了。”

    陈瀛觉得莫名。

    他有心想下个雨有什么大不了,江南梅雨时节天天下雨呢,只不过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平日里看着张主事寡言少语,好像挺沉闷的,倒没想到原来还有这样的雅兴,想来是真正的内秀于心了,无怪乎当年顾大人能慧眼识才相中你,真是令人钦羡啊。”

    张遮道:“下官本鲁钝之人,得蒙顾老大人不弃,当年苦心栽培才有今日,然而也不过是碌碌官罢了,陈大人言重。”

    陈瀛连忙摆手:“哪里哪里!”

    这水榭中只剩下他二人,连声音都显得空旷。

    陈瀛也站在他旁边向着天外涌动的云气看去,只道:“郑大人直言丢官,被圣上遣回养老,顾春芳大人不日便将到任,陈某也是久闻顾大人英名,却因顾大人一直在外任职而无缘一见。张主事旧日供职在顾大人手下,好颇为他器重,算来算去,等顾大人回京时,可要托赖张主事为陈某引荐一二了。”

    实话,如今的刑部,人人都想跟张遮上话。

    奈何张遮是个闷葫芦,一看就不好搭讪。

    众人有心要巴结他,或通过他知道点顾春芳的习惯,可对上张遮时总觉得头疼万分,暗地里早不知把这油盐不进、半天不一句话的人骂过多少回了。

    陈瀛这意思已经得很明白了。

    他想提前见见顾春芳,希望能有张遮这个旧日的熟人引荐,如此顾春芳即便是在清正不阿,也不至于拒绝。

    怎么他也是张遮的上峰,与其他人不同。

    他觉得张遮便是不愿应允,也不好拒绝。

    可没料到,张遮竟然平平道:“顾大人到任后我等自会见到,又何须张某引荐?陈大人抬举,张某不敢当。”

    陈瀛差点没被噎死。

    他一向挂在

    脸上的假笑都有点维持不住,眼皮跳了跳才勉强想出一句能把这尴尬圆过去的话来,不过抬头正要时,却见前方的廊上走过来一道俏丽的身影,于是眉梢忽地一挑,倒忘了要什么了。

    那姑娘陈瀛是见过的。

    就在不久前,慈宁宫里。

    乐阳长公主沈芷衣的伴读之一,查抄仰止斋那一回的主角儿,也是……太子太师谢危打过招呼要他保的那位!

    因为那一袋松子的耽搁,姜雪宁落在众人后面,可又不想迟到太多,便干脆穿了旁边一条近道。

    可没想到,水榭这边竟然有人。

    隔得远远地她便看见了那道身影,心头已是一跳,待得走近看清果然是他时,那种隐隐然的雀跃与欢喜会悄然在她心底荡开。

    这时张遮也看见了她。

    四目相对。

    张遮轻轻搭了一下眼帘,姜雪宁却是望着他,过会儿才转眸看了陈瀛一眼,躬身向他二人道礼:“见过陈大人,张大人。”

    她裣衽一礼时,一手轻轻搁在腰间。

    雪白纤细的手腕便露出来些许。

    张遮低垂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眼便看见了那一道算不上很明显的抓痕,带着淡淡的血色,那交叠了被宽大袖袍盖着的手,于是轻轻握得紧了些。

    心绪有些起伏,他没有话。

    陈瀛却是向姜雪宁笑起来:“姜二姑娘也来了啊,可曾看到谢少师?”

    张遮没出声,姜雪宁有些的失落。

    可转念一想他们现在本也不熟,张遮人前人后也的确不多话,所以很快便重新挂起了笑容,回了陈瀛道:“谢先生去看了侯爷,刚才已经往前厅去了。”

    陈瀛便“哦”了一声,堂堂一个朝廷三品命官,同姜雪宁父亲一样的官位,对着姜雪宁却是和颜悦色,随和得不得了,道:“多谢姜二姑娘相告了,我正琢磨着找不到谢先生呢,一会儿便与张大人同去。”

    陈瀛同谢危关系很好吗?

    姜雪宁心底存了个疑影儿,又看了张遮一眼,然而这死人脸竟转

    头看着水里的鱼和风吹的波纹,她莫名觉得气闷,便道:“那我先去了,二位大人,告辞。”

    直到她走远,张遮都忍住了没有回头看。

    陈瀛却是注视着她身影消失,才收回目光,眸底透出几分兴味之感,只转头来对张遮打趣道:“我怎么瞧着这位娇姐看了你不止有一眼,到底当日慈宁宫中是你解了她的危难,也算得上是‘救美’了,像是对你有点意思呢?”

    张遮垂下眸光:“陈大人笑了。”

    陈瀛一耸肩,却是想到了点别的,自语道:“也是,毕竟是谢先生张口要保的人,哪儿轮得到旁人。”

    “……”

    张遮心底忽然有什么东西骤然紧了,他慢慢回过头来看着陈瀛。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陈瀛只道:“怎么?”

    张遮微微闭了闭眼,道:“没什么。”

    陈瀛的心思已经转到了一会儿见着谢危什么话上了,倒没留意到他此刻有些明显的异样,只是琢磨:“谢少师可真是个叫人看不懂的人,虽则也算同他有了些交集,可总觉着也不交不深。不过来也很奇怪,张主事虽不与谢先生一般,可也给了陈某一种不大看得透、不大看得懂的感觉。你你既不爱美人,旁人秦楼楚馆里逛叫你你也不去;也不爱华服美食,成日里独来独往深居简出。实在是让人很迷惑,陈某倒不大明白,张主事这样的人,到底志在何处?”

    “沙沙”,雨落。

    水雾如一层轻纱,将湖面掩了,把楼阁遮了,顿时满世界都安静了,充满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张遮抬首望着。

    过了许久,连陈瀛都以为他是出神了也不会回答这问题了,他才破天荒似的开了口,慢慢道:“志不高,向不远。辨清白,奉至亲,得一隅,静观雨。如是而已。”

    作者有话要:

    腥风血雨明天来!

    晋江前台不显示评论了,大约一个月后才能恢复,但作者还是能看到,如果有谁要对我悄悄话(?)请注意发一次不要重复留评。

    红包我还是继续发…… /p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