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湾区之王〕〔女总裁的逍遥高手〕〔绝色总裁的超级高〕〔帝后世无双〕〔龙武战神〕〔最强炊事兵〕〔长生元记〕〔梁山事务所〕〔极品全能学生〕〔骑士征程〕〔都市超级高手〕〔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仙尊洛尘〕〔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六零俏佳人〕〔美利坚纵享人生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226章 结束
    关风泽结束了这通电话,急不可待地回拨温暖。清脆的铃声,惊扰了浅睡中的温暖,只是她毫不介意:“风泽,你才忙好?”</p>

    “我还没忙好。”关风泽柔声细语道。</p>

    温暖微眯着眼,望向床头柜上的夜光闹钟:“都几点了!你还不抓紧时间?”</p>

    “我现在就在抓紧时间,跟你道‘晚安’啊。这就是我今天最后要做的一件事。”关风泽有说话的声音,显得那么可怜。</p>

    温暖“扑哧”而笑:“贫嘴!”</p>

    “不是吧?人家都说我嘴甜。”</p>

    “甜?我懒得理你,我睡了。”</p>

    “你不理我??那,我也睡了。”</p>

    “晚安。”</p>

    关风泽含笑:“做个好梦。”</p>

    关风泽将收线的手机,放在胸口,缓缓地闭上眼。他耳畔,今晚他吹的那首口哨悠扬的旋律,他的鼻尖,现在都能闻到她的味道,他的嘴角,扬起个好看的弧度。</p>

    她听不见。但,他还是愿意对她再说一次:“做个好梦。”</p>

    关风泽美美地睡了一觉,因为,他的梦中有她--可爱的温暖。</p>

    温暖甜甜地睡了一觉,因为,她稍稍地遗忘了他--她深爱的李峰。</p>

    遗憾的是,李峰一夜未眠,因为,他看见了温暖挽着关风泽,穿梭人群,招摇过市。他决定,与关风泽好好聊聊。况且,今天关风泽与他有约。</p>

    “关总,赶时间?”李峰刚与关风泽谈完公事,就见他急不可待地起身。终于,找到了适当地理由,寻思着与他闲聊私事--有关温暖的私事。</p>

    关风泽不愿与客户太多接近,应酬,只在必不可少之时。</p>

    他伸手与李峰握手道别:“谈情说爱,用餐,放松,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p>

    他滴水不漏的回答,让李峰哑言。他与关风泽握手后,将他送出了总裁室。</p>

    “留步。”关风泽按下电梯按键,拒绝了殷切李峰的一再相送。</p>

    李峰并没有在关风泽迈入电梯后,立刻离开。他目光入炬地注视着电梯经过的楼层关风泽去找她?李峰狠狠的一拳,击在电梯的门槛上。拳头撞击门槛的刺痛,及不上,他心底揪心的疼。</p>

    他伸手猛敲向电梯按键。见关风泽与温暖的理由,此时,他已顾不上思考。但,阻止,他责无旁贷。</p>

    他晚了。他去时,生产一部已人去屋空。</p>

    “我想带你来看菊展。可惜,*不开。”关风泽拉着温暖的手,迈着碎步,来到花展门外。</p>

    “你??五十块?”温暖盯着门票价额,心疼道。</p>

    关风泽故意扭曲事实,“呵呵”一笑:“我就值五十块?”</p>

    她吐了个舌头,转身而去。</p>

    他只想逗她开心,因为,她心里惦记的那个人,抛弃了她。他希望她忘了他?</p>

    关风泽领着温暖参观了昂贵门票的花展。她脸上的笑,是他看过最美的风景。</p>

    她置身于花海,芬香扑鼻的气息,舒缓了她的心。她的嘴角,染上了花的颜色,灿烂中带着娇媚。人比花娇,花比人美?</p>

    关风泽懒懒地看着温暖,扬声打趣:“你应该头上戴朵花,这样就可以招蜂引蝶。哦,还有我的五

    十元门票,可以收得回了。”</p>

    “你好穷哦。念叨了好几次你的五十元了。”温暖笑瞪着关风泽,看着他痞痞的笑,回啐道。</p>

    温暖的表情很可爱,在关风泽的眼中闪着光。他随手掏出手机,“咔嚓”按下了快门:“算了,拍张照片,弥补我的损失吧。”</p>

    温暖手叉在腰上,对着关风泽吹胡子瞪眼。</p>

    关风泽一步三顿地来到她跟前,猛地伸出手指,划过她的嘴角。</p>

    温暖羞涩地别开头,极不自在道:“怎么啦?”</p>

    关风泽晃动着,抹过温暖嘴角那残留蛋糕粉末的手指:“我逮到只偷吃不擦嘴的老鼠。”</p>

    “老鼠?好恶心。”温暖胡乱地用小手,抹去嘴角的粉末。</p>

    关风泽欣赏着她孩童般的动作,享受她带给他的悠闲,品味着有她的温馨,禁不住喃喃低语:“每天都这样,多好。”</p>

    “有发白日梦!你天天这样玩,‘传奇’的职工都喝西北风好了。”温暖毫无责备之意。</p>

    关风泽轻叹口气,他是“传奇”执行总裁,温暖是“恒通”员工?他们中间,还有个遭瘟的李峰??</p>

    一点点的皱眉,一点点的烦恼,一点点的语结。安静,在两人中散播?</p>

    离开花展时,关风泽告诉了温暖,有关李峰的消息:“嗯??你们总裁订婚了。”</p>

    “我知道了。”温暖脚步一顿,脸上神色瞬间黯淡,嘴角频频抽动,声音却被遏制在喉咙里。</p>

    这消息,她已经知道了,第一次听到,是从同事们的闲聊中,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雀跃议论声,她退开了。第二次听到,是李虹兴致勃勃地与她讨论--李总裁订婚宴是否会邀请集团中层,她不得已而陪坐。第三次听到,是来自李恩敏报喜的电话,她违心地说着恭喜的话?他瞧见了她的落寞,伸手拉住她的胳膊。</p>

    她的眼眶涌出压制永久的泪。</p>

    他知道,她不愿在人前哭泣。他将她揽进怀中,带着她快步向汽车而去。</p>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p>

    她哭得肆无忌惮。咸咸的泪,淌过嘴角。</p>

    他用手指,掠过她脸上冰冷的泪水。</p>

    她红红的眼睛,满是悲哀。</p>

    他任她哭泣。</p>

    她放纵地哭。因为,他让她,有了可以哭泣的空间。</p>

    半响后,她断续哽咽道:“对不起,我失态了。”</p>

    “对我,你也不用说‘对不起’。”他将纸盒里的最后一张纸巾,为温暖送上。</p>

    关风泽陪着温暖,直到她整理好心绪,才带着她向“恒通”而去。</p>

    温暖的哭泣,让关风泽整个下午,心底都蒙上了阴影。他调动了所有能够调动的时间,挤出了夜间漫步的空档。</p>

    于是,他挑选了环境优雅、弥漫花香、最适合观赏星星的草坪。</p>

    “喜欢吗?这很美吧?”关风泽在草坪上,铺开餐巾布。</p>

    温暖在关风泽折腾出来的赏心悦目台布上落座,琢磨着开口:“风泽,你人面广,有没有适合暂时不出门、不用露面,可以做的兼职?”</p>

    “啊?”关风泽仰望星星,不解。</p>

    温暖即将成为母亲,

    她得为孩子和自己准备足够的钱,只有远离这个城市,她才能离开熟悉的人,诞下孩子。可这一切,都需要钱。</p>

    她解释道:“我有个朋友,她想找一份工作。但她?”</p>

    关风泽狐疑地望着温暖,见她吞吞吐吐的模样,揣测着问:“你朋友是不是身体上有某种残疾,不愿与人接近?”</p>

    温暖震惊,或许关风泽这种问法,她可以将就认可。她胡乱地点点头:“工作不能太累,因为她可能会有不方便的时候,我是说身体。但她念过大学?”</p>

    关风泽没有将这个“身体有残疾的人”和温暖联系在一起:“我看看吧。如果有,我告诉你。”</p>

    温暖反复地讲述着自己的擅长,当然,是以那位身体有残疾的人角度所述。</p>

    关风泽有感于温暖的热心,最终保证:“我一定帮你朋友找份工作。你帮我转告她,让她安安心心养身体了。”</p>

    温暖长长地舒了口气,她终于为自己和孩子准备好了必须准备的第一步。</p>

    她仰望星星,一语双关道:“风泽,认识你,是我们最幸运的事。如果有来世?”她伸手摸摸小腹,尽管她不能感觉孩子的动静,可余下的话,她代孩子对关风泽道:“我希望,你能是我的家人。”</p>

    关风泽美美地笑,他感觉李峰的身影在远去,取而代之的?他晃动手中拔取的杂草:“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啦。”</p>

    这夜的温暖,半梦半醒间,被手机的提示音吵醒。她摸索着拿起手机,原来是他--大兵给她发的搞笑图片。</p>

    他和她,在那日深聊,就偶尔有短信来往。他总将手机上的好玩、好笑图片,幽默的话语,转发给她,同时附上那句祝福的话“愿你有个好心情”。</p>

    温暖没有回言,传短信的严峻兵也从没想过收到她的回复,他只想帮帮迷茫而无助的d小姐。</p>

    “叮咚”,严峻兵刚将手机搁在床头柜上,竟然收到了d小姐的回复。他默念着短信上简短的几个字“他要订婚了,我还好”,浓眉微皱。他敢肯定,d小姐的心情不如她说的那样好,应该是很不好。</p>

    严峻兵在反复斟酌了近半小时后,终于回拨了d小姐电话。</p>

    被短信吵醒后,就坐在床沿发呆的温暖,随手接听了电话:“怎么想起给我拨电话?”</p>

    严峻兵有些语塞,他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深夜十一点三十五分,沉默片刻,他用了最笨拙的语句:“我睡不着,想找你聊聊,是不是吵到你了?”</p>

    温暖站起身,拿着电话,缓步走向窗边。</p>

    关风泽的车刚驶离温暖家楼下,与严峻兵聊电话的温暖便来到了窗边,漫无目的地垂眼望向窗台下的空地。</p>

    她轻声对着电话道:“还好。你是想问我,他订婚,我的感受如何吗?”</p>

    严峻兵不善于拐弯抹角,他轻应了声:“嗯。我有点担心你。”</p>

    温暖直言相告,她的心情不好,预料的结局真正来临时,还是让她难以承受。那种撕心的痛,痛得刺骨。</p>

    严峻兵理解温暖,他走过那个艰难的过程,回顾那段往事,他还能隐隐感觉到当年的心痛。同命相连,让他更能体会她的感伤,他说话的声音不自觉间轻柔?</p>

    “其实时间,真的可以冲淡很多。”严峻兵摸摸他的小平头,语重心长道。</p>

    “嗯。我在等时间让我淡忘。”温暖同意严峻兵的话,只是做到,她还离得很远。</p>

    “有没有想过,用另一段爱,代

    替这段?”</p>

    “听说过,不过没有试的欲望。当时,你试过吗?”</p>

    “没有。我也是听说过。”</p>

    ?</p>

    “我是老了。所以不试了。走过,不容易,但人人都走得过。”</p>

    “我相信,可是真的很想哭。”</p>

    “离得太远,我没法帮你擦眼泪。”</p>

    温暖错愕、语结。</p>

    严峻兵难为情地笑笑,解释了这句话的由来:“刚陪我妈看韩剧,现学现卖。”</p>

    温暖笑了。</p>

    严峻兵也笑了,他在多年后,遇到了与他有相同遭遇的人。这样的遭遇,并不只有他和她独有,但这样敞开心扉,他也是第一次。</p>

    收线后的他,梦见了那个声音悦耳的d小姐。在梦里,他看不清她的容颜,但他愿意陪伴孤独的她,走出心灵的低谷。</p>

    大兵以身说法,让温暖这夜睡得格外的沉,用他的话讲:“放不下,就不要放下,到该放下时,自然放下,强迫自己放下,放得辛苦,放得痛心。”</p>

    清晨,温暖睁开眼,舒展着双臂,第一次对肚里的宝宝问“早安”。心情轻松了些的她,还未出门,就接到来自宝宝父亲的电话。</p>

    温暖犹豫中接通了:“早,有事吗?”</p>

    李峰玩弄着温暖落在“丰泰”的胸针,含笑道:“今天早上,你上班直接到我办公室来。”</p>

    温暖淡淡一笑,有时候,该你走过的人或事,再相遇时,很容易擦肩而过,任你有多少不舍,上苍终会让你错过。</p>

    她轻声道:“我今天上午要跟李主任去客户见面,下午我要和同事到附近县城出趟差。”</p>

    李峰今天离不开办公室,但下午温暖前往县城时,与她同行顺路的人,还是另有人在,那就是汉斯。</p>

    与汉斯同行,是件相当愉快的事。这比起温暖上午跟着李虹办事,有天壤之别。</p>

    那时的她,紧绷神经,客户提出的问题,她得小心观察李虹的脸色。在李虹对答如流之时,她得保持缄默,而脸上需流露自然的佩服之色;而李虹微露难色,她得努力调和气氛,至少不能给李虹冷场。</p>

    温暖一早上的辛苦疲劳,在汉斯款款而谈中,消失得无影无踪。</p>

    她打断汉斯标榜自己是“从零岁到八十岁女人梦中情人”的吹嘘:“你经常这样的吹,是不是提高中文的有效手段?以便在中国找个东方女朋友?”</p>

    汉斯笑道:“杰夫比我还能泡妞,每回问路,都是他去的。他说他的脸长得诚信。”</p>

    温暖同事卷发女人,在温暖解释杰夫就是关风泽后,附和地点头:“一看风泽那张脸,就知道是好人。说实话,他长得超帅!”</p>

    温暖脑海中浮现出关风泽微眯小眼睛,含笑的神态,“扑哧”笑出声来,感叹道:“风泽的嘴,比人帅,太甜了?”</p>

    温暖的话未说完,就得到了一致的嘘声。</p>

    汉斯抢白道:“亲爱的暖,告诉你个秘密?”话说到半截,焦点中的他便凑到温暖耳边,附耳低语:“杰夫连初吻都还保留着,我前两天刚探听出来的。独家新闻哦。”</p>

    温暖使劲地憋住笑,眼睛眨了眨,关风泽除了工作,其实娱乐时间应该很少,生活极为规律,没谈过恋爱,自然就纯情不已啊。</p>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