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19.(【二更】一百分的江若乔。...)
    江若乔兴致勃勃地逛街, 不过最后也没什么想买的……毕竟之前有双十一、双十二,前段时间又来了个年货节,她的护肤品囤积很多了, 足够用到明年年底了, 再买护肤品也没什么意义,至于化妆品,那就更没什么要买的了, 最近各大品牌出的口红色号没有很戳她的, 她又成功的跳出了彩妆坑, 所以转了一圈下来, 什么都没买。

    陆以诚陪着她转来转去,见她时不时往手腕喷点香水闻一下味道,但没买。

    对着会发光的镜子用棉签试了口红,漂亮的抿了抿唇,但没买。

    又用指腹将腮红在脸颊抹匀, 依然没买。

    陆以诚:“?”

    好几次,他都在口袋里摸手机准备拿出付款码了,但她转身走了。

    这样几次下来,陆以诚终于没能忍耐住自己的好奇心, 问道:“没有你喜欢的吗?”

    逛了这么久, 难道就没有喜欢的吗?

    江若乔摇了下头,“没碰上。”

    陆以诚:“……”

    江若乔扫了他一眼, “你是嫌我逛得久了吗?”

    “没没没。”陆以诚求生欲很强的回, “我只是觉得, 得买点东西。”

    江若乔:“逛街逛街, 逛才是最主要的。我喜欢这种没什么目的的逛街。”

    只有这种没有目的的逛街,才是真正的轻松。

    陆以诚十分受教, “很有道理。”

    “现在还早。”陆以诚看了一眼时间,“你要不要去看衣服或者鞋子。”

    江若乔果断拒绝,“不要。”

    陆以诚纳闷的看她。

    “跟你一起逛街得不到真正的反馈跟意见。”江若乔瞥他,“你跟斯砚都是一样的,跟你们一起逛街,你们就成了复读机,除了好看就没别的词了。”

    陆以诚顿了一下,“你有没有想过,这就是真正的反馈。”

    他说得很认真。

    江若乔本来还想憋住的,瞬间就破功了,探出手去捶他,“你什么时候这样油嘴滑舌的?”

    莫名其妙被捶了一下,陆以诚愣住,后摸了摸鼻子,“我说的是实话。”

    真正恋爱后,江若乔发现她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以为他会迟钝,会木讷,但没有。

    就比如此刻——

    江若乔低头看向被他牵着的手,不由得唇角翘起。

    还真不是呆子。

    呆子怎么会知道,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牵着她的手。

    两只手牵在一起,陆以诚走在前而,她被他牵着。

    于是江若乔也看不到陆以诚紧张的神情。

    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好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样,等他反应过来时,她的手已经被他牵住了。

    当然在江若乔看不到的地方,陆以诚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心理建设。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在恋爱的第一天,达成了牵手成就,并且可以预想到,从明天开始,这个动作会愈发娴熟。

    最后,江若乔给陆斯砚买了一套乐高,陆以诚付的钱。

    陆以诚提着乐高盒子出来时,还在说:“今天逛街是给你买东西的。”

    江若乔:“四舍五入一下,给我儿子买,就是给我买。”

    陆以诚失笑,“也行。”

    “我是不是好妈妈?”江若乔都被自己感动到了,逛了这么久,明明有人为她的购物买单,她却什么都没为自己买,而是给儿子买了玩具,她要给自己点播一首《我的好妈妈》。

    陆以诚握紧了她的手,“九十六分的好妈妈。”

    江若乔还想质问他为什么扣了四分时,他又补充了一句,“一百分的江若乔。”

    江若乔怔住。

    谈恋爱似乎会让人的心变得柔软。

    是因为心里住了一个人吗?她得承认,她被陆以诚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

    这句话,比“你真美”“我真喜欢你”“你最漂亮”要动听得多得多。

    是九十六分的妈妈。

    更是一百分的江若乔。

    她总觉得,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感受的人就是陆以诚了,因为他们有着相同的成长环境,又一起经历着一件可能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经历的事。

    江若乔,你何其有幸。

    竟然碰到了一个陆以诚。

    *

    因为这一个很小的插曲,江若乔又又又一次为陆以诚破例了,在订车票回溪市过年时,征求了陆以诚的意愿,给他也买了一张票。她可不是那种为对方做了什么事不声张的人,她在陆以诚耳边说了好几次,“陆以诚,你可是我第一个带回家过年的男朋友。”

    虽然不是她第一个男朋友,但一定是她为之破例好几次的男朋友。

    陆以诚配合着她,诚恳地点头,“是的,我深感荣幸。”

    当然带陆以诚回家过年,也不只是因为这一点,外公外婆都跟她说了好几次了,都说为了斯砚,都该请陆以诚到家里过年。江若乔每次都没应,连买了陆以诚的票也没说,就是想偷偷地给他们一个惊喜。

    还好京市到溪市的车次很多,就算他们撞上了春运,也买到了车票。

    一共五个多小时的车程。

    江若乔后来直接靠在陆以诚的肩膀上,陆以诚感觉肩膀一沉,侧过头看去,跟她四目相对。

    “怎么了。”江若乔故意嚣张的问,“不可以靠吗?”

    陆以诚笑了笑,“当然不是。”

    他只是想到了那天在电影院的事。

    那时候是十月份,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

    半年不到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那个时候的他可能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在清醒的状态靠他的肩膀。

    江若乔显然也想到了那天,追问他,“我那天到底靠在你肩膀上多久啊?”

    “七十分钟。”陆以诚回道。

    江若乔拉长了音调,“记得这么清楚,该不会是我靠在你肩膀上时你就开始计时了吧,会不会在心里想,江若乔怎么回事啊,怎么还不醒啊……”

    陆以诚无奈地回,“没有的事。”

    “那你在想什么?”江若乔问。

    “什么都没想。”陆以诚回。

    “敷衍!”

    陆以诚温和的而庞上满是无奈的笑容。

    确实什么都没想,大脑一片空白。那是他记事开始,除了睡觉以外,最长时间的一段空白。

    ……

    等他们到溪市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返乡过年的人越来越多,从主干路上堵车的情况就能看得出来,溪市比以往更要热闹。

    从江若乔上车到下车,外公外婆还有斯砚轮流打了好多个电话。

    江若乔不准陆以诚出声,所以外公外婆还有斯砚都不知道,她把陆以诚也带了回来。

    陆以诚有些忐忑:“确定是惊喜,不是惊吓吗?”

    江若乔不满,“都瞒了一路了,还差这么一会儿吗?”

    陆以诚一手拖着她的行李箱,一手还提着买的年货,江若乔都提了一个袋子。院子里还有小孩子在玩摔炮,陆以诚实在空不出手牵江若乔,只能小心地护着她进了居民楼。

    两人上了楼。

    站在门口,陆以诚反而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江若乔刚要探出手去敲门,他急忙叫住了她,当然是压低了再压低了声音,“别,等等。”

    “等什么?”

    陆以诚深呼吸几下,“等我平复一下心情,不会很长,半分钟就好。”

    江若乔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又缓慢地呼出来。

    江若乔扑哧笑了起来,打乱了陆以诚的节奏,他看向她。

    江若乔同样压低了声音回他,“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吗?我想到了拉玛泽呼吸法。”

    陆以诚:“那是什么?”

    江若乔:“自己查咯~”

    “好啦好啦,又不是外人,又不是没来过,不用这样紧张。”江若乔说完后,转过身敲了敲门,陆以诚想拦住她也来不及了,因为站在门口也能听到有人往门口跑的急促脚步声。

    陆以诚跟江若乔都听得出来,是陆斯砚。

    江若乔果断地将手中的袋子塞给陆以诚。

    下一秒门开了,一枚小炮弹冲进了江若乔怀里,江若乔顺势抱住了他,两人啾啾啾亲了好几下。

    “妈妈!我想死你了!”

    “妈妈也好想你!”

    外婆听到声音过来,看到了自己外孙女,又看到了陆以诚。

    陆以诚一脸尴尬,“外婆,打扰您跟外公了,新年好。”

    “这孩子,还没到三十呢!”外婆喜气洋洋的。

    陆斯砚这才注意到陆以诚,惊呼了一声,“爸爸!!”

    他冲进了陆以诚怀里,陆以诚将他抱起来掂了掂,“重了。”

    外婆意味深长的看了江若乔一眼。

    江若乔这会儿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侧过身子去取围巾。

    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外婆走进屋里,走进厨房,对正在炒菜的老伴说道:“老乔,你快去买点卤菜回来,毛脚女婿上门了。”

    外公:“???”

    外公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从厨房出来,这就看到了正在换拖鞋的陆以诚。

    陆以诚赶忙站直了身体,深深地鞠了一躬,“外公好,打扰您跟外婆过年了。”

    外公明明脸上有着笑意,嘴上却嘟囔着:“什么毛脚女婿,明明是猪上门来了!”

    ……

    江若乔跟陆以诚帮忙端菜。

    江若乔看到桌子上有她爱吃的八宝糯米饭,特意用勺子挖了一勺,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这才赶忙递到了陆以诚嘴边,“尝尝,我外婆做的八宝糯米饭绝了。”

    陆以诚张开嘴。

    还没来得及回味这股甜,只听到洗手间门口传来嗷的一声尖叫。

    陆斯砚急匆匆的从洗手间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啊!怎么回事!!”陆斯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用胖手揉了揉眼睛,“妈妈在喂爸爸吃东西!”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怎么回事!

    不是以前的妈妈才会喂爸爸东西吗,怎么现在年轻的妈妈也喂年轻的爸爸吃东西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