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番外⑥(【二更】求婚??...)
    时隔八百天后, 陆斯砚又一次回来了。

    这是陆以诚跟江若乔怎么也没想到的事,他们的确期盼过他能回,但不用想也知道概率有多低, 一次穿越已经十分罕见了, 谁能想到还会有第二次。远香近臭,这个词其实也同样适用于亲子关系,刚开始一段时间里, 陆斯砚享受的已经不是王子待遇, 而是皇帝待遇, 江若乔跟陆以诚都是将除了工作学习以外的时间都给了他。

    这天, 江若乔跟陆以诚带陆斯砚来了野生动物园。

    江若乔戴上了遮阳帽,举着遮阳伞,时不时还会补一下防晒,谁能想到,有一天她会在盛夏的天, 室外温度高达三十七八度的时候,顶着太阳来幼儿园?

    她往小腿上喷着防晒喷雾,又又又一次对陆斯砚说道:“陆斯砚,你记住了, 这世界上除了你以外, 没有第二个人能让我在这样的天气陪着来幼儿园的。”

    她瞥了一眼一旁的陆以诚,又说道:“你爸爸也做不到的。”

    陆以诚:“?”

    陆斯砚这一次回来, 正好过了七岁生日。

    七岁的他长高了一些, 也瘦了一些, 但还是如同他们记忆里一般调皮又活泼, 有时候说出来的一些话能把人噎死。

    从五岁到七岁,中间的两年, 对于他们来说也不全部是一片空白。

    他们会观察五岁、六岁、七岁的小孩都是什么样的。

    这两年里有时候去逛街,也会不由自主踏进童装店,偶尔碰到好看的衣服也会买下来,猜测着他如果还在这里的话,应该是穿什么码数的衣服,穿什么码数的鞋子。在这种想象中,似乎他们也陪着斯砚在长大。

    他们在野生动物园拍了很多的照片。

    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江若乔都想去买点修复面膜当场敷上了,她一边照镜子一边控诉这两个陆哥,“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们的,我感觉我都黑了一个度了!”

    让她变黑的人,不可饶恕。

    陆以诚:“……”

    事实证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哄江若乔这件事上,陆斯砚永远都是第一名,陆以诚永远也只能屈居第二。

    陆斯砚探出爪子捧着江若乔的脸,左看看右看看,神情模样非常认真,最后下了结论,“没有变黑,我用我的大眼睛观察到的,一点都没黑,还是跟以前一样白,跟白煮蛋的蛋白一样!”

    江若乔忍俊不禁,刮了刮他的鼻子,“贫嘴。”

    说是这样说,但心情的确好了不少。

    她今天防晒措施做得很到位。

    陆以诚:“……”

    跟江若乔在一起两年多,他还是学不会这样面不改色的说出说些话来。

    吃完饭后,一家三口在商场里逛街消食,正好一楼某一块在做新能源车的车展。江若乔对车不是很感兴趣,高考之后就趁着有空拿了驾照,但至今为止还没有开车上路过,陆以诚对车也不是很感兴趣,因为这不属于他现在的消费。反而是陆斯砚,他很喜欢车,围在那边不肯走,江若乔拉他拽他,他就是不动。

    江若乔跟陆以诚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无奈。

    两年不见,这孩子从喜欢乐高到喜欢车了吗!

    夭寿哦!

    乐高他们是买得起的,便宜的几百块,贵一点的几千块。

    车……

    告辞!!这吞金兽他们养不起了!

    还好陆斯砚现在是七岁,不过二十七岁……

    看了好一会儿后,陆斯砚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左手牵着妈妈,右手牵着爸爸,正好想到了一件事,便对江若乔说:“妈妈,我们家买了车了!”

    江若乔疑惑地看他,“什么?”

    “我记得以前妈妈问过我,我们家住哪里,家有多大,有没有车……”

    江若乔:“……”

    靠!这都是老黄历了为什么要提起来,还是在陆以诚面前提起来!

    陆以诚憋住笑意。

    江若乔轻咳一声,“我没有这样问过,你记错了。”

    这是死鸭子嘴硬了。

    陆斯砚恰好也是很固执的小孩,“妈妈明明问了!我都记得!”

    江若乔:“陆斯砚!”

    皮痒了是不是。

    陆以诚赶忙出来圆场子,“斯砚,你的意思是,你来之前,家里买了车?这是好事。”

    江若乔果然还是被这件事吸引了,也看向陆斯砚。

    陆斯砚点了下头,“买了,是妈妈给爸爸买的。说是送给爸爸的三十四岁的生日礼物。”

    江若乔:wow~

    三十四岁的我也太棒棒了吧!

    “是一辆奔驰!”陆斯砚又说。

    江若乔:!!!

    怎么回事!三十四岁的她这样大方这样飒吗,居然送一辆奔驰给了男人,果然,无论是哪个时间段,只有陆以诚能让她打破惯例啊。

    她以前一直觉得,她是绝对不会给除了自己外公儿子以外的男人花一分钱哒。

    江若乔非常自得,对陆以诚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陆以诚煞有介事地说:“浪费钱,不划算。”

    就京市这样的堵车情况,明明乘坐地铁出行更方便的。

    就算买车,代步工具而已,也不用买那么贵的。显而易见,他肉疼了。上一次江若乔给他买运动鞋,他得知那双鞋价值两千多块时也是这样的神情。

    他总觉得自己穿一双两三百的鞋子就足够了。

    两千多……嘶,肉疼。

    江若乔:“?”

    行,其实他们现在也没买车。

    她还没那个能力给他买一辆车当成礼物。

    不过,三十四岁的她可以。

    这样想想就觉得好激动!

    *

    江若乔跟陆以诚也不知道这一次陆斯砚能呆多久。

    在得知陆斯砚之前回去后,只是不见了几个小时,陆以诚的反应很符合他学霸的身份,他有些羡慕的对陆斯砚说,“这代表,你拥有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别人的一天也许是二十四小时,你也许是三十六个小时或者四十八个小时。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习!”

    比如,在这个世界,五岁的陆斯砚上了幼儿园大班。

    回到他原本的世界后,他又上了一个大班。

    这简直就是金手指啊!!

    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习了……

    陆斯砚:“?”

    啊这……

    他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惨了,是啊,他明明读了大班,后来又读了一个大班。

    这次不会读一个二年级,回去后又要读一个二年级吧?

    他真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宝贝了!

    他不活了!

    当了一段时间的皇帝,陆斯砚很快地又被打回原形,他比别的大学生哥哥姐姐更早体会到了这种感受,刚回家时是公主是太子,父母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好吃的好喝的都紧着自己,没几天后,父母就“原形毕露”开始各种嫌弃自己了。本来陆以诚是没有求婚计划的,陆斯砚的到来,让他有些犹豫,因为他的玫瑰花快折到九百九十九朵了。

    要不,试一试?

    陆以诚知道,江若乔很难追。

    求婚这种事,第一次成功的机率也不是那样大。

    又或者说,他现在根本不是求婚,只是恰好折了九百九十九朵,恰好……斯砚也在。

    这样的时机太难得。

    谁也不知道斯砚什么时候就走了。

    陆以诚折玫瑰的时候没避着陆斯砚,陆斯砚也知道了爸爸有求婚的计划,他比谁都激动,小脑袋瓜里的主意特别多,“爸爸爸爸!”他像是小狗一样围着陆以诚转,“我看电视上求婚都是要摆好多蜡烛!”

    陆以诚哑然失笑,点了下头,“要不,你帮我去打探打探消息?”

    陆斯砚比谁都积极,第二天看到江若乔后,就悄悄地问她,“妈妈,你喜欢那种蜡烛吗?”陆斯砚拿着彩笔在纸上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爱心,“摆成这个样子的蜡烛。”

    他也是从电视上看来的。

    江若乔无情地摇了摇头,“不喜欢。很热。”

    尤其是摆在人多的地方。

    这种事她之前也碰到过,以前有男生追她,在操场还是什么地方摆一圈的爱心蜡烛,她全程冷漠脸。

    真的很无聊,男生们也太无聊了。多少年了都不知道更新一下创意库吗?

    陆斯砚失望的说:“不喜欢啊。”

    江若乔点头,“对,不喜欢。”

    陆斯砚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离开了。

    第二天,陆斯砚又兴冲冲地跑过来,“妈妈,你喜欢在蛋糕里吃到戒指吗?”

    江若乔:“?”

    “不要!”江若乔皱起眉毛,“我知道戒指藏在哪里吗,难道要我吃掉一整个蛋糕吗,拜托我现在在减脂,也有控糖,我半年都不打算碰甜品的。你可别害我,今年谁过生日我都不吃蛋糕的!”

    陆斯砚:“……”

    第十天,陆斯砚已经没了之前的热情,神情涣散的问:“妈妈,你喜欢烟花吗?”

    江若乔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怜爱地看他,“小傻瓜,现在全城禁止烟花爆竹,我喜欢也没用啊。”

    这是谁家的小傻瓜啊,怎么会问这个问题,看来真的被她一次又一次的否定给逼疯了。

    陆斯砚恨不得哇的一声哭出来。

    太欺负人了,太为难人了。

    后来陆斯砚干脆直接问道:“妈妈,你愿意嫁给爸爸吗?”

    江若乔神情微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蹲了下来,探出手摸了摸陆斯砚的头发,又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你爸爸早就知道答案了。”

    对于他们来说,怎样的求婚方式真的不重要。

    有没有鲜花,有没有戒指,有没有动听的音乐,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三个都得在。

    她的答案,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