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BOSS有病得早治〕〔我的高冷女老板〕〔Boss生猛:总裁,〕〔武侠之求剑问道〕〔仲商有亓〕〔透视贴身保镖〕〔巧女喜当家〕〔绝世赘婿〕〔BOSS,你老婆带球〕〔我真不是鉴宝师!〕〔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偷爱〕〔武侠世界去修真〕〔校园修仙武神〕〔江先生,请持证上〕〔舌尖上的霍格沃茨〕〔透视神医在花都〕〔最美不过小时光〕〔席少撩妻,宠宠宠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146章 肯定
    想必他肯定是听见了秦果果刚才说的话,有时候大嗓门真不是一件好事。

    “走吧。”平淡的背后,往往都隐藏着惊涛。

    柳夏被叶默轩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走进了浴室。

    “我只是骨折,又不是孕妇,不用像对待慈禧似的那么扶着我。”本来想打破这有些紧张的气氛,却不料,又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呸!怎么老跟怀孕挂上钩?柳夏暗暗地骂着自己。

    对柳夏的不悦充耳不闻,叶默轩继续着他的动作,而且有越来越给脸不要脸的趋势。

    眯了眯眼睛,柳夏咬了咬牙,双腿屈膝,右手用力的按了下浴盆的底部。

    只听“哗啦”和“噗通”两个声音,同时在大大的浴室响起,伴随着回音,还有叶默轩在水里的挣扎,柳夏扯过一边的浴巾,草草的将自己裹了起来。

    “你。”像个落汤鸡一样的叶默轩,坐在浴盆里,气的手指颤抖的指着柳夏,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洗完了,你继续。”笑眯眯的看向叶默轩,然后就像没看到他快发飙的表情一样,大踏步的出去了。

    只剩下叶默轩愤愤的拍着水面,怒瞪着柳夏的背影。

    可能是昨天太累了,这一夜柳夏睡的特别的沉。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

    懒散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杜佳明的俊脸。抬手揉了揉眼睛,没看错呀!柳夏以为自己是做梦了,可他眼里的心疼是那么清晰。

    难不成是叶默轩那个小气的混蛋,将自己真的丢给了杜佳明?猛的坐起身,看了看房间的东西,心里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还是在自己的家里。

    “醒了?”正在这时,宋珠端着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粥,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个。”有些摸不着头脑,柳夏尴尬的挠了挠头发。

    “听说你受伤了,我们来看看你。”宋珠坐在床边,好笑的看着睡眼惺忪的柳夏。

    被人堵被窝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尤其还是被男人堵住了。

    “你们聊,我先出去。”杜佳明像是意识到了柳夏的尴尬,依旧温和的笑着说。

    杜佳明都已经走了一分钟了,宋珠的眼睛,还直直的望着门口。

    “小姐,粥撒了。”柳夏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发呆的宋珠。

    “恩?哦!”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碗送到柳夏的手里,说:“多吃点。”

    “是多喝点!”第一次发现宋珠这么心不在焉的。

    “看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就忘记她现在只能一只手“工作”了呢?

    “你很喜欢他吧?”浅笑,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呢?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窥视了一般。

    微微一愣后,宋珠淡淡的一笑,说:“又有几个女人能像你一样。”半是打趣,半是感叹的话语,从宋珠的嘴里说出。

    “我多希望能像你一样,可是,我已经没有那个资格了。”

    “你又没结婚,怎么就没资格了?”柳夏喝干了碗里的最后一点粥,不解的问道。

    “你不明白。”接过碗,给柳夏递了张纸巾,苦笑一下,说:“不过,就算是在他身边,默默地看着,我也很满足了。”

    到底是多深的爱?到底是多重的情?柳夏想象不到,也体会不到,宋珠心中的那份坚定。她只知道,她一定很爱他!

    在宋珠的帮助下,简单的洗漱之后,两人就一起下楼了。

    没想到沈爱丽也来了,正在坐在叶默轩和秦果果的中间,不知说着什么开心事。看他们何乐融融的画面,柳夏心中的负罪感,又深了些。

    好像,沈爱丽和秦果果的关系很好。若不是自己插在里面,这一定会是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吧!?

    “夏儿,来坐妈妈身边来。”秦果果第一个看到了柳夏,赶忙招呼着她坐过来。

    看了眼身边的宋珠,两人相视一笑,柳夏点了点头,坐在了秦果果的身边。

    “宋小姐也坐呀,真是麻烦你了。”秦果果很健谈,小至三岁的孩子,大到十的老人,只要是个人,她都能和你说到一块儿去。

    “不麻烦的。”宋珠选择坐在了杜佳明的身边。

    好像一直都是沈爱丽和秦果果在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柳夏看了眼,坐在他们对面的宋珠和杜佳明,他们看上去,真的好般配,郎有才女有貌。

    暗暗地偷笑,抬起头时,正看到叶默轩狠狠的瞪着她。微微扬起下巴,挑衅似的迎向叶默轩的眼神。

    这一切,都被杜佳明尽收眼底,心中的酸味渐渐扩大,站起身,失礼的打断了秦果果和沈爱丽的谈话,冷着脸,说:“伯母,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哎呀,吃过饭再走吧,我已经吩咐保姆做你们的饭了。”秦果果也很喜欢杜佳明,有些不舍的挽留着。

    “不了,一会儿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一再的坚持,边说着,边往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了看柳夏,说:“好好养伤。”

    不知为何,柳夏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还有些做贼心虚似的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叶默轩。见他没什么反应,才慢了半拍的回应了杜佳明的话。

    车上,宋珠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什么事这么开心?”杜佳情不好,说话的时候,不带一点温度。

    但,宋珠并不怕他,反而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笑的眼泪都出来。只是,那眼泪,真的是笑出来的吗?

    “既然那么喜欢她,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是呀,为何不说出来呢?是害怕说出来也会被拒绝吗?

    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拥有,那么注定得不到。

    “你不懂。”似是听懂了宋珠话里的酸涩,杜佳明淡淡的说了一句。

    。。。

    柳夏没有再让叶默轩帮她洗澡,复检了几次,医生都说恢复得很好,再有一个星期就可以拆夹板了。

    “现在是几月了?”昏黄的灯光中,叶默轩看着柳夏的侧脸,柔声的问道。

    “三月。”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最近柳夏的睡眠质量很好,好到,只要沾到枕头,她就想睡觉。

    “在暖和些的时候,我们去度蜜月好不好?”将头窝在柳夏的劲窝处,哑着声音,说道。

    “好。”依旧迷迷糊糊的应和着,几秒钟后,柳夏感觉有什么不对,睁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房顶,说:“你刚才说什么?”

    “好困,睡觉了。”叶默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转过身,背对着柳夏,装死。

    “我好像听你说度蜜月是吗?”不依不饶的追问,却只能看到叶默轩宽阔的后背。

    “我不会去的。”淡淡的,没有一点温度,她生气或是伤心的时候,都会这样说话。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就像是踩到了电门一样,叶默轩几乎是立刻的坐起身,打开灯,扯着嗓子就喊。

    “小声点儿。”柳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深更半夜的,叫什么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了呢。

    “刚才你明明就是答应了的,现在又反悔。你不知道说大话,舌头会变长吗?”真的很生气,连哄带骗的得到了肯定,她现在又要反悔,若不是看在她手臂受伤了份上,现在就。就吃了她!

    “我那是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说了含糊不明的话。”骗谁呢,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还舌头变长,就算是真的变成长舌妇,我也不去!

    这么一闹,两人的睡意全无。错,是柳夏的睡意全无,叶默轩本就是在装死。

    “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的放松休息下,并没有别的意思。”有些委屈的说道,却发现,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我不累。”只是,心累。柳夏轻叹一声,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好吗?”

    “你就不能不提这件事吗?”次数多了,叶默轩发现,他现在竟能以非常平和的心态,和柳夏谈论这件事了。

    “我想要一个人静静。”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谈话,柳夏觉得很舒服。

    “那就非得跟我分开吗?”感受到了她的坚定,心里还是很难受。到底要怎么做,她才能不再说分开的事?

    “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隔阂,你没发现吗?”转过头,不解的看向叶默轩。

    “你是说张丽丽的那个孩子吗?”叶默轩了然的淡淡一笑,自嘲的说:“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要怎么相信你?是应该相信你没和她发生什么,还是应该相信你没在她的肚子里撒种?”柳夏看着天花板,只要想到那日叶默轩和张丽丽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的心,就会很痛,很痛。

    不再说话,是呀,该让她相信什么呢?

    “我会给你个交代。”就在柳夏又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叶默轩的声音,才轻轻的飘来。

    “孩子是无辜的。”眼皮在打架,本能的一句话,差点没将叶默轩气死过去。

    。。

    “好了没什么事了,恢复的不错。”王医生检查完柳夏的手臂,又补充道:“以后可得注意点了。”

    “好,谢谢您。”小脸绯红,快步的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长长的舒了口气。

    叶默轩说今天很忙,将她送到医院的门口,就走了。让她在这里等他一会儿,然后一起送叶喆秦果果夫妇去机场。

    说实话,她真的很羡慕自己的婆婆,能有一个这么爱她的老公。用宋珠的话说,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呀?

    突然想起宋珠,想必不在公司的时候,她一定是忙坏了吧?拿出手机,按了下去。

    “柳夏!?”有些惊讶,因为她从来没给自己打过电话。

    “恩,我今天拆夹板了,明天就去上班。”很高兴,真没想到,她们竟能真的做朋友。

    “多休息几天吧,这里也没什么事。”宋珠一只手把玩着手里的笔,大大咧咧的说道。

    可是,好久,都没听到柳夏的声音,她有些不解,看了看手机,还是在通话的时间啊!

    “柳夏,柳夏,柳夏!”皱着眉,有些担心,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

    “我有事,以后再说。”风风火火的挂掉了电话,柳夏大步的朝着急诊室,跑了过去。

    刚才,她站在医院的门口,离那个急诊车的停车位仅仅几步之遥。看着几个人抬着担架,从车里下来,躺在上面的是一个血流不止的女人,原本是处于好奇,想要看看这女人怎么了。

    却不想,这一看不要紧,柳夏差点晕过去。因为。那女人,是张丽丽。

    “医生,医生,里面的小姐怎么了?”抓住了一个正想进手术室的小护士,柳夏颤抖的问道。

    “目前知道的是流产。”小护士像是很着急,丢下一句话,就不见了人影。

    流产。流产。

    这两个字,就像是炸弹一样,在柳夏的脑袋里,炸开了锅。

    她怎么会流产?怎么会?就算是她再恨张丽丽,也不希望她有事。

    猛的想起了叶默轩,还有他说的话。他说要给自己一个交代,想到此,柳夏的身体开始颤抖。

    正在这时,柳夏的手机响了,哆哆嗦嗦的按了接听键。

    “你在哪里?”

    是叶默轩,想说话,可牙齿颤抖的厉害。

    “惠儿?惠儿?”感觉有些不对,叶默轩急急的追问着:“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手术室。”简单的几个字,像是耗费掉了身上的所有能量。说完,柳夏就瘫坐在了地上。

    叶默轩很远就看到了瘫坐在地上的柳夏,见她在手术室的外面,心才算是落了地。

    “怎么了?”快步的走到她的面前,将柳夏扶起,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是不是你?”双手紧紧的攥着,却还是止不住的轻轻颤抖着。

    “什么?”不解的看向柳夏,才发现,她的脸色很不好,惨白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眶红红的,牙齿死死地咬着下唇。

    “张丽丽在里面,孩子没了,是不是你干的?”猛地站起身,柳夏大吼道。

    不说话,叶默轩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她。看不清也看不懂他眼里的情愫,柳夏的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流。

    她现在倒宁愿叶默轩和她争执,说不是他,说她不相信他。可他就这么安静的坐在自己的面前,一句话都不说,这是默认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最终,也没有等到叶默轩的否定,柳夏心里难受的要死。

    今天,他可以毁了自己的孩子,那么明天呢?是不是照样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毁掉自己?

    “去机场。”见柳夏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叶默轩还是不放心的追了上去。

    车上,叶默轩一颗接着一颗的抽烟,将车速开到了最快。

    “夏儿,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秦果果拉着柳夏的手,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有。有点感冒。”低下头,柳夏的情绪,还没能从张丽丽流产的事情中解脱出来。

    “默轩,爸爸忙完那边的事就回来,这阵子你好好照顾夏儿。”说完,叶喆又转过脸,笑着看向柳夏,说:“下次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你们两个就出去玩上几天,放松放松。”

    “好了,你们快走吧!”叶默轩皱了皱眉,将柳夏从秦果果的手中,抢了过来。

    待到秦果果和叶喆走进检验口的时候,柳夏嫌恶的甩开了叶默轩的手。

    “你能不能理智点?”叶默轩也有些怒了,压低声音,吼道。

    柳夏不说话,大步的朝停车场走去。想象不到,叶默轩的心,到底有多狠。真庆幸自己没有怀上他的孩子,要不然,会不会比丽丽的下场还要惨?

    “你闹够了没有?”终于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叶默轩一把抓住了柳夏的手,恨恨的问道。

    冷冷的瞪着叶默轩,这张俊美绝伦的面孔后面,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心?柳夏真想破开他的胸腔,看看那个跳动着的器官,是什么颜色的。

    “别闹了,你的脸色很不好,我们先回家。”感觉自己很累,或许柳夏说的对,他们之间的隔阂太多,也太深。

    回到家,柳夏就直奔卧室。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医生通知丽丽的家人了吗?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想起那鲜红的血,滴了一地,柳夏紧紧的闭上眼睛。

    叶默轩进来的时候,见柳夏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以为她睡着了。站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柳夏。

    就在柳夏快受不了这阴森的光线的时候,叶默轩的手机响了。

    “静。”转身进了浴室,头有些疼,坐在浴缸的边沿上,叶默轩一只手轻轻的按揉着太阳穴。

    不知他们在说什么,柳夏竖起耳朵,却只能听到叶默轩的只言片语。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

    “医院那边联系了吗?”

    “补偿方面,多给点也无所谓。”

    叶默轩的声音,隔着那虚掩着的门,直直的灌入了柳夏的耳朵里。

    事情?医院?补偿?再也躺不下去,柳夏赤脚下了床,一脚踹开了浴室的门,愤怒的,冷冷的瞪着叶默轩。

    “我老婆。”叶默轩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打手机:“先这样吧,有时间的话,我明天过去。”

    对方还没有说完,叶默轩就挂断了电话。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柳夏。

    “你没睡?”看着柳夏惨白的脸色,叶默轩不得不败下阵来,平淡的问道。

    “你希望我睡了?”嘲讽的一笑,柳夏狠狠的瞪着叶默轩。

    “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无奈,叶默轩看了看地板,无奈的笑着说。

    “你最好什么也别跟我说,免得我犯了包庇罪。”丢下一句冷冷话,柳夏又返回了床上。

    剩下叶默轩一个人,坐在马桶上,吐着烟圈。

    第二天一大早,柳夏就被保姆叫醒了。

    “什么事?”见小保姆受惊了的样子,柳夏的心,跳得飞快。

    “警察来家里了,说让您坐下笔录。”小保姆磕磕巴巴的说着。

    “我知道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走到门边的小保姆,说:“叶默轩呢?”

    “少爷已经在楼下了。”

    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柳夏几乎是三个台阶并成一个台阶的跑下楼的。

    “您好,请问您是柳夏小姐吗?”一个女警官,见柳夏慌慌张张的下了楼,赶紧追问道。

    “是。”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喝着咖啡的叶默轩。他还有心情喝咖啡?

    “那么请问您昨天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在什么地方?”

    “医院。”

    “在医院做什么?”

    “我骨折了,昨天去拆夹板。”

    “您的主治大夫是哪位?”

    “王春林,王大夫。”

    “您认识张丽丽小姐吗?”

    终于问到正题上了,柳夏的心,跳的更快了。她又看了看叶默轩,然后点了点头。

    “张小姐昨天不幸流产了您知道吗?”

    还是点头,更加不安的看着叶默轩。可谁知,那小子就像是瞎了一样,始终都是目视前方,未曾看过她一眼。

    “今天的问话就先到这里,谢谢您的配合。”女警官的态度一直都是很好,临走时,又加了句。

    “这段时间请您不要出远门,如有需要,我们还会再来问话。”

    “好。”关上门的刹那,柳夏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双手捂住快要跳出来的小心脏。

    “又不是你做的,你紧张什么?”叶默轩好笑的看着柳夏,嘲讽的说道。

    是呀,我紧张什么?又不是我做的!柳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想去看看张丽丽。不管那个孩子是不是叶默轩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很难过。

    毕竟,曾经她将张丽丽看做是自己的朋友。

    “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出门。”叶默轩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柳夏换衣服。

    “你要去看她?”看透了她的心思,叶默轩淡淡的问道。

    依旧没有人搭理他,不过无所谓,他已经习惯了。

    “正好,我也要去医院,我跟你一起去。”叶默轩站起身,走到柳夏的身后,帮她理了理头发。

    猛地转过头,愤愤的瞪着叶默轩。他还想怎么样?是,张丽丽怀上了他的孩子,就算有千错万错,现在孩子没了,也都应该结束了吧?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跟她可没仇没恨的。”不都说女人的心眼,小的像针一样吗?可这位怎么能大度到这份上?

    说怀了自己老公孩子的女人流产了,她不应该高兴吗?怎么还要提着东西去看人家?难不成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呸呸呸!看我这比喻!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终是说话了,却是冷的能将空气冰冻起来。

    “我也正巧要到医院取一份报告,顺路。”没皮没脸的跟在柳夏的身后,叶默轩倒要看看,这家伙去医院是为了干吗?

    将大袋子小袋子的水果和营养品,放在了张丽丽的病床下。看着她苍白的睡脸,柳夏心里难受极了。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