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68、第068章 夜色深宫
    这一刻, 满殿上下,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宫女身上。

    天子威严,从上压下。

    对这些自打进宫来便知道皇帝手握生死的人而言, 实是一种强大的威慑和恐怖。众人能看到她面上迅速地失去了血色,紧紧压在地面上的手掌却用力地攥紧了,仿佛陷入了巨大的挣扎之中。

    她恓惶地朝着地上磕头:“回禀圣上,奴婢背后无人指使, 不过是见姜二姑娘区区一伴读,入宫之后却谗言唆使长公主, 哄骗殿下,处处皆要与其他伴读不同。奴婢等本是尽心伺候,长公主殿下从她房中出来却要奴婢等伺候不好, 又内务府苛待。奴婢一时不忿, 又听别宫传出汪公公率人查宫一事,鬼迷心窍之下便想出这陷害之计来。还求圣上、太后娘娘饶恕”

    “哐当”

    紫檀雕漆长案上的一应摆设都被扫落在地

    沈琅也是历经过宫廷之争的人,岂能看不出这宫女是在撒谎, 顿时盛怒, 道:“胡八道,到这时候还贼心不死 王新义,叫人将她拖到宫门外庭杖, 打到她实话为止”

    王新义便要领命。

    萧太后却在这时皱了皱眉, 瞟了下面那宫女一眼,轻轻抬起手来,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幽幽地叹了一声气。

    王新义脚步立刻停住。

    沈琅也看向了她:“母后,可有不妥”

    萧太后道:“大晚上公然在宫门外打打杀杀,六宫上下都来听她叫唤不成妃嫔宫人太监还睡不睡觉了想想都让人头疼。原本是没查明究竟是谁搞鬼,如今既已揪出这么个线头来,顺藤摸瓜是早晚的事。便是要审问也别在宫门口,不如着人押去慎刑司。”

    姜雪宁听到这句,只觉讽刺:这就忽然见不得打打杀杀的了不久之前老妖婆还手一挥喝人来,要将她押下去庭杖审问,出来的话同沈琅一般无二。这才过去多久,就忘干净了

    张遮眉头忽地微蹙,看了太后一眼。

    沈琅却是醒悟过来,道:“是儿臣疏忽,忘记母后病恙方好,宜当静养。王新义,改将这宫女扔去慎刑司,让他们今晚都别睡了,把人给朕问清楚。”

    “是。”

    王新义算郑保半个师父,能混到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早练成只老狐狸了,长了几条褶皱的眼皮一掀,颇有几分怜悯地看了这宫女一眼,便一挥手。

    左右立刻上来将宫女押走。

    嘴里更是立刻塞上了一团布块,被拖出去时连点声音都没发出,只徒劳地瞪着一双惊恐的眼。w..

    沈琅高高地俯视着姜雪宁,道:“姜侍郎在前朝也算是为社稷、为朝廷鞠躬尽瘁,今日虽是事出有因,然也是让姜二姑娘颇受了一番委屈。王新义,明日你亲去内务府,着人拨下赏赐,以宽其心。待慎刑司那边拷问出结果,必定还你一个公道。”

    姜雪宁便道:“臣女叩谢圣上恩典。”

    但她心里却有隐隐的预感,,此事到此为止,这个“公道”多半是讨不回了。

    人押去慎刑司审问,一时半会儿出不了结果。

    慈宁宫乃是萧太后寝宫,她要休息。

    此刻一有一干太监宫女,二有被宣召入宫查案的外臣,三有仰止斋来的伴读,人员杂乱,沈琅便道:“今日事暂告段落,都退下吧。”

    众人便齐声告退。

    最外面的太监宫女先退,然后是仰止斋中一干伴读,末了才是陈瀛与张遮。

    刚出慈宁宫,众人便将姜雪宁围住了。

    方妙一个劲儿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周宝樱却是目露崇拜:“宁姐姐在殿上太厉害了”

    连尤月都没忍住道:“真是不要命”

    陈淑仪则是凉飕飕的:“旁人都好好的,独你一个平白遭难,可见是平时不大会做人,不然谁能恨到你头上这样作弄你”

    姚蓉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没敢开口。

    姚惜却是一副恹恹模样。

    萧姝看她一眼,微微拧了眉,只提醒众人道:“有话还是回了仰止斋再吧,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还管不住嘴,焉知他日不会祸从口出”

    众人便噤了声。

    姜雪宁从头到尾低垂着眼没作言语,闻言也只是抬起头多看了萧姝一眼。

    她心里压着事儿。

    才往前走了没两步,竟然碰上这时候才从外面匆匆往慈宁宫方向走来的沈玠与沈芷衣。

    沈芷衣面上有些慌乱,远远看见她们便加快了脚步,走到众人面前来,便看向姜雪宁:“宁宁没事吧”

    这明显是听了消息了。

    沈玠也跟在后面,颇有些担心地望向姜雪宁:“姜二姑娘还好吧”

    兄妹二人几乎异口同声。

    姜雪宁原本是要些宽慰的话的,可这下反倒不知什么好,只能干干地回了一句:“有惊无险,没有事,都还好。”

    沈芷衣这才松了口气。

    沈玠望着她眼底的忧心却还有些深,想起今夜发生在宫外的种种,又记起燕临的嘱托,有心想要单独同姜雪宁交代上一些,又看此刻人多眼杂,只能作罢。w..

    沈芷衣却是转脸问萧姝:“皇兄在吗”

    萧姝打量他兄妹二人这忙慌慌的模样,倒像是偷溜去了宫外,现在才回,只道:“圣上大半个时辰前就来了,这会儿还没走,该在慈宁宫中陪太后娘娘话。”

    沈芷衣一听便提了裙角快步往慈宁宫去。

    沈玠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没同姜雪宁话,赶紧追上沈芷衣的脚步。

    姜雪宁回头看去,只见这兄妹二人一高一矮,顺着长长的宫道走过去时,正好与后面出来的陈瀛、张遮二人打了个照面。

    二人停下来见礼。

    沈芷衣与沈玠匆匆还过礼便去了。

    仰止斋靠南,所在的位置更临近外朝,所以陈瀛、张遮出宫的方向与众伴读回仰止斋的方向本来相同,但为避嫌,二人在经过岔路时便转向另一条稍远些的路。

    姜雪宁望着那条路,站立不动。

    方妙奇怪道:“ 姜二姑娘”

    姜雪宁却在倾听自己心底那道不断清晰、不断回荡的声音,当它将她心湖搅乱,掀起波澜,她便忽然下了决定,只道:“今日若无陈、张二位大人,我姜雪宁只怕已身首异处,大恩当言谢,我去谢过,你们先走吧。”

    方妙瞪圆了眼睛。

    众人亦目露惊色。

    姚惜更是一怔,霍然抬首看向她

    可姜雪宁谁的神情也没看,更没有要为自己解释什么的意思,完话径自转身,直接向着陈瀛、张遮去的那条道去了。

    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陈、张二人出来得原要晚些,本就在他们后面,走得也不快,她很快便追上了。

    夜里提着灯笼为二人照路的太监最先瞧见她。

    接着便是陈瀛、张遮。

    姜雪宁立在二人身后,躬身一拜,抬起头来却是道:“谢过二位大人救命之恩,女冒昧前来,是为向张大人亲致谢意。”

    陈瀛一听,眉梢便是一挑:“向张大人道谢,那是没我什么事儿了。”

    他这人惯来精明。

    先前已经收过了谢危的提醒,便知眼前这姜二姑娘有些特殊处,且算起来他就是去划水的,是以对姜雪宁此言并未有半分不满,唇边挂着笑便向张遮道:“张大人留下先聊,陈某先往前边儿等。”

    张遮无言。

    陈瀛却已经转身,带着那太监走了。

    这一时,姜雪宁觉着像极了前世。

    只不过那时候十分识趣主动走的那个人是谢危。

    张遮一身官服,宽袍大袖,两手交叠在身前,望着她。

    周遭有些暗,他身形也发暗。

    姜雪宁见陈瀛走了,便往前向着他的方向迈了一步,没想到这条宫道平日来少人行走,原本铺得平整的石砖有一角翘出地面,正正好绊着她脚尖。

    仓促之下哪及反应

    身子顿时失了平衡,往前倒去。

    这一刻,张遮听到自己的心对自己,不要去招惹她;然而他的手却如此自然地违背了他的意志,完全下意识一般伸了出去,扶了她一把。

    骨节分明的五指,因常年执笔有些薄茧。

    握住她胳膊时却是强而有力。

    掌心那隐约的温度透过衣料,仿佛能被她的肌肤感知。

    姜雪宁差点扑到他怀里去。

    额头也一没留神磕在了他瘦削而棱角分明的下颌,硬硬地,撞得有点疼。

    张遮不用香,衣袖间只有极淡的皂角清气。

    可她愣愣地捂着自己的额头,抬起头来对上他一双乌黑的眼仁时,却觉有一股浓烈的气息将自己包围,熏染上来,让她一张脸发烫。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连忙退回去站定,拉开一个合乎于礼的距离。

    上一世她行事放肆,刚认识张遮那阵总是逮着机会便戏弄他,想看他难堪;后来却是又敬又爱,反倒不敢再对他动手动脚。这一世她实不想给张遮留下太坏的印象,教他以为她是个形骸放浪、动辄投怀送抱的轻浮之人。

    她庆幸起太监拎走了灯笼,光线不好,否则此刻面颊绯红的窘态只怕无法遮掩,暗暗定了定神,才道:“是我今日心神不定,没注意脚下,多谢张大人了。”

    一怀甜软馨香忽地远离。

    张遮五指间空了,有冰凉的冷风穿过他指缝,他慢慢地蜷握,重将手掌垂下,慢慢道:“皆是举手之劳,分内之事,不必言谢。”

    这话听着也很耳熟。

    他倒真跟上一世一个模样。

    可终究不是上一世了。

    她还没有伤过他,也没有害过他,更没有累他身陷囹圄,累他寡母遭难亡故,一切都可以是全新的开始,而且她没有嫁给沈玠,也不想再当皇后。

    姜雪宁心翼翼地将一切秘密都藏到眼底深处,不让它们悄悄溜出,只望着他身影道:“宫中险恶,机巧遍布,连陈侍郎今日入宫也不过敷衍推诿,张大人却肯查明真相,还雪宁以清白,便高过这世间尸位素餐之辈良多了。”

    张遮默然无言。

    过了许久,才道:“下官不过是局外人罢了,姜二姑娘身处局中,往后万当心。”

    对着此刻的她也称“下官”么

    姜雪宁觉着这人真是谦逊。

    她道:“那是自然,在这宫中还要待上一阵子,我怕死得要命,岂能让他们轻易害了我去”

    “”

    张遮垂落在身侧的手指悄然握得紧了。

    她怕死,也怕疼。

    那彼时彼刻身陷宫廷重围时,他眼前立着的这位昔日皇后,该是付出了何等的勇气,才敢舍了自己一命,去换他一命

    她对他毫不设防。

    张遮忽然怕自己站在这里看她太久,动摇原本的决心,便搭下眼帘道:“姜二姑娘有防备便好,夜深天晚,下官于内宫不好多留,先告辞了。”

    姜雪宁心里便空落落的。

    但转念一想,能见着他已经很好了,不该再奢求更多。

    是以弯起唇角,目送他。

    只是没想,走出去两步之后,张遮脚步一顿,竟然停了下来。

    姜雪宁眨了眨眼:“张大人”

    张遮侧转身来看着她,似乎有些犹豫该不该问,可最终还是开口道:“姜二姑娘同姚姐一起为长公主殿下伴读,听闻曾为在下之事起过争执。姚姐曾因退亲想过诸般手段,不知真假”

    “”

    她与姚惜、尤月在仰止斋中的争执竟已经传出去,都为张遮所知了

    姜雪宁怔了一怔。

    紧接着又想,天下的确没有不透风的墙,传出去也实在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张遮此刻问起,她又该不该答呢

    姚惜曾想过种种手段甚至想泼人脏水,都是真的。

    可她毕竟有私心,若对他了,好像打了人报告一般。

    若是隐瞒呢

    眼前问她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是张遮。

    姜雪宁终究无法对着他撒谎,但“是真”两个字也不知为什么就不出口。也或许是那一刻她心里某一种猜测与期许压着她,让她一颗心狂跳,忘了要什么。

    张遮看她模样,便道:“我知道了。”

    姜雪宁吓了一跳:“可姚姐现在已经不这么想了,张大人若看了她复所回复之信函,也该知道。为什么还要问”

    张遮垂目,只淡淡道:“退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