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怪调查局〕〔农门娇娘来种田〕〔神罚鬼门关〕〔黎少你命里缺我〕〔舰娘世界的故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仙界丐帮〕〔名门公子:四少独〕〔大宋男儿〕〔病宋〕〔你是明珠,莫蒙尘〕〔与他有关的日子〕〔末日生存大师〕〔报告爹地,妈咪非〕〔英雄联盟宇宙服务〕〔三国之老师在此〕〔洛杉矶之王〕〔终极小飞侠〕〔我的异能悠闲生活〕〔河神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第88章 侧目
    如此几番,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何曳无奈,不再闹别扭。他喘气,额上冒汗,使尽了吃奶的力,才控制住女朋友的情绪。

    这世上有没有一种药,可以把她的内力瞬间化净?实在太丢脸了,一街的人都捂着嘴笑,笑他这个大男人捉不住一个女人。

    唉……

    他正自感伤,却听得何曳很尖酸刻薄的道:“你家的三三四四打起来了,不去安慰一下?”

    “什么三三四四?”

    “啊……你最爱的欣欣、晴晴啊。”

    叶辰扁嘴,更加抓紧她的肩膊:“你刚才说她们……”

    “在云天酒店4楼露台打架呢,哎,想不到大家闺秀打架是酱紫的,开眼界啊,长见识……”

    何曳揶揄了一番,见总裁大人面无表情,以为他被煞到了,推了推他:“上去劝架吧!我不怪你。哼,毕竟两个比一个更重要。”

    “呸,关我什么事?”

    “呸,不关你事,你刚才会像失魂鱼一样?”

    “阿曳,我感到很凄凉。”总裁大人“眼泪汪汪”的可怜相:“她们为什么到现在才打起来啊?”

    “啊?难道,难道你很想她们打起来么?”

    “嗯。”总裁大人心酸的把头偎到何曳的肩膊下,一副苦大深仇兼苦尽甘来的凄惨形容:“阿曳,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何曳没法子,在街角的槐树下,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大男人在她的怀里撒娇,实在是够诡异的。再想想,对面的酒店里,他的小三小四估计还在收拾残局,就更让她无语。

    她这个男朋友到底有多害人啊?

    因为菲儿最近表白失败,心上人被抢,所以情绪低落、对世界充满怨恨,所以何曳虽然与她探讨了几个小时,还是无法弄明白,小三小四为什么会打架?叶辰又为什么等着小三小四打架?

    正午的艳阳下,朱晴晴的红色法拉利格外耀眼。何曳用手遮住从跑车反射上来的光线,低头咒骂:开法拉利的白富美将来都……

    正在心中纠结应该用哪一个词来咒骂才过瘾,朱晴晴却迎了上来:“阿曳,你好!”

    “啊?”

    “没吃午饭吧!我请……”

    “我是没吃午饭,可是为什么是你请啊?”何曳很茫然,心中警戒:切,有病,无端端的要请我吃饭,指不定汤里放了毒鼠强。

    朱晴晴却显得很真诚:“对不起,阿曳,从前是我不对,被爱情蒙蔽了眼睛,我一直想向你道歉来着,嗯……”她拉起何曳的手,很亲昵很委屈的道:“阿曳,你行行好,别生我的气呵……”

    何曳没法子,被她拖着进了福满楼。她在走廊转了一圈,找到福满楼的经理明示道:你这儿可是五星级食府,要是出了食品安全问题,你们几十年的基业便得毁于一旦,切记,切记!

    经理记得这个何小姐是福满楼的贵宾,是叶辰大总裁的心肝宝贝,虽然要求有点雷,但还是很负责的表示一定加强督促,不会吃坏她的肚子。

    何曳这才放心的坐下和朱晴晴品茶。朱晴晴热情周到的客气了一轮,终于上演主戏,主戏端上来,何曳就放心吃饭了。

    既然是有求于她,她就不用担心食品会被下毒了。

    朱晴晴在隐晦的骂了刘欣小人之后,再明确的表示她收到确切消息,当初的招贵师傅是刘曳诚收卖,故意批何曳克夫,因而害得叶辰和何曳劳燕分飞的。

    何曳很淡定的表示:真相早就知道,但苦无证据。

    朱晴晴:“辰哥明知刘欣口蜜腹剑,居然还表示要和她结婚。想来,现在他真的被迷得不轻。”

    何曳嘟嘴:“那能有什么法子?”虽然她不太相信叶辰会突然就喜欢上刘欣,但叶辰做事越来越出人意表,她又实在猜不透。听说他要和刘欣结婚,心中还是不免纠结,气得直叹气。

    朱晴晴摇头,很沮丧:“刘欣她自己陷害你就算了,居然还冤枉我,冤枉我是陷害你抄袭的小人。阿曳……”她捉紧何曳的手,真诚的含泪道:“你要相信我,虽然我喜欢叶辰,但总不会拿自己的家族生意来开玩笑啊,如果我的‘晴雅阁’完成不了,我在朱家的地位也会受到冲击的。阿曳,你一定要相信我。”

    “嗯。”何曳淡淡应着。

    “你知道吗?”朱晴晴坐近了何曳,凑近她的耳边道:“刘曳诚,他对你妈妈有非分之想。”

    “啊?他想干什么?”说起老妈子,何曳顿时来了精神。

    朱晴晴把何曳领到一个中药批发店,等了一会儿,便见刘曳诚走进店铺,与铺中员工下指示。

    何曳纳闷,刘曳诚何时关注起中药材的生意来了?

    朱晴晴:“这间中药批发店,刘曳诚一个月前买了下来。现在,他其实是这间店的老板,你妈妈也一直在这里拿货。”

    “哦?”

    “他先是以又便宜又好的药材获得你妈妈的信任,接着便要逐步实施计划。”

    “什么计划?”何曳还是不明白。

    朱晴晴把话挑明:“今天你妈妈要来拿田七。我查到,刘曳诚会在田七做手脚。”

    “啊?不会吧?这可是出人命的大事。”

    “对啊。他就是想陷害你妈妈,像当初陷害你一样。”

    虽然何曳并不相信朱晴晴拆穿刘曳诚是为了自己好,但刘曳诚会用奸计对付妈妈,却是非常有可能的事。她不禁有点毛躁。

    朱晴晴刚想挑拔两句,便见得一身轻便装束的何欣如在街角慢慢走来。

    何曳想要大叫,却被朱晴晴叫住。她不能眼巴巴的看着妈妈被人欺负,跳了下车,冲了进门。

    何欣如望着心急火燎的何曳,微显诧异。何曳不管,拉起妈妈就走。刘曳诚在旁冷冷的哼道:“买几斤田七,要两个人大驾光临?”

    “哼,刘曳诚,你想买有毒的药材给我们‘百荷堂’,然后害我妈妈身败名裂,你……”

    刘曳诚:“有毒的药材?”

    何欣如拉了拉何曳:“阿曳,别胡闹。这间药店我一直光顾,店主和我是老朋友了,不会做这种事的。”

    “不,你有所不知,刘曳诚早就买了这间店了。”

    何欣如我狐疑的转头望刘曳诚,刘曳诚一脸不在乎,却是没有否认。

    这下何欣如也不由得有想法了:“刘曳诚,你到底有何居心?”

    “最近中药材市场有利可图,我一个生意人,当然是那里赚钱去那里。”

    “哼,那么多的药材店你不买,你偏偏买这一间?之前还故意把药材买得便宜,就是为了引我妈妈信任。你会安好心?”

    “哼,不信就不信。”刘曳诚气恼的回到柜台边,让店员拿出大包的田七扔到桌面上:“你预订的东西,要还是不要?”

    “当然不要。”何曳想想不解气,扯过田七来,一把扯开袋口,手抓田七嚷道:“我要拿去检验,我要告你。”

    刘曳诚最近的涵养不太够,居然伸出手来与何曳抢袋子。何曳更加明白,这田七里肯定有猫腻,因而死不松手。

    刘曳诚的力气当然是比不上自幼学武的何曳的,两个人从柜台边上一直扯,直到刘曳诚被扯得一个趔趄,倒在旁边的边柱上,何曳更加意气风发,单手便想一掌拍去,却听得妈妈喝了一句:“阿曳,住手……”

    她收住掌风,外面一个女人冲进来,对着何曳就是一巴掌:“你敢打我爸爸……”

    现场无可避免的不受控制,何曳挡住那一巴掌,反手一掴,刘欣的脸上脆生生的一个大红手掌。

    门外看热闹的人渐多,何欣如冲上来,扯住了正想反击的何曳,刘曳诚也抱住了冲动的刘欣,事情正慢慢的控制,眼尖的刘曳诚却惊觉外面看热闹的人群中那部专业的长枪摄像枪,他追出去,却为时已晚。

    晚上,头条便开始引爆。电视、网络上全是这一段二女争夫,大小狐狸精张牙舞爪的戏码。

    现今世道,大婆与小三抢男人本就最引路人喧哗,何况故事的诸多主角,其后被踢爆都大有来头,更是引得围观者众,这一段视频短短时间便风头无俩。

    苦大仇深、仪态尽失的正牌女友刘欣,乃城中名媛闺秀,“云天酒店”的太子女;

    嚣张霸道、面无愧色的小三何曳,居然是之前的网络名人“恰恰好”姑娘,“九州杯”武术比赛的亚军;

    其中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是社会名流,“云天酒店”的老板刘曳诚;

    另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竟然是女小三的妈妈……

    而她们口中的“叶辰”,更是名声在外,富甲一方的钻石王老五。

    唉,两个人的女儿争男人,然后两个人又互有**?

    网民齐呼:太乱,太乱了。不愧是豪门。

    何曳郁闷的低头绕衣角,还把头发抓得像鸡窝一样乱,盯着叶辰,打算他若兴师问罪,她便耍赖撒泼。

    大不了一哭二闹三上吊。

    已经够委屈了,绝不再低头受骂。

    谁知道,他只是坐过来,搂住她的肩膊,以手指梳直她乱乱的头发,很长的叹气:“对不起,是我不好。”

    她一下就蒙了,抬头惊慌失措的望他。

    居然不骂我,居然还体贴入微?死了,一定是有更厉害的惩罚。

    她的气势一下子弱了,颤抖着认错:“我知道我错了,你别说反话,要骂就骂个痛快。”

    “你没有错。”他捧着她那憔悴的脸,轻亲了一下:“我的阿曳没有错。”

    “真的?”

    “嗯。真的。”

    突然的就想落泪了。事情发生以来,她一直坚强的抬头挺胸,像个趾高气扬的公鸡,绝不委服于人前。却不想被他温言浅语一番,她心中强撑的坚强瞬间化成屈辱:“可是,我觉得好丢脸。”

    “切……”他一边拍她的肩,一边淡淡的道:“丢脸的是刘欣而已。她一个名门闺秀,大庭广众的像个泼妇,那才叫丢人。”

    “那么我呢?表现得很好吗?”她心中喜悦的火星一点点的往外冒。看来,他也认为自己当天的表现很有大将之风,在情在理吧?

    叶辰点点头,眼神很坚定的望着她,加重语气道:“你,本来就没有脸,能丢到哪儿去?”

    气死了,活活被气死了。

    什么叫她本来就没什么脸?她好歹也是“恰恰好”姑娘,很有身份地位的。

    “哼,谁说我没脸?改天我签约给你看。”

    “签什么约?”他意外。

    她得意洋洋:“九州杯的组织者找过我,要我做游戏的代言人。二师兄已经签了,我还在考虑。”

    “不要去。”他捉住她。

    “偏要去。”

    “不准去……去的话,吃了你。”他恶狠狠的一口咬下来,她娇呼,拼命挣扎:“刘欣说,你选择了她,朱晴晴说你要和刘欣结婚,是不是?是不是?”

    她越说越气愤,回头掐住他的胳膊,他痛到皱眉,一双俊目无奈的瞪她:“这也能相信?怪不得被朱晴晴骗得上了电视、做了新闻女郎。”

    也对啊!这事想起来太蹊跷,如果不是朱晴晴带自己去药材店,如果不是她说田七被放了毒,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叶辰无语状:“你认为你们4个人会那么巧一起出现在店里?不是有意安排,会那么巧有人录到全程?一个普通路人做的视频会有如此专业的水准?事后,那些爆料人,会知道那么多的内幕?哼……”

    一言惊醒梦中人,何曳握拳,怒火中烧。叶辰瞄她一眼:“我让你在家好好呆着,什么都别掺和,你倒能找事。”

    “啊?你刚刚不是说:阿曳没有错吗?现在,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眼见何曳真的火了,叶辰赶快服软,很正经的道:“嗯,阿曳没有错,都是那只猪的错。哼,我晓得她会背后耍阴招,却没想到会把火烧到你头上来,哼……”

    “你就别哼,我说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小三小四都是你招惹的,现在,你倒在旁边说风凉话了?”

    “冤枉。我招惹的只有你而已。”他正经的道:“你别管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东西,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就好。”

    “哪一句?”

    “我……爱……你!”

    绵密的吻落下来,再厚的坚持都只能崩溃。再相信他一次么?他还值得相信么?

    男人的甜言蜜语是蚀骨的毒药。虽然何曳理智告诉自己,一个有小三还有小四的男人,这句话根本就会有许多许多的水份,但既然他这样说了,她就不忍心不去相信。

    外面风起云涌,叶家当然也不平静。叶辰前脚进门,便被姑姑拉到一边:“你一会儿,小心点儿说话,大嫂气惨了。”

    “哦。”叶辰很悠闲的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

    李静云过来,冷着脸问:“你去了解过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阿曳和欣欣打了一架,刚巧被人拍到了。”

    “你倒说得轻巧,现在全世界都传遍了。说两个女人为了抢你,大打出手。”

    “很好嘛,证明你儿子我魅力四射。”

    “呸,脸都被你丢光了。”李静云无奈的叹:“平时看欣欣斯文大方的,想不到这次却全无仪态,那些骂人的话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又纯熟又阴损。”

    “嗯。”叶辰不予置评,拿过一页报纸来翻。

    “我还是觉得晴晴好一点,毕竟朱笑天是几代的书香世家,家教好、不会表面一套,暗地里一套。而且,她家里更有权势,也多兄弟姐妹支持……”李静云一个人沉吟着,发现当事人一直沉默不语,转而询问叶辰的意见:“你觉得,晴晴怎样?”

    “好啊!那就朱晴晴吧!”

    看着转身闲散的上楼的叶辰,叶家三个女人交换着错愕的眼神。

    不可能吧!这小子会那么好弄?就像市场买菜。

    “哦,你说白菜好,那就白菜吧!”

    刘欣看着李静云与朱晴晴喝完早茶出来,气得银牙紧咬。刘曳诚在旁好心规劝:“这事你就别执着了。强扭的瓜不甜,小辰与你,不会是良缘。”

    “我不,爸爸,为什么不支持我?”

    “及早抽身,总比泥足深陷的好。欣欣,你究竟是因为太爱叶辰,还是因为对多年的付出得不到回报而心怀不甘?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再好,都不值得留恋。”

    “不,小辰爱我的。他最近对我很好。”刘欣跺脚。

    “你是一点儿都不了解叶辰?还是根本在自欺欺人?”刘曳诚摇头叹气:“以小辰的性子,突然就会左右逢源,举棋不定?还有,这个朱晴晴不是善类,我们没必要惹她。”

    “嗯,爸爸,女儿这样被欺负,你都坐视不理?”

    “我需要理吗?她得罪的可是小辰。”

    “可是,她哪里得罪小辰了?她都快要入主叶家了。”

    “唉……”刘曳诚微叹,无法劝说。爱情似乎总得经历最残酷的拒绝,才可彻底心死,有一丝微弱的希望,都可能死灰复燃。

    叶辰把红酒对着光线摇了摇,微笑:“妈妈真的这么说?”

    朱晴晴喝了几杯,因而脸色过于红艳,甜笑的侧身靠近他:“嗯,你知道,她喜欢我乖巧。”

    “我想,她是欣赏你的狡猾吧?”

    “辰哥?”

    “你设计何曳,让她和刘欣起冲突,然而你事先早就安排了媒体的人去拍照。最后把视频放出,何曳和刘欣丑态百出,你一下子打击了两个情敌,如此漂亮的一石二鸟之计。我能看出,妈妈自然也能想明白。”

    “不,叶辰,你听我说。”

    “别跟我说误会两个字。晴晴,我15岁便涉足商场了。我欣赏你,虽然只是小女人的争风吃醋,但却委实是干得漂亮。”

    “这……”朱晴晴真的不知道应该得意还是胆怯,叶辰的眼神让她实在猜不透。话是欣赏,但语气偏偏却是嘲讽,脸带微笑,眼神却凌厉得让人窒息。

    他把红酒一喝而光,抿唇:“你为了我,不计手段,我认同。但是,不要扯上阿曳。”

    “叶辰,你什么意思?你还爱她吗?”朱晴晴失控的声音变尖。

    “我一直都爱她的。我否认过吗?”他冷笑:“你和欣欣是妈妈喜欢的女人,我要二选其一。但爱人,我心里一直只有一个。”

    “……可是,现在,你刚刚才说要和我一起。”

    他轻伸出手,托她的尖下巴,指尖温柔的抚她的脸颊,醉了的眼眸子凝视她痴迷的眼:“和我在一起,忍受我的身边有另一个女人,你做不到吗?”

    她微垂眼帘,纠结的扬眉:“叶辰,请你尊重我。”

    他唇角向左轻扯:“欣欣说她可以。”

    “什么?”朱晴晴几乎跳了起来。

    “我向来追求完美,我不想忤逆妈妈,所以,我会另娶一个女子为妻,但我爱阿曳,我也不打算放弃她。就这么简单,你可做得到?”

    他本来似是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再也没了兴致。低头闷闷的喝酒、吃牛扒。朱晴晴小心的呵着他,一边保证:“我待阿曳会像一家人一样的。”

    “总之,你要做什么我不管,但不能搞上阿曳。”

    “嗯……”她甜甜的应,吧嗒一口吻上来。叶辰顿觉这西餐厅的吊灯狠狠的摇了几摇。

    最近的叶家真是热闹,朱晴晴来叶家陪李静云吃饭,刘欣居然不请自来。

    刘姨不敢开饭,客厅里,几个人在大眼瞪小眼。

    李静云毕竟老练,咳了一声:“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欣欣既然过来了,就先吃了晚饭再走。”她招呼着刘欣,却牵着朱晴晴的手,亲疏立分。

    刘欣瞄一眼冷眼旁观的叶辰,冲上前去叫道:“伯母,你看着欣欣长大,欣欣有没有对你说过一句谎话?有没有对你耍过心机?”

    “唉……欣欣,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李静云心中叹息,对刘欣她一向是喜欢并怜惜的,只可惜她的个性软弱,始终得不了儿子的心。

    “伯母,我今天不是来吃饭的。”刘欣豁出去了,指着朱晴晴道:“你们不要相信她,她是坏人。伯母,你们看……”

    刘欣把一叠资料倒在桌面上,晴雅阁的设计图,前期工程的方案,还有朱晴晴与刘昆的合照,刘昆收到的支票上朱晴晴公司财务的签名……

    铁一般的事实,条条框框,清晰详尽。

    刘欣得意的笑道:“伯母,你看,这都是朱晴晴做的。是她为了拆散何曳和小辰,找人陷害何曳抄袭的证据。”

    朱晴晴脸色惨白的望了一眼叶辰,叶辰却像没事儿一般远远的站着,恍似这一切与他全不相干,他只是这场风波的局外人。

    更似是,这一切早就在他的算盘之内,朱晴晴和刘欣只如棋子般被愚弄。

    他才是那个做局、下棋的人。

    李静云翻了翻那些资料,冷眼望着刘欣:“欣欣,这是你今天来的目的?”

    “是的,伯母,我不想你被别人骗。”

    5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武极神话〕〔燕云十六骑〕〔误惹摄政王:臣女〕〔都市绝品狂尊〕〔重生最强丹帝〕〔奶系甜心:吸血殿〕〔兽医皇后〕〔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刺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