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师剑宗〕〔湾区之王〕〔女总裁的逍遥高手〕〔绝色总裁的超级高〕〔帝后世无双〕〔龙武战神〕〔最强炊事兵〕〔长生元记〕〔梁山事务所〕〔极品全能学生〕〔骑士征程〕〔都市超级高手〕〔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扶摇而上婉君心〕〔都市绝品仙医〕〔都市仙尊洛尘〕〔都市狂少〕〔高冷女神的最狂霸〕〔六零俏佳人〕〔美利坚纵享人生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133章 在意
    叶默轩对这些似乎并不在意,每天照例的出入于各大饭店与娱乐场所之间。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

    和崔海晨分手后,柳夏一个人,沿着回家的路,走着。

    身后传来一声声的汽车鸣笛声,柳夏有些不耐烦的回头。自己这是在人行路上走,难不成还影响交通了?

    “柳夏,上车。”杜佳明棱角分明的俊脸,从车里探了出来。

    “这么巧!”上了车,柳夏淡笑着说道。

    “是呀,很巧。”杜佳明也是笑着附和着,完全没把坐在后面的叶默轩放在眼里。

    而柳夏,是真的不知道后面还有一个大活人。

    “那些花,喜欢吗?”杜佳明说话的时候,脑袋往柳夏的身边,探了探。

    “恩。”柳夏诚恳的点了点头,笑着说:“很喜欢。”

    这一侧头不要紧,正巧看到了坐在后面的叶默轩冷沉的脸。

    “哦,我忘记跟你说了,默轩也坐了我的顺风车。”说完,杜佳明自顾自的笑了两声。

    车上在没有人说话,到叶家的时候,叶默轩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关上了车门,大踏步的进了家门。

    杜佳明也不生气,倒是和柳夏笑了笑,说:“这小子,就这样,脾气不好。”

    柳夏了然加赞同的点了点头。

    刚进家门,就看到叶默轩像门神一样的站在门口。

    “啊”柳夏吃痛的叫了一声,被叶默轩像是拽什么似的拽到了客厅中央。

    “怎么?在外面会笑,到家里就失去这个功能了?”叶默轩鄙夷的看着柳夏,冷冷的说道。

    柳夏不想跟一个疯子较劲,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就想走。

    “给我站住!”叶默轩再次将柳夏用力的拉到了自己的眼前,怒吼着说道。

    “干什么?”柳夏也怒了,毫不示弱的瞪着叶默轩,大声说道。

    柳夏觉得,今天的叶默轩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看着他眼里射出的寒光,不禁哆嗦了一下。

    “告诉你,给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离杜佳明远点!”叶默轩将柳夏逼到了墙的死角处,用力的掐着她白皙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

    柳夏使劲的掰着他的手,却无奈,叶默轩的力气太大。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叶默轩才算是松了手。柳夏就像是丢了魂一样,沿着冰凉的墙壁,缓缓的蹲下了身,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看着蹲在地上,身体颤抖着的柳夏,叶默轩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是不是对她太过分了?可,也就是一瞬,转瞬即逝。

    那天后,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了交谈。就算是同坐在一张餐桌上,两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各吃各的。

    况且,叶默轩在家吃饭的次数,很有限。

    因为开学就要大四,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柳夏不想在毕业前参加什么招聘大会,所以,她打算从现在开始就找工作。

    “您好,我是来面试的。”站在茂森集团的大厦门前,柳夏微笑着,和保安解释着。

    这是一家从事名牌百货公司、娱乐场所和高档酒店于一身的大型企业。在a市,可谓是和叶氏集团平起平坐的产业。

    兜兜转转,来到了人事部的面试厅。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柳夏坐在一个角落里,等着叫她的名字。

    “柳夏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抬起头,果真是杜佳明!

    淡淡的笑了笑,说:“这么巧。”

    “哈哈。”杜佳明的笑声很好听。“我们还真是有缘,不是吗?”

    见柳夏不说话,杜佳明耸了耸肩,问道:“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面试。”想起上次叶默轩的话,还有他的举动,柳夏心有余悸。

    “这样啊。”杜佳明点了点头,笑着说:“跟我来吧,我跟她们的人事部关系不错,或许能给你某个职位。”

    柳夏的脸上,顿时喜笑颜开。她虽然不喜欢走后门的事,但也不排斥。

    杜佳明让她在人事部的门口等着,他拿着柳夏的简历,进去了没多会儿就出来了。

    “怎么样?”还是很期待自己能有一份工作。

    看着杜佳明做了个ok的手势,柳夏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笑的这么开心,这么甜。

    “怎么办?”杜佳明坐在驾驶座上,满脸愁苦的看着柳夏。

    “有什么事吗?”柳夏皱着眉,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说完,杜佳明竟是开心的笑了。

    两人坐在车里傻笑的画面,第二天,就被传到了网站上。

    看着叶默轩气冲冲的走了进来,手上的衬衫被他狠狠的甩在了沙发上,就这样着上半身,冲进了厨房。

    柳夏眨了眨大大的眼睛,这是什么情况?他又哪根筋搭错了?

    “你当我的话是放屁吗?”叶默轩怒吼着,将柳夏准备好的菜,全部摔在了地上。

    当他听秘书说,柳夏去了茂森,而且在停车场和杜佳明有说有笑的聊了半天的时候,他的怒火,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自己不是和他说过吗?离那个杜佳明远一点。

    谁都可以,唯独他杜佳明不可以!

    看着满地的青菜,柳夏咬了咬牙,终是忍下了。

    “你她妈的有没有听我说话?”盛怒的叶默轩不禁爆了粗口,双眼通红的瞪着柳夏。

    他越是这样,柳夏越是不想和他说话。任他在自己的面前大吵大闹,柳夏都是冷眼看着,没有说一句话。

    他这是在控制自己吗?凭什么就只须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再说了,自己和杜佳明清清白白,哪像他。

    杜佳明说,公司其他的职位暂时都不缺少人手。但是总裁的秘书临时休了产假,所以,柳夏可以代替她的职位。

    第一天上班,柳夏怀着无比激动地心情,到了公司。总裁办公室在十五楼,从这里可以正好可以看到a市最繁华的景象。

    人真的是渺小的,才不过十五层而已,这么看下去,地上的人就像是蚂蚁般的大小。

    “早上好!”就在柳夏若有所思的时候,她的身后有人来了。

    这里是总裁办公室,除了总裁没有其他人。因为走神,柳夏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红着脸,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这个总裁一眼,怯怯的说:“对不起。”

    良久,都没有人说话。柳夏微微抬了眼睑,顿时傻了眼。

    只见杜佳明双手环胸,正在唇角上扬的看着自己。

    “你。”柳夏张了张嘴,终是只说出了一个字。

    “我就是你的老板,以后可要好好表现哦!”杜佳明很自然的摸了摸柳夏柔顺的长发,不顾身后的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颇具潇洒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柳夏,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在这里,迎来的第一位客人竟是叶默轩。

    叶默轩走出电梯门,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进了杜佳明的办公室。良久,都没有出来。

    想起昨晚他那要吃人的样子,柳夏将想要进去看看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她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事,况且,看样子杜佳明和叶默轩的关系还不错。那小子,应该不至于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

    专心的看着手上的文件,她从没有接触过秘书这个行业,为了还杜佳明的人情,她也只能是努力的做好这份工作。

    砰的一声,总裁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的关上了。柳夏抬头,却见叶默轩没事人一样的从自己的眼前走过,消失在拐角处。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的是叶氏集团的新掌门人吗?以他的性格,可以做好吗?不是对他有多大的偏见,而是结婚到现在,叶默轩在柳夏的眼中,没有一点儿好印象。

    哦,不!那次送她回家的时候,表现还不错。不过,这也足以说明,这个人,有多能装。

    “在想什么?我的小秘书。”杜佳明胳膊肘支在柳夏的接待台上,双手托着腮,笑着看向柳夏。

    “没。”柳夏的小脸,嗖的一下就红了。已经两次了,今天是怎么。

    “没有的话,就跟我去商场看看最近的销售情况吧。”杜佳明的唇边,始终带着笑意。

    他的侧脸真好看,利落的短发,如星月般的眸子,挺值的鼻梁,薄厚适度的两片唇始终都是上扬着。

    不过才三十岁的他,周身却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看着他的侧脸,柳夏竟笑了。恐怕叶默轩到死,也不会练成杜佳明这般的既有风度,又不失魅力的样子吧。

    “是不是我很好看?”杜佳明虽然在看着前方,但用余光就可以看到,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傻丫头,正在偷偷的笑。

    被他的话拉回现实,柳夏一窘,干笑了两声,没有回答他的话。

    “有很多女人说我长得很好看,比那些明星还要帅,对吧?”杜佳明倒是很喜欢看柳夏脸红的样子,故意逗她的说道。

    “总。总裁,专心开车。”柳夏低着头,很不知趣的扔出了一句冷冰冰的话。

    杜佳明笑了笑,说:“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我佳明。”

    这家名叫“悦己”的百货大厦,在a市的影响力很是不小。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悦己,女为悦己者容。这里全部都是女士用品,一至六层分别是化妆品和服装的柜台。七至十层,分别设有健身房、、养生馆。

    以前,柳夏曾经多次的经过这里,但却一次都没有进去过。因为,里面的东西,不是她这种平民能买得起的。

    “总裁好。”刚一进门,门口的礼仪小姐,就恭敬的说道。

    跟在杜佳明的身后,柳夏手里拿着各个部门送上来的销售报表。因为这里只卖女人的用品,所以极少有男人进来。偶尔的几位,不是陪太太的就是陪女朋友的。

    在这里,杜佳明成了万众女性的瞩目焦点。电梯里,柳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累了?”杜佳明好笑的看着身边的柳夏。

    “恩,很累。”柳夏诚实的点了点头,继而又很认真的说:“我都替你当了多少暗箭,这差事可不好做。”

    “哈哈。”杜佳明的笑声,很爽朗,在只有两人的电梯里,回荡着。他看了看柳夏,说:“那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回头给我买瓶水喝吧。”柳夏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完,先一步走出了电梯。

    “佳明。”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两人同时回头,只见一个身着飘逸雪纺的女人,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一摇一扭的走了过来。

    柳夏很知趣的后退了两步,却又被杜佳明抓住了手,拉回了原来的位置,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那女人很清楚的看到了杜佳明的这个动作,深深地看了一眼柳夏。

    “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女人走到了杜佳明的另一边,娇媚的笑着问道。

    “我在工作。”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柳夏以为这么冰冷的话,是出自叶默轩之口。她偷偷地看了一眼杜佳明,见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眉头还有些皱着。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那女人微微一笑,却是那么的娇美。

    只是,他们还没走出两步远,就听那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佳明,晚上老地方见喽!”

    在柳夏的坚持下,他们没有在外面用餐,就连那瓶说好了买给柳夏的水,她都没有喝上一口。杜佳明将柳夏送到了叶默轩的家门口,见她进了家,才开车走了。

    “呦!佳明哥怎么没进来坐坐?”叶默轩的声音,从二楼飘了下来。

    不打算跟他说什么,柳夏从冰箱里拿出水,大口大口的喝着。本来就不喜欢逛街的她,今天竟是为了工作,跑了三个商场不说,到现在都还是滴水未喝,粒米未进。

    “怎么杜佳明用完人,连个饭都不管呀?”叶默轩嘲讽的话,在柳夏的背后响起。

    用完人?这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上辈子缺了什么德,这辈子非要遇见这么一个人。难道他自说自演的感觉很好吗?

    简单的煮了一碗面,柳夏并不想在这里和他耗着,也不想听他的冷嘲热讽。端着碗向楼梯处走去。

    “啊!你干什么?”女子的尖叫声,在这个没有人气的房间里回荡着。

    柳夏皱着眉,怒瞪着刚才尖叫的女子。明明是她撞到了自己,她还受惊了一般的大叫。

    “我的睡裙,默轩怎么办?我新买的蚕丝睡裙,很贵的。”那女人撅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站在楼下的叶默轩。

    柳夏强忍着发怒的冲动,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手将身上的面条一根根的抓起,放在那个险些打碎的碗里。

    不是她不会解释,也不是她不会说明,只是,她不屑。对眼前的两个人,她不屑。

    转身,刚想走下楼梯,却迎来了叶默轩狠狠的一巴掌。

    啪!那声音,那么的脆,那么的响亮,竟在这个诺大的客厅,引起了阵阵的回荡。

    由于太过突然,柳夏手里的碗,顺着那力,摔在了地上。柳夏的手,始终都保持着拿碗的姿势。她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很疼。

    叶默轩拥着那个女人上了楼,没有多看她一眼。慢慢的蹲下身,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她的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了那高级的地毯上,看不到痕迹。

    水月酒店。

    “佳明。”女人打开门,甜甜的叫了一声。

    杜佳明扯着自己的领口,径自走进了这件豪华套房。

    这家酒店也是茂森旗下的产业,而这间房间,是专门给杜佳明准备的。他曾带过各种女人来过这里,在那张大床上,翻来覆去的滚床单。

    然而,现在,他竟是对眼前的女人,有着深深地怒意。

    “宋珠,从现在起,不准你踏入这里一步,明白?”杜佳明站在窗前,欣赏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女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她跟了杜佳明两年了。是他的众多女人里,时间最长的一个。

    “因为她?”宋珠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毒,唇边却是挂着苦苦的笑。

    “你的话,太多了。”说完,杜佳明就挥了挥手,红色的钞票,落了一地。

    看着地上的钱,宋珠终是蹲下了身子,一张一张的捡起。她知道,只要是她收了这钱,就说明,她们之间再无瓜葛。

    跟着他,本来就是为钱,她不清高,所以她不认为这是有损尊严的事情。只是,心里的那抹不甘还在叫嚣着。

    她很了解杜佳明的为人,他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别看他外表温温和和的,其实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

    走到门边,回眸。此时的宋珠多么希望杜佳明能够挽留她,哪怕只是一夜也好。

    “记得关门。”无情的话语,砸的她透心凉。

    吩咐了酒店的服务员,将这个套间彻彻底底的清扫了一遍,甚至连那张他已经睡了五年的床,都换了新的。

    看着眼前忙碌的几个人,杜佳明竟有种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的感觉。为她而疯。

    初次见到柳夏的时候,他本不屑于看她一眼。因为早有耳闻,她只不过是个抵债的。女人大多都是为了钱,出卖了自己。他讨厌这样的女人,但并不排斥她们的攀附。

    然而,送叶默轩回房间的时候,看着那么多的人都在调侃的说着乱七八糟的话。她却始终坐在角落里,不说一句话,眼里的冷漠不加任何修饰的暴露出来。

    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让人不敢有亵渎的想法。他见过的女人,多是娇媚百态,风情万种的类型的。向她这样犹如一朵莲花的,还是第一个。

    说不出为什么,自己竟是被这个女人,不,也许她还是一个女孩,好女孩,给渐渐的吸引了。

    暗暗地观察了她好几天,杜佳明发现柳夏每天都是三点一线式的生活着。家、学校、超市,这好像是她生活的全部。她的身边,几乎没有朋友,除了那个叫崔海晨的男孩。

    后来杜佳明才知道,她消失的那半个月,原来是回了老家。本来并不屑于去什么派对的他,竟是在叶默轩没有邀请下,去了他的家里。

    柳夏出现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令他没有想到是,她和默轩的关系这么的不好。

    叶默轩小他四岁,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很了解叶默轩的性格。之所以肯定的说柳夏还是个女孩,是因为他故意将红酒洒在了衬衫上,去二楼换了一件叶默轩的衣服时,发现,他们竟是分房睡的。

    他知道,沈爱丽已经在叶默轩的心里扎了根,长了叶,成了长住大使。他之所以这么放任着自己,也不过是想要给沈爱丽看。

    。

    柳夏将碗的碎片,一片一片的捡起,再将那些散在地上的面条收拾干净。

    “你疯了?”叶默轩站在楼梯口,看着柳夏只顾着收拾面条,而不顾早已被划拨的手指,任它流血。

    快步的走下楼梯,抓起她的手,叶默轩皱着眉,看着柳夏。那五个指印,是那么清晰的印在她白嫩的脸上,她的腮边,还有未干的泪痕。

    “对。”

    “默轩,我们走吧。”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那女子已经挽上了他的手臂。

    “将伤口处理好。”最终,叶默轩只留下一句冷冷的话,和那妖娆的女子一同走了。

    “你的脸怎么了?”杜佳明的眉头轻皱着,眼里的怒意,被他隐藏的很好。

    “没事。”柳夏放下咖啡,低着头,走出了杜佳明的办公室。

    每天早上,她都要为杜佳明准备一杯浓咖啡。

    拿起桌上的小镜子,看着自己的左脸,虽然是擦了粉,可是脸上的红痕,依旧很清楚。

    这是他的杰作,柳夏咬了咬牙,她不会忘记的。

    。

    叶默轩坐在他舒适的老板椅上,手里的几页纸,都快被他捏碎了。

    “老板,少夫人今天一如从前,没有什么反常。”阿火站在叶默轩的身边,不带表情的说道。

    “恩。”叶默轩轻轻的应了声,摆手示意阿火下去。

    静静的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手里的几页纸。这是阿龙最近几天的调查结果,全是关于她。

    他从没想过,一个人的生活,竟也可以这么简单。从小学到大学,出了成绩优秀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十几年的求学生涯中,她没有参加过一次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有些老师甚至都已经不记得还教过,一个叫柳夏的学生。可见,她的生活多么的平淡无奇。

    她的朋友很少,很少,可以用少得可怜来形容。她在儿时曾有过一个要好的玩伴,却因人家随着父母出国定居去了,她还因此伤心的不吃不喝了几天。

    就像他哥哥说的一样,她没有谈过一次的恋爱。曾经也有几个人追过她,但大多可能是受不了她的冰冷,而临阵脱逃了。

    但是,这一切,都是在那个叫崔海晨的男孩子没有出现前。

    她为他疯过,为他哭过,为他笑过。然而,他们的关系却一直都还是朋友,也仅仅是朋友。外人都能看出的事情,为何崔海晨却一直在装傻充愣?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极品逍遥少年〕〔极品上门女婿〕〔英雄无敌之至高主〕〔奶系甜心:吸血殿〕〔神医毒妃太嚣张〕〔柳潇潇的结局〕〔特种兵之神级教官〕〔重生之都市狂仙〕〔恐怖直播间〕〔总裁爹地:敢不敢〕〔我是反派他爸[快穿〕〔重生之都市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