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55、第055章 否认
    那琴桌颇重, 谢危脚尖一勾便将其带了起来, 而后将手中的蕉庵端端正正地放了回去。这时才看向姜雪宁,似乎在想要不要去扶一把。

    姜雪宁哪儿敢让他扶

    她摔得既不算很重也不算很痛, 在看见谢危将琴放下时,便连忙一骨碌撑着那厚厚的绒毯起了身来,道:“是雪宁莽撞,还好琴没事。”

    谢危看她一眼, 点了点头:“是。”

    姜雪宁:“”

    居然还回答“是”

    她摔了一跤虽然是自己的错,照理怪不到谢危的身上, 可丢了这么大个人,难免心中有气,这时便暗想:张遮上辈子没成亲一是因着被姚惜毁了名誉, 二是因为运气不好遇到了她;谢危这样的上辈子也没成家, 除了醉心佛道之学外,只怕是因为这让人着恼的德性吧

    谢危也不知有没有看出她心中的不满来,只一指那琴道:“弹琴须要静心, 心无杂念。你遇事本不莽撞, 却有莽撞之举,越想弹好越谈不好。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所以今日也不教你学琴了,学也无用, 你在这琴前坐下来吧。”

    姜雪宁依言坐下, 问:“那学什么”

    谢危已返身走到那长桌前,手里拿起了一块已经锯好的木料,回道:“不学。”

    姜雪宁愣住。

    谢危淡淡道:“你静坐琴前, 什么时候心静下来了,什么时候学琴。”

    心静

    学琴不就是“技”上的事吗

    与心静不静有什么关系

    姜雪宁只觉是谢危故意找法子来折腾自己,人坐在那儿,心非但没静,反而更躁了。

    但谢危也不搭理她。

    上一回斫了快三年的琴因在层霄楼遇袭毁于一旦,叫他闷了好一阵,如今又重新开始选木斫琴,却是打算同时斫两张琴。

    如此总不至于太倒霉,两张琴都遇到意外。

    所以此刻便反复地比较着眼前这几块木料,想挑出两块最好的来用。

    姜雪宁坐在那琴后,一开始还满脑子的念头乱转,可想多了又觉得光是想本身都很无聊。

    坐在这里,无所事事,实在煎熬。

    她眼皮渐渐有些打架,不得已把目光放到了谢危的身上,看他挑选木料,拿着绳墨尺量,在那边比划,透着种严谨到苛刻的感觉,不像是一朝帝王师,反倒像是屠沽市井里吹毛求疵的匠人。w..

    而且

    这人盯着那几块木料,拿起这块放下,拿起那块也放下,半天都没选出来,好像很难做决定似的。

    姜雪宁看着看着嘴角便不由一抽:没看出来,人不咋样,毛病还不少。

    下学时辰本就接近中午,偏殿的窗也是开着的。

    谢危思量半天,选好木料后,抬头看一眼,略估时辰,竟是要过午了,想想也不好叫姜雪宁饿着肚子在这里学琴,所以便想开口放她走。

    但没料,一转头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白影。

    竟是只雪团似的猫儿。

    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更不知何时来的。

    巴掌大,眼珠子墨蓝,浑身奶气,正蹲在窗沿上,朝殿内张望,一副跃跃欲试就要跳进来看个究竟的模样,还“喵呜”地低低叫唤了一声。

    谢危眼皮登时跳了一下,身形微僵,不动声色地往后先退了一步。

    原本昏昏欲睡的姜雪宁,听见这声音却是清醒了几分,抬起头来循声望去,眼底不由绽出灿灿的惊喜:“呀,哪里来的猫,好乖”

    她起身想去抱那猫。

    可站起来才想起自己正在端坐静心,不由停下来向谢危看去。

    谢危却是皱了眉,根本没有搭理她眼神的意思,扬声便唤:“来人。”

    殿外伺候的太监立刻应声进来:“少师大人有何吩咐”

    谢危眼底凝了霜色,手指一动,便要去指窗沿上那雪团似的猫,可要指着时又收回了手,道:“不知是哪一宫的猫溜了出来到了这里,抱走着人去问问。奉宸殿乃读书清净地,往后别叫这些东西进来搅扰。”

    太监顿时有些战战兢兢,连忙道了一声:“是。”

    然后快步上前将那猫抱了下来。

    道:“奴这就着人去问问,往后定严加查看,不叫这些东西进到殿里。”

    姜雪宁微微张大了嘴,眼看着那太监把猫抱走,心里原本就对谢危不满,此刻更添了三分,转头便想暗暗用目光宣泄自己的愤怒。

    只是一转头却忽然有些奇怪

    谢危一开始离窗沿有那么远吗

    太监将那猫儿从窗沿上抱下来退出殿外时,他也不经意般放下了手中的墨线,转身走到另一侧的书案前拿起了一份邸报来看,全程与那只猫的距离都超过一丈。

    姜雪宁忽然便觉得不出的古怪,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胆念头,从她脑海里冒了出来。

    上一世,她也养猫。

    有一回抱了只胖胖的花猫去逛御花园,撞见沈玠带着一干大臣们同从御花园里走过,正在谈论朝野中的事,自然停下来见礼。

    但没想,她弯身时,花猫竟然跳了出去。

    一跳就跳到了谢危的脚边上,还伸出那肉乎乎的爪子去抓谢危那垂下来的缁衣的衣袂,像是平时跳起来抓蝴蝶一样,憨态可掬。

    她顿时被逗笑了。

    结果一抬起头来看到谢危黑了脸,目光从她的猫身上移到了她的身上,往后退开了一步。

    姜雪宁那时是皇后,可不怕他,只当他是同别的朝臣一般厌恶她结党营私,所以连带着她的猫也嫌弃,便也没给好脸色,弯腰把猫儿抱了起来,圈在怀里,对着那猫儿凉凉地道:“瞧你,贪玩也不看看扑的是谁,还好咱们太师大人宽宏大量,不然回头扒了你的皮”

    完她转头就走了。

    连谢危的表情都没多看一眼。

    虽然觉得这个猜测放在谢危身上,实在有点天方夜谭的不可思议,可假如

    谢危那时的确不是厌恶她呢

    “”

    太监已将猫抱了出去,姜雪宁却注视着谢危,眼底划过了几分慧黠的思考。但在谢危的目光转回到她身上之前,这种思考便立刻消失了个干净,好像她刚才什么也没考虑过一样。

    “谢先生”

    谢危依旧站得离那窗沿远远的,这时才道:“时辰不早了,你还是不静,学琴是水磨工夫,今日便先回去吧。”

    姜雪宁心道总算完了,立刻行礼道别。

    可没想到,她刚打算退出去,才走到门口,就听谢危在门里淡淡地补了一句:“明日下午你再来。”

    “哐”地一下,她脚底一滑,绊在门槛上,好险没摔下去

    好不容易站稳,却是气得七窍生烟。

    末了只能暗暗磨牙,一字一顿道:“谢先生抬举厚爱,学生明日再来”

    从奉宸殿里出来,她才意识到自己气昏了头连琴都没有抱回来,本想要回转头去拿,但一想到谢危兴许还在殿里没离开,便立刻打消了这念头。

    反正她回去也不练琴。

    琴放在谢危那儿还省了来回搬动的功夫。

    于是两手空空地往回走。

    奉宸殿到仰止斋也就那么几步路,道中倒没多少宫人经过。

    只是走着走着,竟听见一番笑闹声。

    其中有几道有些耳熟。

    姜雪宁脚步顿时一停,往前一看,不由微微一愣。

    仰止斋外头朱红的宫墙下,立着一名身穿天水蓝长袍的少年,身形颀长而挺拔,纵然此刻没有跃马驰骋,朗眉星目间也自带几分飞扬炽烈。

    只是一错眼看到她时,眸底竟黯了一黯。

    燕临忘了自己正在什么,也忘了接下来想什么,连站在他身边和面前的许多人都像是消失了似的,满心满眼只有前方那道倩影。

    沈芷衣萧姝等人是今日去坤宁宫那边请安的时候遇到燕临他们的,因为她们要回仰止斋,而他们一帮世家贵子要去奉宸殿找谢先生,所以同路,走到这里才要告别。

    沈芷衣同燕临从认识,算玩伴。

    她正想宁宁今日被谢先生留了堂,不准他去偏殿能遇上,结果话到一半,就见燕临的目光越过了众人,朝她们后面望了过去。

    于是跟着转头一看。

    瞧见姜雪宁时,她惊喜极了,忙招手喊她:“宁宁,你可算是出来了,我们担心死你了”

    若是平时,姜雪宁本该被沈芷衣逗笑的,不准想着沈芷衣先前握着她手叫她好好跟谢危学的事儿,还要腹诽她的担心不值钱。

    可现在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

    她默不作声地走了过去。

    萧姝、姚惜等人都在,目光俱在她与燕临之间逡巡。

    同燕临走在一起的还有几位面生的少年,华服在身,料想都是能被皇帝点进宫来听经筵日讲的尊贵身份。

    其中有个看着特别,才十四五岁模样。

    站的离燕临最近。

    先是看见燕临向姜雪宁那边看,又听着沈芷衣唤了一声“宁宁”,便一拍手,恍然大悟似的,朝燕临笑道:“这就是姜家那位二姑娘吗燕临哥哥往日总藏着不让我们见,今日可算是见到了”

    话里话外竟也是知道燕临与姜雪宁关系的。

    众人都了然而揶揄地笑起来。

    唯独燕临没有笑。

    分明见着她是这样的欢喜,可延平王一句话,便将他拉入无底的深渊,让他觉得眼前的少女分明站在面前,却好像天边的云一样遥远。

    一袭蓝袍的少年,肃然了一张尚显青涩的脸,只道:“延平王殿下勿要玩笑,我与姜二姑娘不过玩伴,私底下也就罢了,若胡言乱语传到家父耳中,累我一顿打骂是轻,坏了二姑娘清名是重,还请殿下慎言。”

    年纪不大的延平王顿时愣住。

    沈芷衣都没反应过来。

    旁边的萧姝更是眉梢一动,抬眼看着燕临,有些诧异。

    尤月等人却是惊讶过后,顿时变作了幸灾乐祸:闹半天,人家燕世子不当她是回事儿啊

    燕临却望着姜雪宁,那目光极其认真,仿佛看一眼便少一眼似的,要将她往心上刻。

    分明有个地方破了开,在淌血。

    可他却弯起唇来,向她笑:“延平王殿下年少,言语无忌,还望姜二姑娘勿怪。”

    “”

    这一瞬,姜雪宁眼底发潮。

    她要慌忙埋下头,才能掩盖自己的狼狈。

    旁人看不懂,可她哪里能不知道

    勇毅侯府危在旦夕,燕临既已知晓,又真心爱重她,便不会再由着自己往日少年心性,也不会再巴不得叫全天下都知道他喜欢她。

    相反,他要撇清与她的一切关系。

    不愿让她受牵连,也不愿坏了她的名声,便如张遮主动向姚府退亲一般。

    她垂在身侧的手指悄然握紧,强将泪意逼了回去,也望着少年,有心想要回答什么,可当着这许多人,却是一句话也不出来。

    更不敢。

    作者有话要:

    红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