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83、第083章 桃片糕与香囊
    今日她是学琴来的, 既不是来吵架的, 也不是来卖委屈的,何况谢危没招她没惹她, 不过是一时由“宁二”这称呼想到更多,以致触动情肠,忽然没控制住罢了。w..

    在人前落泪终究丢脸。

    姜雪宁忙举起袖子来,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通, 擦得脸红妆染,跟只花猫似的, 只道:“沙子进了眼,没事。”

    “”

    谢危忽地无言。

    姜雪宁却打起精神来,一副没事儿的模样, 顺手便把那本医书放到一旁去了, 问他:“先生今日要考校指法吗,还弹彩云追月”

    谢危看着她,“嗯”了一声, 道:“会了”

    姜雪宁也不话, 只将琴桌上这张琴摆正了。

    她这几日来并未懈怠。

    往日不弹琴是因为谢危她心不静,不让她碰;但她其实向来知道,在谢危手底下学东西, 是不能蒙混过关的, 更不该心存侥幸,只因这人对什么事情都很较真。

    此刻她便什么也不想,径直抚弦, 弹了开指曲。

    又是这样的冬日午后。

    因谢危今日来并无人提前告知,这偏殿之中的炭盆刚烧上还不大暖,窗扇开着一半,便显出几分寂寂的冷来。有风吹进来,带着些寒意的天光被风裹着落在他苍青道袍的袍角,谢危就立在那书案前,中间隔了一段距离,看姜雪宁抚琴。

    心难静是真的。

    可静下来确是可造之材。

    少女眼角泪痕未干,面上红粉乱染,一双潋滟的眸子自然地低垂下来,浓长的眼睫将其轻盖,是一种往日不曾为人见的认真。

    五指纤长,最适弄弦。

    宫商角徵羽,调调皆准,音音皆合,看指法听衔接虽还有些生涩粗浅,可大面上的样子是有了,也褪去了往日在奉宸殿中学琴时的笨拙。

    流泻的琴音从震颤的琴弦上荡出。

    片殿内一时阒无人声。

    待得那琴音袅袅将尽时,谢危身形才动了动,缓缓点了头:“这些日倒的确没有荒废,粗粗有个样子了。来这偏殿终不是为了睡觉,算是可喜。”

    这是在调侃她上回在他抚琴时睡着的事。

    姜雪宁张口便道:“那是例外。”

    可才为自己辩解完,话音方落,腹内饥饿之感便自然地涌了上来,化作“咕咕”地一声轻鸣,若人多声杂时倒也罢了,偏偏此时的殿中唯她与谢危二人,静得连针掉下去的声音都能听见,这原本轻微的响声都晴日雷鸣一样明显。

    姜雪宁:“”

    谢危:“”

    四目相对,一者尴尬脸红恨不能挖个坑往地里钻,一者却是静默打量显然也未料到,甚至带了一点好笑。

    谢危抬了一根手指,轻轻压住自己的薄唇,还是没忍住笑,道:“的确是例外。怎么着上回是觉不够,这回是没吃饱。知道的都你在宫中颇受长公主的喜爱宠信,不知道的见了你这缺觉少食的模样,怕还以为你到宫里受刑坐牢来了。”

    姓谢的话有时候也挺损。

    姜雪宁暗暗咬了牙,看着他不话。

    谢危便问:“没吃”

    姜雪宁闷闷地“嗯”了一声:“上午看书忘了时辰,一没留神睡过去了,便忘了吃。”

    宫里可不是家里,御膳房不等人的。

    谢危难得又想笑。

    若按着他往日的脾性,是懒得搭理这样的事的。有俗话得好,饱食易困,为学之人最好是有三分饥饿感在身方能保持清醒,凝神用功。

    也就是,饿着正好。

    不过宁二是来学琴,方才弹得也不错,该是用了心的,且这样年纪的姑娘正长个儿,他便发了慈悲,把书案一角上那放着的食盒打开。w..

    里头顶格放着一碟桃片糕。

    谢危将其端了出来,搁在茶桌边上,然后一面将水壶放到炉上烧着,一面唤姜雪宁:“过来喝茶。”

    自他打开那食盒,姜雪宁的目光便跟着他转,几乎落在那一碟桃片糕上扯不开。

    腹内空空,心里痒痒。

    听见他叫自己喝茶,她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是:不能去。谢危是先生,她是学生,要有尊卑;她听过谢危当年大逆不道之言,知道谢危不为人知的秘密,谢危是有动过念头要杀她灭口的。万一茶里有毒呢

    可那碟桃片糕就摆在那儿。

    姜雪宁终究还是不大受得住那一点隐秘的诱惑,起身来挪了过去。

    这可绝不是为了吃的。

    谢危叫她过去喝茶,她怎能不从命

    姜雪宁道一声“多谢先生”,坐在了茶桌前面,便看了谢危一眼,默默伸出只爪子,从那碟中拿起薄薄的一瓣桃片糕来,啃了一口。

    “”

    糕点入口那刻,她动作忽地一顿。

    面上原本带着的一点隐约窃喜也有微微僵了。

    谢危初时也没在意,正拿了茶匙从茶罐里拨茶出来,抬头看了一眼,道:“怎么了”

    姜雪宁反应过来,立刻摇了头:“没事。”

    不过是跟想的不一样罢了。

    可停下来只要用脑子想想都知道,如今的谢危是什么身份,眼下又是什么地方,哪儿能指望吃到某种味道最好还是不要泄露端倪,否则叫他看出来,想起当年那些事儿,天知道是不是一个动念又起杀心。

    她赶紧埋头,细嚼慢咽。

    桃片糕那松软的用料慢慢在口中化开,若忽略那过于甜腻的口感,倒也算得上是精致,吃两片垫垫肚子、充充饥倒是足够。

    在谢危面前,姜雪宁不敢嘴叼。

    她吃了一片,又拿了一片。

    谢危看她眉眼,却是终于察觉到点什么,问:“御膳房做的点心,不好吃么”

    姜雪宁连忙摇头。

    谢危的目光从她身上落到那一碟桃片糕上。这偏殿里特为他准备的点心,他甚少用过,此刻只拿起一片来咬上一口,糕点到舌尖时,眉梢便轻轻挑了一下。

    姜雪宁不知为何心慌极了。

    她连头都不敢抬起。

    谢危慢慢将那片没吃完的桃片糕放下了,静静地看了她许久,直到听得旁边水烧滚了,才移开目光,提了水起来浇过茶具,慢条斯理地开始沏茶。

    这一回,姜雪宁知道了什么叫“食不下咽”。

    谢危别的话也不,只在沏茶的间隙问她前些日学过的文,随口考校了一下学问。

    待一壶茶过了四泡,便又叫她练琴去。

    他自己却不再做什么,坐回了书案前,盯着那一封奏折上的朱批,看了许久。

    大半个时辰后,他对姜雪宁道:“态度虽是有了,底子却还太薄。人常言勤能补拙,算不上全对,可也不能错。今日便到这里,回去之后勿要松懈。从明日开始,一应文法也要考校,还是这时辰到偏殿来。”

    姜雪宁终于松了口气,起身答应。

    然后才拜别了谢危,带着几分心地赶紧从偏殿退了出去,溜得远了。

    谢危却是在这偏殿中又坐了一会儿,才拿着那份奏折出宫。

    谢府与勇毅侯府仅是一墙之隔。

    不同的是勇毅侯府在街正面,谢府在街背面,两府一个朝东一个朝西,背靠着背。w..是以他的车驾回府时,要从勇毅侯府经过,轻而易举就能看见外头那围拢的重兵,个个用冰冷的眼神打量着来往之人。

    才下了车入府,上到游廊,剑书便疾步向他走来,低声道:“除了公仪先生外,也有我们的人,今日一早看见定非公子从恒远赌坊出来。但那地方鱼龙混杂,当时也没留神,把人跟丢了。”

    谢危站在廊下,没有话。

    不远处的侧门外却传来笑着话的声音,是有人跟门房打了声招呼,又往府里走。

    剑书听见,转头一看,便笑起来:“老陶回来了。”

    是府里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

    老陶膀大腰圆,白白胖胖,却是满脸喜庆,一只手提着菜篮,一只手还拎了条鱼,见着谢危站在廊下,便连忙凑过去行礼,道:“大人回来了,今儿个买了条新鲜的大鲤鱼,正活泛前些天做的糕点也被刀琴公子偷偷吃完了,我还买了几斤糯米一斤桃仁,可以试着做点桃片糕哩”

    谢危看了看他那装得满满当当的篮子,目光一垂,点了点头。

    姜雪宁一溜烟出了奉宸殿偏殿,直到走得远了,到了仰止斋门口了,扒在门边上回头一望,瞧着没人跟来,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吃个桃片糕差点没吓出病来

    自己真是胆儿肥了,连谢危给的东西都敢吃也就罢了,还敢去肖想那是谢危自己做的,简直是连命都不想要了

    万幸对方没察觉,安然脱身。

    她轻轻拍了拍自己胸口。

    姚惜同尤月从仰止斋里面走出来时,正好看见她这副模样,心里想起的却是那一日她转身去找张遮时的姿态,一时恨意都翻涌上来,便淡淡笑道:“姜二姑娘不是学琴去了吗,回来怎跟做贼似的,不是又被谢先生训了吧”

    姜雪宁转头就看见了她。

    这些日来姚惜对她的敌意已渐渐显露端倪,只是恨自己的人多了,姚惜又算老几

    她还没到需要太过注意的时候。

    姜雪宁听了讽刺也不生气,谁叫她今日琴弹得不错,勉强也算得了谢危的夸奖呢

    不上天都算轻的了。

    她扬眉笑笑,一副闲闲模样,道:“那可要叫姚姐失望了,今日终于能摸琴了,刚得了谢先生一句肯定呢。往后必定再接再厉,不辜负先生对我一番苦心教诲。”

    天下人未必见得自己的朋友过得好,却一定乐见自己的敌人过得坏。

    倘若所恨之人过得坏,便是见不着,远远听着消息都要心中暗爽。

    姜雪宁无疑是姚惜的敌人。

    可她非但过得不错,而且是当着面告诉旁人她过得不错,眉眼间的轻松笑意,直像是一根根针,扎得人心里冒血

    姚惜噎住不话了。

    尤月早怕了,此刻更是闭着嘴巴当个锯嘴葫芦,一句话不。

    姜雪宁便拍了拍手,脚步轻快地从她们身边走开。

    尤月打量姚惜脸色,轻声道:“兴许是打肿了脸充胖子,谁不知道她不学无术是出了名的学琴也看天赋,笨得那样连指法都不熟,谢先生怎可能夸赞她不过是故意出来叫你堵心罢了。”

    姚惜深吸了一口气,拂袖转身。

    只是才行至仰止斋门口,眸光不经意间一扫,脚步却是一顿:方才姜雪宁所立之处,竟落下了一枚香囊。

    尤月顺着她目光看去,很自然地便弯身将这荷包捡了起来,翻过来一看,月白的底上,用深蓝的丝线绣了精致的牡丹,针脚细密,很是漂亮。

    “这不是姜雪宁那个吗”

    心里有些嫌弃,她一撇嘴,抬手便想扔进旁边花木盆角落里。

    没想到,姚惜看见,竟是直接劈手夺了过来,拿在手里看着。

    尤月有些不解:“要还给她吗”

    姚惜心思浮动,眼底却是一片阴翳,只道:“不过个香囊罢了,着什么急”

    尤月便不话了。

    姚惜盯着这香囊看了半晌,随手便收入了袖中,道:“回来时再还给她也不迟。看她天天挂着,不准还是紧要物件,丢了找不着着着急也好。”

    尤月于是笑起来:“这好。”

    姜雪宁人才走,她们捡着香囊,也懒得回头喊她,径直往御花园去了。

    前些天,宫里种的虎蹄梅已经开了。

    太后娘娘风寒也稍好了一些,皇后为讨喜庆,便在御花园中请各宫妃嫔出来赏梅,因有萧姝的面子在,仰止斋这边的伴读们也可沾光去看上一看,凑个热闹。

    这种事,姚惜和尤月当然不愿错过。

    梅园里虎蹄梅是早开的,腊梅也长出了的花苞。

    人走在园中,倒是有几分意趣。

    尤月出身清远伯府,甚是寒微,爱与人结交,更不用是遇到这种千载难逢的场合,一意去各宫妃嫔面前巴结奉承,姚惜却不很看得惯。

    她大家闺秀出身,不屑如此。

    是以宴到半路,干脆没出声,撇下众人往外园子里赏梅去。

    梅园颇大。

    姚惜是赏梅,可看着看着,在这已经有些冷寒的天里,却是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那一日在慈宁宫中所见的张遮,又想起在父亲书房里所看见的那封退亲的回信,心中凄然之余更生恨意,不觉便走得深了。

    尽处竟有些荒芜。

    一座平日少人来的幽亭立在梅林之中,周遭梅树都成丛栽种,倒是显得茂密了。

    只是看着阴森,叫人有些害怕。

    姚惜胆子不是很大,一到这里便回过神来,想转身往回走。却没想,才往回走了没几步,一阵脚步声伴着低低的交谈声,从梅园那头传来。

    “当日仰止斋之事若非哀家看出端倪,凭你这般思量不周,让那宫女当庭受审,一个不心,嘴不严将真相抖落出来,你当如何自处”

    “是侄女儿糊涂,失了常性。”

    “万事行易思难,宫中尤其如此。谁也不是傻子连对手的虚实都没摸清楚,便贸然行事,实在太叫哀家失望了。”

    “”

    “如今一个姜雪宁没事,你平白为自己结了这么个劲敌;外头还进来一个姜雪蕙,样貌虽不顶尖,学业上却能与你争辉,且极有可能才是玠儿那方绣帕的主人,你可不仅仅是糊涂了”

    “姑母教训得是。”

    萧太后走在前面,萧姝跟在她身后。

    一个满面的怒容不大压得住,有些严厉地责斥着,一个却是没了往日高高在上的淡静,垂首静听着。

    两人身后都没跟着宫人。

    很显然这样的话也不适合叫宫人跟上来听。

    脚步声渐渐近了。

    姚惜素日与萧姝关系不错,走得也近,便是认不得萧太后的声音,也能辨清萧姝的声音,乍听两人所谈之事,只觉头上冷汗直冒,一颗心在胸腔里疯狂跳动。

    当下绝不敢现身。

    见着旁边一丛梅树枝干交叠,能藏得住人,便屏住呼吸,连忙躲在其后,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萧太后继续往前走着,从那丛梅树旁经过,道:“你虽是萧氏一族难得一见的聪明人了,可到底年岁还轻,所经历的事情还太少,思虑不够周全,也没想好足够的应变之法,那日险些便在殿中陷入被动。且你私自动手连哀家都不告诉当哀家看不出你想如何吗”

    萧姝道:“阿姝有愧姑母教诲。”

    萧太后却是叹了口气,道:“圣上当年亲历过平南王之乱,从此多疑,便是对哀家这亲生母亲也不亲厚,连选皇后都选了个门户出身的,萧氏一族出身之人连妃位都不选一个,便是忌惮着呢。玠儿却是性情温厚,对我更为亲近。我知你也是个心有大志的,且放眼京城,勋贵之女,没人比你更配得上母仪天下之位。”

    姚惜躲藏在树后暂时不敢动,心里虽告诫自己想活命就不要去听,可两只耳朵却封不住,那话音不断传入,叫她越听越心惊胆寒。

    那日仰止斋之事竟是萧姝陷害姜雪宁

    为的是临淄王沈玠,为的是要成为将来的皇后

    接着便听萧姝道:“姑母的意思是”

    萧太后冷冷道:“圣上只要还在,要立玠儿为皇太弟,便不会容忍萧氏之女成为临淄王妃,你要沉得住气才是。”

    萧姝道:“难道便要眼睁睁看着旁人上位”

    这时两人的脚步声已经有些远了,声音也有些远了。

    姚惜咽了咽口水,不敢再多待,悄悄绕过那梅树丛,便要离开。

    可谁想心慌意乱之下容易出错。

    她匆匆弯身时竟不心撞着了一茎梅枝,顿时梅花摇颤,有枝干碰撞的声音传出。

    “谁在那里”

    萧太后回头搁着远远的地方只能看见那一茎梅枝动了动,下意识便一声厉喝

    姚惜立刻知道自己已经泄露了行迹,慌不择路,拔腿便跑。

    只是恐惧到极点,恶念也涌上来。

    她眼底一片狠色溢出,心念一动,竟直接伸手探入袖中,摸到了那枚方才拾到的香囊,直接掷在地上。然后快步出了这梅园,往别处转了一圈,才回到赏梅宴上。

    宫里一堆妃嫔赏梅,还有个萧太后在,姜雪宁才不爱去凑那热闹。

    流水阁里方妙被周宝樱拉了坐在那边下棋。

    她便走了过去,坐在旁边,一面剥着宫人端上来的花生吃,一面看两人棋盘上较高下。

    直到天色暗下来,去赏梅的那些人才回来。

    见着流水阁里在下棋,众人都跟着凑了过来,想看看这一局周宝樱又会赢方妙多少。

    萧姝也在她们之中。

    见姜雪宁手边已经剥了一堆花生壳,萧姝淡淡笑了一笑,眸光微闪间,抬手便将一枚香囊递到她面前去,道:“方才在外头捡到一物,看着有些眼熟,是姜二姑娘的吧”

    姜雪宁一怔,抬眸。

    萧姝指间挂着的那香囊正是先前尤芳吟做成第一笔生意时,专门用了丝农送的绸缎,给她绣的那枚香囊,深蓝的牡丹十分独特,很漂亮。

    再垂眸一看自己腰间,不知何时已空空荡荡。

    她眉梢微微一挑,从萧姝手中将香囊接过,倒也并不千恩万谢,仍是有些冷淡,平平道:“是我的,倒不知是何时落下,倒是有劳了。”

    香囊的边上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勾了一道,有些起毛。

    姜雪宁看了倒有些心疼,轻轻抚了一下,才皱着眉挂回自己腰间。

    萧姝静静打量她神情,观察她行止,轻易便觉出那并不愿同她多言的冷淡来,可除此之外,竟是十分的坦然。

    尤月在后面看得有些一头雾水。

    姚惜却是在看见这一幕时心如擂鼓,险些脚下一软没站住。

    作者有话要:

    来iao

    红包ps晋江后台评论好像崩了,上章的也发不了,晚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