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芯片大亨〕〔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43、第043章 张遮退亲(大修)
    上一世, 姚家为着要退掉姚惜与张遮的亲事, 除了四处散布张遮命中克妻的谣言外,还在朝堂上进行了打压, 锦衣卫为除掉张遮这颗绊脚石故意罗织罪名构陷,姚太傅明知张遮冤枉却故意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落井下石,在中间推波助澜, 最终害得张遮被投入大狱。w..

    直到后来原河南道御史顾春芳升任刑部尚书,查明情况, 在中间周旋,才使张遮官复原职。

    这一世姜雪宁曾出言警告过姚惜,但她并不能预料, 姚惜与姚太傅会如何选择。

    两人目光对上的瞬间, 宫门口有些安静。

    姜雪宁与姚惜有些龃龉,但面上的和气还是会敷衍一下,所以倒像是将几日前的不快都忘了一般, 主动打了一声招呼, 道:“姚姐。”

    姚惜一怔,也敛衽还礼。

    只是对着曾经对自己出过那些话的姜雪宁,她的态度无论如何也无法热络起来。

    姜雪宁也不在意。

    在门口经由太监检查过了此次携带入宫的物品, 二人便跟着进了宫。

    上一次入宫, 姜雪宁还存有希望,以为自己不过是入宫遴选走一遭,最终还是会安然无恙地出来, 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可天不从人愿。

    没摆脱入宫的命运也就罢了,这一世还被谢危给盯上了,且勇毅侯府出事在即,她不敢想此次入宫自己会是怎样的处境。

    一重重宫门在眼前次第地开启,如同环扣一般连接着从长长的静寂宫道,点缀着高高的朱红宫墙。

    紫禁城的厚重压顶而来。

    皇宫里的一切都建得太高太大了,以至于人在置身其间时,连抬头都感觉艰难。

    行走于其间时,姜雪宁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或逼仄或宽阔的宫道上,地砖与地砖之间,浸满了顺着缝隙流淌的鲜血,即便顺着泥土与枯草的断茎往下渗透,也依旧留下了冷酷血腥的痕迹;原本朱红色的宫墙上,有些地方如泼了墨一般显出更深的鲜艳,有的地方又残留着刀剑的惊心;而前方的宫门上,悬挂着的不是麒麟瑞兽,而是周寅之面目狰狞、瞪大了眼睛无法闭上的头颅,被三根铁钉残忍地穿过,钉在所有人的头顶

    许是已经深秋入冬,这穿过宫道的风竟有几分呜咽似的凄然有冷寒,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瑟缩了一下肩膀。

    谢危当年持着弓,站在九重阙上的身影,也遥远似梦魇般浮上。

    这半年,她当真能全身而退吗

    此刻仰止斋中,已经有几位伴读先到了,正笑着相互话。

    “呀,方妙啊方妙,你又带了这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可是转运用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榆木脑袋其实不大会读书,若不是先前有姜二姑娘猜题,我哪里能选上伴读这转运的笔架,回头我放在书桌上,只盼着先生们不要抽我起来读书啊回答问题之类的。无量寿佛,保佑保佑”

    “起来有人知道回头到底学什么吗”

    “除了谢先生会教琴之外,别的都还不清楚。w..”

    “萧姐姐带了好多书啊,这些都是世所罕见的孤本吧”

    萧姝、陈淑仪两人这一次依旧是一起来的,就坐在屋内靠窗的位置上;同样来得很早的方妙却闲不住,在屋里走动着,四处调整着摆设的方位,是想给大家换换风水;年岁最、脸蛋红扑扑的周宝樱却是打着呵欠趴在桌上,一副困倦模样。

    萧姝不由问她:“宝樱你怎么这么困”

    周宝樱瘪嘴,委屈极了:“上次出宫回家之后,父亲竟我在宫中不懂规矩,不学无术,本来要给我买杏芳斋的糕点,这一下全没了”

    “”

    原来是为了吃的。

    萧姝被她这回答窒了一下,没接上话。

    只是没想到下一刻,周宝樱那鼻子忽然朝周围嗅了嗅,像是猫儿闻见了鱼腥气似的,脑袋一下从桌上抬了起来,惺忪的睡眼也瞬间睁大:“有吃的,有吃的”

    而且这香味绝对是很好吃的吃的

    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周宝樱轻而易举就能闻见美食的味道,于是立刻从自己的座中蹦了起来,到门口一看,惊喜地叫出声来:“哇,姚姐姐带了吃的来”

    因着此次选上伴读的姑娘里,有两位姓姚,一位是翰林院侍讲姚都平家的姑娘姚蓉蓉,一位是太子太傅兼吏部尚书姚庆余家的姑娘姚惜。

    如果都叫“姚姐”,未免难以区分。

    所以众人按着她们的年纪,称姚惜为“大姚姑娘”,称姚蓉蓉为“姚姑娘”。

    此刻端着食盒从外面走进来的便是姚蓉蓉,她本就出身门户,在宫中颇有一点谨慎微之感,没料着会有人一下从屋里扑出来,差点被吓了一跳。

    见是周宝樱,才将食盒往前一递。

    道:“这是我回家自己做的桃片糕,想着诸位姐姐和宝樱妹妹之前在公众对蓉蓉颇有照顾,所以带了来,略表一些心意,想请大家尝尝。”

    “是给我们吃的”

    周宝樱刚闻见那隐隐的甜香味道便忍不住流口水,一听姚蓉蓉这么,一张脸上笑容顿时灿烂起来,几乎立刻就伸出了手去。

    “那我先尝尝”

    桃片糕乃是用糯米、桃仁和糖一起做的,都切成薄薄的片,看上去是雪白,口感软糯棉甜,中间嵌着的桃仁又会增添一分甘香。

    做得好与不好,就看入口的感觉如何。

    京中做得好桃片糕的铺子其实不多,就算有,周宝樱也全部吃过了。

    可她没有想到,姚蓉蓉做的这份桃片糕,竟是清甜不腻,几乎入口即化,又留有不浅不厚的余味。

    才吃一口,她就瞪圆了眼睛。

    一声惊叹:“天啊,好好吃”

    周宝樱是个嗜吃如命的,又因出身好,所以天底下好吃的基本都吃遍了,自然也养得一副刁钻的口味,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入得她口。w..

    所以,但凡能被她夸赞,一定是好吃的。

    更别眼下是如此惊喜模样了。

    众人都好奇起来,虽然觉得姚蓉蓉有时候过于家子气,比如先前和姜雪宁话时就不太聪明,可这并不影响大家表面上的应酬。

    这一时便都取了桃片糕来吃。

    果然味道很不错。

    就连萧姝咬了一口后,都没忍住眉梢一挑,有些讶然:“的确好吃,都比得上京中出名的杏芳斋和齐云斋了。想不到姚姑娘还有这样的本事。”

    姚蓉蓉顿时满脸惊喜,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竟能得着萧姝的夸赞,捧着食盒的手指都有些轻微的颤抖,红了脸道:“蓉蓉见识浅薄,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好钻研这些。萧姐姐和大家喜欢,我便欢喜了。”

    众人都道她是谦逊了。

    屋里的气氛因着这一盒出人意料的桃片糕,总算是变得活络了一些。

    姜雪宁和姚惜便是这时候进来的。

    方妙手里正端着个罗盘算什么东西,一抬眼见着她们便自来熟地招呼:“还在想你们要什么时候才来呢,可叫你们给赶上了。姚姑娘带了好吃的来,你们要再不来,只怕就要被宝樱给吃光了。”

    周宝樱不满地嘟嘴。

    正低着头同其他人话的姚蓉蓉一怔,看见姚惜时还好,可看见姜雪宁时却有些不自在,连笑容都勉强了许多,但还是站起来捧了食盒向她们面前递,道:“方姐姐的是呢,这是我自己做的桃片糕,两位姐姐一起尝尝”

    姚惜今日的心情显然也不比上一次入宫好多少,甚至是更差了,隐隐藏着几分焦躁。

    见着姚蓉蓉递桃片糕来,她甚至有些不耐烦,只冷淡道:“谢了,但我今日不是很有胃口。”

    便直接到萧姝与陈淑仪那边坐下。

    姚蓉蓉顿时尴尬至极。

    众人的目光却一下都落到姚惜身上,暗自猜测着她那桩亲事是不是有了什么变化,才引得她如此。

    姜雪宁本是不想拿这糕点来吃的。

    一则是她对姚蓉蓉的印象并不算好,总是楚楚可怜的做派好像谁欺负了她似的;二则

    上一世,这玩意儿她差点吃到反胃。

    以至于,连听见这三个字都忍不住想吐。

    可姚惜已经拒绝,她再拒绝气氛未免太尴尬,所以给了个面子,便从食盒中取了薄薄的一片来,斯斯文文地咬了一口,然后笑了笑道:“谢谢。”

    就这个反应

    也太平淡了些。

    要知道姚蓉蓉做的桃片糕可是连周宝樱都忍不住要赞叹的好味道,姜雪宁吃了之后竟然没什么表示

    有那么一瞬,周宝樱都讨怀疑自己的味觉了,十分纳闷地看向了她,道:“姜家姐姐不觉得很好吃吗”

    好吃

    姜雪宁垂眸看向这被自己咬出一弯缺口的薄薄桃片,想起的竟还是谢危。

    那位后来闻名遐迩的谢太师。

    上一世她刚当上皇后那两年,曾在宫里宫外找过很多好厨子,试着做了很多种桃片糕,只是最终也没有还原出当年的味道。

    到底是谢危做得太好,还是她没了当初品尝的心境呢

    姜雪宁实在不清楚。

    现在想起来她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那可是出身世家、 才冠天下的谢居安啊,天下人眼中君子中的君子,半个圣人般的存在,怎会近庖厨,沾烟火

    姚蓉蓉做的桃片糕,当然不能不好吃,可有谁见过天上的明月,还会对明珠的光华大加赞叹呢

    姜雪宁看了旁边已经默默垂首咬唇的姚蓉蓉一眼。

    最终浅浅地勾唇,找了个借口,道:“好吃该是很好吃的,只是我本身不爱甜腻的口味罢了,还望莫怪。”

    山珍海味也有人不喜欢呢。

    姜雪宁这么当然没错。

    只是她和姚蓉蓉的关系也有点微妙,所以这般言语也很难不让人生出点别的想法。

    周宝樱倒是心思单纯没多想,只嘀咕了一句:“我就嘛,我的舌头还是很厉害的。哎,姜二姐姐不吃也好那剩下的都是我的了”

    她想到这里立刻高兴了起来。

    也不管姚蓉蓉是什么脸色,便直接把那食盒拿到了自己的面前,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

    此次入宫的伴读八人,除尤月外都已经到了。

    姜雪宁也随意地在方妙身边坐下。

    众人又聊了点这两天出宫后各自遇到的事情,很快,关注的焦点便落到了先前进来时便脸色不好的姚惜身上,毕竟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她与张遮那桩亲事,看她这样难免有些担心。

    萧姝低声问她:“可是议亲的事情有了什么变故”

    姚惜柳眉低垂,险些又要落泪:“我回家之后求了父亲许多次,父亲也不肯应允,偏要那张遮是良配,连母亲都劝不了他。如今我也不知要怎么办才好了”

    萧姝皱眉,下意识看了姜雪宁一眼。

    姜雪宁淡淡的,眼观鼻鼻观心,端起盏来饮茶,好像此事与自己浑无关系。

    众人别的或许不记得了,可当日姜雪宁把尤月抓了来摁进水里的狠戾,却都还历历在目。

    这一时都跟萧姝一般,莫名向她看去。

    姜雪宁觉着好笑:“议亲的又不是我,且跟我没半点关系,诸位都看我干什么”

    她事不关己模样,本没有什么问题,可落在姚惜眼中难免有那么一点幸灾乐祸的讽刺,脸上便一时青白交错,有那么一刻想要站起来与姜雪宁理论。

    可没想,还没等开口,外头就来了人。

    是在仰止斋伺候的一名宫女,脚步急匆匆的,手里还捏了一封信,进来就行了礼,将信封举过头顶,道:“给几位姑娘请安。这是外面姚太傅托人传来的信,是要交给姚姐看。”

    姚惜顿时一愣:她才离开家不久,怎么父亲就写信来了

    那信封被交到了她手上。

    外面是姚太傅遒劲有力的字迹。

    往日看了家信,她总觉得安心,今日却不知为什么,有些心慌意乱。甚至都不等回到自己的房间,她便在这厅中将信拆开来看。

    薄薄的信封里就只有两页信笺。

    可当姚惜看见信笺上的字迹时,便怔了一怔:不是父亲的字。

    父亲习惯写行书,苍劲有力,也算得行云流水。可这一行行却是用笔细劲,结体疏朗的瘦金体,甚至显出几分一板一眼来,透着些许冷沉静肃。

    “兹奉姚公亲启,晚辈张遮,承蒙厚爱,赏识于朝堂,许亲以令爱。念恩在怀,不敢有忘。然今事变,遮为人莽撞,为官刚直,见弃君王在先,开罪奸佞在后,步已维艰”

    短短言语,已陈明身份与来信之意。

    分明只是薄薄一页信笺,可透过这简简单单的一行行字,却仿佛能窥见那名曰“张遮”的男子在灯下平静提笔落字的清冷。

    何曾有半分的谄媚

    他是清醒的,甚至坦然的,向姚父陈明自己的处境,没有让姚府为难,也没有贪图姚府的门楣,竟是主动提出了退亲。

    这一时,姚惜原本苍白的脸色,忽然变得潮红,又转而苍白,似乎是羞又似乎是愧,末了泪盈于睫。

    以前是不识。

    可如今看了张遮写给父亲的这封信,便知这该是何等月朗风清似的人,也知自己是错过了怎样好的一位良人。

    而自己先前竟还想要设计陷害,迫他退亲

    愧疚之外,竟还有一丝难以言的悔恨涌了上来

    姚惜也不清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只有眼泪不住往下掉,她将信笺一搁,将脸埋在臂弯中,伏在案上便大哭起来。

    众人被她吓住了。

    萧姝与陈淑仪都走到她身边去,忙问她:“不是姚大人来的信吗,信上什么了”

    姚惜只哭不答。

    姜雪宁却将目光转向了那一页被姚惜手臂压住了大半的信笺,在看见那清瘦刻板的一笔一划时,便无声地笑了起来。

    原来,他的字这么早便是这样了

    她还以为是后来才练成的。

    张遮呀

    不欺暗室,防意如城。

    上辈子,她是走了怎样的好运,才能遇着这样好的一个人呢

    燕临对她好时,她还太,太执拗,一点都不懂得珍惜;等往后懂得了,却没人肯真的对她好了。

    唯有一个例外。

    姜雪宁低垂着眼帘,看着伏案哭泣的姚惜,心里忽然想:不肯牵累旁人,主动退了亲。那么,如今的张遮,该没有婚约在身了吧

    作者有话要:

    大修了一遍,基本等于重写了。

    如果有刷新不出的朋友,大家帮忙提醒一下,请他们刷新缓存。

    下一章晚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