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机甲铸造师〕〔大演帝〕〔一剑飞仙〕〔重生之娇宠溦溦〕〔女总裁的霸道佣兵〕〔天国情缘劫〕〔神级大明星〕〔都市龙王赘婿〕〔郑原李茹萍〕〔开个诊所来修仙〕〔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萌宝驾到:爹地投〕〔我不想当老大〕〔大国战隼〕〔邪性老公太霸道〕〔鬼医袅后〕〔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都市仙帝〕〔极品透视高手〕〔你的爱如星光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460章 挑逗未遂
    钟伟业借着高英的话,接着说:

    “是啊,冷寒,你继母说得对,如果你肯回来,我会给你的父亲、我是说你的养父一笔钱,算是你孝敬他们的,让他们的晚年无忧。”

    一听要给钱,高英马上来了兴致,双眼直放光:

    “哎哟,钟老爷,您太客气了……”

    冷峰沉默着,钟伟业要感谢他,用钱来感谢他,他倾注一生的感情是用钱能买来的吗?

    冷峰知道高英,她只是一个工薪阶层的小市民,用见钱眼开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

    可他是不会接受这种钱的,钟伟业想用钱来买断他与冷寒的父女关系,这不可能。

    “钟伟业,你真的不配得到幽兰的爱!我养大冷寒,是因为她是幽兰的女儿,与你没有一点关系。即便现在知道她是你的女儿,法律上我依然是她的父亲,我们的父女关系,不是用钱来衡量的。”

    冷峰双眼直视着钟伟业,毫不示弱。

    高英有些急了,为了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冷峰竟然拒绝了钟伟业的好意,她在下面不住地扯着冷峰的衣角,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钱呢,够她下半辈子活的了。

    “老冷,你看你真是的,人家冷寒毕竟是钟先生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能够阻止人家的天伦之乐呢?再说冷寒从小到大,你也为她花了不少钱……”

    “闭嘴!”

    冷峰一声断喝,吓得高英马上闭起了嘴巴。

    冷寒内心万分矛盾,于情,她愿意跟冷峰回到原来的家,可是高英的态度让她知道了,她是不受欢迎的。于理,她应该留下来,可是今后要面对这样无情的亲生父亲,还有苏丽娟那个刻薄的母亲,她的日子又能好过多少?

    看着冷峰,他为了她已经心力交瘁了,如果她回去了,他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以高英的脾气,她一定会大闹。

    与其让父亲难过,不如自己难过吧。

    她咬牙狠下了心,说道:

    “你们都别再说了,爸,我决定留下来。”

    冷峰看着冷寒,眼中泛着泪光:

    “小寒,如果你愿意,可以跟爸爸回去,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

    冷寒强忍着泪水,为了让爸爸放心,她违背了自己的意愿:

    “爸,我想了想,还是想出国留学。您知道,能学习世界各国的语言是我最大的梦想,在各个国家待上一阵子,这比什么都能吸引我。钟家能帮我实现这个梦想,我愿意留下来。”

    听了冷寒的话,冷峰有一些伤心:

    “小寒……”

    此时与冷寒的分离,比她出嫁时更让冷峰难受,因为这样的离别,冷寒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女儿,真正离开了他。

    “爸爸,我好爱你……”

    那些违心的话,不仅让冷峰难过,冷寒的心也被深深地刺痛了。

    她抱着冷峰,情不自禁地呜咽起来。

    一句,爸爸,我好爱你,似乎让冷峰明白了冷寒的用心,他紧紧地抱着冷寒,轻轻拍着她的脊背:

    “小寒,不管受了什么委屈,爸爸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钟伟业适时地拿出了另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给了高英: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高英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她的双手颤抖着,接过了钟伟业递上来的支票,眼睛直放金光:

    “哎哟,冷寒她爸,您太客气了……”

    一张支票,让高英马上改了对钟伟业的称呼,她在心里反复地数着,这上面到底有几个零。

    冷峰放开了冷寒,一把从高英的手里抢回了支票,扔在了钟伟业的身上,愤慨地说:

    “你的好意心领了!以后好好对冷寒……”

    冷峰最后看了冷寒一眼,拉着高英疾步离开了钟家,高英还没缓过神来,就被冷峰拉了出去。

    空旷的客厅里只剩下冷寒、钟伟业与苏丽娟。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苏丽娟终于开了口:

    “好了,老爷,给冷寒取个新名字吧,她可是姓钟啊!”

    苏丽娟对认回冷寒这个女儿一直没有反对,那是因为她看出了钟浩然对冷寒生出了不一样的情愫,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更何况,像冷寒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孩子不可多得,如果将来有哪个豪门公子不计前嫌,愿意娶她,那么她将会给钟家带来巨大的利益,给钟浩然带来无限的帮助,这对钟浩然不是坏事,可谓是一举两得,她何乐而不为?

    冷寒马上瞪大了眼睛,苏丽娟那副阴阳怪气的样子让她很恼火,她还记得她打的那两巴掌,一点情面都不留,现在却表现得一副慈母的样子,到底是何居心?

    “不用,我的名字挺好,也用惯了,没必要改。”

    冷寒此时也一点情面不留地回敬着苏丽娟,苏丽娟在她的心中也只是钟家的正牌夫人而已,想成为她的母亲,永远不可能。

    苏丽娟被抢白了,却一点也不生气,现在这个丫头对她来说,只是一颗很好利用的棋子,她高兴还来不及,犯不着动怒。

    钟伟业却跟苏丽娟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他微笑着说:

    “是啊,冷寒,哪有钟家的女儿还姓冷的?再说你这个姓着实不好,让人听起来觉得不近人情,不好接近。让我想想,叫钟什么呢?”

    钟伟业在客厅里踱了起来,这个女儿虽然脾气倔强,却很合他的心意。

    钟浩然汇报说,这次的秋冬新品发布会,已经多了几十家销售商预订位子,看来这一季他们的利润要大增特增了,这个时候认回了一个女儿,真是太合时宜了。

    他边踱边想着,最后站定了,脸上放出兴奋的光芒:

    “想到了,就叫钟幽然吧!取了我的姓和你母亲的名字,这样好么?”

    冷寒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钟幽然,她还要怎么否决这个名字?

    既然决定了要留下钟家,做钟家的女儿,她就再没有理由反对了。

    可是,在她的心里,冷峰的位置钟伟业是无法取代的。

    “随便吧,但在我父亲的面前,我还是叫冷寒。”

    冷寒口中的父亲当然指的是冷峰,钟伟业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名字只是个称呼而已,关键还是要看她的身体里流着谁的血。

    “来来来,李嫂,带小姐去看看她的房间……”

    钟伟业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冷寒跟着李嫂上了二楼,左手边的第一间就是她的房间。

    推开了白色的欧式木门,映入眼帘的是女孩钟爱的淡粉色。

    白色的欧式床,淡粉色的床品,淡粉色的床幔,淡粉色的窗纱,淡粉色的地毯……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生怕踏坏了这里的安静与柔美,推开衣帽间的门,她的衣服都已经从原来与钟克然的卧室搬到了这里,看着那些熟悉的物品,她突然担忧了起来。

    不知道现在钟克然在哪,他一定很伤心,希望他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

    虽然钟克然三番两次地对冷寒企图不轨,但冷寒都可以原谅他,因为她明白他心中的苦闷,所以现在钟克然的遭遇让她同情。

    她甚至把这些都归结到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她,说不定钟克然现在还过着优越的豪门公子生活,都是她,又一次让他陷入了不堪的境地。

    深深地自责,冷寒关上了衣帽间的门,把那些不好的回忆都关在了里面。

    此时,楼下的钟伟业已经将此事发布了出去,他迫不及待地想让这个好消息迅速传播出去,也许到时上门来提亲的人会踏破钟家的门坎。

    冷寒作为钟幽然的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冷寒都无所事事,她不习惯做什么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这让她有一种失去自我的感觉。

    第二天的各大报章杂志上,都刊登了同一条新闻,钟家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女儿,而钟克然这个假儿子则神秘失踪,他们的婚姻已经解除,每一则新闻都是正面的报道,这让钟伟业很满意。

    天空音乐厅,排练场。

    明天就是妙婷的秋冬新品发布会了,全体演职人员在做着最后的彩排。

    休息室里,温楚正拿着当天的报纸,看得津津有味,钟伟业这只老狐狸真是先下手为强,一下将冷寒变成了钟幽然,身价也倍涨,看来这个女儿还真有着不小的利用价值。

    他看着报纸上冷寒的照片,她的微笑看起来很牵强,温楚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这样的结果,难道不是她渴望的吗?直接从儿媳妇变成了女儿,这难道还不足以满足她贪婪的**吗?

    这时,安娜拿着一本杂志,没有敲门直接冲进了温楚的休息室。

    她指着杂志上冷寒的照片,高耸的胸脯不停地起伏着,让人不得不一眼便注意到她的丰满:

    “温楚,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知道她是钟家的亲生女儿,你为了得到妙婷的代言人,所以抛弃了我,选择了她,是不是?”

    安娜完全丧失了原来空姐的风范,也不像是个台上风采照人的女明星,倒像个泼妇。

    面对安娜的质问,温楚真是觉得哭笑不得,明明当初是她提出分手,现在却成了温楚为达目的不惜牺牲色相?

    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还需要这种龌龊的手段吗?

    他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为了这次的工作,他甚至不愿意与安娜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她每天与导演杰克暗送秋波,还口口声声地喊着爱他,要跟他复合,真是让人作呕。

    温楚站起身,根本不屑回答安娜的质问,向门口走去。

    安娜却不依不饶,她扔下杂志,拉住了温楚的胳膊:

    “别走,楚,我错了,我不应该怀疑你。我知道你并不爱她,是吗?你是男人,跟我分手之后,总有耐不住寂寞的时候,你去找她,只是为了发泄对吗?我知道你不会看上那种女人的,她不只有你一个男人,你怎么会爱上她呢?”

    温楚的冷酷不得不让安娜软了下来,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无法掌控这个男人,之前他对她的感情,到底是爱情还是习惯?她分不清,只知道她似乎无法再让他回头了。

    温楚看着安娜拉着自己的手,冷冷地说:

    “放开。”

    安娜不仅没有放开,反而将整个身体贴了上去,她紧紧地抱住了温楚,哀求着:

    “不放,我不放,楚,你知道,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你,我爱你,我爱你!如果你喜欢,你可以去找其他的女人,我不会介意的,我只求你别不要我,我不能没有你。”

    温楚的笑意加深了:

    “你想让我成为跟你一样的人?”

    自从两人分手后,温楚没有再找过她,再次相遇后,温楚也没有碰过她,她爱这个男人,却得不到他的爱抚,她内心的寂寞可想而知。

    温楚按住了她的手腕,继而从他的衬衫里拉了出来,眼神中都是厌恶:

    “够了,安娜!收起你的,留给别的男人吧!”

    冷冷的一句话之后,温楚甩开了安娜的手腕,径直向门口走去。

    温楚的力气太大了,安娜直接被甩到了地板上,只听她“啊”的一声惨叫,当温楚回头看时,发现安娜的左脸撞上了茶几的一角,突起的颧骨处已经被撞出了一个小小的坑,鲜血马上溢了出来。

    温楚皱起了眉头,他走回去蹲下身察看着,虽然伤口不大,但却很明显,这样的伤明天恐怕不能上场走秀了。

    “啊……好痛,楚,我的脸怎么了?”

    安娜用手去摸脸,拿到眼前一看,手上都是血,她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温楚把她从地板上拉了起来,无奈地说:

    “走吧,送你去医院。”

    安娜的尖叫声引来了门外的肖何与导演杰克,两人冲了进来,导演杰克忙从温楚手中抢过了安娜的手,这些天来,安娜背地里与杰克一直混在一起,因为杰克不仅是这场秀的导演,他还答应安娜,他的下一部电影一定要找她做女主角。

    娱乐圈里的潜规则太适合安娜这种女人了,她的身体很开放,只要她想、只要对她有益,任何男人都可以。

    她以为身在娱乐圈的温楚也会欣然接受这种潜规则,可她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有些人的性和爱是分不开的。

    导演杰克扶着安娜,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老天呐,这样的脸明天可怎么上场啊?这是怎么搞的啊?”

    说着杰克向温楚看去,刚才休息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难不成是安娜自己摔的?

    温楚只对杰克淡淡一瞥,以为他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猫腻吗?

    “导演,刚才我与安娜小姐太疯狂了,不小心弄伤了她的脸,真是不好意思,明天的秀恐怕她无法上场了,我会跟妙婷解释的,让他们另外再找人选。”

    温楚故意将刚才的冲突解释成暧昧,既然杰克知道安娜是什么样的女人,也不怕他笑话他了,因为他也是个男人。

    如果说出实话,也太让安娜没有面子了,这属于严重的挑逗未遂,毕竟安娜曾经是他的女朋友,他也不想做得太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武极神话〕〔燕云十六骑〕〔误惹摄政王:臣女〕〔都市绝品狂尊〕〔重生最强丹帝〕〔奶系甜心:吸血殿〕〔兽医皇后〕〔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刺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