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21.(【二更】参考笔记。...)
    在陆斯砚这个小电灯泡的破坏之下, 江若乔与陆以诚短暂的厨房约会也得提前终止了。

    两人不得不陪着陆斯砚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不止如此,陆斯砚还勒令他们不准玩手机,因为这是亲子时间。当然, 江若乔跟陆以诚也很少会在陆斯砚面前沉迷玩手机。

    寒假期间, 陆斯砚的作息时间是彻底被打乱了。

    一直到晚上十点钟,他才终于沉沉入睡。外公外婆年纪大了,陆斯砚不在的时候, 两老都是九点钟就睡, 九点钟一到, 外公就不停地打着呵欠了。十点钟, 整个屋子里,除了江若乔跟陆以诚以外,其他人都已经睡下。

    泡过脚后,江若乔穿好棉袜,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来到客厅。

    陆以诚坐在客厅里看着综艺节目。

    两个人都有心想多跟对方呆一段时间, 还是陆以诚主动开口:“你如果不困的话,我们找部电影来看?”

    江若乔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呵欠后又说道:“也不是不困,但好不容易有了假期,不想这么早睡。”

    就这样的,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开始翻找电影。

    外公外婆舍不得给网络电视开通vip,能够选择的免费电影并不多, 最后挑选了一部国外的爱情片。

    这部爱情片江若乔之前就看过。

    溪市不属于供暖地区, 沙发前是一个踢脚线取暖器。

    江若乔拿了一床薄毯盖在腿上, 整个人窝在沙发上, 自然而然的靠在陆以诚的肩膀上。

    陆以诚则握着她的手。

    好像她的手是有多稀奇一样,一会儿捏一下, 一会儿又看看她的指甲,一会儿又用手去圈住她的手腕。

    这部爱情片的节奏不快,再加上音乐舒缓,江若乔靠在陆以诚的肩膀上睡着了。

    屋子里太暖和了,他的怀抱也太温暖了,令她跟冬眠动物一样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陆以诚是之后才发现她睡着的。

    这对于他来说,是之前哪怕幻想也没有想过的场景。

    屋子外面是凛冽的冬夜,依稀还能听到风刮窗户发出的簌簌声响。

    客厅的灯都关上了,只有电视屏幕的光线,能让他看清楚她的面庞。

    她就这样窝在他的怀中。

    跟上次在电影院一样,却又不一样。不一样的是,他能抱着她,能握着她的手,也不用担心她会醒来,一样的是心情。

    怀着珍视的心情,他悄悄地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谈恋爱的确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屋子里虽然暖和,可也是寒冬腊月,他担心她这样睡容易感冒,正在犹豫纠结的时候,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心口一跳,看向那边,原来是外婆起夜。他不知道该轻松,还是该羞赧。外婆似乎没注意到他们这边,从洗手间出来后,在迷迷糊糊看了他一眼,“小陆,怎么还不睡?”

    陆以诚尴尬地:“快了,是不是看电视吵到您了?”

    外婆摆了摆手,“没有的事,人老了习惯起夜。”

    她这才看向如同树懒一样窝在陆以诚怀中的外孙女,“乔乔睡着了?”

    “嗯。”陆以诚如坐针毡,就像是早恋被抓包了一般。

    “这样睡不行的。”外婆说,“要不把她叫醒,让她回床上睡。”

    陆以诚脱口而出:“别。”

    他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可能不太礼貌,又压低了声音解释道:“这段时间她工作很忙,可能真的累到了,叫醒她以后,也不是立马又能睡着。”外婆点头,“那怎么办,总不能在沙发上睡一个晚上。”

    陆以诚的声音更低更轻了,“我有办法。”

    最后,陆以诚的办法是抱江若乔回房。

    用公主抱的方式。

    江若乔就算瘦,毕竟也是一米六几的个子,还好陆以诚臂力是盖戳认证过的,他很轻松地、稳稳当当的抱起了她,跟在外婆后面,进了她的房间。她房间的床稍微小一点,不过睡两个人还是够的。陆以诚抱着她,倾身弯腰,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上,又赶忙拉了被子给她盖上,想到她身上还穿着棉袄,又将被子敞开了一些,对外婆说道:“那……麻烦您帮她脱衣服了。”

    外婆笑出了声,“小陆你这话说得有意思,那是我孙女。”

    陆以诚下意识地,“对不起。”

    又说错话了。

    “我出去了。”他好像怕多呆一秒,耳根微红快步离开了房间,很贴心的将房门带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屋子里只有睡着的江若乔跟外婆。

    外婆这才说道:“别装了。”

    躺在床上前一秒还处于熟睡状态的江若乔睁开了眼睛,翻了个身,美滋滋的枕在枕头上,对外婆撒娇,“怎么没瞒过您的火眼金睛啊。”

    “那是他们不懂。”外婆说,“真要这样搬动,怎么可能不醒,又不是昏了过去。”

    江若乔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公主抱。

    外婆又道:“我看哪,小陆以后肯定被你吃得死死的。”

    江若乔笑嘻嘻地反问,“这样不好吗?外婆,我是您一手带大的,这是深得您的真传。”

    “贫嘴!”外婆嗔了一句,后又感叹道,“小陆这个人确实不错,没有不良嗜好,人又聪明上进勤俭持家,对你也是一门心思的好,不过,他现在好,不代表以后会一直好,这过日子啊,谁都说不准的,乔乔,他以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直对你好,那不是我能操心的,也不是你现在能操心的,但有一点你得记住了,别人的好,那是锦上添花,有可以,没有也行,你自己得好,我啊,兴许是见多了也听多了,旁人说谁谁家的姑娘嫁得好,我从不羡慕,但你要说谁家的姑娘自个儿厉害,我就羡慕,我希望我孙女这样。”

    外婆说的道理,江若乔深以为然。

    “您就放心好了!”江若乔坐了起来,挽着外婆的胳膊撒着娇,“您还不知道我么。”

    就算谈恋爱,就算是跟陆以诚谈恋爱,她也永远不会变成那只被温水煮熟的青蛙。

    就算那个人是陆以诚,也不可以。

    ……

    陆以诚将江若乔送回房间后,又回到客厅关了电视机,这才轻手轻脚,像是机器人一样,进了主卧室。

    主卧室留着一盏小夜灯。

    还没走到床前,他就听到了陆斯砚的呓语:“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

    可能是没人回应,半梦半醒的陆斯砚抱怨:“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怎么没人应啊!”

    一旁原本鼾声如雷的外公醒了,嘟囔了一句,“我又不是你爹,找你爸去。”

    陆以诚失笑,快步上前,拿起放在床尾的睡袄将陆斯砚拉起来后给他披上,“爸爸抱你过去。”

    陆斯砚眼睛都没睁开,“唔。”

    像陆斯砚这么大的孩子,也有过尿床的经历,不过一个学期以来,也就那么一两回。陆以诚都是半夜起来换床单洗床单,经过一个学期的磨砺,才有了如今奶爸的一面。

    陆斯砚已经培养出这样的绝技来了。

    就算是上厕所,眼睛都没睁开,等陆以诚抱着他,把他放在床上,他翻了个身后又进入了熟睡状态。

    让人不得不叹服人类幼崽的高质量睡眠。

    这边刚“伺候”好陆斯砚,外公又发话了,“那什么,小陆,我口渴了。”

    陆以诚温声道:“好,我给您倒水,您是喝烫一点的,还是喝温一点的?”

    外公睁开一只眼睛看他,嘟囔了一句,“这么多讲究啊?温的吧!”

    “好的。”陆以诚又出去了。

    外公一扫之前的睡眼惺忪,坐直了身体,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来,找回了从前工作时的万分热情,用钢笔在纸上写着——

    【二月八日,天气晴但冷。

    今日深夜十点四十五分,斯砚尿急,陆以诚给他穿衣,抱他去了洗手间,很细致,知道给孩子披上衣服。

    之后陆以诚带斯砚回来,我提出喝水的要求,陆以诚欣然应允,经过仔细观察,神色之间没有一丝不耐,还特意询问,是喝烫水还是喝温水(开水瓶里的水是睡觉前上的,还是滚烫的,如果我提出喝温水,他需要在外面想想办法)】

    外公的笔尖停顿了一下,又飞快地在后面又加上了一句——

    这个笔记本的扉页上,外公的字迹凌厉,写着——给孙女乔乔的参考笔记。

    这个笔记从他见到陆以诚的那时候就开始写了,已经写了十多页了,记载了身为一个男人,身为一个长辈,身为最疼乔乔的外公观察到的种种。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