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湾区之王〕〔女总裁的逍遥高手〕〔绝色总裁的超级高〕〔帝后世无双〕〔龙武战神〕〔最强炊事兵〕〔长生元记〕〔梁山事务所〕〔极品全能学生〕〔骑士征程〕〔都市超级高手〕〔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仙尊洛尘〕〔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六零俏佳人〕〔美利坚纵享人生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535章 我就满足了
    叶子君一直留着泪,她一直望着他,却连一句话,一个字,也说不出,她挣开他的手的禁锢,跑到客厅里,拿了钱包就往外跑,外面的细雨一直没有停,夹着寒风,吹打在她的脸上,是刺骨的寒冷,她跑着,跑着,慢慢的停了下来,她仰起头,望着无边无际,黑暗的苍穹,脸上满是水珠,分不清什么是雨,什么是泪……

    叶子君将要买回来的时候,宋俊彦安静的躺在床上,她拿出退烧药,烧了些开水,走到床边,将宋俊彦叫醒,强逼着他服下,才放过他,让他继续睡。

    她坐在床沿,轻抚着他微热的脸庞,那样的温度,却灼痛了她的心,一股心酸的感觉揪住心房,紧的胸口泛疼。

    她恍然想起,当初他们刚交往的时候,她因为忙着复习期末考试,吃饭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最后,胃饿到疼的不行,室友打电话给他,明明是寒冷的大半夜,他却一口气跑到她们的宿舍楼下,将她送到了校医院的急救室,从此以后,她的每顿饭,他都监管着,那时候,她偏爱着学校西苑的辣子鸡,他说那个太辣,对胃不好,却总是每天早早的排队为她打包好,然后在端一碗汤,过滤之后,才允许她吃,她总嫌弃他罗嗦,却也甜蜜的享受着他无微不至的照温。

    折腾了好久,叶子君也有些累了,她趴在床边,想着闭目养神几分钟,却慢慢的睡着了。

    她醒的时候,看了下床头的钟,已经几年没有换电池了,却依旧很准的走动着,天只是蒙蒙亮,才六点整。

    她探手抚了下宋俊彦的额头,热度已经退下来了,她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她走到厨房,冷箱里空空如也,她这次啊想起,这家公寓,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她走到客厅,拿起钱包准备出门买早饭,却在顷刻之间,想起了什么。

    她拿出包里的手机,却早已关机,她想到温彦峻昨天下午的电话,立即拿起包,火急火燎的打开门,冲了出去。

    因为早上人烟过少,计程车几乎没有,她跑了好几好久,才拦到了一辆。

    叶子君快步的跑上楼,却在跑到自己大门的时候顿住了脚步,她迟疑了很久,还是从包里拿出钥匙,摸索着对准锁孔。

    屋内所有的窗帘都拉了下来,窗外仅有了一丝光亮也照射不进来,她轻轻的走了进来,客厅里没有人,她小心翼翼的打开卧室的门,心“噗通噗通”的跳,她屏住呼吸,却还是在看到卧室里床边坐着的人时,忍不住“啊”了一声。

    “彦峻……”叶子君想要解释些什么,所有的话语却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静静的望着他……

    温彦峻的下巴微微发青,眼睛里有不少的红血丝,眼角还有些发红,原本一直一丝不苟的发也凌乱的厉害,看样子,是坐在这里坐了一个晚上。

    见到叶子君,他脸上的表情动摇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精疲力竭似的开口,声音沙哑:“你回来了?”

    “恩……你……”

    “你很累了吧,先去冲个澡,再好好睡一觉吧……你眼底的黑眼圈,好像又重了一点……”

    他起身,到衣橱里帮她拿出睡衣递给她,叶子君接过,在即将走近浴室的时候,她突然一个转身,问道:“温彦峻,昨天的事,你没有一点想要问我的么?”

    温彦峻转身看向她,眼眸里是淡淡的,他薄唇轻启道:“我相信你。”

    叶子君的心头突然一酸,似有万般的情绪涌上心头,她清楚的知道温彦峻是有多期待这次的旅行,可是她最终还是失了约,虽不是自己的本意,她却还是觉得歉疚。

    如果温彦峻生气,或者骂她,她也许心里还会好受一点,可是他的话偏偏就这样不期然的触到她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她的愧疚之意更加的浓重,她轻轻的走上前来,环抱住她,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噗通噗通”的心脏的跳动声,只觉得幸福,她轻柔的说:“谢谢你……”

    温彦峻本还因为她的爽约很抑郁,却被她的一句谢谢全搅浑了,他凶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伸出手揉了揉叶子君的头发,和平常一样温柔宠溺的眼神,他淡淡一笑:“和我说什么谢谢,只是你以后不要也关机了,我找不到你,会担心的。”

    叶子君用力的点了点头,“手机没电了,我不知道……”

    温彦峻无奈的看着她:“先去洗吧,苏馨颜打不通你的电话,打给我了,我帮你推掉了今天的,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一天,看着你的脸枯黄的,我都不忍心了……”

    叶子君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进浴室。

    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温彦峻也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刚刚眼里的红血丝着实吓到她了,他估摸着也一夜没睡,她拿起床边还在充着电的手机开机,却在忽然之间涌入了一百多个未接来电,她一一点开,却只有同一个人的名字温彦峻,想必,昨晚,也是他将她的电话打到自动关机了吧……

    叶子君心头涌上一种淡淡的情绪,像是愧疚,又带着些幸福感,她躺上床,从温彦峻的身后抱住他,将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上,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似乎,这样她才能安心。

    正当她安心的想要睡觉的时候,温彦峻却一个转身,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她疑惑的睁开眼睛望着他,温彦峻也睁着眼睛,笑着望着她,然后将头抵着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放松似的说:“幸好……你回来了……”

    叶子君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脸埋在他的胸前,紧紧的抱着他,嘴角是幸福的笑容。

    叶子君再打电话给宋俊彦的时候,他没有接,他那么重的感冒,她却将他独自一人留在那里,心里总觉得有些愧疚,可是她现在不能愧对另一个人,虽然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什么,可是她却总该是避点嫌的。

    她想要打电话给温若然让她去照温,可是她却找不到好的借口,说明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他在哪儿,为什么会清楚知道他感冒了,最终,她想了想,还是打给了苏馨颜。

    苏馨颜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正躺在床上做面膜,应着她的声音也是轻轻的,却在听到叶子君说照温了宋俊彦一个晚上的时候,她惊呼出声“什么!”

    叶子君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她捂住自己的耳朵:“一时半会儿我也解释不清楚,你去帮我看看他还在不在公寓里,公寓的地址你还记得吧,如果他还在发烧的话,你帮我把他送到医院吧……”

    苏馨颜一把扯下脸上的面膜纸,小心翼翼的说:“你不会真的一个晚上都在照温宋俊彦吧……那天,你不是火急火燎的要赶去机场和温彦峻去旅行的吗?难道……你放了温彦峻的鸽子,和宋俊彦在一起了?!!!!”

    “恩……”叶子君有气无力的回答。

    “君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温彦峻知道吗?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气疯的吧……”

    “他没有问我原因,他只说了,他相信我,所以,我现在才更加不能去找宋俊彦,可是我又放心不下他,即使做不了情侣,他现在也是我的朋友,我总不能不闻不问吧……”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马上收拾收拾就去……”

    放下电话的叶子君长叹了一口气,对于宋俊彦和她,这是最好的方式了。

    晚饭是温彦峻带着她出去吃的,她没什么力气煮饭,他们刚吃了一半,温彦峻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温若然的。

    叶子君着听到温彦峻“恩恩”的几声就将电话挂断,他的表情却有些凝重。

    叶子君担忧的望着他,开口问:“怎么了?”

    温彦峻给她一个安慰般的笑。切了一块牛排放在嘴里嚼着咽了下去,“没什么,只是然然的婚礼要推迟了……”

    “为什么?”

    “说是宋俊彦得了肺炎,今天住院了,在婚礼之前估摸着是赶不上了……”他又平静的喝了一口红酒,似是说着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叶子君的心却仿佛被揪住一般,她明明已经将药放在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也给他留了字条,他恐怕根本没有吃药,也没有打急救电话,要不是她今天请苏馨颜去一下,结果,她真的是想也不敢想,她不知道,他究竟是想怎样,是存心让她愧疚吗……

    她再也没有什么胃口,温彦峻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当温彦峻将车从停车场开到叶子君的面前时,她还是心不在焉的望着脚下,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温彦峻按了下喇叭,她才从失神中惊醒。

    她走上前去,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她仍旧浑浑噩噩的,突然,只听到“撕……”的一阵刺耳的声音,叶子君看着面前的医院,神智瞬间清醒。

    她有些不解的转过头看着温彦峻,温彦峻也不回头,淡淡的说:“如果你担心的话,就进去看看。”

    叶子君仍旧不解的望着他,温彦峻被注视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咳嗽的了一声:“我退步不是代表我不介意,只是,我看着你为他失魂落魄的模样,我更加难过,还有我会和你一起进去的……”

    叶子君笑着望着他,然后低低的应了一声,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这么可爱。

    他们找到病房的时候,苏馨颜,温若安,温若然都坐在他的床边,宋俊彦安静的睡着,挂着点滴,他的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纸,长而黑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嘴唇的色泽似乎都被抽尽,有些干涸。

    看到他们,温若然只是回过头来笑了笑,就又转过头去,看着宋俊彦,片刻也不愿转移视线的望着他。

    苏馨颜从床边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叶子君的身边,跟她点头示意的一下,就领着她走出了病房,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确定四下无人之后,苏馨颜才缓缓的开口。

    “你怎么来了?还是和温彦峻在一起?”

    叶子君无力的笑了笑:“总归还是有些放不下心,想要来看看,严重吗?”

    苏馨颜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很严重,原本以为只是肺炎,检查的时候,才知道胃部大出血,还发着高烧,医生说他最起码有两三天没有进食了,还喝了很多的酒,所以身体很虚弱……”

    叶子君望着苏馨颜的,她的腿突然有点无力,她扶着墙,勉强的支撑着。

    苏馨颜有些担忧的望着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着说:“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发烧到开始说胡话了,你知道他一直念叨着谁的名字吗?”

    叶子君怔怔的望着苏馨颜,似是不置信。

    苏馨颜却凝重而又严肃的点了点头:“恩,他一直叫唤着的是你的名字,一直和你说对不起,对不起的,你知道我听的时候,有多难受吗……还好,我及时将他送到医院,不然恐怕……”苏馨颜顿了顿,没有接着往下说。

    叶子君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我知道了,这次,谢谢你了……”

    “我只想问你,对宋俊彦,你想怎么办?”

    叶子君摇了摇头:“我能怎么办?我有了温彦峻,他也有了温若然,只有这个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你确定吗?”苏馨颜问。

    叶子君抬起头,嘴角弯起确定的笑容:“我确定……”

    苏馨颜叹了口气,就和叶子君一起回了病房。

    她们回到病房的时候,宋俊彦已经醒了,温若然正倒了杯水为她喝,他看到叶子君的刹那,喝水的动作戛然而止,却又很快的恢复过来。

    温若然温柔的用纸巾为他擦拭流下来的水,宋俊彦有些歉意的躺在床上,看着他们,笑着说:“谢谢你们来看我,我已经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恩。”他们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宋俊彦环温着已经空了下来的病房,看着还坐在他床边的温若然,满是愧疚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温若然隐藏好的情绪,瞬加崩溃,她的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到他的手背上。

    宋俊彦伸出手,轻柔的为她擦拭眼泪,温柔的说:“怎么哭了?”

    温若然望着他,依旧抽泣着:“我好害怕,我害怕你会出事,我害怕你会抛下我一个人……”

    宋俊彦揉了揉她的发,笑着说:“傻瓜……怎么胡思乱想,我不会抛下你的……这是,这一次,不得不将婚礼推迟了,对不起……”

    温若然拼命的摇头:“你不要和我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好好照温你,婚礼推迟我不介意,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只要你不要不要我,我就满足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