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番外①(【一更】喊一声老公。...)
    陆以诚跟江若乔恋爱前, 跟恋爱后,其实也没什么区别。陆以诚并没有如同别人想象中那样懈怠,他还是每天一大清早给江若乔送早餐, 当然, 也会给江若乔的三个室友送。这反倒让三个室友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们私底下也商量过了,如果陆以诚还是她们姐妹的追求者, 那她们吃陆以诚带来的早餐心里上是过得去的, 可现在陆以诚都是姐妹的正牌男友了……

    总之, 她们三个人商量一番后, 郑重其事地对江若乔说道:“小江同学,麻烦你跟你男朋友说一声,以后只给你一个人带早餐就好,我们这些娘家人就不用了。”

    娘家人?

    江若乔给了她们一人一捶。

    宿舍四人闹成一团,云佳趁机说道:“不是我们不想薅羊毛占便宜, 实在是良心过意不去,我可是听他们系的人说了,说陆以诚这样拼是为了早日能买房娶你!”

    江若乔:“?”

    她无语极了:“我跟他才恋爱多久,两个月都不到!不信谣不传谣, 谢谢!”

    还结婚……

    虽然她跟他有了一个孩子, 但结婚这种事依然离她有一万八千里远!

    “不管是不是真的,”高静静回, “我们确实是不能再让陆女婿再破费了, 就当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吧, 让他多存点钱早日买房!”

    争取早日买房!

    争取早点给我们家乔乔一个家!

    江若乔:“我会把你们的话带到的。”

    她将室友们的想法传达给了陆以诚, 当然省去了什么买房娶她这种话,陆以诚还有些迟疑:“她们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不诚恳很现实?”

    追江若乔的时候, 每天带早餐。

    追到了以后,就只给女朋友一个人带。

    江若乔叉腰:“不可以这样想我的朋友们,她们都是我特别好特别好的朋友,她们是不会这样想的。”

    她的朋友们,都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朋友。

    她的男朋友,也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男朋友。

    陆以诚虚心受教:“我懂了,不过,如果她们哪天不愿意起来又想吃早餐,欢迎她们随时点单。”

    大三下学期很特别。

    这大概是她们最后无忧无虑的时光了。她们宿舍四个人的目标并不都是一致的,有人要读研,有人要实习,似乎从这时候开始,她们四个人能真正合体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这天晚上,四个人都有空,便从食堂打包了饭菜,又开了两个自热小火锅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吃完后,云佳提议要玩一个游戏。

    当然是老土的真心话大冒险。

    这其实就是针对江若乔的一个游戏,她们对江若乔跟陆以诚的恋爱细节太感兴趣了,当然,这也是她们宿舍不成文的规矩,好像谁脱单了都会来这样一出。

    江若乔也阻止不了三个姐的热情。

    四个人围着小桌子。

    气氛刺激又紧张。

    刺激的是云佳她们三个,紧张的是江若乔。真的很奇怪,明明之前恋爱脱单的时候都不会这样。

    宿舍三姐都知道,江若乔是非酋中的非酋,果不其然第一局,就对准了她。

    骆雯摩拳擦掌,一脸贼笑,“我的宝,告诉我吧,你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朋友之间的大冒险谁敢轻易尝试?

    江若乔是不敢的。

    毕竟这几个姐当初就设定了一个大冒险是跑到学校女生公共厕所大声歌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她卑微的说:“真心话,高抬贵手,发财一年,谢谢。”

    云佳甩了甩头,“我一个学生能发什么财,不听。”

    “不要被她带歪了。”骆雯提醒。

    “对!”云佳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第一个问题,给你放水好啦,你在微信里给你家陆以诚的备注是什么?”

    江若乔脸色一僵。

    高静静仔细观察着:“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很难回答么?”

    云佳哈哈大笑起来,“该不会是什么老公啊诚诚啊之类的吧?”

    江若乔伸出手来,“看到没,这是你打下的江山。”

    她胳膊上都是鸡皮疙瘩。全是云佳的功劳。

    “不行,你得拿出手机给我们看。”骆雯找补。

    最后江若乔是没有办法了,才不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在三个姐的注目之下,点开了微信通讯录,绝对不让她们看她跟陆以诚之间的聊天记录。于是,她们看到了——

    “陆金鱼??”云佳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看了一遍,“这什么意思啊?”

    江若乔眼疾手快的将手机抢了回来,神情镇定地说,“好了,你们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可以过了。”

    为什么是陆金鱼。

    她不想说。

    跟陆以诚的一些事情,一些只有她跟他才知道的梗,她非常珍惜,就连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也不想说。

    那是她的宝藏。

    他是她的金鱼,她是那个贪得无厌的渔夫。

    她不想说,另外三个自然不会追问,但这不会影响她们思维发散进行无边猜测。

    “金鱼金鱼……”骆雯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梗,于是抛给云佳,“佳佳你说呢,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江若乔:“咳咳!开始第二轮!!”

    云佳不理不睬,自言自语的,“金鱼金鱼,难道是禁欲?”她顿时抬起头来,“对啊!说不定是禁欲呢!!陆禁欲?”

    江若乔:“???”

    “肯定是这样!!”云佳一锤定音,骆雯跟高静静眼里也都是异样的光彩,禁欲??

    这里面的种种,肯定是她们这三个高贵的室友能知道的内容吧?

    江若乔一脸严肃,“我对你们的了解看来还是不够。”

    以前单知道她们涩。

    不知道她们会这样涩。

    “快三年了,我没被你们带坏,”江若乔正义凛然,“看来是我这个人格外的根正苗红了,出淤泥而不染,就是我。”

    “切!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躲在被子里看视频!”云佳拆台。

    江若乔心里的小人正在疯狂解释:我看的是育儿直播!

    ……

    好在这一轮终于过去了。

    第二轮依然是非洲人江若乔。

    第三轮也是。

    问题也越来越过分。

    比如——

    “你们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对了,你们接过吻了吧??”

    “骆雯你g胆,你这是在质疑我们校草是不是!”

    江若乔声如蚊呐:“情人节。”

    “哇哦~”高静静饶有兴致的掐指一算,“比我想象的要快,所以,木讷不存在的,我看陆以诚他很会啊。”

    江若乔:“……”

    接下来室友们又问了这样几个问题——

    “一天亲几次?”

    “陆以诚的手都放在哪里?”

    “他是不是亲吻狂魔?”

    “亲亲最长时间是多久?”

    江若乔都差点抱头求饶了。后来她思绪混乱、目光涣散,回道:“这次我选大冒险。”

    她宁愿去洗手间唱小燕子穿花衣都可以!

    她不要再回答这种问题了!

    三人对视一笑,“哈哈哈,终于到我最喜欢的环节了,是你自己选的大冒险哦,我们可没逼你。行!”云佳大声说,“大冒险开始,你,现在给陆以诚打电话,开扬声器,叫他一声老公!”

    江若乔:我踏马………………

    她艰难地说:“我可以选择喝酒吗?”

    高静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你对我们宿舍有什么误解,怎么可以有酒精?别想了。”

    江若乔:“……”

    就不能把她当个屁给放了吗?

    她们这是在为难她胖虎!

    在三个姐的眼神以及语言逼迫之下,江若乔不情不愿的拨通了陆以诚的电话号码。

    拨通前,她还在垂死挣扎:“他今天加班。”

    另外三个听都不听。

    与此同时,陆以诚刚忙完,感觉有些口渴,便来到茶水间给自己倒水,准备喝了水就回家了。陆斯砚班上有小朋友得了手足口病,现在他们大三班都在放假,算上双休日,可能要放十来天的假,于是陆斯砚小朋友又被送去了溪市。

    陆以诚的手机响了起来,见是江若乔打来的电话,脸上就有了笑意。

    谈恋爱的确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

    他接起电话,正在等水烧开,茶水间也只有他一个人。

    “喂。”

    女生宿舍的三个人因为陆以诚这低低的一声“喂”,脸上都是激动兴奋的神情。

    来了来了!!

    江若乔的表情很别扭。

    有因为听到他声音的那一些些,本能反应带来的喜悦。

    但一看到那三位……

    嗯,总之很复杂,很别扭。

    “陆以诚。”她喊了一声,硬生生的尬聊,铺垫,“你现在在做什么。”

    陆以诚:“刚刚工作完,现在在等水开,然后喝水。”

    他又补充了一句,“公司里除了我就只有一个前辈,男的。”

    云佳她们都快憋死了。

    现在努力憋住笑,脸都红了,却还是伸出了大拇指,是对江若乔说,陆校草,很棒,知道主动交待场合地点人物。

    江若乔颇有些恼怒,“谁问你这个了。”

    这人怎么回事啊,她有问这个问题吗!

    陆以诚:“你没问,是我自己要说。”

    对于江若乔来说,那一声老公真的叫不出口。

    除非是有刀架在她脖子上。

    现在可不就是有刀吗!

    三个姐的眼神就是刀,并且她们还对着她做嘴型,“老公!老公!”

    江若乔痛苦闭眼,她是脑子里进了多少水才要选大冒险,选真心话不好吗,她现在宁愿回答那些刁钻又让人面红耳赤的问题。

    她捂住手机,压低了又压低声音说,“我选真心话,三个真心话换一个大冒险行吗?”

    云佳她们:“不行!”

    江若乔没办法,纯属是被逼上梁山了。

    跟陆以诚又说了些废话后,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喊了一声,“拜拜,老公。”

    后面两个字,几乎轻得听不见。

    但陆以诚接江若乔电话的时候,都会放下手中的事,很认真地倾听。

    他自然听到了这两个字。

    紧接着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她挂了电话。

    陆以诚整个人是石化状态。

    烧水壶的水已经开了,正沸腾着,发出阵阵声音。

    他还是愣着呆着。

    她刚刚喊他什么?

    宿舍里,江若乔咬牙切齿地说:“你们记住了,等以后你们谁脱单也会被我这样对待的!!就算我到时候在工作,你们在老家,我都要跑到你们家里去,你们记住了!”

    啊啊啊啊!好抓狂!!

    陆以诚一定听到了,他肯定听到了!!

    要跟他解释是大冒险吗?

    可是这样会更尴尬!!

    云佳眨眨眼,“欢迎哦,反正我现在单身。”

    骆雯也说:“我也,我不怕。”

    ……

    江若乔气得啊啊啊的叫。

    三个室友看她,目光怜爱,傻姑娘,真的陷入爱情了吧。

    陆以诚看似还很淡定,但他回到自己的工位后,开了电脑。

    明明他已经关了电脑,也已经准备走了。

    开了电脑,又输了开机密码,登录了自己的公司账号。

    一直到这里,陆以诚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公司账号上,贺礼发来了消息:

    贺礼:

    陆以诚这才回过神来,猛地一拍额头,但想起她刚才在电话里叫他的那一声,他的神情又凝住了。

    这样坐在工位上好一会儿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贺礼打来的。

    他接了起来,很平静地喂了一声。

    贺礼狐疑问道:“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你怎么又上账号了?”

    陆以诚诚实地回道:“是有事,跟公事无关。”

    他只是……

    只是没办法冷静思考了。

    贺礼:“懂了。”

    然后毫不留情挂了电话。

    陆以诚这小伙子谈了恋爱之后,他就不再是他了!!

    毫无疑问,这轻飘飘却又荡漾着的语气,肯定是跟他女朋友有关系。

    烦死了!他可不想听!太刺激人。

    陆以诚关了电脑,拿着手机离开了工位,失常的行为还在发生着,比如,他忘记了办公室还有一位前辈,竟然将灯关了,直到前辈一声惊呼:“靠!!停电了??”

    前辈又看向电脑屏幕,“不啊,显示屏还是开的,怎么回事?”

    陆以诚赶忙开了灯,小跑着到前辈的工位前,认认真真赔礼道歉,“孙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没人了。”

    孙哥脾气是出了名的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乐呵呵笑道:“没事,就是白欢喜了,还以为停电了。”

    陆以诚离开了公司。

    抬头看向夜空,他有一种很莫名的心情。

    这种心情这些天一直都持续性的。

    他知道,这跟江若乔有关。

    别人谈恋爱也是这样的吗?谈恋爱真的很美好。

    美好到,他觉得这个世界都是怎么看怎么好。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陆斯砚的电话,那头也很快地接了起来。

    陆以诚其实猜得到,江若乔可能是跟朋友们在玩游戏,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不然她不会那样叫。

    他都知道,可他也感到欢喜。

    他像个傻子,他知道,可他也乐在其中。

    心情好得出奇,他对电话那头的陆斯砚温声说道:“斯砚,爸爸给你买个乐高好不好?”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陆斯砚非常正经地回道:“你是谁?你不是我爸爸!!”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