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16.(【三更】陆以诚,你赶紧走...)
    真心话大冒险?

    陆以诚微微诧异。没想到她会说玩这个游戏。

    主要还是上一回在农家乐玩这个游戏, 差点玩出心理阴影了,总觉得没什么好事。不过她又说,只是他们两个人玩?

    江若乔见陆以诚不吭声, 又问道:“怎么了, 不想玩吗?”

    肯定不是没时间,不然也不会约她看电影逛街,那……是不想玩?

    陆以诚连忙摇头, “没有, 就是, ”他选择诚实, “就是上一回玩这个游戏,挺不愉快的。”

    江若乔被他逗笑,捧着杯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是说那次在农家乐哦?”她乐不可支问道。

    陆以诚无奈地点头,“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太过惊险。他是不会忘记的,估计在场的人以后玩这个游戏时, 也一定会想到那一次,印象太深刻了。

    江若乔突然来了兴致:“所以,你那次最后一个联系的异性是我。”

    陆以诚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

    当然, 如果是别人, 他又何必抗拒回答那个问题,又何必去喝酒。

    江若乔突然心情美妙起来。跟当时截然不同, 当时她只是无语。

    “放心好了。”江若乔环顾一周, “现在没有别人, 就我们两个人, 不会不愉快的,就当是打发时间。”

    这样的场合, 真的很适合玩这样的游戏。

    就看陆以诚配合还是不配合了。

    逛街……明天再去逛也是一样的。

    陆以诚只能点头,“你等我一下,我将这里收拾一下。”

    江若乔欣然应允,“去吧皮卡丘。”

    陆皮卡丘起身,化身为勤劳的小蜜蜂开始收拾小饭桌,他动作麻利,没一会儿就将碗筷都收拾好了。除此之外,陆以诚又点上了几根蜡烛,还从置物框里拿了一个橙子出来,这才跟江若乔坐在沙发上,准备玩这个令人心跳加速的游戏。

    现在的陆以诚已经很会剥橙子了。

    当然他购买最多的水果也变成了橙子,只因为江若乔爱吃。

    这里没有啤酒瓶,陆以诚将自己的钢笔贡献出来,江若乔兴致勃勃地在桌子上转动着他用了好几年的钢笔。谁知道,笔尖这头是对着她的。

    江若乔:非酋也不是这样的吧??

    陆以诚低低地笑了起来。

    怕江若乔会生气,又赶忙敛住笑声。

    江若乔:“真是对我不友好,好吧,我选择真心话,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陆以诚真的不知道该问她什么。

    最想问的问题,他不敢问,也问不出口。

    其他的问题,他觉得只要多多观察,就都能找到答案。

    江若乔见他还在想,叹了一口气,“你对我还真的一点儿都不好奇的?我的真心话你也不感兴趣吗陆以诚?”

    陆以诚赶忙摇头,“不是。”

    他很有兴趣,想了解她的所有所有。

    连她小时候的一切都想知道。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他问。

    江若乔:“???”

    她诧异地看着陆以诚,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问什么来着,她最喜欢什么颜色?

    这种问题是能出现在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中的吗?

    江若乔四处看了看。

    陆以诚问:“怎么了?”在看什么?

    江若乔面无表情地说:“我以为教导主任在这里。”

    不然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还这样一本正经,好像他们玩的不是游戏,而是在上公开课。

    小学生玩这种游戏,也不会问别人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吧?

    陆以诚当然听得出来她在笑他,却很认真地回道:“可是,我是真的想知道。”

    想知道她所有的一切,喜欢什么颜色也想知道。

    江若乔愣了一愣,跟他对视,确实也看到了他的认真。

    他真的想知道这个问题?

    可以,这很陆以诚。

    “好像没有最喜欢的颜色。”江若乔也同样认真地回他,“每年喜欢的颜色也都不一样,今年的话,我比较喜欢紫色,蓝色我也挺喜欢的。不过今年喜欢不代表明年也喜欢,我去年喜欢绿色,今年就很一般了。”

    陆以诚第一反应:“还能这样?”

    江若乔瞥他,“你这就是少见多怪啦,每年都有流行色你知不知道?”

    陆以诚迟疑着摇了下头,确实是不知道。

    “每年都有流行色,每年也都不一样。”江若乔叹了一口气,“行吧,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我每年喜欢的颜色也不一样。”

    陆以诚:“知道了,记住了。”

    “好了。”江若乔示意他去转动钢笔,他倾身,转动了一下钢笔……

    结果又对准了江若乔。

    江若乔叫了起来:“陆以诚你出老千是不是!”非酋也不带这样的啊。

    陆以诚也很无辜,“没有,要不我再转一次?”

    江若乔摆摆手,“那就没意思了,行吧,我这次选大冒险。”

    很少玩这种游戏的陆以诚:“……”

    好难。比加班还难。

    “一般都是说去搭讪谁,这是在外面玩的时候。”江若乔给他讲述,“或者给谁打电话表白,你选一个。”

    她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他让她打电话表白。

    那么,下一秒他的手机就会响起来。

    然而……坐在她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是陆以诚,陆以诚下意识地摇头,“不了。”他不喜欢这样去要求别人。搭讪也好,表白也罢,他不会做这样的要求。

    江若乔:“……”

    陆以诚绝对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他也不知道,打从娘胎里来,她还是第一次帮一个男生追她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待遇了。

    “行。”江若乔点头,“那你自己想。”

    陆以诚想了想,正好橙子也剥好了,“不如你来冒险吃橙子?”

    江若乔是真的无语了,“你这橙子有毒啊。”

    还让她冒险吃橙子,亏他想得出来!也只有他能想得出来!

    陆以诚还是将剥好了的橙子递给了她。

    ……

    又来了两局,这次江若乔人品大爆发,钢笔终于转到了陆以诚这边,她摩拳擦掌,兴奋极了,“陆以诚,陆同学,你自个儿选吧,是大冒险还是真心话!”

    陆以诚见她开心,他也开心,“真心话吧。”

    江若乔笑了两声,“那好,我要放打招了。”

    她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她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但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自己也看得出来。但……还是想问。

    之所以给陆以诚破例,之所以帮着他追自己,是因为,她觉得她是在做正确的事,是在做她想做的事。

    她知道,她哪怕站在原地不动,他也还是会费力地来到她面前。

    他不知道她的心思,也不懂她的心思,但他还是会朝着她走来,还是会对她好,然后说一句,他只是做他想做的事。

    她最近也是良心发现,或者说,只对他良心发现,她希望的是,他体验一次传说中最幸福的感受。

    世界上最幸福的感受是什么?

    是发现你喜欢的人,也在喜欢你。

    总觉得,他这样好的人,应该过得开心一些。

    陆以诚听到这个问题,下意识地,看向了她,又垂眸思考了几秒钟后,这才回道:“有。”

    他有喜欢的人,每天都会怀揣着一种心情去折一朵玫瑰。

    江若乔也安静下来。

    即便是回答一个字“有”,他也好像很庄重很虔诚。江若乔,你真的不亏了。所以,为这样一个人破例又怎样呢?他难道不值得吗?

    陆以诚问的一些问题,在旁观者听来是无聊的。

    他要么问她喜欢什么颜色,要么问她喜欢什么天气,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江若乔之所以不觉得无聊,是因为她感觉到了,他是真的想知道,这种被珍视的滋味谁也无法抗拒。

    “陆以诚,这把完了以后就结束吧。”江若乔说,“这次我选真心话,你问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

    陆以诚沉默了。

    他有最想问的问题。

    要这样错过了吗?陆以诚不愿意。他终于鼓足了勇气,怀着一种义无反顾的心情,他终于、终于将那个问题问出了口——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江若乔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

    他早就想这样问了。

    “这个问题嘛……”江若乔不打算打趣他,毕竟这个问题,她可以回答“有”,这也是最后一个问题。

    可是这样会让他七上八下。

    江若乔啊江若乔,这一定是你人生中的唯一一次。

    不可以再有第二次,也不可以再为第二个人破例。

    她看着他,盯着他,“手伸出来,手心朝上。”

    陆以诚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伸出了手,江若乔见他这模样,忍俊不禁道:“我有一种我是老师,你是要挨戒尺的学生的错觉。”

    陆以诚:“……”

    现在老师不能用戒尺打学生了。

    江若乔也伸出手来,她的心跳也在节节攀升,在空中时停顿了一会儿,目光坚定地拉过了他那只手。

    陆以诚像是被触电了一样。

    被她拉着的手指有电流穿过。

    江若乔垂眸,神情沉静地用食指在他的手心中,一笔一划的写了一个字。

    陆。

    陆以诚心口狂跳不已,他以为自己感觉错了,甚至想跟她说“你再写一遍”,却没说出口,而是呆呆的问道:“陆斯砚?”

    江若乔:“?”

    麻了麻了。

    这人怎么关键的时刻就掉链子,拿出平日里学习工作的智商来啊!!

    江若乔气恼不已,用手拍打了他的手心,用了一些力气。

    陆以诚,你赶紧走!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