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76、第076章 孝子
    周寅之混的是公门。w..

    这里向来有一种法, 叫“进衙门扒层皮”, 吏治清明的时候这种事都不鲜见,朝局不稳的时候自然司空见惯了。锦衣卫早在朝野中引得一片怨声载道, 这种事做起来更是轻车熟路,称得上是“个中翘楚”。

    犯了事的,越是有钱无权越好,放进牢里一拘七天, 吓得胆都破了,家里自然都忧心忡忡, 抱着银子上下疏通,唯恐公门中的大人们不收。

    这是做得厚道的。

    心狠手黑一些的,甭管你是苦主还是犯事儿的, 一有官司纠缠不清, 便都以拘役待审的名义抓进来关了,届时那犯事儿的要贿赂长官也就罢了,连苦主都要破财消灾。

    若不给银子, 那也简单。

    糊涂官断葫芦案, 管你是有罪还是清白,一笔划了统统受刑去。

    今日从衙门来时,周寅之便在路上想姜雪宁是想干什么, 到得茶楼中一看, 虽则她言语中处处撇清自己与那尤芳吟的关系,又处处捧着尤月似乎句句话都是为了尤月好,可这位“苦主”的神情看着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是以他略略一想, 便猜她是要治尤月。

    锦衣卫在外头办差,他又是个新晋的千户,还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向着姜雪宁,可办事却不含糊:不管其他先把人给抓起来,接下来要怎么处理只听姜雪宁。

    可他没想到,姜雪宁打的是这般主意。

    琴太贵

    那就是手头紧了。

    周寅之点了点头,既没有表现出半分惊讶,更无置喙的意思,只道:“我明白了。”

    燕临往日送过她许多东西,可那些东西要变卖出去也得一段时间,姜雪宁手中固然也有些钱,可遇到勇毅侯府遭难这种事,便是有泼天多的银子只怕也不够使,况且自流井盐场这件事她志在必得,得手中的钱够才能防止万一,保证无失。

    尤月既犯到她手上,便算她倒霉。

    今日她本是做戏,却没料想尤芳吟豁出命来相护,抄起长凳就要对付尤月。若就此罢休让尤月就这么带她回府,少不得一顿毒打。

    姜雪宁实在不愿去想那场景。

    也不敢。

    是以宁愿先报了官,把人给抓进牢里,让周寅之好吃好喝地给伺候着,也好过回府去受折磨。无论如何先把这段日子给躲过去,以后再想想有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法子。

    姜雪宁轻轻掐了掐眉心,道:“尤月也是宫中乐阳长公主的伴读,休沐两日本该回宫,此事你拿捏着度办,也别闹太大。毕竟你这千户之位也没下来多久,纵然潜藏查勇毅侯府与平南王逆党勾结一案有功,也架不住风头太盛,若被人当成眼中钉便不好了。”

    周寅之瞳孔顿时一缩。

    姜雪宁却什么也没一般,还是寻常模样,只续道:“这些日都在宫中,勇毅侯府的事情我知之不祥,你且吧。 ”

    这茶楼之中空空荡荡,锦衣卫的人一来拿人,便都走了个空空荡荡。

    可刚才毕竟那么大阵仗。w..

    周寅之此人处事心谨慎,只道此地不方便话,想请姜雪宁到他寒舍中一叙。

    本来姜雪宁今日来是想会一会任为志的,而自己又遇到尤月这一桩意外,怎么看今天也不是去办事的好时候,且尤芳吟既然已经见过,她其实没有太大的必要再出面。

    所以便答应下来。

    那一盏茶放下,她便与周寅之一道从茶楼里出去。

    姜雪宁的马车就在路旁。

    周寅之是骑马来的。

    只是如今这匹白马已经不是原本那匹养了两年的爱马了。

    姜雪宁看了一眼,想起不久前从燕临口中听的那件事,周寅之杀马

    上一世,周寅之是娶了姚惜的。

    且后来此人还与陈瀛联手,构陷张遮,使他坐了数月的冤狱,直到谢危谋反,周寅之的脑袋才被谢危摘了下来,高悬于宫门。

    想到这里,她心情阴郁了几分。

    车夫已经在车辕下放了脚凳。

    姜雪宁走过去扶着棠儿、莲儿的手便要上车。

    可她万没料想,偶然一抬眼时,扫过大街斜对面一家药铺的门口,竟正正好撞进了一双沉默、平静的眼眸

    青簪束发,一丝不苟;素蓝的长袍,显得格外简单,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无比契合。

    手上还拎着一提药包。

    张遮静静地站在那家药铺的门口,也不知是刚出来,还是已经在这里站着看了许久。

    这一瞬间,姜雪宁身形一僵,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脑袋里面“嗡”地一声,竟是一片空白。

    张遮却在此刻收回了目光。

    收回了看她的目光,也收回了看她身边周寅之的目光,略一颔首算是道过了礼,便转身顺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拎着他方才抓好的药,慢慢行远。

    莲儿顺着她目光望去,只看见道清瘦的人影,也不知道是谁,有些一头雾水:“姑娘”

    姜雪宁抬手,有些用力地压住了自己的心口。

    她觉得心里堵得慌。

    明明只是那样普通的一眼,现在的张遮也许还不认识周寅之这个刚上任不久的锦衣卫千户,可她却尝到了继续难受与愧疚

    周寅之无疑不是善茬儿。

    上一世他便厌恶她与这样的人为伍,而她这一世还暂不得脱身,要在这修罗场里打转,不得不先用着这样的人。

    周寅之看出她神色有异来,暗中揣度方才那人的身份。

    姜雪宁却慢慢转过头来看他。

    那目光里有些恍惚,仿佛透过他看到了什么别的东西,末了又泛上来几分隐隐的忧悒与怅惘

    周寅之从不否认眼前这名女子的美貌,早在当年还在乡野间的时候,他就有过领教。

    可这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为她这使他看不明白的眼神而动容。

    他道:“二姑娘有什么事吗”

    姜雪宁眨了眨眼,望着这穿着一身飞鱼服的高大男人,仍旧如在幻梦中一般,慢慢道:“我真希望,以后你不要做什么太坏的事;又或者,做了也瞒得好些,别叫我知道”

    周寅之抬眸看着她。w..

    姜雪宁却已一垂眸,无言地牵了牵唇角,返身踩了脚凳,上了马车。

    初冬午后,坐落在城东的姚尚书府,四进院落幽静雅致,外头门户虽然紧闭,里头回廊长道,却是时不时有丫鬟婆子走动笑的身影。

    姚惜听了人来报,万分雀跃地奔去了父亲的书房。

    甚至都没来得及等人通传,便迫不及待地问询起来:“爹爹,张遮派人送信来了是吗写了什么呀”

    姚庆余今年已是五十多的年纪了,姚惜是他幺女,也是他唯一的女儿,从来都待若掌上明珠,所以便是平日行事有些不合规矩的地方,也无人责斥。

    厮见她进去也就没有通禀。

    可姚庆余坐在书案后面,看着那一封已经拆开的信,已显年迈的脸上却是逐渐显出一层阴云。

    姚惜素来受着宠爱,一心想知道与自己婚事有关的消息,进来后也没注意到姚庆余的脸色,反而一眼就瞧见了一旁拆了的信封,于是注意到了姚庆余正在看的信。

    她立刻就凑了过去:“女儿也想看看”

    那封信被她拿了起来。

    简单的素白信笺上是姚惜在宫中时已经暗暗看过许多遍的熟悉字迹,一笔一划,清晰平稳,力透纸背,如她那一日在慈宁宫中看见的人一样。

    信是写给姚庆余的,可她也不知怎的,一见着这字便满怀羞怯,觉得脸上发烫。

    这一下定了定神才往下看去。

    信里张遮先问过了姚庆余安好,才重叙了两家议亲之事前后的所历,又极言姚府闺秀的好,姚惜真是越看越羞,没忍住在心里嘀咕这人看着冷硬信里却还知道讨人喜欢,可这念头才一划过,下一行字就已跃入眼帘,让她先前所有欢喜的神情都僵在了脸上

    “怎么会”

    她急忙又将这几行字看了两遍,原本姣好的面容却有了隐隐的扭曲,身体都颤抖起来,捏紧那封信笺,不愿相信。

    “他怎么还是要退亲。父亲,他怎么还是要退亲”

    姚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只觉自己先前所有的羞赧和欢愉都反过来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巴掌,摔到了她的脸上,把她整个人都打蒙了。

    甚至连面子都挂不住。

    她无法接受,只一个劲儿地问着姚庆余。

    姚庆余却是抬了那一双已经浸过几许岁月起伏的眼,望向了这个一直被自己宠爱着的女儿,想起了自己先前着下人去打听来的原委。

    他才是有些不敢相信。

    此刻也不回答姚惜的话,反而问她:“你在宫里过什么,想做什么,自己如今都忘了吗”

    姚惜不明所以:“什么”

    姚庆余自打看见这封信时便一指压抑着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炸了出来,一拍桌案,豁然起身,大声质问:“当初想要张遮退亲时,你是不是在宫中同人谋划,要毁人清誉,坏人名节”

    姚惜从没见过父亲发这样大的火。

    这一瞬间她都没反应过来,怔怔道:“爹爹怎会知道”

    姚庆余听见她这一句,差点没忍住一巴掌就要打过去

    可这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幺女。

    那一只手高高举了起来,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去,反将案头上的镇纸摔了下去,气得声音都变了:“我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个女儿来那张遮原是我为你苦心无色,人品端重,性情忍耐,如今虽声名不显,假以时日却必成大器你猪油蒙心看他一时落魄想要退亲也就罢了,为父也不忍让你嫁过去受苦,谁想到你为了退亲竟还谋划起过这等害人的心思人张遮顾忌着你姑娘家的面子,不好在信中对我言明原委,只将退亲之事归咎到自己身上,可你做了什么事情,人家全都知道我姚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真真如一道晴天霹雳,当头砸下。

    姚惜整个人都懵了。

    她这时才知道张遮为什么退亲,一时整颗心都灰了下去,颓然地倒退了两步,仿佛有些站不稳了,只喃喃道:“他怎会知道,他怎会知道”

    姚庆余冷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既做得出这种事,旁人知晓也不稀奇”

    姚惜却觉被伤了面子,那一页信笺都被她掐得皱了,狠狠咬着牙道:“不可能那不过是在宫中的玩笑话,张遮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姚府这样显赫的门楣,他一个吏考出身的穷酸破落户怎么可能会退亲他家里还有个老母,知道这门亲事时那般欢喜,也不可能由着他退亲一定是有人暗中挑唆,父亲,一定是有人暗中挑拨,要坏我这一门亲事”

    姚庆余听了这番话,只觉心寒。

    他望着她不出话。

    姚惜脑海中却陡然浮现出一张明艳得令她嫉恨的脸孔来,眼眶里的泪往下掉,咬着牙重复道:“一定是有人暗中挑拨”

    张遮拎着药回了家。

    胡同深处一扇不起眼的旧门,推开来不像是什么官家门户,只一进简单的院落,干净的青石板上立着晾衣用的竹架子,上头挂着他的官服。

    东面的堂屋里传来桌椅搬动的声音。

    是有人正在扫洒。

    上了年纪的老妇人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腰上还系了围裙,正将屋内的桌椅摆放整齐,然后用抹布擦得干干净净。

    张遮走进去时,她正将抹布放进盛了水的盆中清洗。

    抬头看见他身影,蒋氏便朝他笑:“回来啦,晚上想吃点什么娘给你做。“

    丈夫死得早,蒋氏年纪轻轻便守了寡,独自一人将儿子拉扯长大,岁月的风霜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格外残忍,眼角眉梢刻下来一道又一道,与京中那些儿子出息的命妇截然不同。

    当年家徒四壁,她花了好大力气才求书塾里的先生收了张遮。

    可书塾里别的花费也高。

    笔墨纸砚,样样都要钱。

    蒋氏便节衣缩食地攒钱来给他买,只想他考取功名,出人头地,有朝一日为他父亲洗清冤情。

    她知道自己儿子聪明,也知道他若读书,必定是顶厉害的。

    可谁想到,他读了没几年,却瞒着她去参加了衙门那一年的吏考。等考成了,回来便同她讲,他不读书,也不科考了。

    气得她拿藤条打他。

    一面打一面哭着骂:“你想想你爹死得多冤枉,当年又都教过你什么不成器的,不长出息的吏考出来能当个什么官府里事急才用,不用也就把你们裁撤了一辈子都是替人做事的,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张遮那时不躲也不避,就跪在父亲的灵前由她打骂。

    背上打得血淋淋一片。

    打到后面,蒋氏便把藤条都扔了,坐在堂上哭,只恨自己无能,一介妇道人家没有挣钱的本事。她岂能不知道儿子不考学反去考吏,是因为知道家中无钱,不想她这般苦

    可越是知道,她越是难受。

    自从张遮在衙门里任职后,领着朝廷给的俸禄,家中的日子虽然依旧清贫,可也渐渐好过原来的捉襟见肘了。

    更让蒋氏没想到的是

    过了没半年,河南道监察御史顾春芳巡视府衙,张遮告了冤,终让府衙重审他父亲的旧案,时隔十数年终于沉冤得雪,张遮也因此被顾春芳看中,两年多之后便举荐到了朝廷,任刑科给事中,破格脱去吏身,成了一名“京官”。

    这进的院落,便是他们母子俩初到京城时置下的。

    原本是很破落的。

    但蒋氏勤于收拾,虽依旧寒酸,添不出多少摆设,可看起来却有人气儿,有个家的样子。

    张遮把买回来的药放在桌上,皱了眉也没话,便上前把蒋氏手中的抹布拿了下来,放进那木盆里,又把木盆端到一旁去,才道:“昨日已经擦过了一回,家里也没什么灰尘,你身体不好,不要再劳累了。”

    他这话时也冷着脸。

    蒋氏看着便摇头,只道:“你这一张脸总这么臭着,做事也硬邦邦的,半点不知道疼人,往后可怎么娶媳妇”

    张遮按她坐下,也不话。

    蒋氏却唠叨起来:“不过那姚府的婚事退了也好,原本的确是咱们高攀,可也犯不着动这么下作的心思来害人。且你这水泼不进,针插不进,油盐不吃的硬脾气,倒跟你爹一个模样。高门大户的姐便是嫁了你,又有几个能忍”

    张遮低头拆那药,不接话。

    蒋氏瞅他这沉默性子,没好气道:“往后啊,还是娘帮你多看着点,一般门户里若能相着个懂得体贴照顾人的好姑娘,最好是温婉贤淑,把你放在心上还能忍你的。不然哪天你娘我下去见了你爹,心里都还要牵挂着。”

    “”

    绑着那药包的线已经解开,混在一起的药材散在纸上,一片清苦的味道也跟着漫开,张遮骨节分明的手指压在纸角上,没动。

    前世狱中种种熬煎,仿佛又涌上来,

    过了好久,他才将它们都压下去,也将那一张在昏暗宫墙下压抑着喜悦望着他的脸压了下去,压得心里沉沉地发痛了,才抬首看着蒋氏,慢慢道:“这种话,您不要胡。”

    作者有话要:

    来iao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