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番外⑦(【一更】英年早婚。...)
    趁着暑假, 江若乔跟陆以诚带着陆斯砚回了溪市。

    两年前陆斯砚的消失离开,外公外婆也消沉了很长时间,这回听说斯砚又回来了, 两老从他回来的那一天就开始催促了。他们毕竟两年没见, 本来江若乔还有些担心的,没想到什么时间啊什么距离啊,都抵不过隔代亲的魔力。陆斯砚又是自来熟的性子, 七岁的他, 比起五岁的他还是懂事了一些, 妙语连珠, 逗得外公外婆哈哈大笑。

    这次回来也是有大事要办。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江若乔又有了小金库,将换房事宜提上了日程。虽然老房子也只是三楼,可对于老年人来说,还是有些不方便。江若乔去年跟陆以诚回来去看过一些楼盘, 又经过各方面的考察对比后,敲定了一个楼盘。这个小区的价格比较合理,街对面就是一个公园,附近有医院, 还有老年大学。

    很适合外公外婆这样的老年人居住, 江若乔手里的存款有限,卖掉了老房子后, 选择了一个九十多平的三居室。

    房子是三月份交的。

    外公外婆用实力诠释了什么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一开始两老都不愿意换房子, 一方面是对住了很多年的房子有了感情, 不想轻易挪窝, 另一方面则是心疼孙女,又是要凑首付, 又是要背房贷,他们于心何忍,孙女现在也不过二十二三岁。

    不过江若乔非常坚持,说什么都要换房。

    等买了房交了钥匙后,这两老每隔几天就喜气洋洋的来新房溜达一圈。

    对新房是越看越满意,楼层高采光好,站在客厅就能看到公园的湖泊,下楼过个马路就是公园,一大清早就能溜达过去锻炼身体,晚上还能去公园广场跳舞。

    房间也大,宽敞又明亮,呆着心里就松快。

    八月中下旬,这就准备搬进来了。

    搬家这天,街坊邻居能帮忙的都来了。溪市的习俗就是这样,搬到新家的第一天越热闹越好,当然第一天是一定要开灶台做饭的,外公外婆是热情好客的性子,约了好几个邻居一块儿去新家。江若乔跟陆以诚忙里忙外,准确地说,是陆以诚格外的忙,今天由他掌厨,江若乔则端着瓜果招待客人。

    这几个都是看着她长大的爷爷奶奶,关系可亲了。

    “还是老乔享福!”一个爷爷说,“小乔这孩子,又聪明又能干,年纪轻轻就给你们买了新房子,亏你们之前还说什么舍不得,有什么舍不得的,我们几个天天都来公园,天天都能碰到!要我说啊,这电梯房确实舒服,这屋子多亮啊!赶明儿我也让我儿子给我换一套,咱们啊还做邻居!”

    江若乔听了这话抿唇笑了。

    她就说嘛,是人就逃不过真香定律。

    另一个奶奶说:“小乔也真是会找,瞧瞧小陆,这小伙子没得说,这两年每次回来都忙里忙外,又是帮你们打扫卫生,又是帮你们换这换那,这亲孙子都做不到这样。”

    这两年下来,陆以诚在街坊邻居中的口碑特别好。

    江若乔时不时就能收到同院小姐妹的“控诉”——

    “乔乔,你男朋友这是要逼死人啊,我带我家那个回去一趟,被我爷爷奶奶嫌弃疯了,说他好吃懒做,说他没结婚连表面工作都不做,结婚以后只怕是要当玉皇大帝!不过我最近也确实在考虑分手了……”

    “乔姐你拉高了我爸妈我爷奶对我未来那位的标准……他们也不想想,我能跟你比吗……我上哪去找一个又帅又勤快又孝顺的a大学霸啊!!哭了!”

    “我爷奶说,以后找男朋友就按你男朋友的标准找,鱼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谁知道,我不上a大是因为不喜欢吗?我不找这样的男朋友是因为不喜欢吗?”

    江若乔:“?”

    行吧,陆以诚的确很好很好。

    忙了一天,简单却也热闹的乔迁宴就结束了。晚上江若乔跟外婆躺在床上聊天,祖孙俩总是有很多话要说,外婆大概也是觉得年纪大了,每一次见了,都恨不得将她所有的人生经验都一股脑塞给江若乔。

    “决定好了吗?”外婆问道。

    她问的是,决定好嫁给陆以诚了吗?

    江若乔何尝不觉得自己太过冲动。

    在她从前的人生计划中,结婚这一项就算有一天会被排进去,那也最起码得等她二十八九岁的时候。

    二十二三岁,太过年轻了,谁会想到结婚呢?

    可是,当陆以诚真的折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时,她发现自己真的完了。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寓意,甚至这两三年,她也一直都知道他在折玫瑰。

    什么都知道,可在看到的那一刹那,涌上心头的感动分毫未减。

    她能够听到自己的心声:就是他了。

    江若乔点了下头,轻声道:“外婆,其实我说几件事您就明白了。去年夏天,我们俩出去旅游,那边的紫外线太强了,然后我脸上开始长那种像痱子但又不是痱子的东西,一整张脸都是,我自己看了都被吓到。他没有,他天天帮我涂药,特别耐心,还有,我那时候有点水土不服,肠胃不适,有一天晚上疼得受不了,狂冒汗的那种,他背着我去医院,因为那时候很晚嘛,也叫不到车……”

    “您知道,我这个人脾气不算好,从小到大也习惯了别人对我好,有时候他也被我气到,我俩吵架了我就自己回宿舍,他不管多生气,他都会跟在我后面直到看到我进宿舍楼。”江若乔说到此处,笑了一笑,“您想想看,连他这样的人都会被我气到,我有时候该有多恶劣。他跟他奶奶相依为命长大,生性节俭,对自己那是能省就省,除了日常开支以外,他几乎都不用钱,可对我,对斯砚,都非常大方,以前常常看到有人在网上说,是选择一个赚一百块给你花九十块的人,还是选择一个赚一百万给你花一万的人,各有各的说法……”

    “但是,我觉得他是赚一百块会给我花九十块的人,他赚了一百万也会给我花九十九万的人。”江若乔靠在外婆怀里,“而且我相信他有赚一百万的能力,所以您问我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这些就是理由。”

    他爱她,是促使她看到他、跟他在一起的理由。

    她爱他,才是让她点头说i do的理由。

    所以……就选择英年早婚了。

    外婆拍了拍她,像是儿时哄她睡觉一般,“我不反对,不是因为小陆有多好,是因为我相信我的孙女,不管是二十三岁结婚,还是三十三岁四十三岁结婚,她都会过得很好,跟她嫁谁没多大关系。”

    ……

    溪市发展越来越好。

    江若乔跟陆以诚都尽量挪出了时间陪外公外婆,陪陆斯砚。这天下午,午睡醒了以后,江若乔跟陆以诚带着陆斯砚出去逛街,主要是给买钻戒。江若乔说是结婚钻戒,陆以诚则说是求婚戒指……江若乔嘀咕了一句,“没有有钱人的矿,倒是有有钱人的做派。”

    吐槽归吐槽,心里是满意的,给陆以诚加一分。

    陆以诚是节省的人,但对江若乔,都是用了他所有能力的大方。求婚戒指要用,结婚钻戒也得有。

    虽然江若乔答应了求婚,可结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最快也得到明年年初才能举办婚礼。

    陆以诚都决定了,接下来半年得把自己当成畜生一样拼死拼活的工作,这样拿到更高的奖金,就能给她买一个大一点的结婚钻戒。

    对此,江若乔表示,陆同学你悠着点……

    一家三口来到商场,正在逛各个珠宝专柜时,居然碰到了一个两年多没见的人。

    林可星。

    林可星跟以前截然不同了,现在的她是短发,身边没别的人,似乎也是在逛街等人的样子。她们只是对视了一眼,就匆忙移开了视线,陆以诚都没看到林可星,林可星快速离开了,后来忍不住又转头看了一眼,看到江若乔挽着陆以诚的臂弯,头靠在他肩膀上,两大一小正趴在专柜上研究珠宝戒指。

    江若乔两年多没看到林可星,林可星也有两年多没见到蒋延了。

    蒋延好像从她的世界消失了。她一点他的消息都听不到。

    有时候她都觉得,也许有一天见面,那时候他们都老了,他带着他的孙子,她带着她的孙女。这两年多她都在国外,妈妈给她找了心理医生,她之前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这两年也一直在吃药,整个人也逐渐平和起来。她在妈妈的期许之下,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对她很好,不过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不喜欢这个人。

    喜欢过蒋延之后,她在这方面似乎麻木了,没有知觉了。

    都分不清楚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谁。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相处,在外人看来她很开心,在外人看来她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灵魂她的心已经逐渐苍老。

    她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也失去了这样的勇气。

    她接到男朋友的电话,去了停车场,看到了男朋友的车,明明心里并没有多欢欣,但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她快步走过去,像那些二十出头的年轻女生一样,好像怀着爱和生机。刚走到车旁,她拉开了车门,却看到副驾驶座坐着一个女孩子。

    她的男朋友坐在驾驶座上,冲她笑道:“可星,这我妹妹,童思影,我们从小住一个院子的,关系特别好,跟我亲妹妹没两样。”

    这位妹妹系着安全带,甜甜的说道:“可星姐姐,我才知道佑霖哥哥是来找你,不介意我当你们的电灯泡吧?”

    林可星出神地看着男朋友,看着男朋友的这位妹妹,突然笑了起来,后退两步,越笑越大声,越笑越讽刺。另外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原来,原来竟然是这样的感觉吗?

    ……

    江若乔没有跟陆以诚说起这一个插曲。

    求婚戒指没碰到合适的,两人只好决定回京市以后再去看看。江若乔跟陆斯砚都喜欢呆在溪市,没别的,在这里可以心安理得的当废物点心……呆在外公外婆身边实在是太舒服了!晚上江若乔还在跟陆以诚说,“就算拿京市三环内的大户型学区房,拿一个亿的彩票我也不换!”

    呆在外公外婆身边,可以永远当一个孩子。

    陆斯砚也是这样觉得的。

    他觉得世界上最宠他的就是太姥姥太姥爷了,就算是年轻的爸爸妈妈,成熟一点的爸爸妈妈都要退居二线。

    因为他们总是逼他做这个做那个。

    太姥姥跟太姥爷就不会逼他,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开心就够了!

    陆斯砚跟太姥爷抱怨:“我就是一道题做错了又做错了嘛,我爸爸说我,我妈妈也说我,还是太姥爷好太姥姥好!”

    外公正在翻着自己的《给乔乔的参考笔记》,闻言抬头,安慰了陆斯砚好一会儿后,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跟你太姥姥不逼你吗?因为这跟我们没多大关系,等你长大了,你没出息天天惹祸,也害不到我们,我们那会儿早就火化埋土里了。”

    到了七十多岁的年纪,其实已经不再惧怕死亡,甚至可以坦然地面对这个问题。

    他和老伴偶尔也会说起来,会对孙女说,会对孩子们说。

    死亡并不是终点,就算那一天真的到来也不要太伤心,他们会用另一种方式守着他们。

    陆斯砚:“……”

    “可你爸爸妈妈就不一样,你以后三天两头给他们惹麻烦惹事,他们得少活二十年!”太姥爷一摸下巴,“隔代亲隔代亲,跟我不相干就亲~”

    陆斯砚:“……太姥爷……”

    “来来来。”外公饶有兴致的翻了翻自己的两本厚笔记,“马上就要写第三本了,这以后我就当成传家宝,不,当成重要任务交给你,太姥爷眼睛花了写不动字了,或者哪天不在了,就由你接着往下写!”

    陆斯砚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呀?”

    “这是给你妈妈的参考笔记,记录的是你爸爸的一些言行举止。”外公说,“让你妈妈参考一下,这是不是一个好丈夫。”

    陆斯砚:“他们结婚了也要写啊?”

    外公一脸正色,“当然,小子,跟你说啊,哪天传给你了,你不要偏心你爸爸美化他的行为,至于结婚不结婚的,男人不到挂到墙上的那一刻,谁都说不好的,得一直观察,密切观察!”

    陆斯砚:“?”

    我还是个宝宝!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