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湾区之王〕〔女总裁的逍遥高手〕〔绝色总裁的超级高〕〔帝后世无双〕〔龙武战神〕〔最强炊事兵〕〔长生元记〕〔梁山事务所〕〔极品全能学生〕〔骑士征程〕〔都市超级高手〕〔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仙尊洛尘〕〔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六零俏佳人〕〔美利坚纵享人生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304章 打扮
    平常最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大声说话的温鸣,居然对这个小伙子的无礼行为出奇的宽容,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语气很温和地招呼,有如那小伙子是来串门似的:“小粟,你来了,来,坐。“</p>

    那个叫做小粟的很愤怒更无礼了:“坐什么!别假惺惺的了,赶紧把我姐交出来,你这里我一分钟都不想呆,我们马上就走!“</p>

    温鸣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扬声叫她:“张阿姨,沏茶!“</p>

    张阿姨正在寻思着这个叫小粟的,为什么对温市长有那么深的敌意,听到温鸣招呼,如梦初醒,自己刚才偷偷看得想得入神了,居然忘记了这事儿!她高声应着:“来了,来了!“赶紧去做准备。</p>

    等她用托盘端着茶走到大厅时,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场的人表情似乎都有些奇怪。她本能地顺着大家的目光朝着楼梯那里看去。连她都惊得瞪大了眼睛。</p>

    张阿姨有些愕然,温鸣的私生活她略有所闻,可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居然能把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孩子弄成这样,情绪似乎有些失控啊……</p>

    女孩子的样子,让人对于昨夜不想歪都不行,一切几乎昭然若揭。</p>

    温鸣似乎也没预见到这样的变故,轻咳了几声。钱秘书在官场混迹多年,更是知道轻重,第一时间就赶紧转过了头,非礼勿视。他的心里是无比懊悔,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把人带到就应该赶紧撤,怎么这么脑残还留在原地,现在看了老大的女人这个样子,那表面道貌岸然,私下里小气的温老大,不知道要出什么损招老整自己,才能消气了……</p>

    墨子也赶快转开了眼睛,不敢再看。倒是小粟还能直视姐姐,他非常痛心:“姐,昨夜你失踪一晚上,我们找你找得焦头烂额知不知道!电话也不接,我都急死了!“他哽咽起来:“我差点以为你……简直是把我吓死了!“</p>

    他控制了一下情绪,扬起头来:“后来我们猜测你是不是来这里了,原来你还真是!今天我要你给我个合理的理由,究竟是为了什么?“</p>

    女孩子没有回答,她慢悠悠地走到了温鸣的身边,对这里的坏境熟络如同是在自己家。她闲闲地坐到了沙发上,自然无比地蜷在他的怀里:“小粟、墨子,你们来了,坐吧。“</p>

    温鸣身着睡袍,还有女孩子的那副打扮,完全是一副从床上刚下来的暧昧摸样,两人亲亲密密地坐在一起,温鸣的手随意地搭在女孩子的肩头上,低头旁若无人地看她,眼中是满满的宠爱:“孙秘书把衣服送上去了,你没看到吗?“</p>

    小米嘟嘟嘴,如同和情人撒娇:“那些新衣服都没洗过唉,多少人的手碰过都不知道,洗了再穿!“温鸣了然地一笑,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头发。两人态度亲昵。亲昵得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两个人一定有过更亲密的**关系……</p>

    那幕场景显然刺激到了那个男孩子,他涨红了脸,额头上青筋突起,显然是愤怒之极:“姐,你怎么了?你疯了吗?居然会和这个人在一起!你忘记了吗,爸爸是怎么离世的?妈妈又是怎么没的?还有....还有姐夫.....“男孩子再度哽咽起来,都有些说不下去了。</p>

    他在眼睛上抹了一把,反客为主,气势很足地驱逐起房间里的人来:“你们都出去,我和我姐姐谈谈!“钱秘书早看出了温鸣对这男孩子的纵容,听到他这样说如蒙大赦,投了个征求意见的目光给温鸣,见温鸣朝着自己微微颔首,立马转身就走出了房间。张阿姨放下茶杯,也赶紧退回了厨房。温鸣也打算起身,小米的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小粟,他不是外人,有什么就直接在这里说吧。“</p>

    听到她亲口承认温鸣的身份,还那么亲热,“不是外人“!艾小粟不敢相信地看着小米,他的脸更加红了,表情愤怒极了,语气中充满了责怪:“姐!“</p>

    小米不为所动:“有什么事,说吧。“</p>

    温鸣起身:“我先去洗漱,一会儿还要上班,你们谈。“他安抚地拍拍小米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然后从容地迈步上了楼。</p>

    张阿姨悄悄地继续观察着事情的动向。只见那个高大的黑小伙子,双手紧紧地攥紧了拳头。显然也是愤怒之极。</p>

    看着温

    鸣消失在楼梯口,小粟转头来,还是试图劝自己姐姐:“姐,跟我回去吧,我们现在马上离开这里,我也就当你是一时糊涂,好不好?“</p>

    艾小米抽泣起来:“小粟,我一回到那个家,就有窒息的感觉!我就会觉得我真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想让我回去么?“</p>

    艾小粟的眼睛里满是悲伤:“姐,我们换房子,换地方,无论你去到哪里,我都陪着你,直到你找到让你不会有那种感觉的地方,好不好?那样就不会有你说的那么难受了,好不好?“</p>

    小粟连说了两个“好不好“,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哪知道,艾小米摇摇头,无比伤感:“小粟,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回去了。现在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你非要我那样,那你是想让我活下去还是去死?你选一个吧。“</p>

    艾小粟眼泪都掉下来了,一旁的那个黑小伙,一直不说话,现在忽然上前,对着小米直挺挺地就跪了下去。</p>

    小米惊地跳了起来,赶紧去扶他。那黑小伙使劲地瞪眼睛,让自己的眼泪不流出来,可看着已经是悲伤无比:“嫂子!请跟我回去吧!萧哥临走时,让我好好保护你,请相信我,只要有我墨子一天在,我就不会让人欺负你!嫂子,回去吧!“</p>

    小米楞了楞,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沉重地摇了摇头。</p>

    墨子哭了:“嫂子,他们在下游找到了萧哥的衣物,现在基本确定萧哥已经遇难。难道,你不打算最后去送萧哥一程么?“</p>

    小米似乎呆住了,稍后她捂住脸哭了:“墨子,我害怕,我不敢去,我不敢去见你大哥。我没脸见他。“</p>

    艾小粟已经怒不可遏:“你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不敢见姐夫!丈夫尸骨未寒就跑来找别的男人,我们的父母没有教育过这样的人,我们家里不可能出这样的人!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是你亲弟弟!“</p>

    他抬起手来,朝着楼上的方向指着,表情严肃得如同发誓赌咒:“只要你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一天,你就不是我姐姐!我就没有这样的姐姐!“</p>

    他说得太激昂,以至于唾沫星子四处飞。甚至还有几滴飞沫飞到小米头发上的。小米一动不动任由着他说。看着弟弟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她冷不丁冒出一句:“你们自己回去吧。“</p>

    艾小粟气恼之至,一把拖起跪在地上的拿过黑小伙:“墨子,我们走!“他说完后,拉扯了几下,可墨子没起身,固执地跪着。他就自顾自气咻咻地往外走。连头都不回。</p>

    墨子还是跪在地上,哭得太厉害了,眼睑肿得老大,他哽咽着斜睨着小米,似乎在等着她最后的答案。</p>

    小米抽了抽鼻子,声音像是飘在空中的幽灵:“墨子,送你大哥的时候,告诉我吧,我去......“</p>

    艾小粟去而复返,再次拖起地上的墨子:“快走,快走,这地方我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墨子满脸忧伤地看着小米,被小粟拖着,身不由自地踉踉跄跄地走了。</p>

    小米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水晶大吊灯映衬下,她的身影更加单薄和孤单。她呆呆地看着弟弟和墨子离去的方向,捂住了脸,双肩耸动着,哭了起来。</p>

    张阿姨在厨房里,无异于看到了一场精彩的电视剧,而且是泰剧+韩剧+剧,当然,主流思路还是大陆方向。一番对话听下来,她张大了嘴,对事情大概也有了个轮廓,这个女孩何止不简单,简直就是个妖精段数的!</p>

    丈夫刚死了没多久,都没有下葬,就跑来找温市长了!这样的女人,谁收到身边祸害谁,怎么能要!看看她弟弟还有那黑小伙,那么求她,她都不为所动,真是个铁石心肠的人!</p>

    张阿姨摇着头,第一时间就给艾小米定了性,她非常非常地不喜欢这个祸水。</p>

    客厅里趋于平静,只有小米压抑的哭声。温鸣从楼上下来,心情复杂地看着她。如此委屈的她让他心生怜意,她这么不管不顾地来找他,心里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吧?他没有理由让她一个人承担。她和他弯路走得太多了,让人疲惫,直达不是更好?何必在意世人的目光?要知道,想让所有的人满意,连上帝都做不到。</p>

    &n

    bsp;他走上前去,把她的头压到自己肩头上,整个人一搂裹到怀里:“小米,别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虽然现在说这些似乎不妥,可是我的打算你也应该知道。等你那边的事情了结得差不多,我们结婚吧。“</p>

    她似乎没听到他说什么,只是轻声啜泣着,他的大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抚弄着她的头发。脸上的表情冷峻得看不出一丝情绪。</p>

    张阿姨偷眼看着温鸣低头很温存地和那个叫小米的,说着话。从昨晚开始,她见识到了温鸣太多不为人知的地方。比如,他居然会哄女孩子了,还有,一贯精明的温市长,不可能对这个小米的来历不清楚,可是居然那么义无反顾,真是着了魔了。</p>

    要知道,光刚才她用耳朵到的信息,就能对这个女人下结论。温鸣一定有着足够让他保持清醒更多资料。</p>

    比如,她老公新殁,再比如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她居然就跑出来找男人…….</p>

    正常的人都不会让自己身陷到如此复杂的泥沼中,可是,温鸣居然表现出来如此不在乎。而且他似乎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这个就让张阿姨看不懂了。</p>

    照顾温鸣的工作并不繁复,张阿姨还有时间看电视剧,温鸣看她喜欢,甚至在厨房里也给她装了个液晶电视。张阿姨对目前流行的各种剧目非常熟悉,各种斗、各种虐、各种恩爱……可是没有一个电视剧里,有温鸣这样的男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p>

    只见客厅里的温鸣低声和那小米说着什么,说罢还亲了亲她的额头。那个小米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还在哭。温鸣难得的抱了她很久,脸上的表情似乎越来越难过。</p>

    这样耐心的温鸣也是张阿姨没见过的。要知道,从来都是别人迁就他,就算迁就他他还会不耐烦,他一贯我行我素惯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迁就别人。</p>

    看温鸣哄了很久,那小米还是不为所动。他索性打横抱起她,上了楼。</p>

    看着他们消失在视野里,张阿姨撇了撇嘴,低声说了句:“矫情!“这字眼儿她刚从甄嬛传里学来的,她觉得用在这里刚好。有手有脚的,上个楼很难吗?偏还要男人抱着上去!更可笑的是,男人还就喜欢她这样的!抱着不觉得累,估计还觉得是甜滋滋的……</p>

    不是矫情是什么?女的矫情,男的配合矫情。</p>

    她对艾小米的印象又差了几分,整个就是个狐狸精,狐媚惑主的那种。她已经鉴定完毕。</p>

    卧室里的小米,躺在床上,已经止住了哭泣,只是眼神有些呆滞地盯着屋顶。神情委顿。</p>

    温鸣看她这个样子,帮她掖了掖被角:“小米,我和你们台长说说,这阵子你就别去上班了,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好好在家养养身体,恩?想吃什么,告诉张阿姨,她会给你做,她做菜不错,南方北方菜都会些。“</p>

    小米一声不吭,他像哄小孩子一般:“乖,听话,晚上我回来陪你一起吃饭。“</p>

    小米木然地点点头。他再度怜惜地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听话,等我回来。“</p>

    安顿好小米,温鸣亲自到厨房找张阿姨。张阿姨是从母亲身边过来的人,在一切都没有安排好之前,他不想让上次母亲上门兴师问罪的事情再度发生。</p>

    他和小米现在都太脆弱,实在不能承受母亲的狂轰滥炸。</p>

    他言简意赅:“张阿姨,我和艾小米过一阵子就会结婚。“</p>

    话很简单,内容太惊悚。正在切菜的张阿姨惊得一哆嗦,差点把自己的手给切了。她惊愕地抬头看着温鸣。</p>

    “至于我妈那里,我会亲自和她说。我不希望这些消息是你告诉她的,明白吗?“温鸣接着补充了一句。他还赶着出门,手上一刻不停地还在系着领带。</p>

    警告意味太明显,张阿姨诺诺地点点头。她想了想,不怕死地加上一句一直困扰着她的话:“那乔巧怎么办?“</p>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会解决。你做好我吩咐的事就好。“温鸣冷冷地说。</p>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