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BOSS有病得早治〕〔我的高冷女老板〕〔Boss生猛:总裁,〕〔武侠之求剑问道〕〔仲商有亓〕〔透视贴身保镖〕〔巧女喜当家〕〔绝世赘婿〕〔BOSS,你老婆带球〕〔我真不是鉴宝师!〕〔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偷爱〕〔武侠世界去修真〕〔校园修仙武神〕〔江先生,请持证上〕〔舌尖上的霍格沃茨〕〔透视神医在花都〕〔最美不过小时光〕〔席少撩妻,宠宠宠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389章 缺失感
    短短一句话,可是显露出了一个久待家中的妻子,对远归的丈夫的欢迎,那一句“不出去了”甚至还给足了温鸣面子。

    听到这话,温啸的脸色一沉,眸光更是黑黝黝地看着两人。

    温鸣心中是五味杂陈,他从车中看到大哥拉着小米的手,心中的醋意几乎已经涨到爆棚,可他还是强作镇定地下了车。

    后来明显地小米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可是,他又有种为大哥可能受到的伤害绝对难过。

    事到如今,温啸也不打算勉强了。虽然如果温鸣不出现的话,他本来是计划勉强一下小米的。可现在情况不是变了么。他关上后座车门,拉开驾驶座位的门:“那你回去吧,我先走了。”

    说罢,看也不看两人一眼,快速驱车离开了。

    车子才消失在视线之外。温鸣似乎无意识一般地,松开了小米的手。

    手中那空落落的感觉,让小米一震。难道,他真的打算对自己绝情到这种地步了么?

    当两个情人间如胶似漆的时候,猜忌总是容易远离,很容易地就能感受到对方的爱,而且还深信不疑。可当疏远隔开了两人的距离,那猜忌甚至曲解总是很轻易地就能占据对方的心。

    才见面的两个人,都曲解了对方的意思,他们甚至已经开始猜忌。

    两个人沉默着回到家中。张阿姨对小米去而复返还有些不解,可看到温鸣,眉开眼笑起来。她看看小两口的表情,那是吵架了不是?赶紧很有眼力劲儿地抱起小忆,说出去溜达溜达,消失了。

    看司机摆放好行李离开后。温鸣坐在沙发上。没有小别后的拥抱,甚至没有一句柔情的话,他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出去找工作?”

    他的态度和往常出差回来要和小米腻乎一会儿,有着天壤之别。

    小米觉得很委屈。甚至心里还用情了一种酸楚。她有些苦涩地回答他:“没什么,就是想工作了。”

    如果这个时候温鸣肯对她柔声说上几句,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可是,他没有。

    他板着脸:“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影响到你了?”

    这话是句好话,不过前提是气氛环境正常,而且语气最好也平和,不带他意。可他显然做不到。就算隔得远远的,小米都能听到他话语中的讥讽之意。

    本来就是压抑着委曲求全的小米,哪里还受得了这样的“挑衅”!

    她气得胸脯气氛,嘴唇哆嗦着:“什么影响?影响到了什么?温鸣,你倒是说清楚!”

    温鸣心里也不爽啊,他出差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她和温啸一起去爬陇西山,去和孩子祈福,那不是摆明了是以孩子父母的身份去的吗?换句话说,他们不是一家人吗?

    他偶然回来,都能遇到他们两人在家门口拉拉扯扯,那他不在的时候呢?

    温鸣心里又酸又痛,神经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绷和刺激。

    哪知道这个艾小米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先发力,仿佛做错事情的是他!

    温鸣瞬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说得还不清楚吗?是你理解有问题吧?”

    小米气得直发抖。从她主动投靠温鸣以来,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几乎从来没说过句重话,可现在确实毫不留情地严厉指责她!

    小米的眼泪掉了下来:“我做错了什么吗?你怎么这么凶我!你出差这阵子,从来不往家里打电话。我打电话还是一个女的接的,难道,这就是你这次回来冲我发火的直接原因!?”

    温鸣哑了。心里隐隐涌起了一丝暖意。小米说到“一个女的”的时候,脸上那失望伤心的表情,说实话让他很受用。这么看来,她还是在乎他的,难道她和温啸的种种传闻,是因为某种误会?

    不过刚刚男性自尊在门口受到挑战的温鸣,一时还放不下他那高昂的头颅。他还是板着脸:“那不过是一个恰巧帮我接电话的人罢了,你想太多了。”

    恰巧?想太多?小米冷冷的笑。她就是想太少了,才会面对今天的局面!

    她脑袋一热,话说得就不管不顾了:“温鸣,你真让我失望!如果我和大哥还有小忆这种复杂的关系困扰了你,那你直说呀!我不会拉着你后腿的!”

    温鸣一怔,怎么这话说得,委屈的是她,而不是自己?

    看得出小米的伤心和失望:“我知道,当初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拆散了你和乔巧,我现在退出,我现在退出,行不行?”

    她脑袋一热,话说得就不管不顾了:“温鸣,你真让我失望!如果我和大哥还有小忆这种复杂的关系困扰了你,那你直说呀!我不会拉着你后腿的!”

    温鸣一怔,怎么这话说得,委屈的是她,而不是自己?

    看得出小米的伤心和失望:“我知道,当初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拆散了你和乔巧,我现在退出,我现在退出,行不行?”

    这话一说出口,两个人都呆在原地,说的人自己都被惊住了,何况听的人!

    温鸣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小米,眼里的伤痛显而易见。

    她就那么急着离开自己吗?看来他真的低估了她对温啸的感情。就因为她对乔巧的一个误会,她就要借这个名目离开?

    他电话中的那个女人,其实的确是他的一时起的念头。当时,他能够感觉到乔巧身上那不死心的火苗。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她,他就算是找别人也不会再和她。可关键是他心底还有个想法,他想看看小米听到这件事情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他已经不敢期待她能怎么样,也许只要她表露出一点点的不快或者醋意,那他也可以确定她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就算她像个小妻子一样朝着他数落,说着自己的不满,那样他也可以知道她的想法。哪知道她居然冷冷地说出了放弃的话!

    小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冲口而出了那样的话,她知道,情侣之间如果说出这样分手放弃的话,那将多么伤害彼此的感情!可是自己居然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

    这只能说明,她的心里,积压了太多东西,也许,这不过是她下意识地说出了她潜意识里想做的事!如果只是一个温鸣还好,可现在她却不得不面对他的父亲温狄和母亲吕东伦,还不仅如此,现在还活生生地有一个温啸横亘在两人中。不管怎么样,都是一种坑坑坎坎的处境。

    而且,事情还没完,温鸣还在这种乱成乱麻的处境下,居然又在他身边出现了乔巧!

    也许,重重因素的堆积之下,这种场景让小米抓狂,才让她爆发出放弃的想法的吧?!

    空气中一片寂静。是那种让人窒息的安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住了,两个人都看着对方,目光中都是伤痛。谁的心中都有难忍的委屈和难过。

    温鸣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刚才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受伤表情,早已没了踪影。小米面前的温厅长恢复了庄重严肃的摸样:“你太激动了,我想我们最好都冷静一下。”

    的确,现在这种情境下,的确不适合交谈。小米平复着自己的心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而温鸣一语不发,往楼上走去。

    温鸣刚出差回来。两人间就爆发这样的争吵,小米也觉得是需要冷静一下。她想温鸣应该是回房间去洗澡换衣服了。所以她也没太在意。

    可当温鸣把刚才司机拎到楼上的行李,原封不动地提了下来。身上穿着的依旧是刚才的衣服。他的表情很沉重,有些冷冷地对小米交代:“这几天我还是先住酒店吧,你也冷静一下,有些东西我们都需要好好想想。”

    说完这些,他压根没看小米的反应,大步朝房外走去。

    小米回过神来,终于明白他口中的“冷静”居然是要两人分开!她扑到门口,正好看到去而复返的司机恭敬地把行李箱从温鸣手中接了过去。而温鸣面无表情地打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整个场景一气呵成,迅速得小米都没想到温鸣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采取这种做法,是宣布要和她分居的节奏吗?小米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连叫住温鸣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心里的委屈和愤怒像是一个越吹越大的气球,让小米的胸口闷得难受,而没有发泄的窗口。

    她只是有一种深切的感受,那就是温鸣变了,变得自己都觉得陌生。泪水毫无预兆地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做错了什么?温鸣要这样对她!

    小米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伤心了多久。到了最后,她坐在院子里,就看着那迎风摆动着小草发呆。

    张阿姨带着小忆回来了。悄悄地在院门那里站了一会儿,没打扰小米。刚才温鸣的车去而复返,她在小区里已经看到了。她特地留意了一下,看到温鸣在车上又出去了。

    这么多天离开家,才回来这么一会儿就走了,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张阿姨看着这对夫妻一直都很和谐和恩爱。像这样闹别扭,还是第一次

    小米的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她在院子里想了很多很多。她甚至想设身处地地替温鸣想了想。也许,他现在也是心情烦躁。毕竟不是所有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能平心静气地静下心来。说实话,的确,太过纠结。

    她甚至心存了幻想,乔巧已经有作恶的先例,谁知道她此行是抱着什么目的而来呢?而且,她所说的,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和温鸣确认一下,难道不是吗?

    经历过了人生大风大浪的艾小米,虽然年纪也就二十多岁,可是她的处理方式却是已经带着超越了她年纪的老成和沉稳。

    她明白,有时候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未必都是真的,她得用心地去体会。就算她曾经因为温鸣是吕东伦的儿子,心里很不舒服过。可是这个男人却是真真切切地给过她温暖,在她最无助和伤心的时候,因为这个男人的温情,她才能那么快地从伤痛中恢复过来。

    说实话,如果在能达成谅解的前提下,她还不想放弃他。虽然那天夜里,他电话里的女人声音,只要一想到那个,她的心里就一阵阵刺痛。

    如果他能给她个解释……

    此时酒店里的温某人,倚在窗前,抽着烟,同样的心潮起伏。温啸拉着小米手的样子,随时能闪现在他的面前。晃得他眼花。同样有着胸闷胸痛的效果。

    本来计划大半个月的出差,他十天不到就利落地处理完了事情。这次出差,他的确有些想喘口气的意思。可是也就才过了那么几天,只要没在忙工作,他总是会想起小米和孩子。她的一颦一笑,还有孩子那娇弱地偎依在两人中的记忆,都让他的心底深处一阵阵发软,柔润如水。他知道,他想她和孩子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有着豁出一切的想法。虽然面对着温啸,他是有些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潜意识里还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凭什么温啸一出现,自己就得把手上的东西都得送上?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包括孩子都送回他的身边?就因为那是爸爸妈妈的深切期望?因为他们对大哥当初没尽到义务,现在想弥补,就来牺牲自己的幸福?而且还那么理所应当?

    难道自己就非得双手奉上一切,才算是对父母的孝顺?

    那维持着这个世界的正义公平和道德,都上哪儿去了?对自己公平吗?

    他想,只要两人坚持,谁又有资格来拆散他们呢?他们是合法的夫妻,而且还彼此相爱。

    可是,紧接着发生的种种,小米和温啸的多次接触,包括自己亲眼所见的亲密。让温鸣的心里有了动摇。在一起的前提是两人相爱还彼此坚持。

    可是现在,小米似乎已经坚持不住了。而他,对她和自己的爱也有了怀疑。两人的情感中,似乎一直是他在主动,她在消极承受,曾经他甚至强迫她接受他,现在看来,也许她只是对他的强势习惯,并不是因为爱和需要……

    温鸣长长地抽了一口烟。他的心里充满了落寞和忧伤。

    作为一个女性,也许她想要的她说不出口,特别是这种特殊的场景下。谁先跨出那一步,也许谁就是承受种种负面的那个人。她心想而迈不出去的步伐,如果他不来,谁来?

    温鸣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烟。感觉自己胸口空落落的。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每次出差回家,他都会紧紧拥抱着小米。那种怀中的缺失感,会很快就被填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