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湾区之王〕〔女总裁的逍遥高手〕〔绝色总裁的超级高〕〔帝后世无双〕〔龙武战神〕〔最强炊事兵〕〔长生元记〕〔梁山事务所〕〔极品全能学生〕〔骑士征程〕〔都市超级高手〕〔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仙尊洛尘〕〔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六零俏佳人〕〔美利坚纵享人生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394章 戒心
    小米的心再度抽痛起来。可是她却有着一种认命了的悲伤。有点事情,只要存在,就是对的。

    这是一个佛家用语,其中蕴含的意义太多深远,没点阅历和认识,恐怕还真难以体会,可现在,小米越来越觉得这句话非常有道理。

    对了,佛家。小米想起了这次来病房里看自己的小雨点。心里软了一下。那么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真暖心。她的思绪越飘越远。如果当初小米粒还在,现在恐怕都念小学了吧?自己和温鸣生出来的孩子,样貌应该不差,也会有小雨点一般的机灵和可爱吧?

    她难过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小米粒了。也许她应该抽个时间,去和她说说话。她是她的妈妈,她那么小就孤独地一个人呆在那里,很难受吧?小米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的伤虽说恢复得很好,可是要到清凉山这么远的地方,怎么说也有些不妥。所以第二天小米打算出门的时候,被墨子拦了下来。

    墨子对小米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当初他认下了温啸后,还偷偷瞒着小米,这个是他的不对。所以现在在面对小米时,墨子或多或少地有些心虚。

    小米倒是不在乎:“墨子,让开。”

    “小米姐,你伤刚好点,就要出去,我担心弄不好的话,又让骨头开裂,那就麻烦了。墨子诚恳地劝小米。

    小米没理他:“你要么送我去,要么就在着等着,那么多废话!我是未成年人吗?我在做什么,我心里很清楚!”

    墨子劝阻拦截都没奇效,只好把小米送到车上,赶紧找了个角落,给温啸打了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说。

    温啸当然知道小米的脾气,没做决定前很纠结,可做了决定的话吴鸾千山万水,排除万难她都会把事情做到底。他知道阻拦是没用的,只好交代墨子:“把车开慢点,注意别影响到她伤口。

    墨子默默地收了线,亲自去开车。小米和那位请来照顾她的护士坐在车子后面。

    墨子小心翼翼地尽量避免坑洼的地方走,一路上倒也平安无事地到了目的地清凉寺。

    小米谁都没让跟着。自己慢悠悠地进了寺内。再三交代一起来的人别跟着进来。

    温啸听说小米要去清凉寺,早明白了她要去看小米粒的。于是交代墨子别跟得太紧。所以小米这一说,也没人敢跟着她进去。

    她的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要不是剧烈的动,应该是没问题的。小米慢悠悠地朝着寺庙深处,走了进去。

    清凉寺不止香火旺,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寺里风景宜人,空气新鲜。小米呼吸着那清新的空气,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了大半。要不是心里还记挂着去看小米粒,也许她的心情也会好些。

    前方是个石拱桥。她慢慢地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毕竟是受了伤,她似乎还不能适应大的运动量,爬到桥头,小米忍不住停了停,想休养一下。

    这次车祸受伤虽然并不算太严重,可毕竟是受了伤,的确是让她觉得体力精力不如从前了。

    在桥的栏杆旁的另外一个女子,身材苗条,面容清秀姣好。正呆呆地看着桥下的睡莲,显然在想着什么。表情是满满的心事重重。

    不过来寺庙里的人,总是有所求的吧,不管是精神上的救赎,还是想物质上的,恐怕没人会毫无目的地逛寺庙吧。

    小米靠在桥的栏杆上,默默地养着精神,桥下的睡莲开得正好,娇艳得有种吹弹即破的娇弱感,似乎很快就会凋谢。不过小米清楚,那只是个假象。事实上睡莲的花期应该也不短。

    小米还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身旁的那位女子慢悠悠地走了,小米在看睡莲至于,目光不经意地扫了过去,发现刚才那位女子居然把一个小包遗落在了桥栏杆上。那是一个普通的小布包,拿在手上,是硬硬的感觉,里面应该是女子毕竟重要的东西。

    那女子照理来说,应该没走远。小米努力地用自己身体情况可以容忍的速度,追了上去。

    还好,那女子走得很慢。慢得小米觉得她的脚步沉重。像是拖着两条沉甸甸的铅腿。

    她快步走向女子。太用劲了些,胸口有些疼,她的额头都冒出了汗珠。她喘息着叫住女子:“你好,你把包忘记在石桥那里了。”

    女子转过头,看着小米。

    这么近距离地对视,小米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给了她一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哪里奇怪,她却是一时说不出来。

    女子的声音很悦耳:“谢谢你!刚才我走神了。”

    她看到小米脸色惨白,有些担心:“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米摇摇头:“没大碍,谢谢。”说话间,胸肋隐隐地痛,下意识地伸手去捂了一下。

    女子显然看出了她不舒服:“你去哪儿,我扶着你。”

    小米看着女子那关切的眼神,赶紧道谢:“谢谢,不用了,我就到前面的存菊堂。”

    女子的目光暗了暗:“我也是到那里。我有亲人在那。”

    小米沉默了。同样都是去看故人的人,女子的心情她很能理解。对着有着同意感受的人,小米的防线很快就卸下,她觉得说出自己的情况,应该让女子那落寞悲伤的心能有一点点的安慰,毕竟她不是孤独一人。

    于是她难得地对这样一个陌生人说出了自己一直压在心底的秘密:“我也是,我女儿在那。”

    女子难得地打量小米一下,脸上有些不相信的神色:“你女儿,多大了?”显然小米的样子,让她有些误会。小米知道今天自己的装扮看起来像个学生,难怪这个女人会误会。

    想到小米粒,多大了?这个还真不好说。她的情绪低落了很多:“没出生就去了。”

    女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话让小米不舒服了,带着些内疚和补偿的意思,她也说出了自己的情况:“我儿子更惨,一岁都不到,就没了。”

    同样都是母亲,而且还同样失去了孩子,那种伤痛是不言而喻的。两个人的距离在瞬间拉近了很多。那女子也不多话,小心地搀着小米往存菊堂走。两个人都心情沉重。

    到了存菊堂。两人惊异地发现,她们的孩子的灵位虽然没紧挨着,可摆放得很近。两人默契地没说什么,各自给孩子上香祈祷。又是一番伤感。

    等从存菊堂出来,经过女子身边时,小米不经意间发现她拜的灵位居然是两个,一个是小孩的,一个则是个成年男子,估计是她老公。

    这是一个失去了丈夫和孩子的女人。小米心里对她充满了同情。

    她站在存菊堂院子里的那棵树下。也不是特意的,她就是想和这位女子聊聊。

    女子在她后不久,也出来了。眼圈还是红的。

    两人默默地走着。小米觉得,这种时候其实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陪伴就可以了,感觉到身边还有人陪着,比一个人寂寥地想着故人,那种结果要好得多。

    女子很聪慧,显然明白了小米对她的怜惜。她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这样素昧平生也能有这样的同情心,本身就是大爱。她觉得这样的人面前,她根本不需要有什么防备和戒备。

    “我老公和孩子,一年前出车祸没了。就我活了下来。”女子平静地用一句话讲出了她的故事。

    小米哦了一声,握了握女子的手。她大致猜到一些,和她想的差不多。的确让人叹息。

    她手上的热力让女子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勇气:“我整整在痛苦中煎熬了一年多。现在我终于有了机会,我打算来清凉寺陪他们。”

    “什么?你要来清凉寺?”小米吃惊地差点叫出来。话还没出口,发现这是佛门圣地,赶紧压低了些嗓音。

    女子看到一旁有椅子,走了一段距离的小米又有些微微的喘息,她索性把她拉到椅子上坐下。微微一笑,光洁的脑门上闪着圣洁的光:“我在家修行了一年,就为超度他们。现在我想通了,事实上,那还远远不够,我想,以后我就打算在清凉寺安家了。”

    “安家?”小米惊疑万分,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打算在这里一辈子?

    女子的笑更是带着一种看遍人世间繁华的样子:“一年前我本来就打算来的,可主持让我好好考虑,说给我一年的时间,如果到了这时候,我还是坚持的话,她会给我机会。”

    这回小米理解了,她有些结巴:“你的意思是…你想出家?”

    女子高昂着脑袋,点点头:“我期盼了很久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改主意,主持已经同意了,一会儿就是我的剃度仪式,我在那之前,先来看看他们,也算对我凡尘之事的了结。”

    她顿了顿:“虽然,我以后还是会来看他们,不过,那时候的意义和现在就不同了。”

    不同?有什么不同?小米想问来着,可是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她却忽然开不了口了。在这个义无反顾的女人面前,她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什么都不是,脸提问的资格都没有。

    同样是母亲,她为小米粒做得太少了。

    女子似乎看出了她的意思:“你也不用多想。我来这里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当时出事时的惨烈,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放不开也放不下。回去的日子我天天在煎熬中过活,没有一天能平静。可到了这里后,跟着师太们诵经修行,我的心奇迹一般地平复了,也安心了。其实说到底我不是单独为了谁,做了这些,其实都是为了我。这个也是以后我需要修行的,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小米哦了一声,还是有些疑问:“你这样,你的家人知道吗,他们会同意吗?”

    女子再度微笑,脸上的表情平静得和她说出的内容完全不搭:“我的父亲母亲曾经把我卖给人贩子,后来我逃了出来,才遇上了我老公。其实我和我父母,缘分已尽。”

    小米愕然,想说的话生生被堵在了喉间。

    女子看看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师太在等我。这种时候能有人和我聊聊真好,谢谢你。有缘再见。”说罢起身挥挥手和她告别。

    一切的发生都那么神奇和突然,小米机械地和这女子挥手。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发呆。

    回过神来,她再度发现,那女子把包又给落在了椅子上。

    女子还在不远的地方,小米高声叫喊那女子。

    女子回过头了,脸上的神采让小米不敢直视,她潇洒地挥挥手:“我用不着了!有缘人,送给你吧!”

    “唉,我用不着,你倒是来拿走呀!”小米高声叫着。让她再追出去一次,她可没这个力气了。

    女子头也不回,向着背后挥挥手。显然是去意已决,和过去告别的意思已经是不可能再改。

    小米错愕地看着手中的那个小布包,对自己刚才的经历有着一种不真实感,简直是做梦似的,以至于她都有些恍惚,感觉现实是那么的飘忽,让她难以捉摸。

    高大的落地窗前,沙发上的小米看着手中的那个布包出神。张阿姨接连几次经过她的身边,都有些好奇小米的反常。她从清凉寺回来,就这么个表情和姿态,似乎在想什么事情,而且完全想出了神。

    小忆跟着家中的另外一位保姆,刚从外面进来。看到妈妈,小忆在保姆的怀抱里拼命扭来扭去,硬是逼得那保姆把他放到地上。他笑嘻嘻地迈着那胖乎乎的小短腿,朝着妈妈奔了过去。

    看到儿子,小米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回到人间。把布包往沙发上一摆,朝着儿子敞开了自己的双手。

    妈妈的怀抱是世界上最令人安心和舒服地地方。小忆紧紧地偎依在母亲的怀里,使劲往上爬,试图去亲妈妈。

    小米半推半就,尽量地护着自己手术后的胸肋和受伤的手,不让儿子那乱动的四肢碰到,她配合儿子笑闹着。小忆拿出他的扭功,终于成功地凑近妈妈的脸,啪地亲了一口。

    母子两个都笑得很开心。

    张阿姨不动声色地收拾着沙发前的报纸杂志,很自然地顺带把那个布包抄到了手中。

    “那个不用收,我一会儿还要用到。”小米淡淡地说。

    张阿姨的手僵直在空中,有些讪讪地把东西放回去,缩回了手。

    自从上次她把小米的行踪透露给了吕东伦,小米对她的态度还是很原来一样。可是张阿姨能敏感地发现和感觉到,其实有些东西,似乎不一样了。在举手投足间,在有些看起来平淡的细节中。

    比如现在,小米事实上根本不想让她去碰这个东西。虽然她说得很随意,从做法上来说也是无懈可击。可是,张阿姨就知道,小米对自己有了戒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