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战神〕〔无限重生成神〕〔域界碑〕〔儒圣神皇〕〔龙王医婿江辰〕〔仙途坠〕〔江辰唐楚楚〕〔龙帅江辰〕〔我靠科技种田兴家〕〔我真是星球最高长〕〔上门女婿江辰〕〔修真弃少叶辰〕〔极品女婿〕〔修真弃少叶辰顾梦〕〔芸昭修仙传〕〔空间农女:将军赖〕〔绝世战神〕〔我的功法全靠捡〕〔我在副本体验人生〕〔快穿之炮灰她成了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七百二十五章 流浪玄都城!【超大杯!】
    接引圣人此刻近乎‘崩溃’。

    这在搞什么?天道故意搞他西方教吗?

    说好的宏愿成圣、顺天而行,就可得西方大兴,他们师兄弟成为与三清无异的天道圣人。

    可现在,算什么?

    师弟被非圣人斩杀,这其实勉强说的过去,毕竟自己师弟实在太过分了,很多时候,他这个做师兄的,都忍不住拍他两巴掌。

    可现在!

    西方教大兴的气运基础,他这个圣人唯一能拿得出手、去与三清灵宝相比的先天极品灵宝,十二品功德金莲……

    马上就要木得了!

    他竟会把镇教灵宝,交给一个叛徒打理,还一打理就是这么多年!

    这蚊子一直不出手,偏偏等他找机会祭出接引神幢,借着此次截教反天的机会,度化了大批截教弟子作为西方教弟子的关键时刻,突然出手!

    西方教气运充盈了还没片刻……金莲没了!

    根据度化大道的规则,这些新晋西方教弟子,他这个做教主的不能直接抹杀。

    真的,只是一瞬间,他接引圣人辛苦维持了几个元会的西方教气运,垮了!

    此前积累的业障反噬,这些截教弟子身上七七八八的业障反噬,镇压气运的十二品金莲失去灵力……

    西方教,可以改称小截教了!

    截教在大劫时面对的那般窘境,直接挪到了他们西方教身上!

    他接引圣人度化的这群截教弟子,还借此活了命!

    接引怎么能不去想,这是李长寿的算计,这是那截教‘借壳’的阴谋!

    “李长庚!”接引咬牙骂道,“你且让贫道回去,贫道今日欠你一方人情!”

    李长寿默然无语,八九玄功催发到极致,玄黄塔镇压自身,哪怕此时气血动荡,也在多给蚊子争取一点逃命的机会。

    此时这般情形,文净道人去天庭做‘暗刃’已经不太实际。

    之前他已经给蚊子指路,稳妥起见,让文净直接去玄都城找大师兄。

    顺带一提,大师兄不入天地,是自己很久前就跟老师提过的。

    虽然真实理由可能会冒犯到大法师,但大法师如果贸然入内,无法对抗天道的他,必然会成为人教的弱点……

    就很真实。

    且说李长寿与接引圣人勉强大战片刻。

    “奉道祖命,擒拿太白金星!”

    空中传来一声低喝,数道流光砸落,化作了六名灰袍老者,冲入了大战之地。

    李长寿嘴角挂上淡淡的冷笑,身形徒然一转,顺着乾坤弯曲的弧度直接‘飘出’数百里,将圣人与这六名灰袍老者甩在身后。

    东海上,太极图道韵还在不断显现,云霄依然在救人,李长寿必须多掩护他们一段时间。

    他手持小戮神枪,笑道:

    “道友,不现身吗?”

    那群老道面容冷漠、并未回话,直接打出道道流光,冲向李长寿。

    接引圣人却是扭头就走,抓住接引神幢,急忙赶回灵山之地。

    李长寿转身疾飞,将这些灰袍老道带去更高的空中,作势要冲击南天门。

    天门处,一群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天兵天将,突然被天庭大阵推回了天门之内,封神台也出现在了中天门内。

    整个天庭三十三重天,已然被浓郁的天道之力包裹,无边灵气汇聚向天庭。

    很明显,道祖怕李长寿做出什么破釜沉舟之事。

    李长寿不过做做样子罢了,并不会靠近南天门。

    这天庭,承载了他几百年心血,有他诸多友人,他又没到绝路,怎么会去做这些?

    朝歌城中,带着殷洪殷郊躲避在大王宫角落的有琴玄雅,正注视着高空中越来越远的身形。

    她向上去帮忙,但此前就得了长寿师兄传声,让她莫要去送死,一切都在掌握。

    这般层次的斗法,余波都非她能承受。

    这还一切都在掌握吗?

    师兄只是在逞强吧,跟天道闹翻,跟圣人大战,被道祖捉拿……

    “师兄……”

    有琴玄雅喃喃着,不由咬紧了下唇。

    她忽而想到了什么,在袖中取出了那只宝囊,仙识探入其中,却见里面是一枚玉符,几件灵宝,还有瓶瓶罐罐的丹药。

    玉符里面是一封信,内容只是叮嘱她,在天庭好好当差,以后不必多挂念,他会在天外活的很潇洒。

    信里面也提到了,这天地有些问题,但这个问题还没有严重到必须打破天地,让万物归于静寂的程度,他会想办法修正这些问题。

    这些并非她能涉及的层次,她能做的、且需要她去做的,就是……

    有琴玄雅攥紧宝囊,抬头注视着空中。

    她轻轻吸了口气,情绪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毕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离开度仙门的小女仙,也该有些主见,多一些担当了。

    四面八方的雷声在减弱,天罚在慢慢息止。

    一股股灵气自九天之上回返洪荒;

    这些灵气看似充沛,但弥散在天地以后,会发现总量少了大概两成。

    道祖鸿钧为了封镇太清阴阳自然大道,近乎消耗了五部洲之地两成的灵气。

    空中,灰袍老道的数量又增加了一倍。

    这是道祖的力量在迅速恢复,似乎真的想将李长寿擒拿。

    李长寿此刻主施展遁法,身形且战且退,时不时杀个回马枪,还能打爆一二名灰袍老道。

    一直到;

    阴阳二气在李长寿身前汇聚,太极图回返,李长寿转身遁向云霄;

    云霄化作一抹白光,钻入了李长寿袖中,身形化作两三寸大小。

    她很清楚,现在不是感情用事,也不是证明自己能帮上他的时候。

    不给他添麻烦,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同生死、共进退,这就够了。

    李长寿传声问:“琼霄碧霄到何处了?”

    云霄忙道:“已去玄都城,太极图送去的。”

    心底灵觉跳动,却是图老大开口,还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语:

    “小徒弟不必担心,该送去的都已送去了。

    我此前奉老爷之命,埋了许多股阴阳二气。

    此刻你平安退走就是。

    老爷无事,只是被天道封印了大道,鸿钧动不了阴阳道,不然清浊会重返混沌。”

    “我们走。”

    李长寿传声说了句,最后看了眼朝歌城方向。

    那里,元始天尊带着众弟子静静而立,始终注视着他的身影。

    那里,姜尚还举着打神鞭,不知该不该对妲己落下去。

    那里,有琴玄雅目中带着星光,凝视着他离开的方向。

    但让李长寿此刻略微有些不解的是,道祖依然在源源不断派出灰袍老道,一副要将他扑杀的架势。

    不对劲……

    道祖明知自己有诸多底牌。

    且,此刻六圣被天道控住了四圣,天道之力空前强盛,已经达到了某个临界点。

    道祖此刻最盼着的,应该就是代表了变数的李长寿,自天地间遁去,从而让天道达到一瞬的圆满,禁锢洪荒生灵之力。

    这是道祖的终极目标之一,且是道祖距离该目标最近的时刻。

    太清圣人被镇压,就是道祖最好的机会。

    有算计,这里必有算计。

    李长寿眼皮一跳,身形冲出东海天涯海角,离开了五部洲之地,进去三千世界的范围。

    身后追逐的灰袍老道已有二三十位,道道流光飞射不停,玄黄塔被打得嗷嗷直叫。

    喊舒服的那种。

    前方忽有数道流光迎面而来,竟也是灰袍老道。

    李长寿道韵散开,心底轻震,突然捕捉到了一幕情形:

    一处大千世界的‘天地’上方,道道灵气汇聚,一缕类似于鸿蒙紫气的蓝色气息降临,转眼化作了一名灰袍老道的身影。

    这老道睁开眼看向李长寿所在的方位,化作流光飞射而来。

    这般情形,在三千世界各处上演!

    道祖在调动三千世界的本源之力,作势定要将他擒拿!

    正此时!

    “老师!”

    “师父!”

    一声急促的呼喊声自前方传来,一抹金线朝李长寿直直飞掠。

    金翅大鹏鸟!

    而在金翅大鹏鸟背上,不是此前急忙去找金翅大鹏求援的龙吉,又是何人?

    “不要过来!”

    李长寿定声大喝:“退回去!”

    但为时已晚。

    两名灰袍老道手中飞出数十根漆黑锁链,转眼布置出了一张锁链大网,将金翅大鹏鸟和龙吉直接罩下,摁在了虚空。

    李长寿骂道:“道祖你若伤他们!”

    “奉道祖之命,擒拿叛天者太白金星!”

    一名灰袍老道大声呼喝,抬手点出一指,却只是让龙吉和金翅大鹏鸟昏睡了过去。

    明白了。

    李长寿松了口气。

    道祖要一份名义,要一份大义。

    给他又如何?

    李长寿身形骤然加快,朝玄都城方向急遁而去。

    这片虚空之中,星光闪耀、星河灿烂,天地间出现了一名又一名灰袍道者,对李长寿飞扑而来。

    那一声声捉拿叛天者的嗓音不绝于耳,那一声声奉道祖之命的呼喊尤为刺耳。

    朝歌城处,杨戬和哪吒站在一同,看向天外之地,身后各自站着自家师父。

    哪吒将脚边的碎石踢飞,嘟囔道:“长安叔才不是叛徒。”

    “唉,”杨戬叹道,“这天地,透着一股子邪气。”

    “慎言,”玉鼎真人沉声道了句,表情颇为肃穆。

    另一侧,太乙真人带着口球法器,瞪着天空,用眼神疯狂输出,可惜没啥回应。

    于是,两个时辰后。

    李长寿的遁法催发到了极致,且连续几次施展开门遁,此刻已到了玄都城入口前。

    但,就在他要离开天地的最后一站,前方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

    一名名灰袍老者,在此地集结成群,差不多有三四百之数,各自汇聚神通、法力,等待着李长寿出现。

    甚至,还用大阵封起了玄都城入口的内侧,让那入口中满是紫霄神雷。

    看架势,就是不让他李长寿平安离开。

    道祖到底在算计什……

    昂

    吼声震虚空!

    虚空突然出现万丈金光,九条上古苍龙拉着一架车辇飞速而来,近乎瞬间就冲到李长寿身侧。

    车辇打开,一只大手对李长寿抓来。

    李长寿抬头看去,双目突然瞪圆。

    一袭白衣……

    玉帝!

    “快来!”

    玉帝低喝一声,将李长寿径直拉入车辇,而后大喝一声,额头绽出道道金光,护住九龙车辇,对前方那重重叠叠的身影撞了过去!

    这一瞬,李长寿顿时明白了道祖在算计什么。

    自己又成了道祖的棋子,用来算计玉帝的棋子!

    “陛下……这是算……”

    李长寿话语突然哽住,看着玉帝皱眉凝神的侧脸,低声道:“多谢陛下!”

    “长庚,吾帮不了你太多,只能送你这一程。

    太清师兄只是被封印,你莫要急躁。”

    九龙车辇疯狂前窜,玉帝身形不断震颤,额头金光明灭不定。

    前方,一名名灰袍老道被车辇撞飞。

    玉帝扭头看了眼李长寿,露出少许微笑:“不必担心,咱好歹也是天帝,道祖不会对我如何。

    就是,这天帝也挺憋屈,想护谁都护不住。”

    “陛下,万请隐忍,莫行过激之举,一切都有小神应对。”

    “嗯,吾拖家带口,也过激不得。”

    玉帝摇摇头,手中凝出一把神剑,径直向前凭空一斩。

    车辇已是冲到了天地通道的入口处,玉帝这一斩,平息了其内的紫霄神雷。

    “去吧,”玉帝注视着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光亮,“保重。”

    “陛下保重!”

    李长寿低头做了个道揖:

    “臣,太白金星,暂离三界!”

    言罢,李长寿转身朝那通路跃去。

    后方道道灰影直扑而来,那白衣天帝手中多了一把长鞭,对前方打出无数金色雷霆。

    李长寿不敢回头去看,他怕自己忍不住多想,他怕自己碎了空明道心。

    在他身后,天地通路在迅速闭合。

    是的,闭合。

    玄都城的通路,是洪荒天地最后的破绽,也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的直接表现,但随着李长寿身形跃出,此地的破绽在被填补,在迅速闭合。

    天道圆满!

    连带着,原本可允许洪荒生灵随意进出,只是隔绝混沌生灵,在洪荒天地外围包裹的那层‘膜’,此刻也在凝成实质!

    绝了天地与混沌海的连通!

    遁去的一遁走,天道在把握这一瞬的机会,构筑天地壁垒,让天地成为一个整体,让本该不断演化的大道,凝固在了这一瞬。

    李长寿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在通道闭合之前。

    白衣天帝挥舞雷鞭迎战数百灰袍道者,却被一条条锁链缠绕住;

    车辇被轰碎,天帝威严却未曾弱了半点,更有几瞬让那些灰袍老者出手都有些犹豫。

    但终究,这是对天帝设下的局。

    乾坤的波痕渐渐被抚平,玉帝看了眼身后。

    去玄都城的通路已彻底封死,此地乾坤只剩下淡淡的、如同蛋壳般的壁垒。

    他轻轻舒了口气,放下手中雷鞭,身形被一名名灰袍老道压下,又被锁链困缚。

    “大胆昊天,私放叛天者,你可知罪!”

    玉帝自嘲的一笑,淡然道:“任凭老师处置。”

    “带回紫霄宫!”

    “带回紫霄宫!”

    众老道转身欲飞,玉帝缓缓闭上双眼。

    咚!

    乾坤在抖动,背后那刚凝成的天地壁垒在轻颤。

    咚!

    咚、咚、咚!

    众老道立刻转身,但他们还没能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天地壁垒突然破碎!

    玄都城内侧入口再现!

    那道黑影站在天地边缘,手握长枪,对天地内定声大喊:

    “鸿钧!”

    三界齐震!

    “你若敢伤老师玉帝师叔凡俗圣母!我让你和这天地一同归烬!

    我就在天外看着你!

    我就在天外看着你!”

    一名名灰袍老道冲向前,将那道身影驱逐,将缺口迅速填补。

    紫霄宫中,道祖鸿钧嘴角露出少许冷然的笑意,大袖一挥,一束束蓝色流光散去四面八方。

    天地本源之力,与洪荒四周天地壁垒直接相连!

    这犹不算完,鸿钧招来一把刻满了符印的神幢,对三十三重天抛下,悬浮在了最高一重天,轻轻旋转。

    一圈又一圈蓝色光纹,以天庭为圆点,在三界荡漾开来。

    下一瞬,玉帝被一重重锁链困缚,身形再次出现在了凌霄宝殿,却被绑在了宝座上,身上的白袍被黄袍遮掩,头上出现了带着前后帘的头冠,整个凌霄殿都被金色渲染。

    蓝色波纹荡过。

    凌霄殿前,一名灰袍老道化作了白衣老者,面容慈祥、慈眉善目,额头带着一颗金色的五角星,端着拂尘迈步入殿,跪伏在了玉帝驾前。

    “臣,太白金星李长庚,拜见陛下。”

    玉帝面容冷漠缓缓点头。

    这‘太白金星’走上高台,站在宝座侧旁,缓缓闭上双眼。

    蓝色波纹荡过。

    南赡部洲,杨戬、哪吒突然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心底一些画面被抹去,又有一些画面再次生成。

    在他们身后,玉鼎真人握住太乙真人的手腕,玉鼎低着头,目中满是玉色光华,那蓝色的波纹被他轻轻捏碎。

    四海龙宫,除却四位龙王以及少部分龙族大长老,一名名龙子龙女、侍卫海女,心底同样有道身影破碎,又重新恢复成了更单薄、更简单的身影。

    南海各处海神庙,那两座神像缓缓变成了龙首老者的形象,凡人百姓毫无察觉。

    海神不一直是龙王爷吗?他们这般觉得。

    天庭,天河练兵之地。

    正打坐的敖乙睁开双眼,低头看着自己掌心,又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自己为什么会哭……好像是,好像是……想不起来了。

    不远处,呼呼大睡的卞庄挠挠头,喃喃着:

    “等会,该去给太白老倌儿送点啥礼?”

    蓝色波纹荡过。

    地府;

    度仙门;

    北洲边界妖族、北俱芦洲巫族部落、东胜神洲花果山妖族圈……

    火云洞中。

    几位人族人皇对视一眼,伏羲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各自点头答应一声。

    “喝酒吧,”轩辕黄帝笑道,“庆祝庆祝。”

    “这有啥庆祝的?”

    大禹帝君小声嘀咕着。

    颛顼笑道:“走了好,不知为何,总觉得,比之前反而有点希望了。”

    几位人皇各自轻笑。

    圣母宫中。

    女娲圣人轻轻攥紧秀拳,又呼了口气,将拳头松开,继续翻着面前的画本,似乎全然不知天地动荡。

    五庄观。

    坐在人参果树下的老道轻笑了声,抬头看向玄都城所在方位,叹道:

    “以后想出门就麻烦喽。”

    “师父,怎么了呀?”旁边有童子小声问着。

    “莫多问,把这几颗烂掉的果子拿去喂仙鹤。”

    老道轻笑了声,甩动拂尘,唱一曲远古出场诗,翻开了手中那薄薄的书册。

    其名,地书,本为天地胎膜。

    ……

    玄都城在渐渐飘远。

    天地通路闭合的一瞬,三千大道圆满,玄都城被推向了混沌海。

    李长寿静静站在那已经消失的旋涡前,负手、低头,面容有些凝重。

    背后,那些人影也不敢打扰,只是各自面色悲凉地静静等待着。

    混沌海突然翻涌起层层波浪,一只黑影突然出现,吓的不少高手立刻就要祭起法宝。

    “是鲲鹏号,”李长寿道,“不用急,它会带玄都城去一处有灵气的地方。”

    玄都城震动一二,已是被鲲鹏顶在背上,朝混沌海深处遁去。

    玄都城此时当真聚集了不少高手,但依然有些愁云惨淡。

    云霄、琼霄、碧霄、龟灵圣母,除却多宝道人和无当圣母,截教大弟子和亲传弟子,能逃的都逃了出来。

    进封神台的是不必多想了,此刻赵公明和金灵没被那蓝色波纹影响,已是颇为不易。

    吕岳不在此地,其实他有机会逃出来,但最后却选择留在了天地间。

    没办法,离不开。

    白泽撑开了一层结界,护着度仙门几人不被混沌气息侵蚀。

    忘情上人、江林儿、酒依依、酒乌、酒施,此刻都已在此地。

    另一个角落,大法师正有些焦头烂额。

    孔宣坐在一旁生着闷气。

    那身着金色纱裙的文净道人,素手揉搓着一缕秀发,正含羞带怯地看着大法师,目中满是柔情蜜意。

    大妃~

    啊不是,大法师~

    “奴家这次,是不是做的不错。”

    “这个,”大法师干笑了声,赶紧看向孔宣,得来的只是一声冷哼。

    酒玖与灵娥手挽手,在李长寿身后不远,与云霄仙子一同站着,满是担心地注视着李长寿的背影。

    李长寿叹了声,慢慢坐了下来,身形有些疲累,身周的道韵散去,再次轻轻叹了口气。

    出来了。

    还是出来了。

    虽然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此时胜算已到了八成,可终究,还是有些牵挂、有些无奈。

    他没有想过牺牲谁,也没想过让谁为了胜利做什么奉献,只是将一些情形推算到了、‘看’到了,从而进行谋划布局。

    闭上双目,李长寿开始打坐。

    玄都城再次安静了下去,众截教仙向前,依次对李长寿做道揖,而后寻地打坐修行。

    云霄仙子抬手搂住了灵娥的肩头,低声说着什么,让灵娥莫要太担心。

    最初,流浪的只是小琼峰。

    而现在,被鲲鹏驮着在流浪的,是整个玄都城。

    前路茫茫,不知岁月;

    六方不辨,灵气全无。

    沉闷了半年多,李长寿也打坐了半年多,鲲鹏号终于缓缓停下来,抵达了混沌海中难得的仙境。

    鲲鹏秘境。

    李长寿振作精神,站起身来,召集各位仙人,在鲲鹏秘境中画下了一片片区域,让他们各自修行,静待后事。

    大法师本想向前与李长寿谈谈,但孔宣冷哼一声就飞向偏远的山头,他只能瞪一眼李长寿,迅速追了上去。

    背后还有只金光闪闪的大蚊子。

    李长寿看了眼云霄和灵娥,道:“你们,陪我一阵吧。”

    “嗯,”云霄和灵娥齐齐答应,看李长寿驾云向前,各自跟在背后。

    酒玖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少许释然的微笑。

    江林儿用肩头撞了下酒玖,调侃道:“哎,你不去掺一脚?”

    “别闹,”酒玖哼了声,“本师叔都跟着来了,以后日子还长,急什么。”

    侧旁众仙一阵轻笑。

    那边大殿很快就被光芒包裹,隔断了外部探查。

    碧霄小声道:“姐夫肯定很难受吧。”

    琼霄也道:“大师伯被天道封印,姐夫前一天还是高高在上的太白金星,现在却成了道祖口中的叛徒。”

    龟灵圣母小声问:“现在可以骂天道和道祖了吗?”

    众仙齐齐点头。

    龟灵圣母咬着银牙,轻斥一声:“真!一点都不讲道理!心眼儿坏透了!”

    众仙:……

    不知是谁笑了声,一群人哄堂大笑,口中不乏对天道的粗鄙之语,让这秘境之中满是欢快的氛围。

    大殿中。

    四道倩影跪在李长寿面前,此刻身周涌动着一缕缕奇特的波纹。

    她们正是,域外……四大圣母。

    梅泖冰、梅雯画、梅笛仙、梅馨卿手拉手,在努力感应着什么,很快就道一句:

    “主人,可以了。”

    “好,”李长寿立刻盘腿坐下,额头涌出少许亮光,与四梅身周波纹相融。

    很快,李长寿轻笑了声,又仰头大笑,笑声在大殿之中来回回荡。

    灵娥和云霄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心。

    灵娥小手打着手势。

    ‘师兄是不是受刺激太大,这里坏掉了?’

    云霄微微皱眉,对灵娥轻轻眨眼。

    ‘应是悲极生乐,我们多安慰他。’

    当下,灵娥向前半步,笑道:“师兄,怎么这么开心?”

    云霄也笑道:“可与我们分享吗?”

    “好,好,哈哈哈哈!”

    李长寿跳起身来,立刻重启空明道心压住心境,笑道:

    “是不是觉得,咱们输了?

    这一路过来,其实是演戏给同行者看,里面有可能会有道祖的眼线……当然,我是说有可能。

    等会不要表露出任何开心的迹象。

    来,来这边!”

    云霄和灵娥额头顿时冒出了一个个问号,却依言跟了上去,被李长寿摁着坐在了一旁玉座上。

    李长寿拿了个蒲团坐下,看看云霄,又看看灵娥,笑道:

    “自今日起,咱们就不分开了。

    灵娥,云霄,你我结成道侣,就在这度过余生吧。”

    “嗯,”灵娥脸蛋红红地应了声。

    云霄却道:“我自是随你的,只是,你刚刚为何、现在怎么突然说起这些。”

    “逻辑有些混乱,”李长寿道,“让我捋一捋……这般,我从头开始说,你们此时应该已知道,洪荒天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灵娥道:“天道有私欲,道祖欲压制生灵之力。”

    “不错,这就是洪荒的病,我最开始没想多管,但师父的死,让我很受触动。”

    李长寿叹道:“什么使命感之类的都是虚话,我想弄死天道,最初就是想为师父报仇,这个是源动力。

    但你们想想,天道,或者说道祖,掌控天地、拥有天地本源,可以调动整个洪荒的灵气,如何才能赢他?”

    云霄和灵娥同时摇头,此时已经看出了自家师兄、道侣,那旺盛的倾诉欲。

    李长寿笑了几声,言道:

    “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老师,老师近乎全知全能,离着混元无极大道圣人只差一步,但跟老师几次交谈中,老师透露出了几个重要信息。

    他晚了一步,比道祖晚了一步。

    开天道果本该三清继承,护卫天地,被鸿钧道祖夺走,还趁着三清尚未悟道时,收了他们做徒弟。

    换而言之,道祖从根本上就是反派。

    但老师晚了这一步,就失去了对道祖的制约,老师只是无法处理道祖与天地本源的融合,不然早就把道祖掀翻了。

    这也是这次老师被道祖镇压的原因。

    我没有跟老师说过我的计划,但我相信,凭老师的能力,他在某一时刻理解了我的计划。”

    灵娥晕晕乎乎地问了一句:

    “什么计划?”

    “抹杀道祖的计划。”

    李长寿轻轻吸了口气,笑道:“这个过程需要稳妥再稳妥,提前暴露了就会被道祖抹杀。

    所以,我先执行了一个表层计划,名为千年大计。

    道祖知道,且道祖给了我助力,因为他想让我成为遁去的一,在封神大劫后离开洪荒天地,他从而彻底扫除天地变数,让天地恒稳,以达到他的终极目的。

    道祖的终极目的后谈,我此时只能看到三重。

    我帮天庭崛起,安排杨戬、李靖、哪吒等变数,参悟均衡大道,让我之外的大部分变数,都被我掌控,那样他们的变数就聚在了我身上。

    很遗憾,没能安排雷震子,不过这家伙身上变数不大,算是被天道安排的工具人。

    黄天化这种更别提了,只是挡灾的阐教弟子。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的均衡大道。

    当我发现,我已经占据了天地七成变数,天道无法直接对我出手,我已无性命之危,这时需要担心的,就是你们的性命了。”

    李长寿话语一顿,目中满是柔情。

    “毕竟,我不能让你们出事,也不能让你们在意的人出事。

    虽然麻烦了一点,但现在勉强也算做成了。

    你们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被赶出洪荒,我现在反而像是胜券在握。”

    “对呀……”

    灵娥配合地问了声。

    李长寿反问道:“你试想下,面对鸿钧道祖,在鸿钧道祖掌握天地之力,掌握三千大道,还不能直接打死的情形下,怎么取胜?

    而且,道祖从远古开始布局,怎么取胜?”

    云霄轻吟几声,道:“毫无胜算。”

    “对,在道祖这次出手前,我们毫无胜算。

    就算三清反天,只要不敢抹杀天地本源,最终都会被耗尽法力,被道祖调用洪荒灵气镇压。

    天地本源无法封印和镇压,这是最麻烦的一件事。”

    李长寿站起身来,大手一挥,现出洪荒天地的虚影。

    “但现在呢?

    看!

    洪荒被灵气化作的天地壁垒包裹,鸿钧释放了天地本源之力,天地圆满了。

    但同样,鸿钧与洪荒天地融为一体!

    鸿钧现在就是洪荒天地,掌控着三界的一切。”

    灵娥皱眉道:“可是,这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道祖手里的底牌用尽了。

    意味着,道祖与天道底层大道出现了矛盾。

    意味着,只要我们将洪荒天地打开一个缺口,就创造出了道祖的破绽!

    原本的道祖毫无破绽,但他让天道圆满、让自身圆满,又与洪荒天地完全融合后,虽还是圆满,但已可出现破绽。”

    李长寿笑了两声,又道:

    “为了让道祖出手,老师跟我很有默契地安排了今日的这一切。

    道祖最忌惮的就是老师,老师顺势出手,被道祖镇压了大道;你们想想,太极图为何能被老师送回来?

    说明老师被镇压时犹有余力!

    对吗图老大?”

    太极图自李长寿胸前显露,淡定地‘嗯’了声。

    云霄却道:“可现如今,洪荒天地应当已被道祖完全掌控,圆满之意,就意味着内部再无反抗之力。”

    李长寿笑道:

    “不错,此时天地间已没了反抗天道的力量。

    阐教顺应天道,西方教二圣本就是天道的傀儡,接引道人就抵消掉了二师叔元始天尊对天道的威胁。

    而此时,四位圣人被天道禁锢,成了天道力量源泉。

    洪荒三千世界成为天道的灵气海。

    五部洲成了天道的沙盘,推演生灵大道。

    多宝师兄他们稍后也会被天道禁锢。

    火云洞失去了燧人氏前辈,也没法跟天道叫板,天道只需凭佛门教义对人族洗脑,就会让人忘记火云洞代表的人族精神。

    天地间再无半点反抗天道的力量,天道只需对外防范我们就足够了,洪荒会按道祖设想的剧本,一直演化下去。

    已经没什么能威胁到道祖了。”

    灵娥和云霄齐齐点头。

    灵娥叹道:“对呀,没什么能威胁到道祖,天地间也没什么反抗的力量了。”

    “这就是我第一后备计划中最关键的步骤!”

    李长寿目中神光闪烁,笑道:

    “天道看似圆满,实则本身有许多破绽。

    道祖的架子拉得太大,能攻击的点实在是太多了。

    最简单的例子,天道能影响人心,能引发心魔,甚至将人心禁锢,却无法理解人心。

    你们猜,我此前干了什么?

    哈哈哈!

    我把天魔尊者的灵核埋在了轮回塔之下。

    道祖完全没意识到我这是在做什么,我只是以镇压混沌神魔的名义,给洪荒增加了一条道,开了一个后门。

    道祖现在已经悟通了这道,说明那造化玉碟也多了一条道。

    域外天魔之道。

    我有许多底牌可以对洪荒天地造成威胁,但那样只会让天地生灵涂炭,得不偿失,单纯给鸿钧一份威慑。

    但鸿钧自会以己度人,他能做出杀九成生灵而抹杀对手的事,就觉得,我也会做出这般事。

    但在我眼中,天道只是出了点问题,生了病。

    我并不否定天道,我只是否定天道有私欲,支持天道对生灵总体调控,反对天道对生灵的压迫。

    现在,我已随时可以反攻回去,埋下一颗颗暗雷。

    只待我找准机会,就将所有暗雷引发,一举修正天道,抹杀道祖!

    咳,当然,还要布局,不能急。

    现在胜算只有八成半,终究还是太不稳健。

    现如今局势就是这样,想必道祖也抹掉了我在天地间存在过的痕迹,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这就是我的计划!

    以退为进,封天破局!”

    云霄:……

    灵娥:……

    “师兄,”灵娥小声道,“你稍后安排里面有成婚吗?”

    “当然,”李长寿眯眼笑着,“不过还是稍等我一段时间,几十年到几百年不等,我先布局。

    以前的天道,是蜷缩成一团。

    现在的天道已经完全铺展开,我要趁着这个机会,把一些核心布置做好。”

    “那您加油,”灵娥攥着拳头挥了挥,“我跟姐姐全力支持你!”

    云霄温柔的应了声,道:“可需我们做什么?”

    “在这里陪我,然后定时出去转转,”李长寿道,“演戏给可能存在的眼线看,必要时我们还要洞房,做出在此地安居的假象。

    不要打草惊蛇,也只是可能存在眼线。”

    云霄轻轻颔首,自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旁边却传来噗的轻响,灵娥额头冒烟,身形摇摇摆摆,两眼转着螺旋。

    云霄眨眨眼,略有些不解。

    “娥,怎了?”

    “洞、洞、洞房……嘤!太羞人了,师兄还说的这么淡定……”

    李长寿轻笑声,走到四梅身后,盘腿坐下,面容恢复肃穆。

    天魔道,接魔心。

    ‘虚菩提……虚菩提……’

    洪荒,三千世界某个隐蔽的角落中。

    正盘腿打坐的老道道躯震颤,额头满是冷汗,心底回响着一声声呼唤,道心被一股黑气侵染,又迅速恢复。

    ‘虚菩提……虚菩提……’

    ‘你、你是谁?’

    ‘我是你,你是我,我是你的心,是你的执念,是你的道,是你的道果。’

    ‘你是我,我是我,你是我的心,是我的执念,是我的道,是我的道果。’

    ‘你是虚菩提,是菩提老祖,是西方教圣人弟子,是天道安排的重要棋子。’

    ‘我是虚菩提,是菩提老祖,是西方教圣人弟子,是天道安排的重要棋子。’

    ‘我们,都是我。’

    ‘我,就是我。’

    虚菩提睁开双眼,目中湛蓝色神光一闪而过,略微耸耸肩,再次闭目凝神。

    一缕天道意志滑过,并未发现半点异样。

    紫霄宫中。

    道祖的身影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名老道的石像,石像呈单手向前摁压的姿势。

    而此刻,这石像嘴角似乎露出了淡淡微笑,但这微笑似乎早就存在,无比自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世子很凶〕〔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