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机甲铸造师〕〔大演帝〕〔一剑飞仙〕〔重生之娇宠溦溦〕〔女总裁的霸道佣兵〕〔天国情缘劫〕〔神级大明星〕〔都市龙王赘婿〕〔郑原李茹萍〕〔开个诊所来修仙〕〔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萌宝驾到:爹地投〕〔我不想当老大〕〔大国战隼〕〔邪性老公太霸道〕〔鬼医袅后〕〔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都市仙帝〕〔极品透视高手〕〔你的爱如星光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479章 她不会阻止他
    她看了看温楚,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事情讲清楚,让他们死也死得明白。

    随后吕东伦在别墅里逛了起来,完全没心思理会钟伟业那贪婪的目光。

    这个地方,是她从前做梦都想来的地方,不为它的金碧辉煌,不为它的豪华奢侈,只为了能跟她爱的男人在一起,为了她可怜的爱情。

    可惜,钟伟业亲手将她的爱情毁了,也将她的梦打碎,现在她终于可以来到这里了,却没有了任何感觉。

    温楚牵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钟伟业与苏丽娟,还有一直怒目相向的钟浩然,这些人现在的样子实在可笑。

    打败这些人太容易了,很难想像他们当年是怎样绞尽脑汁地伤害了自己的母亲,如今却这么不堪一击。

    他无法忘记父亲出车祸后的现场,听说车子刹车失灵,父亲的车直接冲出了海滨公路的护栏,掉进了大海里。

    当车子被打捞上来,父亲的尸体已经被泡得肿大发白,他看着父亲的尸体,耳边是母亲的哭喊声,因为这件事,他三年没有开口说话。

    这份痛一直紧紧地拉扯着他的灵魂,一分一秒也不曾停歇。

    今楚,也应该是他释放的时候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看着钟伟业的脸,总像有一种力量在牵扯着他,让他无法再狠下心来。

    他轻轻皱眉,只是短短一秒,那份忧郁在他的眉间一闪而逝,他转而眉梢一挑,斜斜地牵起了嘴角:

    “还是你的夫人比较聪明,我们今天的确来者不善。不,不应该是今楚,从当初我给妙婷当代言人开始,就已经是来者不善。没有我,也许妙婷不会输得这么惨。没办法,温楚的人气在亚洲是最高的,也是你钟伟业最想要的。想不到吧,我是于小婉的儿子。钟家能有今楚,都是我一手策划的,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当年的恩怨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了。”

    温楚双手插进了裤兜里,环视了一眼别墅,

    “这栋别墅,已经不属于你们了。我可以给你们时间,尽快搬出去,这是我对你们最大的仁慈。”

    钟伟业的眼睛已经直了,他怔怔地盯着温楚,原来自己早就引狼入室了,却对他一无所知。

    苏丽娟的眼圈红了,怪不得她从一开始就觉得温楚的眉宇间,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原来他是于小婉的儿子,这个才是她真正的儿子。

    “温楚,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复,是吗?”

    钟伟业上前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温楚的两只胳膊,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不可以是真的,他被一个后辈打得落花流水,输得片甲不留,就连自己的老窝都要拱手相让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这里是我的家,你们给我滚出去!我是s市的首富,我是大名鼎鼎的钟伟业,我怎么会败在一个小孩子手里?……”

    钟伟业放开了温楚,他张开双臂在客厅里游荡着,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他还是那个能呼风唤雨的钟伟业,他还是人人敬仰的商界精英,他不会就这么完蛋的……

    钟伟业突然大笑了起来,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在场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纷纷皱起了眉头,他现在还正常吗?

    吕东伦走上前去,上下打量着钟伟业:

    “钟伟业,我的儿子呢?你当年抱走了我的儿子,他叫钟克然是吗?他怎么不在这里?”

    钟伟业像是没听到吕东伦的话,只顾着自己在客厅里环游,脸上带着笑意,口中不停地碎碎念着。

    “钟伟业,我在问你,我的儿子呢?你疯了吗?”

    吕东伦提高了声音,再一次质问着钟伟业。

    钟伟业真的疯了,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他自己了,还有他的帝国,他的钟家,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

    听吕东伦提起钟克然,苏丽娟的心里一震,这个时候,面对一个母亲,她无法再理直气壮,更不敢说出真相了。

    换位思考,如果是别人杀了她的浩然,她会马上拿把刀杀了那个人。

    如果她告诉吕东伦是她换了孩子,吕东伦不会放过她,她坚信。

    她不由得抓紧了钟浩然的手,恐惧感油然而生,脚步不禁向门口移去。

    钟浩然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的身体都在抖,为什么听到吕东伦问起钟克然,她会这么紧张?

    “妈,你怎么了?”

    钟浩然关切地问。

    “别问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钟浩然被苏丽娟拉着向门口走去,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刚才她们就在说什么车祸,现在母亲又这副紧张的模样,到底她做过什么,会让两家的积怨这么深,达到了彼此仇视的地步?

    可是,现在他还不能离开这里,他必须向温楚问个明白,冷寒到底在哪,他要找回她,告诉她,他有多么在乎她。

    “妈,等等,我还不能走。”

    温楚一直看着苏丽娟,坏事做尽,现在却不敢面对了吗?想要趁他不备的时候逃走?

    他应该放过这个女人吗?她害死了自己的亲哥哥,害得母亲与父亲天人永隔,让他从小就失去了父爱。

    可是,如果他现在揭穿她,母亲要怎么办?她要如何承受这份悲伤与心痛?

    还要让他再一次看到母亲心碎的样子吗?他不要,他不能再让母亲受伤,所以,这一次,他忍了,他会放过这个女人,为了母亲。

    温楚咬着牙,不打算叫住苏丽娟,就让她这么走掉好了,他可以当作没看见。

    然而在他转身的一刹那,钟浩然却冲了过来。

    “温楚,我不管你的报复,我也不想管什么上一代的恩怨,我只想问你,冷寒呢?你到底把她藏到哪去了?”

    温楚冷笑了起来:

    “你这个当哥哥的还真是合格,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你同父异母的妹妹?想知道她在哪是吗?好,五千万,我可以不要利息,只要你拿得出五千万,我就把她送回来。”

    他很得意,现在的钟家,以后的生活都要成问题了,还怎么拿得出五千万?

    “你……”

    钟浩然无言以对,当初父亲签了那份契约,他拿不出五千万,怎么换回冷寒?

    “除了五千万,无论你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见她一面。”

    钟浩然的声音软了下来,想见到冷寒,他不得不放低身段。

    只让他见一面就好,让他亲眼看到她平安、健康,他才能放心。

    温楚带走她的时候,她还在昏迷中,一个病人,温楚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虽然知道钟浩然是冷寒的哥哥,但这话听起来还是让温楚很不爽,怎么听都不像一个哥哥说出来的话,倒像是恋人。

    一股酸意涌出,温楚一口回绝了他:

    “无论什么条件?哼,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杀人凶手的儿子!”

    温楚的双眼迸射着寒光,紧逼着钟浩然。

    “杀人凶手的儿子?”

    钟浩然重复着,

    “你在胡说什么?谁是杀人凶手?”

    “你不知道?是啊,父母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能跟自己的孩子说呢?想知道吗?”

    温楚挑眉,脸上带着一抹笑意。

    钟浩然的眉头越来越紧,刚才母亲的表现就很奇怪,还有他们说什么父亲不知道,只有母亲才知道的事,也是导致温楚报复钟家的原因,那到底是什么?

    他无语,好奇,想知道,却又怕知道,他怕自己再一次对父母失望,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20年前,就是你的父亲害死了我的父亲,这是一条人命,还有一条人命……”

    温楚低眉,靠近了钟浩然的耳朵,悄悄地,

    “还有一条人命,就是我母亲和你父亲所生的儿子,真的钟克然,还在婴儿的时候,就被你母亲害死了。怎么样,有这么恶毒的父母,是不是感觉很骄傲?”

    温楚退后一步,看着呆立在当场的钟浩然,他此时应该得意吗?

    他怎么得意的起来,这两件事,是他心底最深的痛,两条人命,都毁在了钟家的手里,看着呆若木鸡的钟浩然,他仍然痛心疾首。

    钟浩然紧锁的眉毛下,一双眼睛闪着点点泪光,这是真的吗?

    毋庸置疑,如果不是真的,温楚母子又怎么会处心积虑地找上钟家,让钟家一败涂地。

    他的心好痛,温楚没有错,错的是他的父母,而他果然再一次失望了,心情一落千丈。

    他真的没有资格跟温楚要求什么,这是因果报应,他也只能承受。

    可是,冷寒怎么办,他不能扔下她不管,温楚为什么就是不肯放她?

    钟浩然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的闷气缓解了一下,声音也有些嘶哑:

    “温楚,我是杀人凶手的儿子,那冷寒又何尝不是杀人凶手的女儿,你为什么还要留她在你身边?既然你不爱她,只是为了报复,钟家现在已经败在你的手里了,你该舒服了吧?我求你放了冷寒,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钟浩然不知道,他越是恳切的态度,就越让温楚觉得不爽。

    温楚看着钟浩然,胸口就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又沉又闷,透不过气。

    “我只需要你带着你恶毒的父母离开这里,至于冷寒,你不会再见到他!”

    温楚愤怒地指着门口,他不想再听到钟浩然说出任何关于冷寒的话,这只会让他烦躁。

    温楚冲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几个黑衣人上来拉着钟浩然就往门外推,钟伟业、苏丽娟也一起被推出去。

    钟伟业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哭泣着: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我家,我不要走,我要回家……”

    钟浩然无法挣脱保镖们的蛮力,他只能不甘心地大喊:

    “温楚,我会再来找你的,我一定要见到冷寒……”

    只有苏丽娟闭口不语,她很希望能快点离开这里,曾经的作为让她不敢再面对吕东伦。

    钟家的下人们也都一个个灰溜溜地跑了出去,只有小美有些犹豫、磨蹭,因为她不知道离开了这里,她到哪里去找钟克然,这是他们幽会的唯一地点,她不停地回头望着楼上,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吕东伦看着离开的人们,心中竟划过一丝不忍,似乎她的报复还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她也只能狠下心了。

    温楚皱起了眉头,那些下人的背影显得很单薄,还有他们不断地回头看着他的眼神,那么无助、虚弱,就像……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冷寒的眼睛,一双闪动着泪光的眼睛,他的心一颤,开口道:

    “肖何,给他们每人一笔钱,够他们养老的。”

    “是。”

    肖何答应着,马上跑了出去。

    这时,吕东伦才想起了刚才问了一半的钟克然,急忙跑到温楚的身边,急切地问:

    “楚,你是不是太着急了,他们还没说出钟克然在哪,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他?”

    温楚一直在拖延时间,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他知道母亲对亲生儿子的期盼,他宁可欺骗她一辈子。。

    “妈,钟克然去国外出差了,不过知道妙婷破产了,他也应该快回来了,我们就耐心再等几天吧,已经等了这么多年,您还在乎多等几天吗?”

    吕东伦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是啊,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几天了。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刚出生时的小模样,整个身体都红红的,眼睛又大又亮,他像是知道我是他的妈妈,一直看着我……”

    母亲再一次讲述起那个令人心疼的婴儿,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温楚心如刀绞,如果不是为了向母亲隐瞒,他真想马上撕碎苏丽娟的身体。

    可是他不能让母亲看出一丝端倪,演员这个职业真的很适合他,即使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他还可以风平浪静。

    他微笑着,搂着吕东伦的肩膀,说:

    “好了,妈,我知道我的那个哥哥,又漂亮又可爱,您再说下去我要嫉妒了!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以后再不会有让您烦心的事了。回去以后,我会慢慢淡出演艺圈,您知道,我在这行也干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不是一下就可以放手的。再说,您儿子还是受很多人爱戴的,不能让他们失望对不对?等我真正地退出了演艺圈,我会全心全力地帮您打理酒店的生意,您到时就好好休息吧。”

    吕东伦笑中带泪,疼惜地抚摸着儿子的脸庞,这个儿子高大帅气迷人,不作演员真的可惜了。

    说实话,她虽然希望儿子能回来帮她打理酒店,但是她更喜欢看到儿子在舞台上光彩照人的样子,天下父母心,如果儿子喜欢演艺事业,她不会阻止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武极神话〕〔燕云十六骑〕〔误惹摄政王:臣女〕〔都市绝品狂尊〕〔重生最强丹帝〕〔奶系甜心:吸血殿〕〔兽医皇后〕〔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刺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