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坤宁 9、第009章 尤府请帖
    姜雪宁虽是重生回来,可唯二的好处就是这比身体要成熟了不少的脑子和对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的先知先觉,真要论起处境来,实要比前世还要糟糕。w..

    她认真地考虑了一下。

    其实这一世如果能勾搭上乐阳长公主,无疑是又在燕临之外,为她的安全加了一层保障。

    只是她又的确不是男子,若女扮男装先让沈芷衣对她生情,后又被她知道真相,只怕结局跟上一世差不多。

    天知道她上一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抢了姜雪蕙入宫伴读的机会

    结果入宫第一天就撞见沈芷衣。

    那时她才知道,重阳灯会上遇到的那个沈d带来的姑娘,实是当今圣上沈琅的妹妹,乐阳长公主沈芷衣。

    而这一次入宫的伴读,实都是为她挑选。

    于是姜雪宁倒了大霉。

    沈芷衣发现她是女儿身之后,当即便黑了脸,大约是竟然觉得自己一腔痴心错付,不能接受,面子上也挂不住,接下来便对她处处刁难。

    燕临从与沈芷衣算一块儿玩到大,因此与沈芷衣吵了好几回。

    沈芷衣便又记恨上她,觉着她言语挑唆,让燕临与自己生了龃龉,越发变本加厉地为难她。

    虽然这位长公主其实不会什么真正磋磨人的手段,可在当时的姜雪宁看来都是很难接受的,以至于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来都觉得色调晦暗。

    艳粉的木芙蓉被她两手捧在掌心,前世与沈芷衣有关的记忆都从脑海中划过,姜雪宁抬头凝视着燕临,忽然觉得他的少年心性,真已在言语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是霸道的,不懂遮掩的。

    才一来,就对她,“我想带你去看”,而不是“要不要一起去看”。

    姜雪宁微微笑了一下,忽然生出几分戏弄的心思来,问他:“重阳灯会是九月初九,可今日才九月初七,你就来找我”

    燕临原还十分潇洒地坐在墙上。

    她这话一出,他目光却顿时变得有些躲闪起来,连扶着剑的手指都紧了些,只是一转念又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心虚的必要,于是立刻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要你管,我愿意我就是想来看你,怎么了”

    侍立在姜雪宁身边的莲儿目瞪口呆,连忙把头埋了下去,不敢抬起来多看一眼。w..

    姜雪宁未料他言语如此大胆而直白,想到前世那些事,又不由有些沉默下来。

    燕临不满:“去不去呀”

    姜雪宁勾出一抹稍显歉意的笑容:“这回我不去。但若是你下一次要看什么灯会,便来寻我,我再与你一道去。”

    她其实也可以穿女装出门。

    这样便可避免被乐阳长公主看上。

    但女装出门难免招人注意,很不方便,倒不如不去,且她本也对什么灯会没有兴致。

    燕临皱了眉:“你这话得奇怪,怎生是这回不去这回与下回又有什么分别不过是每一回的灯不同罢了。还是你重阳那日有别的事,去不了”

    姜雪宁想了想,干脆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今早回来有些头晕,想在家里歇两日。”

    燕临便打量打量她脸色。

    的确不算好。

    他的宁宁比别人白一大截儿,站在光下时,那肌肤像极了剔透的玉质,叫人忍不住想伸出手去轻抚。回了府之后又换了一身衣裙,不再是往日他常见着男装打扮。过了十八岁的少女身段已然玲珑有致,此刻站在花树下,两手捧着他方才砸下去的木芙蓉,削葱根似的手指搭在那披着红霞的艳艳粉瓣上,一张巴掌大的脸抬起来,微微仰着看他,目光温和而澄澈,是一派动人的明丽与缱绻。

    刚来时不曾注意,这一打量却撩动了少年的心事。

    只盼着加冠之日早些来。

    好把这样好看的她娶回家来宠着。

    燕临对上她目光,又咳嗽了一声,稍稍避开些许,才道:“都怪我昨夜不知轻重,也没看顾好你,叫你偷偷喝了好几杯,醉成只懒猫。罢了,那这几日你好好在家歇着,我打听打听下一次灯会是多久,回头给你补上。”

    姜雪宁正想回他。

    不料远处另一头忽然传来一声喊:“好啊,又叫我逮住你来爬墙信不信我回头告到侯爷面前,叫他来评评理有你这样做世子的吗”

    竟是姜伯游经过时恰好看见了这边的情况。

    燕临顿觉头疼。

    姜伯游二话不甩着袖子就往这边来,恨不能找根长竹竿把燕临戳下来:“侯爷,你这般做也太过分了些吧我府里可不止宁丫头一个姑娘”

    燕临不懂:“可我只看她一个啊。”

    姜伯游气得胡子都吹了起来:“反正不许你再爬这墙了,您堂堂一侯府世子,有事走前门或叫手底下下人传个话,老夫都不你。像这样,成什么体统”

    燕临跟姜伯游早就熟了,手腕一转,便将那柄长剑一翻,半点不怵地开了个玩笑:“姜大人不必动怒,这墙修来不就是让人爬的吗您要觉着不高兴,回头就把这院墙修得高高的,正好借晚辈练练本事。”

    姜伯游一时气结,不出话来。

    燕临却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心里虽还想多看姜雪宁一会儿,可的确也要回府给爹娘请安,所以回眸看她道:“今天我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姜雪宁点了点头。

    燕临便手一撑,自那开满了木芙蓉的墙头纵身一跃,眨眼便到墙那边去了,没了踪影。

    原地只留下姜伯游瞪眼生气。

    姜雪宁见状一笑,也不知为什么竟觉得心情舒畅不少,只跟姜伯游i行了一礼,便转身回房。

    只听得姜伯游在她后面嘀咕:“这叫个什么事儿”

    姜雪宁回到屋里的时候,棠儿早已经等候有一会儿了,见着她便道:“方才依着姑娘的吩咐去找了周大人,周大人一听是您要找,便在外头等着。只是您被太太叫去,一会子不见回,周大人那头又有事来找,等不着便去了。但留了句话给您,姑娘有事,府里又不方便的话,若不嫌纡尊降贵,也可去斜街胡同寻他,必不敢怠慢姑娘。”

    回来都这天色了,姜雪宁也没指望能见着周寅之。

    但总归对方还留了句话。

    若对着前世发生的事情来看,这段时间的周寅之正是千方百计想要搭上燕临的时候,只怕也是十分想要见她一面。

    她只道一声“知道了”,打算寻个方便出门又不引人注意的时候,便去找周寅之谈上一谈,然后便落座在了临窗的炕上。

    一伸手要端茶时,忽瞧见几上竟有一张帖。

    姜雪宁微一扬眉,拿了起来:“这是什么”

    早些时候,棠儿被莲儿一惊一乍拉进屋里来的时候,手里其实就捏着这张帖,但接下来伺候姜雪宁沐浴、用茶等事,险些给忘了,这时见状便想起来,连忙道:“是清远伯府几位姐送来的帖子,请姑娘重阳那日去他们府上赏菊。帖子今晨才递到府上,奴婢早先想跟你来着,后来耽搁着竟差点给忘了。”

    “清远伯府”

    姜雪宁眼皮忽地一跳。

    “可是清远伯尤府”

    棠儿瞧她这反应,觉着有些意外,可又不知她为什么这般反应,便道:“是尤府。清远伯府在京中算不得什么名门,袭爵到如今已是一代不如一代。府中两位姐虽善弄花草,可这一封请帖倒与诚国公府邀人赏菊的时间撞了,京中能收着诚国公府请帖的只怕都不会去清远伯府。刚才来人诚国公府的请帖也下到了太太那边,想来是要带着您与大姑娘一块儿去。这伯府的请帖,姑娘实不必在意的。”

    不必在意

    怎能不在意

    清远伯尤府啊。

    她前世所识的尤芳吟便是伯府的庶姐,在外人口中是“一朝落水性情大变”,最后经商,成为了大乾最富庶之地江宁城里最富有的那个人。

    可这一朝落水,恰恰就发生在清远伯府重阳赏菊的那一日

    也就是,后世商行天下、富甲一方的尤芳吟,现在还没有落水,也还没有真正地来到这个世上

    现在清远伯府的尤芳吟,与她上一世曾经结识的和这一世想要重新结识的尤芳吟,并不是同一个人。

    尤芳吟曾,她是“穿越”来的。

    姜雪宁当时听不懂这话,只听懂她她从一个遥远的、已经回不去的地方来,本不是他们这里的人。

    可在她重生之后,竟隐隐能理解尤芳吟的意思了。

    尤芳吟终究是孤独的,旁人只知她行事与周遭不同,当她是离经叛道、胆大妄为,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与周围人并不一样。

    或许都不是一个“世界”。

    在姜雪宁的了解中,“世界”这个词是佛教喜欢讲的,但尤芳吟好像总喜欢用它来代替“天下”二字。

    此时此刻,望着手中这一张描了花样已极尽雅致的请帖,姜雪宁先前脸上还挂着的细微笑意,一点一点地隐没了。

    又一个选择摆在了她的面前。

    若尤芳吟这一世如上一世般来到此界,她或许是少数几个能理解她的人之一,毕竟上一世在被软禁的那些天里就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证明她的确与尤芳吟契合。凭借尤芳吟的本事,再凭借她重生回来的先知优势,两相合作,只要前期心谨慎,好生经营,未必不能与谢危斗上一斗。

    用尤芳吟的话讲

    她会成为姜雪宁的“金大腿”。

    可偏偏,姜雪宁还知道:尤芳吟骨子里是厌恶这个世界的。

    这一天晚上,躺在那轻纱垂下的床幔里,她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

    前世记忆在脑海中翻涌。

    一闭上眼,梦里恍惚朦胧间,竟又回到当初被困在坤宁宫中,与尤芳吟下棋、喝酒、玩叶子牌、真心话的那些日子。

    一时是她穿着一身布衣,把满架的经史子集都往火盆里扔时候的酣畅淋漓;

    一时是她赤脚走在地上,于夜凉如水时哼唱那些她从未听过的歌谣时的随性潇洒;

    一时又是她喝醉了,拎着酒壶,坐在那窗沿上,怅然望着宫墙外那一轮满月时落寞寂寥

    尤芳吟歪在榻上:“娘娘,我从远方来,那是一个比此间好得多的时代。我在局外,你在局中。我从不觉得女子有点野心有什么错,想当皇后便想当皇后吧,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错的不是你,是此间世界”

    尤芳吟举着酒盏轻嗤:“可怜,可笑”

    尤芳吟也指着天边那圆月:“旁人看我富甲一方,天下没有我用钱买不到的。可我看自己,却是个可怜虫。一颗自由心,却困于囹圄之间,苦厄不得出。娘娘,你可知,在那方世界,也有朋友想念我,也有父母待我孝顺”

    那一字一句,在姜雪宁的梦里渐渐变得哽咽,竟是浸满了泪。

    一夜过去,不能成眠。

    姜雪宁第二天一早起身时,一双眼里都爬上了淡淡的血丝,更觉出了一种连她都难以捕捉的彷徨。

    她实在太需要尤芳吟了。

    可同时,重生又赋予了她改变这位知己命运的机会。

    棠儿看见她模样担心极了。

    姜雪宁却只问:“清远伯府的请帖还在吗”

    棠儿心翼翼地道:“还在,您要去吗”

    姜雪宁眨了眨眼,过了好久,才道:“去。”

    总是要去的。

    可去了之后,要怎么办呢

    她不知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