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番外⑩(【二更】嫁给他。...)
    江若乔跟陆以诚的婚礼是第二年的春天举办的。

    结婚是一件简单的事, 两个人拿着身份证件去民政局就可以办好。

    但婚礼却是一件繁琐的事。

    陆以诚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不够,没办法给她一个很盛大的婚礼,只能加倍用心, 给她一场最难忘的婚礼。婚纱照是陆以诚一个朋友拍的, 这个朋友的摄影技术很好,江若乔也不太喜欢现在的一些风格,她喜欢更自然的, 一家三口去了他们之前去过的地方, 拍下了很多照片。

    这一路上不是在拍照, 而是在回忆。

    本来陆以诚是想请司仪的, 没想到杜宇跟王剑锋对此都有兴趣,最后王剑锋胜出,因为王剑锋的口才更好,他有在学生会的经验,现在还回了老家考公上岸, 杜宇常常说王剑锋以后仕途肯定一片坦荡,这样一个领导苗子,在口才方面自然没得说。

    王剑锋激情昂扬的写下了一大篇稿子。

    其实也就是他们本科毕业没多久,但凡再多个几年, 彼此都有了家庭有了自己的生活, 是很难再这样热情洋溢的聚在一起,好像是要做一件惊动天地的大事。陆以诚的人缘极好, 能帮忙的都来帮忙了, 大家也都是义务帮忙, 有给他修剪片子的, 有给他设计宴厅的,有自告奋勇来唱歌变魔术的, 总之从目前的彩排单子上来看,婚礼当天一定是热闹又有趣的。

    因为陆以诚这边除了一个姑姑就没别的亲人了,所以婚礼定在溪市举行,陆以诚也邀请了姑姑。

    陆以诚的存款有限,他想在别的方面给江若乔更好的。

    比如好一点的婚纱,比如大一点的钻戒,比如贵一点的婚鞋婚包……

    那么放在其他地方的成本就有限了,很多事情都是要亲力亲为,婚礼前一个星期,陆以诚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

    江若乔某一天看到了陆以诚的记账本。

    本来是很好奇他现在每天都在记录哪些开支,却看到了新的记账本扉页上用钢笔写了一些字。

    先是一个日期,后面是蜜月旅行。

    这个日期是一年后。预算写着十万。

    江若乔靠在他怀里问他,“十万?这么奢侈吗?去马代也用不了这么多。”

    陆以诚回:“你肯定会去逛免税店的。”

    逛免税店肯定要买东西。

    蜜月旅行后面,是买房。

    日期暂定是五年后,没有预算。

    再然后,是买车,只是没写日期,写了一个问号。

    “我不确定是应该先买车还是应该先买房。”陆以诚捏着她的手,“看到时候的需求吧,我倒还好,坐地铁就行,怕你到时候开车会更方便,总之再看吧。”

    江若乔从他怀里起身,在茶几抽屉里找到笔,在买车后面一笔一划的写着:

    三十二岁的她,送了三十二岁的陆以诚一辆车。

    那么她也可以做到。

    他们这样的年轻,虽然现在除了爱情什么都没有,但以后一定什么都会有的。

    婚礼前夕,除了江若乔这个新娘子比较闲以外,其他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就连陆斯砚都被陆以诚拉来当童工打气球,婚礼的前一天要布置会场,陆以诚跟陆斯砚都成了打气球工具人。忙碌是有效果的,整个宴会厅梦幻又浪漫。那是现在的陆以诚能给江若乔的全部。

    婚礼这天,陆以诚带着他的伴郎团来接江若乔。

    当然是被江若乔的朋友们各种刁难。

    伴娘团点子也很多,将接亲换成那种大富翁似的冒险活动。从电梯口开始,江若乔的房间是终点,门是虚掩着的,只有陆以诚一个人能走向终点接走他的新娘,旁人谁都不可以代劳。答对一题前进一步,答错一题后退三步。题目之刁钻,令伴郎团们都纷纷表示开了眼界,比如——

    “若乔最喜欢什么颜色?”

    陆以诚沉思片刻回道:“去年喜欢牛油果绿,今年喜欢黄色。”

    伴娘团爆笑出声,云佳最嚣张冲着里面喊,“江若乔,江小乔,这可是你老公亲自盖章过的,你喜欢黄色!”

    江若乔:“……”

    不知道该说云佳讨打,还是陆以诚讨打了。

    卧室里,江若乔正坐在床上,她穿着中式喜服,这是汉服店老板娘送给她的新婚礼物。

    这一套喜服上的刺绣技艺精湛,每一处细节都做到的极致。此时此刻的江若乔,热烈而明媚。

    喜欢什么颜色,最喜欢的食物,最不喜欢的食物,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太简单,只要稍稍用点心,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可婚姻不只是要用一点点心。陆以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江若乔是用了所有的心思,连云佳问他江若乔高考的分数,他也能不假思索的答出来。

    总而言之,陆以诚用最快的时间来到了终点,来到了门口,看到了他的新娘,他的妻子。

    双目对视的那一瞬间,似乎屋子里其他人也不存在了。

    陆以诚像是耳鸣了一样,失去了听觉,也失去了嗅觉。

    他看着她。

    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站在人群中,她穿着礼服朝他这边而来。恋爱之后的江若乔跟别的女生也没什么区别,她也酷爱问一些问题,比如问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比如喜欢她什么,她都要问个明白,问了一次,听了一次的答案,兴许一两个月后又要问一次。

    她问的次数多了,他也会开始绞尽脑汁的想起那些片段。

    那些他以为早已经淡忘了的片段。

    新生欢迎会自然不用说,他那时候在论坛上就已经写下了。有时候他甚至会想,如果再次见到她,如果那个时候她不是蒋延的女友,也许事情的发展又会不一样。

    第二次见面,她是以蒋延女友的身份出现的。

    他知道宿舍有饭局,从学生家里出来后便匆忙赶上了地铁,从地铁站出来,一路快步往餐厅走去。还未走到门口便看到了她,他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晚霞满天,有衣衫简陋的老人想要问路,大概是说不好普通话,沟通起来比较费劲,旁边也有其他人,其他人都是避过身,她也是匆匆赶来,却还是停了下来,大概是听不清楚老人的话,她微微弯腰,神情专注而认真地听着,后来给老人指了路。

    那是他自新生欢迎会后第二次见到她。

    食色性也。

    陆以诚后来也想过,如果不是江若乔,如果是别的女生,他还会对这一面印象深刻吗?

    自然是不会的。

    因为是江若乔,所以他记住了。

    他总觉得,就算斯砚没有到来,也许好几年后,也许如同梦中一样,他在医院碰到她,也许只是一个背影他也能够认出来,然后叫住她。要论喜欢,不过两面,还谈不上。可他总觉得,这两面化成了一颗种子,埋在了他的心里。

    那个时候的陆以诚是否想到了,有一天,那个耀眼的女生,真的成为了他的新娘。

    ……

    婚礼很浪漫也很热闹,两人的同学朋友能来的都来了。很多人都在录制小视频,无论还在念书还是已经参加工作,这一天的主角就是陆以诚跟江若乔。远在他乡的蒋延也看到了班级群里的视频以及照片。一个班那么多同学,没有一个人记得他曾经跟江若乔在一起过,从今以后,提起江若乔,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她跟陆以诚的爱情。

    再也没有人会记得,在他们中,在陆以诚之前,曾经有一个蒋延爱过江若乔,他爱江若乔更早。

    蒋延本科毕业后,没有留在京市,他四处漂泊,居无定所。

    可是这样的状态反而更令他安心。

    他没了一起打篮球的朋友,只是会晚上一个人跑到住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

    同事前辈会热心的给他介绍对象,他都没有兴致。

    时间长了,他的生活中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看到视频中若乔那样的幸福那样的开心,他本来就已经释然,现在竟然有一丝庆幸。他很平静,没有伤心也没有难过,只是在下班回去的路上,买了一些酒,回到出租屋后,找了一部曾经跟她一起看过的电影,一边看一边喝酒,最后他居然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另一个自己。

    梦到那个自己跟若乔之间的爱恨情仇,梦到自己在失恋之后的痛不欲生,也梦到了跟林可星之间的婚姻生活。

    他在事业上很成功,跟当年他的爸爸一样。与林可星的婚礼也被人津津乐道,在场的人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说他们伉俪情深,还祝福他们白头到老。他从来都不知道白头到老竟然会是一种诅咒。

    婚后,他成了非常糟糕的人。

    一面,心里念着的爱着的是自己的初恋女友,另一面,又对自己的妻子关怀备至,他知道这样不对,但他越是放不下若乔,就会对林可星越发愧疚。林可星终于也长大了,曾经的她只希望能够跟他在一起就好,可人的心是贪婪的,一开始只是想在一起,后来便是想要两情相悦。

    林可星也察觉到了他的内心深处惦念的人是谁。

    他努力过,她也努力过,他们看起来还是很恩爱的,可直到江若乔跟陆以诚相恋后,他的嫉妒也终于藏不住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了资格追求爱情,可还是会失落,还是会嫉妒,还是会愤怒,他的种种,都被林可星看在眼里,他们之间的平和关系之下藏着暗涌。

    一年、两年、三年……

    也许有一句话说得对,男人都是无耻的。他的愧疚早在这几年就逐渐消磨没了。他跟林可星之间也有了争吵,头几次争吵时,他的母亲还会训斥他,可时间长了,他的母亲也不想管了。

    在婚姻岌岌可危的时候,在他以为最终会离婚甚至内心深处感到些许轻松时,林可星怀孕了,生下了一个孩子。

    生活一地鸡毛,为了孩子,他试着跟林可星回到婚后不久的那种状态,想给孩子一个完整而温馨的家,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亲如母女的婆媳俩,因为这孩子产生了分歧,他的母亲想要多亲近孙子,想让他们夫妻俩更轻松一些,而林可星,在确定了他不会爱她之后,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身上。

    在他的事业已经壮大到了不需要妻家帮衬时,婆媳俩的关系竟有几分势如水火的迹象。在一个早晨,他的母亲不慎滑倒中风,那天只有他的岳母以及林可星在,他猜测母亲中风另有缘故,可没等他仔细去查,瘫痪在床的母亲却拼命地为林可星以及林太太遮掩,说跟她们没有关系,是她自己不小心,让他不要再追究下去了,而他也没有办法。

    此后,他回忆起来,竟然觉得这飞黄腾达,这富贵荣华,毫无滋味可言。

    他的一生,真正感到开心肆意的时光,还是大学,还是她陪在身边时。

    而她已经结婚生子,跟另一个男人,过上了他最初想给她的那种生活。

    ……

    蒋延半梦半醒间,仿佛见到了那个自己,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这一次还是失去了她。”

    江若乔跟陆以诚的婚礼,没人想到蒋延。

    江若乔是挽着外公外婆的手上台走向陆以诚的。

    陆斯砚穿着订做的西装,像小大人小一样守在她的身后。

    她觉得圆满了,尽头处捧着捧花的人是她的丈夫。

    身旁是她的外婆外公,身后是她的孩子。

    这一次,怀表里多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江若乔穿着婚纱挽着陆以诚的手,陆斯砚站在他们前面故意摆着很酷的pose,外公外婆也站在她身旁,两人喜笑颜开,头发上还有着小彩带,喜气洋洋的。

    在二十岁的这一年她跟他碰到,在这一年相知相恋。

    在二十三岁嫁给他。

    真好。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