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机甲铸造师〕〔大演帝〕〔一剑飞仙〕〔重生之娇宠溦溦〕〔女总裁的霸道佣兵〕〔天国情缘劫〕〔神级大明星〕〔都市龙王赘婿〕〔郑原李茹萍〕〔开个诊所来修仙〕〔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萌宝驾到:爹地投〕〔我不想当老大〕〔大国战隼〕〔邪性老公太霸道〕〔鬼医袅后〕〔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都市仙帝〕〔极品透视高手〕〔你的爱如星光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213章 目光
    谢戈平巧遇了关风泽的目光,友好地问道:“小泽,我帮你盛吧。”

    关风泽摇摇头,饭前不一定需要喝开胃羹:“我喜欢先吃菜。不用了。”

    温暖诧异地望向关风泽,他不是告诉过自己,饭前喝粥或者饮汤,有助开胃吗?她狐疑地再盛了勺粥送进嘴里,这味道真的不错。

    她轻声规劝道:“风泽,试试吧。味道挺好的。”

    关风泽忽然来了兴趣,或许温暖满足的表情,就足以证明羹的美味。他刚点了点头,温暖便伸手从他跟前取走了碗。他含笑地望着温暖手中的碗,却失落地看着这碗转交到了谢戈平的手里。

    这碗殷勤的粥,关风泽细细地品,味道一般。

    温暖吃得津津有味,不时地赞叹关风泽,是个懂得美食的男人。

    关风泽渐渐地习惯了斋菜的味道,也品出了由于谢戈平滔滔不绝,而影响他食欲的美味。

    “我送温暖回去吧。”关风泽在温暖站起身的第一时间,笑道。

    谢戈平抬腕看了眼表,他下午没有什么事,昨天的手术很成功。他留在这里,只是这家请他来主刀的医院,希望明天和他谈谈技术指导的具体事宜。

    他跟着站起身:“我今天下午休息。还是我送温暖吧。”

    温暖琢磨着谢戈平的话有道理,他下榻的酒店离“恒通”不远,稍稍绕个弯便到了。她边朝门外走,边对关风泽说:“你送我,南辕北辙。还是我搭谢大哥的顺风车吧。”

    关风泽眼里的神情不自觉暗淡,他送温暖的确耽误不少时间,不过这个时间离下午上班也还早。有风度的他,没有劳烦出差难得有空闲的谢戈平,绅士地为温暖拉开车门:“谢医生,你不是说,今天还得准备一些明天议事的内容吗?”

    谢戈平琢磨着点点头,关风泽想得周到,两方医院合作,许多问题得充分准备,并且也得事前征求自己领导们的意思。他走向自己的车,却说了句:“谢了,小泽。对了小暖,晚上我们游车河。你下班,我去接你。”

    关风泽狠狠地关上车门,江明市的夜景很美吗?

    关风泽发动汽车,一路无语,闷闷地将温暖送回了“恒通”。在温暖推开车门前,他故意提醒道:“小暖,晚上你不去图书馆了吗?”

    温暖苦笑,谢戈平是哥哥的好朋友,好不容易来趟江明,自己总得略尽地主之谊。她扭头道:“今晚不去了。”

    关风泽轻点方向盘,今晚自己也有点空闲,只是时间不长。不过,晚上出来透透气,清醒下头脑,也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

    他唤住钻出汽车的温暖:“我今晚和你们一起吃晚饭。”

    温暖点点头,冲关风泽挥挥手,转身向办公楼走去。

    关风泽为了能挤出晚上更多的富余时间,下午的他,抓紧了一切能够抓紧的时间,甚至减免了他的下午茶。

    他的这一反常举动,引得了汉斯的赞许:“这样很好。你母亲大人肯定会为你感到自豪!”

    关风泽懒得理会汉斯的废话,他低头批阅着文件,随口道:“吃完,走人时,记得为我带上门。”

    汉斯接下来无休止的废话,关风泽都充耳不闻,他眼里只有工作。在他的努力下,他结余出了游车河的时间。

    下班时间刚到,关风泽就拿出电话走出了办公室:“暖,我在路上了。你等我!”

    温暖冲沙发边等自己的谢戈平笑笑,捂住话筒:“谢大哥,我们再等一下。风泽过来了。”

    收拾着办公桌的龙灵,打量了眼温文尔雅的谢戈平,她感觉还是关风泽好,至少长得帅多了。她大声道:“温暖,你们风泽快来了吧?”

    主管大姐亚鑫别开头一笑,龙灵明摆着就站到了关风泽一边,这丫头也太性急了。看小谢和温暖说话的模样,估计也就是普通朋友。

    让龙灵期盼的关风泽终于登场了。她看着关风泽手中的花束,路过他身边时,督促地拍了拍他的肩,很有深意地提醒道:“你来太晚了。”

    关风泽微扬下颚,来得早,并不等于就来得对,这个时间来,并不会错过什么,有心,就好。

    他笑着对支持者龙灵道:“我一会跟温暖游车河。”

    龙灵与亚鑫朗笑着,离开办公室,留下两男一女。

    关风泽将花熟练地插到温暖桌上的花瓶里:“我们走吧。”

    谢戈平打量着关风泽,难道他与温暖是情人?可看年纪,他比温暖小不少,随口道:“小泽,你和小暖是怎么认识的?”

    关风泽不屑于回答,相识的过程,怎比得上相知的默契,谁会喋喋不休地提起从前?那是女人们喜欢的话题。

    温暖反锁着办公室的大门,开了口:“我们风泽这小家伙是个天使。”

    站在一旁的关风泽听到“小家伙”三个字,紧锁了眉,但“我们”二字的前缀,还是很让他瞬间舒展了剑眉。中国话,真的深意无穷。他感觉全世界都该好好学习这古老而优美的语言。

    关风泽精心为“我们”安排的晚餐,可,如此费事的盛宴,再次让他吃得索然无味。

    浪漫的气氛,被称为了孩子般的情调;可口的食物,被定位为年轻人的前卫;他演奏的钢琴曲,无可挑剔,让他直接被夸奖是“有才华的年轻人”。

    关风泽极有涵养,却忍不住想为自己辩解。几次欲脱口而出的辩解词汇,终因温暖的笑容,而断送在喉咙。

    晚餐后,他提议:“我们从这条路上山吧。”

    温暖指指前方,谢戈平这是第一次来江明市,她详细地介绍路况:“前面红绿灯,左拐。而后到了第三个岔路口,右拐。看见沃尔玛,再左拐?”

    谢戈平听得一愣一愣,很复杂的路况,他有些担心自己记不住。他看了眼前方复杂的路况,不识趣地开口道:“大小姐,我不大记得住。干脆你坐我的车,给我指路吧。”

    温暖琢磨着谢戈平的话,点点头,就听关风泽的声音响起:“没关系,我在前面给你带路好了。”

    站在关风泽车旁的温暖,看着钻进车内的关风泽,指指停在一旁那辆谢戈平的车:“风泽,谢大哥第一次来江明。我看,我还是坐他的车吧。我们山顶见。”

    关风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车门

    被温暖带上,闷哼了一声,猛地一踩油门,驶进了车河。

    谢戈平羡慕地看着关风泽的法拉利跑车,感叹道:“还是跑车的加速快,我早就想买一辆了。过几年,我一定买。不过,这个牌子就算了。”

    温暖笑笑,钻进谢戈平的车里:“其实你这车也很舒服。你不是告诉我不大费油吗?”

    谢戈平点点头,发动了汽车:“小泽做什么的?感觉上似乎是那种事业有成的年轻男孩。”

    温暖笑看着前方,关风泽的车早就不知去向,关于关风泽情况,她不能全说,点到为止道:“他含着金汤勺出世,但他工作能力超强,绝对不是那种纨绔子弟。”

    谢戈平附和地点点头,以自己识人的眼光,这关风泽肯定是个求上进的青年。两人聊着关风泽,驶向山顶。而话题中的主角,早已在山顶吹着风,翘首以盼。

    他双手撑着山顶的围栏,眺望夜幕下的江明市。星星点点的街灯璀璨而迷离,萦绕贯穿市区的河流宛如女人般媚态。迎面袭来的凉风,掠起他栗色的短碎发,清爽从心底渗出。沙沙作响的树枝,抖擞着春的气息。远处层峦叠嶂的山峰,在射灯的映衬下,斑斓中带着神秘。他享受着春夜的惬意。

    “风泽,看什么这么出神?”由谢戈平载到山顶的温暖,下车后径直地走到关风泽身侧。

    关风泽轻扬嘴角:“以后我们常来看夜景吧,感觉很棒!”

    温暖望向远方,漆黑的夜、清冷的光、弯曲的河,凉凉的风让她不禁打了寒战。她双手抱臂,轻声道:“都已到春天了,这夜里的风还是寒得紧。”

    关风泽解开身上的西服外套,披到温暖肩头,整理了她的长发,柔声道:“冷吧?”

    “啊!江明的夜色真美!”刚泊了车的谢戈平大口呼吸着清新空气,环顾着山顶斑驳灯光下那些刚抽芽的树枝,高呼道。

    温暖扭头冲大步走来的谢戈平笑笑:“来对了吧?”

    谢戈平频频点点,他感觉不枉此行,江明市他不仅多了位红颜知己--温暖,还见识了当地的美食与美景。他也很喜欢这个栗色头发的小泽,如果自己再年轻一些,比如说刚刚大学毕业那会,肯定能与他成为莫逆之交,现在跟这男孩还真有代沟。回去就跟自己的表弟表妹们说说小泽,也让他们知道山外有山,不要因为一点小小的成就,便沾沾自喜。

    他走到关风泽的另一侧,伸手拍拍他的肩:“小泽,我博士毕业时年近三十,你二十四岁,居然工作三年,还两门博士学位!后生可畏啊。还好我年纪大些,那时的竞争没如今强。”

    关风泽笑得微拢眉,这怎么像自己的导师当年的话。他尽量谦虚道:“谢医师过谦了。”

    温暖向来赞赏关风泽,他是她学习的榜样。在他的世界中,恐怕这一生都未做错过什么。她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小腹,她希望宝宝的将来像他一样。

    关风泽满意地看她揪着自己的西服外套,走到她身边,为她整整衣领,柔声道:“还是冷吧?山顶夜里风凉,我们下山吧。”

    谢戈平留恋着眺望着远方,他扬声道:“我去开车。小暖你慢慢走过来吧。”

    关风泽的脚步放缓了些,剑眉轻挑,小声道:“谢医师,我们小暖就不麻烦你相送

    了。她得帮我打一些文件。”

    温暖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谢大哥,那下回见。”

    关风泽迷人的小眼睛里透着神采,他伸出指头,拨了拨温暖的长发:“暖,改天我带你去做个头发护理吧。你上次不是跟我提过吗?”

    谢戈平有些遗憾,过早结束了愉悦的夜间活动。他将车停到路边,遗憾道:“那下一次,我们?”他眼睛望向温暖时,目光不自觉柔和。

    关风泽没等他说完,毕竟公务实在不能耽误。他拉着温暖,匆匆向谢戈平挥手道别。只是,当谢戈平的车尾消失在山路尽头后,他才有条不紊地钻进了汽车。

    他挑了首悠扬的钢琴曲,轻哼着口哨,和着旋律,向山下驶去。

    温暖欣赏着关风泽与cd的合奏,懒懒地靠在副驾驶座上,看着飞驰而过的山间夜景,原来春夜是这样迷人,她怎么从未带着如此惬意的心境留意过?

    关风泽细心地在回酒店前,到便利店买了些宵夜,这才载着温暖驶向酒店。

    温暖原以为关风泽让她过酒店来,会有许多文件需要她帮忙敲字,没想到仅打了一页a4的纸,她就没有任务了。她拉开食品袋:花生、瓜子、核桃、腰果、肉松?吃了个遍,自言自语道:“如果这时来壶果茶,感觉肯定更好。”

    处理公文的关风泽嘴角一弯,他扫了眼桌上的电子钟,可以休息十五分钟。他随手拨出电话,让客房服务安排茶点。

    几分钟后,打开门的温暖看着侍者推车上的果茶和香槟,扭头问道:“风泽,你点了茶点?”

    关风泽搁下手中的笔,旋转着办公椅:“是。让他送进来吧。现在是夜茶时间。”

    温暖今晚大饱口福,她尝试了英式果茶,淡淡的柠檬香、纯纯的奶昔,配以微苦的巧克力糕点。温暖细品着,脸上露出笑容。

    关风泽摇晃着香槟杯,注视着淡黄色的液体:“暖,你不尝尝吗?这口味还可以。”

    温暖叉了一小块法式蛋糕,递到关风泽嘴边:“你确定不吃?”

    关风泽盯着那小块蛋糕,看着上面那多汁美味的草莓,吸了吸鼻子,动心。或许可以试试。虽然在他看来,这是女士和儿童的食品。

    他琢磨着刚想张开嘴,却见温暖的手缩了回去,一口咬下了蛋糕,嘟囔道:“剩下不多了。我劝你还是吃点吧。味道真的很好。”

    关风泽瞪着盘中的那一小块蛋糕,用手指碰了碰奶油,抹向温暖的小脸,朗声而笑。

    温暖贪吃的模样,嘟嘟囔囔对食物的赞美声,回味美食的满足神情,关风泽笑得爽朗。温暖嘟着嘴,别开头:“你欺负人!”

    他笑侃道:“暖,你都二十九了,还会有人欺负你?”

    温暖伸手揉揉关风泽柔软的栗色碎发,笑啐:“小样!不跟你贫,你快去工作吧。”

    关风泽一把抓住温暖不老实的手,含笑地站起身,交代道:“汉斯那间房空着,我今晚没力气送你回去了,你自己去休息吧。”

    温暖顶着满足的肚皮,打着哈欠,冲着关风泽的背影扬声道:“那我的睡衣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武极神话〕〔燕云十六骑〕〔误惹摄政王:臣女〕〔都市绝品狂尊〕〔重生最强丹帝〕〔奶系甜心:吸血殿〕〔兽医皇后〕〔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刺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