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番外.(【一更】原著中的江若乔与...)
    江若乔对陆以诚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刻。

    直到最近才逐渐清晰起来。处理了外婆的后事, 她回了京市,也将轮椅还给了陆以诚,这是外公从他这里租的。她回京市前, 外公还特意提醒了她, 记得将轮椅还给陆以诚。这段时间以来,她的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不止如此, 还要承受着巨大的悲伤, 身子自然是扛不住的, 她吃了药后就睡下了,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醒来出门时,看到守在楼梯间的陆以诚。

    她有些诧异,有些迷惑。

    他却看向她,温声问道:“烧退了吗?”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在这里守了她一个晚上?

    这个问题让江若乔在疲倦与悲伤的缝隙, 有了喘息的空间。让她不至于全神贯注在那种悲痛中。再次碰到陆以诚,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她下班回来,在小区附近看到了他, 四目相对, 她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他便急急忙忙的开口解释:“这次真的是路过, 真的是路过。”

    似乎怕她不相信, 他拿出手机, “真的, 我一个学生家就住在这里,不信你看……”

    他解释, 他的学生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考试,家长想让他过来帮孩子充电。

    他刚从学生家里出来。

    真的只是路过。

    不知道怎么回事,江若乔看着他费劲巴拉的解释着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有些想笑,她也真的这样做了。

    大概这是这漫长的几个月里,她头一次真的笑起来。

    陆以诚愣住了。

    江若乔说:“嗯。”

    陆以诚松了一口气,“真的是路过。”

    他也没想到那么巧,会正好碰到她,他学生家离这里很近,平时他都是坐地铁回学校。去地铁站的那条路暂时封起来了,他就走了另一条路,正好经过江若乔租的小区。

    两人沉默了几秒。

    陆以诚主动说道:“那,我先走了,再见。”

    他们俩本来就没什么关系,非要强拉硬拽在一起,那也只是校友关系。

    他背着那个黑色双肩包准备离开,走出了几步后,被她叫住。

    她的声音并不大,在风中显得很轻很轻,“陆以诚。”

    她喊了他一声。

    陆以诚跟被人摁了暂停键一样,停下了脚步。

    当然心里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很多人都叫他的名字,老师同学朋友……但她叫他,就有那样的感觉。

    他回过头,江若乔站在风中,穿着黑色的风衣,衬得肤色胜雪,微卷的长发被风吹得略显凌乱,她也不在乎,看着他说道:“你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我请你,算是答谢。”

    外婆最后住院,他其实也帮了她一些忙。

    于情于理,她都该请他吃顿饭。

    陆以诚明明想婉拒,身体比较诚恳,点了下头,答应了。两人走在风中,往附近一家火锅店走去,两人因为不算相熟,也不是朋友,并没有并肩行走,而是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她现在比较低沉,不爱说话,总是沉默,他也不擅长跟异性打交道,一路上无言来了店里,店里很热闹。

    这是他们两个人头一次单独吃饭。

    依然没什么好说的。

    跟火锅店的热闹不同,他们两个人在别人眼里更像是拼桌的陌生人。

    陆以诚发现,江若乔不爱吃素菜,准确地说,不爱吃叶子菜。

    他默默地将自己点的叶子菜都吃完了。

    买单的时候,他想结账,但江若乔速度比他快。

    两人走出火锅店,江若乔跟他挥手道别,他迟疑了几秒,说道:“我送你回去吧,没多远。”

    江若乔哑然失笑。

    真的挺奇怪的,她明明跟他也不熟,但他好像总是担心她会出什么事一样。上次就是,她发烧了,她以为他回去了,没想到他在门口守了一个晚上,如果是别的人这样做,她肯定会觉得这个人或多或少有点病,还是变态,绝对会疏远,更别提说请他吃饭,可做这件事的人是他,她就没有这样的感觉。

    大概是他在学校风评太好,人品太好??

    她也想不通。

    不过他真的是一个挺好的人。

    最后,陆以诚跟在她身后,目送着她进了居民楼后,也没有立马就走,而是在楼下站着,仰头看着她的房间,想着等房间灯亮了他就可以走了。谁知道,等了许久,也没看到灯亮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分钟,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抱着这样的猜想,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进了居民楼里。

    来到她所在的楼层,便看到她坐在楼梯台阶上发呆。

    他到来的时候也惊动了声控灯。

    楼梯廊道的灯光线有些昏暗,照在她身上,她抬起头看他,他才看清楚她红了的眼眶。

    他没有解释自己怎么上来了。

    她也没问。

    几秒,还是十几秒之后,灯光熄灭。她抱着膝盖沉默着,他站在一旁,后站累了,靠着墙陪着。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明明是不相干的人,即便是校友,他买轮椅再租给她外婆这件事已经是极致了,再做多一些,未免越线。他本身也并不是那种大好人。他也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事情。可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反而偏偏要去做。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分成这几种,知道要去做的事,知道不能去做的事,以及,不知道为什么要做但就是想做的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说道:“其实是我忘记带钥匙了。”

    忘记带钥匙只是一个引子。

    她只是……感到疲倦,感到黑暗要将她吞噬,而她根本不想挣扎。

    她只是……觉得人生一点意思都没有。

    她只是……越来越像行尸走肉。她知道自己最后一定会振作起来的,没有原因,她是江若乔,她就一定会振作,可是在她振作起来之前,她的确对人生没了兴致。

    黑暗中,陆以诚说道:“那我帮你给开锁师傅打个电话?”

    江若乔笑了起来,“啊我居然忘记了还可以找开锁师傅……”

    这一句话,让陆以诚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他知道,她很不好。

    他在墙上的小广告上找到了开锁电话,打电话之前还特意跟江若乔解释了一句,“我会跟师傅说是我们租的房子,这样对你比较好一点。”

    女生独居,毕竟不是那样安全。

    江若乔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她没出声。

    没出声就是默认,陆以诚给开锁师傅打了电话。开锁师傅是半个小时后赶来的,这半个小时里,江若乔就那样出神地坐着,陆以诚则靠着墙,谁都没有说话,她没有倾诉,他也没有安慰。

    开锁师傅走后,陆以诚也准备走了。

    他跟她道别。

    江若乔倚在门边,最近她的反应有些迟钝,等说了再见后,她才想起什么,又回了屋子给他拿了一瓶酸奶,“今天麻烦你了。”

    他握住那瓶酸奶下楼走出居民楼。

    不知道为什么要做,但一定要做的事。

    比如在医院时叫住她。

    比如知道她外婆的病况后去买轮椅租给她外公。

    比如……

    今天的她,让他想到了好几年前的他,那个时候,有一段时间他也是这样的状态。他并非是想拯救谁,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连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都需要用尽所有的力气,可内心深处有一道声音告诉他,不去管原因,想做就去做。他握紧了酸奶瓶身,在楼下犹豫迟疑了很久很久,久到小区楼下的人越来越少,他终于转身进了居民楼,在她隔壁的房子上看着贴着的租房广告拨通了电话。

    江若乔是一个多星期以后发现自己隔壁住了人。

    新邻居还是陆以诚。

    她靠在门口,看着他神色尴尬的往里搬着行李。

    陆以诚的行李并不多,一个深蓝色的老式行李箱,还有锅碗瓢盆以及被褥。

    他进进出出的忙着。

    江若乔干脆就靠着门,看他进进出出。

    最后,她没问他为什么搬过来,他也没说自己从学校宿舍搬到这里的原因。

    不过傻子都知道,他肯定是有原因的,毕竟从这里到a大可不算近。

    同情她?可怜她?

    江若乔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一个菩萨。

    当了邻居以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如同电视剧那样突飞猛进,两人一直都是淡淡的,偶尔碰到了打个招呼……但是,从陆以诚搬过来以后,江若乔藏在床边的水果刀又回到了厨房。她不太习惯跟陌生人合租,所以都是独居,虽然现在的治安很好,但她也不敢掉以轻心,在门口安了摄像头,还买了家用防盗阻门器,能考虑到的都考虑到了,还将水果刀放在床边。

    现在陆以诚搬到隔壁来了。

    水果刀好像就没必要放在这里了。

    她也惊讶于自己对陆以诚人品的信任。

    明明在外人看来,他才最像那个会对她产生威胁的危险1分子吧……

    毕竟特意搬到隔壁来这种行为就很不正常。

    当邻居的第二年。

    他们终于加上了微信,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朋友。

    关系依然是不冷不热的。他偶尔会煲汤给她送一碗,她在考上在职研究生时,也请他在外面搓了一顿算是庆祝,他拿到了奖学金时也会请她出去吃一顿饭,或许在外人看来,他们更像是……饭友。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但她必须得承认,陆以诚成为了她现阶段人生中一个还算比较重要的人。

    转折点是在江若乔参加宴会的那一天。

    她没想到,自己还会碰到蒋延跟林可星。

    两个人看起来感情很好也很般配。她什么都没想,在回去的路上,因为气温太低艰难地行走着,心里想着,回去后跟陆以诚借几块姜吧,煮个姜茶喝……不过他肯定会问她,为什么喝姜茶,不,他应该会帮她煮好姜茶,想到这里,她加快了步子,却没想到,一辆车一直跟着她,她实在困扰又疑虑,停下了脚步,那辆车也停了下来。

    车窗打开,居然是蒋延。

    其实再看到蒋延的时候,她既没有喜欢,也没有了恨意,顶多只是有些后悔,后悔当年跟他在一起。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让他的家人有机会伤害到她的外公外婆。

    蒋延用那种带着恨意的眼神看她,“求我,求我我就放过你。”

    一瞬间江若乔福至心灵。

    想到了老板刚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行吧,无所谓了。

    她轻声地悲悯回道:“蒋延,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坐在车里,本该冷漠的男人眼神有些慌乱,他似乎想辩驳些什么,她轻笑了一声,“如果是的话,那抱歉了,我已经爱上别人了。”

    蒋延走了。

    在江若乔看来,实在可笑得很。

    昔日她怎么会眼盲到这种程度,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明明前一秒还在拥抱着未婚妻好不甜蜜,下一秒竟然能找她说那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江若乔也因为这一出想起了外婆和外公。她漫无目的的走着,来到了一家咖啡馆,只可惜人家要打烊了,她只好站在屋檐下。想起了许多许多的事,手机响个不停,她很想挂掉,却在看到来电显示是陆以诚时,接了起来。

    “你还没回吗?”那头的他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敲你的门一直没人应。”

    他又解释了一句,“学生家长送了我一些溪市特产,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江若乔一开口,就感觉喉咙艰涩,说出来的话,都带了些哭腔,“我不吃。”

    她是溪市人。

    难道还要吃溪市特产,他究竟知不知道卖到外面的特产本地人都不吃的?

    傻子一样的人。

    她一开口,陆以诚被吓到了,固执地问她,“你在哪?”

    她被烦得不行,将地址给了他。

    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在面对陆以诚时,她保留了很多很多以前的江若乔才会有的脾气跟性子。

    陆以诚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的。

    他打着一把伞,朝她而来。

    他低声说,“这么大的雨也没有关系,我送你回家。”

    她的眼角有眼泪滑落,最后跟着他一起躲在了雨伞下,冲进了雨幕中。

    他说:“天气预报上说,明天是大晴天,天气特别好。”

    她身上披着的是他的外套,很厚很温暖,她说话时声音也不再是颤抖无助的,“会是晴天吗?”

    她这样问他。

    “会的。”

    晴天总会到来的,江若乔。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