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湾区之王〕〔女总裁的逍遥高手〕〔绝色总裁的超级高〕〔帝后世无双〕〔龙武战神〕〔最强炊事兵〕〔长生元记〕〔梁山事务所〕〔极品全能学生〕〔骑士征程〕〔都市超级高手〕〔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仙尊洛尘〕〔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六零俏佳人〕〔美利坚纵享人生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142章 属于
    万家灯光,何时才会有属于自己的一盏灯?

    “你一直在这里吗?”低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柳夏有些激动的回头。

    果真是杜佳明醒了!

    “恩。”点了点头,柳夏微笑着走到了他的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还好,已经退烧了。

    杜佳明有些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俊脸不禁红了一下。

    刚刚跟小护士借了手机,通知了叶默轩,也许就快到了吧?柳夏坐在杜佳明旁边的空床上,感觉这里的空气,有种让人窒息的温度。

    正在想着说点什么,却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沈爱丽探出一个小脑袋。柳夏不知道沈爱丽为何一进门,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也不愿多想什么。

    叶默轩跟在沈爱丽的身后,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见到柳夏的时候,就连那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佳明哥怎么这么不小心?”沈爱丽轻皱着眉头,坐在杜佳明的身边,关心加责备的看着杜佳明有些苍白的脸。

    杜佳明微微的撇了一下头,避开了沈爱丽想要摸他额头的手。看了眼站在叶默轩身边的柳夏,说:“你们都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那怎么可以?”沈爱丽站起身,可能是因为杜佳明刚才的动作,大大的伤了她的自尊心,此时的她,一脸的不悦。

    “爱丽,你留下来吧,我和柳夏先走了。”叶默轩看都没看柳夏一眼,说完就径自的往外走。

    “爱丽姐今天就麻烦你了,明天上午我再来。”柳夏的语速很快,说完就想去追叶默轩。

    可是,沈爱丽的动作更快,她一把就抓住了柳夏的手臂,说:“以后不要叫我爱丽姐,叫我爱丽就可以了。默轩说最讨厌叫我姐姐,你就跟着他叫我爱丽吧。”

    她的笑,禽畜无害。可柳夏却知道,那是她在挑衅。

    “好。”淡淡的一笑,柳夏抽出自己的手臂,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其实她通知叶默轩,是想让他将自己的包从杜佳明的家取回来。她本没想留下来陪床的,但是,见沈爱丽那样子,也真是不想多看她一眼。

    站在医院的门口,等了好一阵,都不见叶默轩的车。柳夏苦笑一声,像是在散步一般,迈着轻快地步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叶默轩说,这座小山都被自己的买下来了,所以山上只有他们一家。

    曾经是为了寻求一点儿安静,所以选择了这里。现在,他竟是很讨厌这样的安静,更讨厌这套房子。

    坐在沙发上,任着手上的香烟,冒着白烟。他有些后悔了,不该将柳夏一个人丢在医院的门口,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她怎么还没到家?

    刚才旁敲侧击的问了下沈爱丽,说是柳夏早就走了。将半截烟头,狠狠的摁灭,拿起钥匙,就往外走。

    可是刚刚踏出大门,就见看到了柳夏的身影。黑暗中,她的身形,越发的显得单薄。这个笨蛋,难不成是走回来的?

    呼呼的北风,将柳夏的头发,吹的纷乱。她的脸和手,早已被冻得没有半点的知觉。目不斜视的上了二楼,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泡个热水澡。

    。。。。

    “你喜欢柳夏?”沈爱丽依旧坐在杜佳明的身边,嘲讽的笑着,问道。

    “对。”不想隐瞒什么,杜佳明很爽快的承认了。

    “哈哈。”沈爱丽的笑,很猖狂,却是带着无奈和苦涩的味道。“若是三年前,佳明哥可以这样的肯定我,就好了。哪怕。只是欺骗。”

    “爱丽,我不能骗你,更不能骗我自己,你明白吗?”杜佳明紧皱着眉头,看着沈爱丽的眼里,有些歉疚和心疼。

    “是吗?”沈爱丽正视着杜佳明,似乎想从他的眼里,看出点什么,可惜,却没有。

    “默轩知道吗?”拿起包包里的烟,很熟练的点了一支。

    “你说呢?”杜佳明的唇角,轻轻的扬了下,看向了窗外。

    两人都没有在说话,沈爱丽静静的吸烟,杜佳明静静的躺在床上。两人都各自想着不同的心事,让这屋子里的温度,有些下降。

    “回家看看吧。”不知过了多久,杜佳明才哑着嗓子,柔声的说道。

    “呵。”沈爱丽的笑,太过于苦涩,又带着冷冷的嘲讽。“我还有家吗?”转过头,眼眶微红的看向杜佳明。

    长叹一声。三年前的事,任谁都不会说放开就放开了吧?尤其是。一个女孩子。

    “他们知道我回来了。”沈爱丽狠狠地掐灭了手上的烟,换上了无所谓的表情。

    那天,叶默轩将她安排在那家法国餐厅之后就走了,沈爱丽一个人在那家餐厅坐了好久。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的面前坐下。

    见面后,两人都没有过多的惊讶,a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要见面,总是有可能的。况且,她的爸爸,还是个小有名气的商人。

    “不回家吗?”那个三年未见,给了她生命的男人,见到她之后,就只有这么一句冷冰冰的话。

    即使她很想回家,现在也不能回去了吧?呵!看着爸爸老了好多,是不是那一年的生意没有谈成,让他损失惨重了吧?

    沈爱丽没有说话,转身就要走,却是被她的爸爸拉住了。那一刻,她多么的希望,她的爸爸能说些让她感动的话,哪怕只有一句或是一个字也好。可是没有。

    他只说:“以后不要再说是我的女儿。”

    “我本来也不是你的女儿。”沈爱丽狠狠的甩掉了那个男人的手,从此,他们就真的会形同陌路了吧?

    只是为什么?转过头,却是有两行泪轻轻的划过了她的脸暇。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已冰冻。却不想,在转身的时候,还是那么的痛。

    那种痛,几乎要了她的命。沈爱丽像是逃难一样的逃离了那家餐厅,走在路上,她觉得自己的心空了。

    风吹过那里,竟会发出呼呼地响声。

    依旧很早的起床,从昨晚到现在,柳夏看都没看一眼床上的那个男人。若果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相处,那么自己又怎么会不配合他呢?

    “我会给他请最好的陪护,你不用再去了。”就在柳夏即将关上房门的时候,叶默轩的声音,冷冷的飘来。

    “不好意思,他是我的老板。”没有一点儿温度,公事公办的话语,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无情的扎在了叶默轩的心脏处。

    看着紧闭的房门,叶默轩扬了扬下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紧握的拳头,发出了吱吱的响声。

    柳夏,这是你自找的!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违心的事?”杜佳明一边喝着柳夏从肯德基买回来的豆浆,一边柔声的说道。

    其实,他是想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的事?譬如。买东西没给钱?

    “恩?哦。没。”柳夏尴尬的笑了笑,不知怎么回答。这家伙会读心术吗?也不算什么违心的事,只是和叶默轩吹了个牛而已。

    其实,柳夏现在根本就没将杜佳明当做老板,在她的心里,或许早就将杜佳明看做朋友了吧。

    “呵呵。”杜佳明轻笑两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之所这么肯定,是因为柳夏从一进来,到现在,小脸都是“红扑扑”的。

    “对了,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吗?”杜佳明乖乖的喝完了一大杯的豆浆,擦了擦嘴,正色问道。

    “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吧,或是。”

    “什么?”见柳夏的犹豫,杜佳明很想听她下面的话。

    “没什么,到时再说吧。”是呀,到时再说吧!现在,就算是她想要有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工作,又有几个公司敢“收留”她呢?光是一个叶太太的名号,就让很多公司“闻风丧胆”了。

    等到和叶默轩的协议到期了,在试着找工作吧!或者,回福阳。这才是柳夏的真实想法。不过,她现在不会和任何人说,自己和叶默轩的婚姻,其实有着口头协议。到时,自己安安静静的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若不是沈爱丽的回来,柳夏几乎忘记了他们的协议。她甚至一度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叶默轩。每每的想起那个协议,柳夏的心,就会很痛,很痛。

    不比崔海晨离开时的那种呼吸困难,这种痛,仿佛会撕裂她的心肺一般。

    以前听说,青春既不能被拒绝,也不能挽留。那么,就让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好好珍惜。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婚姻,会这样的惨。

    对,要好好的珍惜!给这段不被人看好的婚姻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下定了决心的柳夏,唇角轻轻的上扬着。

    杜佳明是因为感冒而引起的急性肺炎,在医院住了两天的院,没什么大碍,也就出院了。柳夏一直都在医院陪着他,沈爱丽自那天后,也没有再来过,叶默轩也一样。

    “我该回去了。”将杜佳明安全的“送”回了家,柳夏如释重负般的舒了一口气。

    两天没有见到叶默轩了,此时她真想一口气的跑到他的面前。告诉他,她会努力,她会很认真的努力,努力的经营他们的婚姻。

    想到叶默轩可能还没有吃早饭,柳夏在一家很有名的粥店,买了他最喜欢的皮蛋粥。高高兴兴的去了叶默轩的公司。

    这家伙,还真是认真,从来不迟到。看到叶默轩的车子就停在那个专属的位置上,柳夏笑的很甜。

    迈着轻快地步子,走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前。想要给叶默轩一个惊喜,柳夏轻轻的拧开了门。

    屋内一个人也没有,环视四周,难道是开会去了?哦,刚才也没见到丽丽。这么想着,柳夏竟是有些心疼起叶默轩来了。

    看了看手里的粥,柳夏痴痴地笑了。想起叶默轩的休息室还有个保温箱,柳夏站起身,往他的休息室走去。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柳夏早已忘记了脚边的沙发,被绊倒在地,额头撞上了那结实的老板桌。

    叶默轩看着鲜血从她的额头上涌出,他的心,有些刺疼。刚想起身,却被身后的张丽丽抱住了。

    “默轩。”娇滴滴的叫了一声。

    柳夏真的很佩服自己,她现在竟然还能笑,还能笑得出来。最后看了一眼,相拥的两个人,她会将这一画面,永记于心。

    “滚。”好半天,叶默轩才能从柳夏那绝望的笑中,回过神,大力的甩开了张丽丽的手,快速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就这样衣衫不整的追了出去,可是,哪里还能见到她的身影。他清楚地见到了她额上的血,此时,叶默轩悔死了,真的悔死了。

    “见到我太太了吗?她往哪边走了?”叶默轩揪着门口保安的衣领,焦急的问道。

    “见。见到了。往那边。那边。”保安被吓得磕磕巴巴的给叶默轩指了一个方向,然后就见他们一向注重形象的大总裁,就这样衣不遮体的,像疯子一样的“飞驰”而去了。

    柳夏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两眼空洞的走在大街上。前两天才下了决心,要好好的和叶默轩相处,无论最后的他会做出怎样决定,柳夏只想勇敢一次。

    这就是天意吧?或许他们真的没有在一起的缘分。死心吧,柳夏。

    “小姐,你的头在流血呀!”一个老人拦住了柳夏,看着柳夏脸上干涸的,还有不断涌出的,触目惊心的血痕,担忧的说道。

    有吗?那我怎么没有感觉到痛?柳夏就像是没有听到老人的话一般,继续没有目的的往前走。

    走着,走着,好像很累,脚上就像是拴着一个千斤坠一样。眼前一黑,她就像一片树叶一样,晕倒在了马路边。

    “到底是怎么回事?”模模糊糊中,柳夏听到了一个男人在咆哮的喊着。

    “醒了。醒了。”刚睁开眼,就见到一个小护士的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柳夏。”杜佳明闻声快步的冲到了她的床前,紧紧地攥着她的手,眼里的心痛,毫不保留。

    “这是哪?”嗓子生疼,柳夏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是医院。”杜佳明降水倒在一个小勺子上,一口一口的喂着她。

    柳夏晕倒后,就有好心人报了警。因为她没有带什么证件,警察根据柳夏手机上的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拨打了杜佳明的电话。

    那时他正在开会,听说柳夏晕倒在街头,他当时真恨自己不会飞。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将她额角的伤口处理好了。

    看着纸篓里足足半框染了血的棉花,杜佳明狠狠的咬了咬牙。

    叶默轩,既然你不知道珍惜她,那么,就由我来保护她吧!

    “我们好像跟医院很有缘哦。”柳夏苦笑一声。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她没有说,可是叶默轩的电话却是在她昏迷的时候打来了。

    “没有。”低下头,她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的泪光。

    看着柳夏强迫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杜佳明的心,更痛了。

    “柳夏,我。”

    “送我回家吧。”及时的打断了杜佳明的话,柳夏冰冷的说道。

    拗不过她,又不想她在生气,杜佳明只能先送她回家。

    “我想上班,能给我安排个职位吗?只要适合我就可以。”冰冷的声音,不带有一点儿温度。她知道此时的自己一定很过分,明明是求着人家的,语气还那么不中听。可是,她现在真的笑不出来。

    “可以,明天来上班。”看着柳夏走进了那扇门,杜佳明才调转车头,回家。

    他明白,柳夏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否则向她这样倔强的人,是不会主动地说出那样的话的。

    刚进家门,就见叶默轩朝着门口冲了过来。如若以前,柳夏定会很高兴。可是,现在不是以前。

    “你去哪了?”叶默轩看了眼柳夏额上的药布,又看了看她衣襟前的大片血红,视线最终落在了柳夏苍白无血色的小脸上。

    “我找过你,可是没找到。”做贼心虚,叶默轩的声音,有些发颤。

    “惠儿,说句话好吗?”见柳夏始终都是冷冷的表情,叶默轩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只可惜,就算是他将肠子掏出来,摆在柳夏的面前,估计现在的柳夏,也不会多看一眼。

    看着叶默轩紧紧握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柳夏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很脏。嫌恶甩开了那只脏手,直奔张妈住的那间房。

    “惠儿,你听我说。”叶默轩一把拉住了要走的柳夏,可是,却是在见到柳夏淡漠和嫌恶的表情的时候,自动的松开了她的手。

    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比以前。更冷了。

    看着那扇门,紧紧地关闭上。叶默轩忽然有种不好预感,或许,柳夏再也不会为他敞开那扇门了。

    他那么做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报复柳夏。他见不得柳夏对杜佳明一点儿的好,更见不得,柳夏将自己丢在家里,而在医院照顾了他两天。

    她不是也选择了和自己从小长大的杜佳明吗?那么好吧,叶默轩就选择了柳夏自认为是自己好朋友的张丽丽。

    这样,就会让她很难受,很痛吧?也让她尝尝自己难受的滋味。

    事实证明,他做到了。可是,叶默轩的心里,却是没有一点儿喜悦的滋味。

    “默轩,怎么了?”沈爱丽的声音,从二楼飘来。

    “没事。”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不适,压了下去。回头见,又换上了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柳夏回来了吗?”沈爱丽走到了叶默轩的身边,面带忧色的问道。

    “爱丽,我累了,先去休息了。”说完,叶默轩甩开了沈爱丽的手,上了二楼。

    看着叶默轩的背影,沈爱丽有些同情他。其实,她早就听到叶默轩和柳夏的对话,虽然是没亲眼见到。不过,她也能想象出,他们之间定是发生了事。

    柳夏觉得自己的头,好痛,好痛。柳夏将眼睛睁到最大,她不敢闭上眼睛。只要一闭上眼睛,张丽丽和叶默轩相对的画面,就会出现在她的脑海。

    为什么会是丽丽?为什么?她是我的朋友呀!叶默轩,你做的太绝了。

    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在枕头上,晕开了一朵朵泪花。

    好吧,既然我婚姻,只能用来祭奠,那么就让我一次性的,祭奠个够吧!柳夏拼命地咬着被子,任着眼泪飙飞。

    再见面的时候,和叶默轩想象中的情景差不多。

    柳夏低着头,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那份早餐。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因为这几天闲来无事,沈爱丽每天都是早早的起床,主动的做好早餐。

    “恩。”只有叶默轩一个人回答。

    柳夏就像是没有听见沈爱丽的话一样,继续慢慢的吃着,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沈爱丽撇撇嘴,还真是清高的不得了!

    “我送你。”吃完饭,叶默轩追着柳夏的脚步,有些示好的说道。

    看着她就像是聋了一般,骑着那辆自行车,头也不回一下的就走了。叶默轩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你还是做我的助理,不过,这次是真正的工作助理。”杜佳明感觉自己像是在说绕口令一般。

    “是。”柳夏公事公办的说完,就跟着杜佳明的秘书出去了。

    虽然她不是什么八婆,现在她也没什么心情八。可是,在见到了杜佳明的新秘书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把。

    这个女人,竟然是上次在商场上,见到的那个女人。还记得当时她很是熟络的和杜佳明打招呼,动作也很亲昵。

    呸!人家亲昵不亲昵,干我什么事?柳夏暗暗的唾弃了自己一下。<ig src=&039;/ia/41756/15230726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