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78、第078章 和长公主睡了
    “真的是那贱人朝我动手的, 连长凳都抄起来了, 我甚至都没有敢向她动手都是那个姜雪宁从旁挑唆,故意撺掇贱人这么做的”

    “她从来被你欺负, 怎敢打你”

    “真的,爹爹我没有撒谎,你听我解释”

    “你自来在府中跋扈也就罢了,出门在外还要动手打她, 传出去让人怎么伯府竟然还叫人拿住把柄,招来了锦衣卫的人, 把你人都抓进去知不知道府里为了捞你出来花了多少钱”

    “什么”

    “一万三千两,整整一万三千两,全没了”

    因为旁人传话都是她与尤芳吟动手才被锦衣卫的人抓走审问, 所以伯府上下都以为是她出门在外还向尤芳吟动手, 这才遭此一难。w..

    连清远伯都这样想。

    毕竟谁能相信尤芳吟那样孬种的人,平日里府里一个低等丫鬟都能欺负她,怎可能主动抄起板凳来对付几乎掐着她性命的嫡姐尤月

    简直是撒谎都不知道挑可信的辞

    尤月顶着清远伯的盛怒, 真是个无处辩解

    在牢里面关了一夜, 又冷又饿,狱卒还格外凶狠,给的是味道发馊的冷饭, 晚上连盏灯都不给点, 黑暗里能听到老鼠爬过叫唤的声音,吓得她死命地尖叫

    一整晚过去,愣是没敢合眼。

    到第二次上午伯府来人接她回去的时候, 两只眼睛早已经哭肿了,眼底更是血丝满布,衣裙脏了,头发乱了,一头扑进伯夫人的怀里便泣不成声。

    尤月原以为,回了府,这一场噩梦便该结束了。

    没想到,那不过是个开始。

    才刚回了府,就被自己的父亲呵责,命令她跪在了地上,质问她怎么闯出这样大的一桩祸事来,还若不是她欺负殴打尤芳吟,断不会引来锦衣卫

    天知道真相就是尤芳吟率先抄起长凳要打她

    当时她连还手的胆子都没有

    可谁叫她平日欺负尤芳吟惯了,用真话来为自己辩解,上到父母下到丫鬟,竟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反而都皱起眉头以为是她在为自己寻找借口,推卸责任

    而且,一万三千两

    那得是多少钱啊

    尤月双眼瞪圆了:“父亲你是疯了吗怎么可以给他们一万三千两锦衣卫里那个新来的周千户便是与姜雪宁狼狈为奸这钱到他手里便跟到了姜雪宁手里一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话到这里时,她面容忽然扭曲。

    “这就是一个局,一个圈套爹爹,你相信我,就是姜雪宁那个贱人故意挑唆了尤芳吟来打我,又故意报了官,叫那个姓周的来,好坑我们伯府的钱他们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又逼爹爹拿钱,我们不如告到宫里面去,一定能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清远伯只要想起那一万三千两,整颗心都在滴血,虽然是保下了尤月,可如今的伯府本就捉襟见肘,这一万多两银子简直跟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一样痛。

    是以看到爱女归来,他非但没有半分的喜悦,反而更为暴怒。

    听见她现在还胡八道,清远伯终于忍无可忍

    “啪”

    盛怒之下的一巴掌终于是摔了出去,打到尤月的脸上

    正着要叫人去报官,告那周寅之收受贿赂的的尤月,一张脸都被打得歪了过去,脑袋里“嗡”地一声响,没稳住身形,直接朝着旁边摔了过去

    “月儿”

    “父亲”

    “伯爷您干什么呀”

    一时有去扶尤月的,有去拉清远伯的,堂里完全乱成了一片。

    尤月不敢相信向来宠爱她的父亲竟然会打她,而且还是因为她蒙冤入狱这件事打她,整个人都傻掉了,眼泪扑簌扑簌地掉下来。

    她竟一把将扶她的人都推开了。

    站起身来,直接就从堂内冲了出去,一路奔回了自己屋里。

    当下拿了钥匙,翻箱倒柜,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找出来了。

    丫鬟婆子们见她脸色可怕,都不敢上前阻拦。

    但这会儿也不知她是要做什么。

    伯夫人忙着留在堂内劝伯爷消气,只有大姐尤霜担心她,连忙跑了回来看她,见她把自己的积蓄都翻出来,吓了一跳:“你这是在干什么父亲不过是一时气上头了,你平日里欺负尤芳吟,把人往柴房里一关十天,今次还在外面打她,才闹出这桩事来,难道现在还要离家出走威胁谁不成”

    “连你也相信他们不信我”

    尤月向来觉得这姐姐与自己同气连枝,伯府里只有她们两个是嫡出,尤芳吟那贱妾所生的连给她们提鞋都不配。

    平日她对尤芳吟过分的时候也没见她出来话啊。

    这会儿倒装自己是个好人了

    她冷笑起来:“好,好,你不信便不信那姜雪宁便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大家都在京城,早晚有一天会撞上,我且看看届时你们是什么下场”

    尤霜觉得她在牢里关了一天已经不理智,听了这话都愣住了。

    尤月却已翻出了自己的私房钱来数。

    她脸上有几分可怕的偏执,只道:“至于离家出走你放心,我不至于这么蠢。不就是为那一万多两银子才对我这般疾言厉色吗我便要叫你们看看,一万多两银子算得了什么”

    “你数钱干什么”

    尤霜莫名有些害怕。

    尤月却看着她笑:“不干什么。”

    心里想的却是,尤芳吟那贱人现在也一样被关在牢里,吃着苦头,怎么着也比自己惨上几倍。且总有一日她要回府。

    届时她要十倍百倍报复回来

    完却转头直接叫了先前去蜀香客栈那边探听情况的下人进来,问:“任为志那边怎么样了”

    那下人这些天来都在暗中打听情况,今日一早正好有个紧要消息,一听尤月问,便连忙在外头禀道:“昨天有位京城里出了名的幽篁馆吕老板去客栈拜访过了任公子,今日一早又去了一趟,有风声传出来,是吕老板已经出钱入了一些股,但还不知道真假。w..”

    尤月听得心中一喜。

    有这样大商人下场,事情便是靠谱的。

    但紧接着又心急如焚。

    这件事若被别人抢了先,可就捞不着什么便宜了。

    当下,她只道一声“我知道了”,便将匣子里的银票抱了,转头往门外走。

    尤霜看得眼皮直跳,拉住她问:“你干什么去”

    尤月十分不耐烦地甩开了她:“不用你管”

    两日休沐,眨眼便过。

    又到了伴读们返回宫中的时候。

    仰止斋里陆续来了人,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姜雪宁那一晚在尤芳吟的牢房里了好一会儿的话才走,回去却不知道为什么梦魇缠身,一整夜都几乎没合过眼,白日里只忙着清点燕临以前送给自己的东西,都一一装在箱子里,以交给姜伯游处理,是以次日返回宫中的时候,都还有些没缓过劲儿来。

    但她只是看上去有些困倦罢了。

    伴读中比她憔悴的大有人在。

    经过先前查抄逆党之言的事情,仰止斋里的宫女全都换了一茬儿,看着都是生面孔。

    个个垂首低头站得很远。

    流水阁里陈淑仪在沏茶,萧姝在喝茶,周宝樱却是在吃茶点,姚蓉蓉则是心翼翼地陪坐在旁侧,打量着众人也不敢话。

    姚惜和尤月相对坐着。

    这两人的眼圈都有些泛红,只是姚惜埋着头、垂着眼、沉着一张脸,看着自己面前的杯盏,隐隐透出几分阴沉之意,却并不话;尤月则是两眼浮肿未消,即便用煮熟的鸡蛋滚过了,看着也是刚挨过打一般的狼狈,一双眼抬起来,更是毫不掩饰地死死盯着刚从外面走进来的姜雪宁。

    这气氛,傻子看了也知道不对。

    姜雪宁刚进来到没注意到姚惜,因为此刻的尤月看着实在是太惨也太显眼了,让人不能不一眼就注意到她。

    她想过尤月会很惨,可没想到会惨到这地步。

    看这恨不能将她吃了的眼神,该是连那一万两的事情也知道了吧

    只是姜雪宁半点都不心虚。

    她唇角含着些微的笑意踱步进来,只半点不含糊地直接回视尤月,开玩笑似的道:“看尤姑娘这样子,怎么像是回家遭了劫难一样连脂粉都遮不住脸上的痕迹了,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呀”

    尤月真是恨毒了她。

    可经过了茶楼那一遭,她才算是彻彻底底地明白过来: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她都是斗不过这个女人的。至少目前斗不过

    这女人蛇蝎心肠,歹毒至极

    她对姜雪宁是又恨又怕,也知道在这仰止斋中,自己并无任何优势,是以面对着她这明显的挑衅和嘲讽,竟只能咬碎了押和着血往肚里吞,不敢回一句嘴。

    在场的都是明眼人,只从这简单的一个回合,便猜在宫外这短短的两天里,尤月怕是在姜雪宁面前栽了个大跟头,以至于此刻虽然仇恨,却怕到连呛声儿都不敢了。

    姜雪宁见她知道怂了,倒觉省心。

    只是好整以暇坐下来抬起头时,却在无意中对上了姚惜那沉冷的目光,但在看到她抬起头时,那沉冷便收了起来。

    姚惜竟然扯开唇角向她一笑。

    姜雪宁忽然就想到了那日深夜宫中,张遮对自己要退亲,再一想姚惜此刻的笑,只觉背后陡地一寒:姚惜心胸狭窄,心思也不很纯正,该不会以为是她在背后告状坏了她亲事吧

    但姚惜一句话也没。

    姜雪宁更不好问。

    这短短的一个眼神交汇间的细节,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并未激起半分的浪花。

    她们八位伴读,大都是晚间才到。

    上一回走时,乐阳长公主沈芷衣还在被太后娘娘禁足;

    等她们这次返回宫中,沈芷衣的禁足却是已经解除,加之她们伴读有一阵,也算与沈芷衣熟悉了,当即便由萧姝提议,天将爷时,掐算了时间,去鸣凤宫去找她,也好解解她的乏闷。

    沈芷衣的确乏闷得厉害。

    因为为勇毅侯府求情,她竟与母后一言不合吵了起来。是叫她禁足反省,可她也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是以今日虽然解除禁足,却也赌气不愿去慈宁宫请安。

    伴读们来得正好。

    鸣凤宫乃是她寝宫,什么玩乐的物件都有,便拉了众人一起来玩,一会儿演皮影,一会儿下双陆,还玩了几回捉迷藏,到很晚时候苏嬷嬷来提醒,才停下来。

    姜雪宁昨夜便没睡好,一整个白天也基本没合过眼,玩的时候便有些心不在焉,看她们下双陆时脑袋便一点一点,差点打上了瞌睡。

    沈芷衣将这情景看在眼中。

    她也不管旁人怎么想,先叫其他人都散了,却去拉了姜雪宁的手,鼓着腮帮子道:“宁宁你是不是困了仰止斋距离我的寝宫可有好远呢,你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

    就在这里睡

    姜雪宁听见一个“睡”字真是浑身打了个激灵,登时有多少瞌睡都吓醒了

    她开口想拒绝。

    但先前沈芷衣同人玩闹时那欢喜的神情已然不见了,眼帘低垂下去,笑了一笑,却是有些丧气惆怅模样,低低道:“我想找个人话。”

    这时姜雪宁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吃软不吃硬的。

    她知道沈芷衣为何会被禁足,也知道她从同燕临要好,想想此刻她贵为长公主,却只能看着自己的皇兄命重兵围了勇毅侯府而无能为力

    原本到嘴边的话便不出口。

    姜雪宁终是道了一声:“好。”

    长公主的寝宫,自是要多奢华有多奢华,金钩香帐,高床软枕。

    沈芷衣好歹把姜雪宁拖上了床。

    她给姜雪宁换上了自己的寝衣,把宫里伺候的宫女嬷嬷都撵了出去,光着脚抱了绣锦的枕头便到她身边来,同她一般平躺在床上。

    深宫里一片静寂。

    殿里的灯都熄灭了,只有窗上糊着的高丽纸还映出几分外头的亮光。

    姜雪宁忽然有点恍惚。

    沈芷衣在她旁边,看着帐顶,眨了眨眼,道:“宁宁,你大人们怎么想的和我们不一样呢燕临那样好,侯府也那样好。时候我还去过他们府里,那樱桃树长得高高的,上头结的樱桃都红红的,听是燕临的姑母当年栽下的。我馋得很,也顽皮,老想往那树上摘樱桃吃。燕临总没熟,不要我上去。有一回,我便骗他伯父叫他去练武,自己偷偷爬上了树,摘了那樱桃来吃,结果真是酸倒了我牙。”

    姜雪宁泪划过了眼角。

    沈芷衣两手都交覆在身前,特别想哭:“结果燕临回来找我,没找见。我躲在树上面,想要吓一吓他,结果不心从树上掉了下来,摔到地上,疼得大哭。燕临都吓住了,然后还骂我,我活该。伯母见他这么凶,便请出家法来把他打了一顿给我消气。我都已经忘了那时候我几岁,也忘了后来还发生了什么,就记得那树,好高好高,太阳好大好大,还有那樱桃,明明记得是酸的,可想起来竟然好甜好甜”

    她着,便真哭了起来。

    这几日来便是发脾气也没有哭过一次,可也许是觉得宁宁和别人不一样,见到她的第一次便能到她心里去,于是觉得这样的话对她是可以的。

    她同萧姝固然要好,可这样的要好是隔了一层的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不舒服。

    明明她是这宫中最尊贵的长公主,可旁人看着萧姝,母后待萧姝,也好像不比自己差,且总觉得,宁宁和阿姝也是不同的。

    沈芷衣从来没觉得这样伤心过。

    她忍不住抱住了姜雪宁,将脑袋往她身上一埋,眼泪便全掉了下来,可又不敢叫殿外面的宫人们听见,便压抑着那声音饮泣。

    姜雪宁觉着自己颈窝里湿了一片。

    只听见她模糊的声音:“我好怕,以后燕临不见了,伴读不见了,大家都不见了,你也不见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姜雪宁喉间哽着。

    她要竭力地睁大了眼睛,用力地克制着自己,才能不使情绪在这样一个夜晚中、在这样一座深宫里崩溃。

    便是贵为公主,也有这样伤心惶恐的时刻

    人活在世间,谁又能免俗

    沈芷衣哭了好久,等哭累了,便渐渐困了,躺在她旁边慢慢睡着了。

    姜雪宁为她掖好了被角。

    侧转身来凝视这位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想起她上一世悲戚甚至壮烈的命运,许久后,轻轻俯身亲吻她额头,然后才退了开,赤着脚踏在了这寝殿冰冷的地面上,走到了一扇雕窗前,轻轻打开了一条缝,朝着外面望去。

    一盏盏宫灯高悬。

    红墙飞檐,重重叠叠。

    鸣凤宫比之朴素的仰止斋,实在是太像坤宁宫了,姜雪宁睡不着,也不敢睡着。

    作者有话要:

    夜宵来iao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