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剑帝楚宁〕〔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傲剑九重天〕〔龙都兵王〕〔剑临诸天〕〔万界仙王〕〔横推山河九万里〕〔港综之我要当大亨〕〔捕阴司之源起之战〕〔万物皆可拼〕〔我给时空打补丁〕〔全球通缉:神秘总〕〔蛟龙决〕〔和女上司的荒岛生〕〔武神之全球论战〕〔都市之近身战神〕〔我穿成了昏君大反〕〔红楼之快活人生〕〔天地生吾有意无〕〔男神撩妻:魔眼小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三百八十八章 给我……个面子!【中章】
    这边燃灯刚现身,己方装备已就位,甚至不只是送了保命装,还上了攻伐用的乾坤尺……

    圣人老爷这是想让自己干什么?

    与敌对线,破敌算计,告诫这老道安分些?

    今天应是要打燃灯一顿的,不然自家圣人老爷不至于给乾坤尺;

    但不能趁机抹掉这燃灯,不然圣人老爷该把图老大也送过来才对,没有太极图,李长寿自认并不是这燃灯的对手。

    且看,李长寿气定神闲、驾云到了度仙门众仙上方,眼睑半睁、白发微动,身周有玄黄气息缓缓垂落,乾坤尺被他收入了袖中。

    心底灵念跳动,塔爷给的意念被他下意识翻成了喊话声:

    “小徒弟,这次咋整?直接干燃灯丫的?

    老早就看这那口破棺材跟那盏棺材灯不顺眼了,今天老爷默许了,咱们必须给他弄爆!”

    “塔爷莫急,稍后还有一位高人过来助阵,”李长寿心底笑着回了句,“燃灯毕竟是阐教副教主,咱们直接出手有些不太稳妥,看能否逼他对咱们出手,咱们打个反手。”

    塔爷纳闷道:“还有谁过来?大徒弟正在树底下躺着看戏,没过来玩的意思啊。

    不过话说回来,小徒弟你也别小看燃灯。

    远古时候,这家伙就很贼,确实有点深藏不漏的意思;老爷也在看着,你可别在他这翻了船。”

    李长寿:……

    太清老爷宅家看戏实锤!

    又有灵念传来,却是乾坤尺也开口,在李长寿心底道了句:“侬晓得呀,艾饿燃灯奥错的很,伐要面皮!”

    李长寿道了声谢,更警惕了几分……

    虽然此前对燃灯的警惕率,已是超过了十成十。

    这是,第几次与燃灯交手了?

    隔空交手不算,第一次与燃灯硬碰硬,对方在被自己抢到上风后还能进退自如,彰显了不凡的脸皮厚度。

    今天猜都不用猜,燃灯既然选择跟自己正面对线,必是一抬二顶三诈,言语中埋伏四五六手……

    然而,李长寿却是不慌不忙,甚至此次对线,都不屑跟燃灯抢‘口水制空权’。

    果不其然,燃灯刚到道微仙宗众仙上方,他那看似方正庄严实则清瘦枯槁的面容上,露出少许不满之色,开口道:

    “不过三教仙宗,于此凡俗之争,本不会伤三教和气,何以令水神亲自现身?”

    “……”

    整个夜空突然变得无比安静,双方仙人不敢乱动、不敢出声,仙识与目光尽数汇聚在上方那托着小塔的人教高人、天庭水神身上。

    怎么……

    没声?

    李长寿静静站在那,眼睑半垂,像是心神不在此处。

    地上,一直在闭目打坐的有琴玄雅,此刻也有些好奇地睁开眼;但她看了眼身旁负手而立的李长寿,想起师兄之前的叮嘱,继续闭目调息。

    夜空中,弥漫着一点点尴尬。

    燃灯道人并无半点异样,又开口道:

    “水神既然不言,便是认下了此事,你人教仙宗如此欺我阐教,此事该如何论?”

    “……”

    双方仙人又等了一阵,水神依然只是静静站在那,毫无动静。

    若非水神手中的玄黄塔在慢慢旋转,众仙还以为,这是静止画面……

    咋回事?

    反观另一面的燃灯,此刻眉头深皱,目中神光跳动,似是在这短短时刻想了许多、算计了许多。

    “水神,”燃灯言语中带上了几分怒气,“莫非是觉得贫道这阐教副教主不配与你言说,要请我阐教教主亲来?”

    “……”

    李长寿三问皆不答,燃灯饶是耐心再强,此刻也必须做出怒色。

    但李长寿就是静静地站在那,似是睡着了般。

    这……

    道微仙宗、度仙门双方众仙头顶满是问号,不知这天庭水神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但奇怪的是,众仙突然觉得连发三问得不到回应的燃灯,颇为尴尬……

    玉虚宫修行的道微子,见机立刻站了出来,手中拂尘一甩,对着‘水神’做了个道揖,口称:

    “水神师兄,燃灯老师问你话语,为何不答?”

    李长寿眼皮缓缓抬起,目中神光闪了下,宛若如梦初醒,‘回过神来’。

    “哦?燃灯副教主这是已经到了?御空速度竟然这么快!”

    李长寿笑着拱拱手,“失礼了、失礼了,此事怪我、此事怪我。

    原本我给这化身设下的禁制,便是见到有人做道揖,心神立刻转过来;

    却是忘了,燃灯副教主自称与圣人老爷同辈,平日里也不会与旁人互相见礼。

    这确实怪我了,在别的化身处看一只傻狍子在雪地里打滚,看的太过入神,一时未能注意燃灯副教主驾临

    燃灯副教主刚刚说的什么?

    可否在说一遍?”

    夜空之下,比刚才更为静寂。

    此刻道微仙宗众仙又惊又怒,他们都算是阐教出身,自家副教主遭人如此奚落,自是不忿。

    度仙门众仙倒是只觉得,这天庭水神颇为厉害,完全不将燃灯这个远古大能放在眼中。

    这莫非就是他们人教的底气?

    倒是度仙门掌门季无忧,此刻眼中多了几分思索,细细体会水神这几句话的深意。

    像是这般高手对峙,一言一行,都不可能只有表层意思。

    ‘水神看似是拐弯抹角骂燃灯失了礼数,实际上、更深层处……

    嗯,有可能是在骂燃灯是个傻狍子!

    这又是为了什么?’

    季无忧表面维持淡定,心底与此地一小撮炼气士差不多,都是各种疑惑不解。

    燃灯面色阴沉无比,这次倒是真的有些恼怒。

    “水神,何必如此自跌身份?在此地胡搅蛮缠!不怕被人耻笑吗?”

    “燃灯副教主此话怎讲?”

    李长寿微微皱眉,不知不觉间,又掌握了话题的主动,慨然喊道:

    “还请燃灯副教主说话注意些用词!

    我知燃灯副教主对三教一家亲无比痛恨、咳,十分维护,见到此地这剑拔弩张的情形,想必是心底有些着急,以至于口不择言。

    但我如今好歹也是天庭三阶正神,总管三界水事,身份无所谓跌或者不跌。

    燃灯副教主说我胡搅蛮缠、被人耻笑,岂非是说三界水事都是胡闹,堂堂天庭被人耻笑?

    嘶——

    燃灯副教主这两句话,莫非是不满天道、眼中容不下天庭二字、暗讽下旨立天庭的道祖老爷?

    这罪过,可大了啊!”

    听到此处的季无忧,此刻嘴角在疯狂抽搐。

    什么叫?

    这彼其娘的才是上纲上线!

    这燃灯只是说了‘胡搅蛮缠’四个字,就被扯到了侮辱道祖这么严重的定性!

    燃灯更是不敢多等,立刻回骂:“水神强词夺理的修为,当真是日渐高深。

    我对几位教主无比敬重,对道祖老爷更是有无限崇敬!”

    “真的吗?”

    李长寿微微一笑,悠然道:“为何我这般不信?若是对道祖老爷这般崇敬,当年紫霄宫讲道,燃灯副教主会三次都未去?

    啧啧,副教主这般言行不一,不由让人怀疑,今日你口口声声喊着三教一家,可是心底在谋算如何让三教分家,道门衰弱!”

    “休要血口喷人!

    水神接二连三针对贫道这个阐教副教主,更是到处污蔑贫道声名,所欲何为?所图何事!”

    燃灯目中寒光闪烁,当真是被戳到了伤疤。

    “我血口喷人?”

    李长寿手中多了一卷空白卷轴,这卷轴金光闪烁,其上散发着淡淡的天道威压。

    李长寿将其高高举起,朗声道:

    “燃灯副教主,你暗中指示道微子,二十余年前布局洪林国周遭,算计今日发难、断度仙门生计之事,贫道已从天道拓下了一应天机!

    你可敢当众对天道起誓,令各位圣人老爷做个见证,证明自己对阐教忠心耿耿,绝未算计三教之事!”

    燃灯淡然道:“水神可敢当众对天道起誓,从未有意针对贫道这阐教副教主?”

    “副教主莫非怕了?”

    “应是水神怕了吧。”

    “不错,我确实怕了……”

    怕……承认了?

    燃灯眉头一皱,刚试图在言语交锋中占据主动的他,此时突然被李长寿一个急转弯,再次甩开身形。

    李长寿目光渐渐变得黯淡,脸上有些莫名的悲伤,他向前走出两步,将卷轴拿在手中、缓缓张开,看着其上浓郁的天道之力。

    眼珠做出从右向左、从上到下缓缓品读的微小动作,但读了个开头,双手突然涌出一股股三昧真炎,将这卷轴直接燃掉!

    李长寿缓缓叹了口气:

    “我确实是怕了,燃灯副教主啊……

    道门经营这么久的岁月,圣人老爷传道,圣人弟子在三界辛苦耕耘,将道门之火种洒遍天地,才有了如今道门的大兴。

    燃灯副教主纵有百般不是,纵有千种算计,纵有万种心思,都是阐教之副教主。

    若因此事动了你,就会影响到阐教之运势,就会影响到道门之气运。

    唉……”

    一声叹息,半句哀思,那白发白须的身影,渲染出了一种无奈,一种悲愤。

    此时,道道目光看向燃灯,带着不解、带着疑惑,更有人直接带上了愤恨……

    季无忧则是满目憧憬,仰视着水神的背影,心底泛起了层层波浪……

    这是什么境界?

    这就是天庭水神吗?

    季无忧也无法保证自己完全看懂了刚才的交锋,他大概能理解到,天庭水神出手的几个步骤:

    先是开局沉默、避其锋芒,而后避虚就实、掌握主动,紧跟着上纲上线、彻底打乱燃灯发难的节奏……

    最精彩的就是这手‘无中生有’,抢在对方要求展示那道卷轴前直接焚掉,借此直接一盆子清浊难辨的脏水泼了下去。

    那燃灯此刻只能沉默,说什么都是错。

    这场交锋到此处,人教一方已算是赢了,且成功将阐教、人教之间可能出现的矛盾,转嫁成了对燃灯这阐教副教主的质疑……

    再联想到,燃灯一非圣人弟子,二非道祖记名,本就是‘外道’;季无忧方才恍然,水神这些话语还暗藏了这般!

    杀人诛心,不外如是。

    脏,实在是脏!

    随之,季无忧也开始好奇,不知道水神大人接下来的棋该怎么走。

    正此时!

    有点特异的冷哼声在众仙耳旁响起,宛若雷霆炸响,让修为稍弱的仙人一阵头晕眼花。

    天边有五色霞光亮起,这神光宛若神鸟展翅,转眼就到了近前,化作了一道纤长的身影。

    来人身着青布长衣、头戴金色凤冠,昂首漫步而来,气息宛若混沌一片,身周伴着五道浅浅的神光,修长的脖颈、俊俏的面容,偏偏让人无法一眼看出雄雌男女……

    他向前踏出几步,目光锁定在了燃灯身上。

    燃灯此刻正是一肚子火,冷眼看了过去,两道视线在空中碰撞,读出了彼此的敌意。

    忽听天庭水神在远处小声嘀咕:“孔宣道友,莫要如此相冲,这可是阐教副教主,教内地位高的很呀。”

    “燃灯?”

    孔宣略微抬头,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意,“不就是远古时的灵棺匠,抬着一口棺木四处骗吃骗喝的灵鹫山老道?”

    “孔雀道友,”燃灯显然认出了孔宣是谁。

    但正如李长寿最初谋算时所想的那般,燃灯并不知孔宣此时实力如何。

    燃灯被他激起来的火气,此刻刚好找到突破口……

    燃灯定声道:“莫要给自己招惹因果灾祸,念你是凤族不多的血脉,速速离去,免得贫道出手伤了你。”

    “因果灾祸?出手伤我?”

    孔宣修长的凤眼微微眯了起来,“你当真以为,做了阐教副教主,就成了道门自家人?

    更何况,你这副教主之位,不过是自己厚着面皮去圣人老爷那里求来的,洪荒但凡自上古活过来的生灵,哪个不知?”

    “哎呀?”

    李长寿端着拂尘,在旁纳闷地问:“是这样吗?不可能吧,燃灯副教主修为高深,灵宝众多,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孔宣耸耸肩,言道:“不信可以问问其他人咯。”

    “大胆孔雀鸟!贫道今日便成全了你!”

    燃灯突然一声大喝,天地间金光震颤,夜空宛若白昼。

    只见燃灯现出六丈高的坐姿宝相法身,抬手对着孔宣扔出一道青光,青光中包裹了一截长尺。

    这长尺转眼化作数百丈长短,对孔宣当头砸下!

    孔宣面容冷峻,目中毫无紧张之意,右手高举,身周的五色神光齐齐闪烁,在身前凝成一只五彩斑斓的巨手,朝着那长尺的虚影抓去。

    说时迟、那时快,五色神光凝成的大手直接抵住燃灯扔出来的长尺,掌心神光摇晃,先天五行气轮转,长尺猛地一颤。

    燃灯道人宝相向后晃身,庄严面容变了颜色,与他的这把乾坤尺彻底失去了联系!

    那只大手与长尺虚影径直消失不见,长尺化作二尺长短,已被孔宣捏住,在指尖轻轻转了两圈。

    孔宣笑道:“道友果然废物。”

    燃灯此刻且惊且怒,若换作平时早已退走,但当着如此多仙人的面,他丢了宝物就走,今后也不必在洪荒走动了。

    他凝成巨掌对孔宣遥遥砸来,孔宣身周五色神光化作一道彩虹,包裹自身,直接对燃灯宝相撞去。

    燃灯肩头灵柩宝灯光芒大作,身周乾坤宛若泥沼,对着孔宣遥遥点出一指,乾坤出现道道涟漪……

    孔宣自不会去正面硬抗,身影朝着左侧闪去,左手张开,五色神光朝燃灯的道躯刷了过去。

    霎时间,神光闪耀、金光愈浓;

    灵柩宝灯绽出七彩霞光,将五色神光堪堪挡住,但霞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解。

    正此时,忽听破空声炸响,又一把青铜长尺自燃灯背后现身!

    这把尺子与燃灯的乾坤尺外形相近,其上散发出的威能,远非燃灯的那把可比!

    水神,直接出手了!

    李长寿心底,塔爷正在怒音大吼:

    “打他灯!打他灯!”

    乾坤尺其上散出一层层波痕,在燃灯尚未能做出应对的瞬间,径直砸在那盏灵柩宝灯上!

    七彩霞光一闪立刻黯淡,宝灯的灯芯只剩一点微亮,宝灯本身更是被乾坤尺直接砸飞!

    五色神光卷向燃灯,燃灯立刻散掉宝相,堪堪自五色神光中闪出身影,朝着自己被打飞的宝灯匆忙追去。

    正此时,燃灯听到了那句,让他差点仙力暴走的呼喊……

    “两位!别打了!”

    李长寿在旁大喊,“就当给我水神一个面子!”

    说话间,他右手已是将那把先天灵宝乾坤尺召回,瞄准燃灯飞出去的宝灯,再次扔掷!

    李长寿仅仅只是做出前掷的动作,乾坤尺就直接出现在了灵柩灯侧旁,抢在燃灯之前,将这盏灯再次打飞!

    五色神光自侧旁再次卷来,燃灯目中满是愤恨,头顶多了一只琉璃宝塔,顶着宝塔硬抗五色神光,却被五色神光刷的身形踉跄,护体仙光闪烁不定。

    若非燃灯境界高深、积累雄厚,怕此时就已五行错乱、修为被封!

    那琉璃宝塔受五色神光影响,仙光迅速黯淡下去。

    李长寿召回乾坤尺,在旁又喊:

    “孔宣道友,你莫要恼怒,我代燃灯副教主跟你赔个不是!

    道友万万不可先刷燃灯副教主的诸多宝物,这样一来,恐怕燃灯副教主当真挡不住你的神光了!”

    孔宣闻言顿时笑眯了双眼,他本是不愿在以二敌一时,再用自己的神光去落人宝物。

    虽然可以,但没必要。

    但水神都如此说了,他自会配合,此时瞄准那琉璃宝塔,五色神光一去一回,将宝塔轻松带了回来。

    燃灯几欲吐血,此刻却是顾不得宝塔,只想自己的本命宝灯,口中大喝:

    “你们莫要太!”

    嗓音戛然而止,乾坤突然被彻底封锁。

    哗——

    一抹水波荡过乾坤各处,星空变成了一片湛蓝色,高空中有二十四颗巨大的星辰闪烁,那玄妙的道韵,将此刻没有宝物护身的燃灯道人,直接定在高空!

    就听空中传来一声大喝:

    “燃灯副教主莫怕!贫道已护住你了!各位给我赵公明一个面子,莫要再打了。”

    李长寿刚要收起乾坤尺,就听空中刚现身的赵大爷‘哎呀’一声。

    “糟了,贫道这宝贝怎么坏住了?不听使唤了怎么?”

    空中,保持着身形前扑的燃灯道人,枯瘦面容上满是怒意,双眼几乎突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世子很凶〕〔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