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13.(【二更】把我给气晕了!...)
    江若乔补完妆出来, 正好碰到了前辈。

    前辈很照顾她,今天都没让她喝酒。敬酒的时候,前辈还会跟别人说, 她还是学生, 不适合喝酒。

    “小乔,你是回哪里?”前辈看了一眼腕表,“我喝了点酒不能开车, 请了代驾, 可能要等一会儿。”

    江若乔连忙说道:“不用不用, 您今天都辛苦了, 直接回去休息吧。”

    “那你怎么回去?”前辈说,“地铁站离这里也不算近。”

    江若乔脸上带了些笑意,“有人接我一起回去。”

    前辈微微诧异,后又笑道:“男朋友?”

    江若乔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笑。会场里的暖气很足, 她明明没有喝酒,但脸颊还是发红,双眸水润又异常的明亮,一副处于恋爱中的甜蜜模样。

    “那好吧。”前辈说, “既然是男朋友那我就不勉强了, 不过你回去以后还是跟我发个信息报平安。”

    江若乔连连点头,“好的好的!”

    她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很好。

    碰到了好多好多很好的人。

    老板娘对她好, 岑师姐也对她好, 主管跟前辈更是对她照拂有加。明明前辈也才三十出头, 但总会把她当成小女孩保护关照。

    宴会结束。

    大家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江若乔跟陆以诚是在门口碰面的,两人你看着我, 我看着你,都笑了起来。

    陆以诚没话找话说:“我叫了车,刚才司机跟我打电话,说大概十分钟就能赶到。”

    “嗯。”江若乔凑了过来,“车费多少啊。”

    陆以诚无奈地说:“过不去了是不是。我没那个意思。不要aa。”

    江若乔眉眼弯弯地说:“哪有啊,你的性价比之论是我的快乐源泉,如果你以后不说,我会少很多快乐的。”

    陆以诚:“……”

    总觉得她是在笑他。

    两人并肩走出这家酒店,酒店外面有喷泉,只是现在正是寒冬腊月,没有人有那个心情去欣赏。

    等了几分钟,网约车司机如约而至。

    江若乔跟陆以诚坐在后座。

    车里暖和了许多。

    两人还没来得及闲聊,陆以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陆斯砚打来的电话。

    江若乔:“?”

    吃醋了竟然先跟爸爸打,没有跟她这个妈妈打!

    吃醋了!

    陆以诚接了起来,两人靠得比较近,陆斯砚又是大嗓门,他说的话,一旁的江若乔也能听到。

    陆斯砚在电话里嚷嚷:“爸爸!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今天有亲戚到太姥姥家里来,我听他们说,要跟妈妈介绍男朋友!”

    江若乔:“……”

    她能预想到。

    好像从去年开始,她就成了什么热门人物,亲戚们邻居们都很热衷给她介绍男朋友。

    当然介绍的对象都是跟这些人沾点关系的。

    比如楼上刘奶奶执着的跟她推销她那远在国外念书的孙子很久了。

    比如她外婆一个表姐也致力于将她介绍给自己的侄孙……

    当然,这样的烦恼可能陆以诚体会不到。

    七大姑八大婆的威力可见一斑。

    陆以诚下意识地看了江若乔一眼,将“你妈妈就在我旁边”这句话给咽了回去,他很平静地回了一句,“恩,知道了。”

    陆斯砚:“?”

    他用更大的声音说:“爸爸,你难道都不紧张吗,不着急吗!她们要给妈妈介绍男朋友呢!”

    陆以诚:“……”

    当然会紧张。

    但现在顾不上这些,因为江若乔就在他旁边。

    尴尬这样的心情反而更加强烈。

    陆以诚:“有没有乖乖听太姥姥太姥爷的话?”

    他正在试图转移话题。可对于陆斯砚来说,不管用,他依然难以置信:“她们要给妈妈介绍男朋友,一个在国外念书,说跟妈妈认识很多年了,一个还说过年的时候撮合他们去吃饭看电影!”

    陆以诚看向江若乔。

    江若乔一脸无辜的,用嘴型回他,“我不知道。”

    陆以诚安抚陆斯砚,“大人的事情你别管,你在家里乖乖听太姥姥太姥爷的话。”

    陆斯砚听出了爸爸的敷衍,无语了,这个酷毙了的小孩说道:“爸爸,我再也不想跟你玩了,我再也不是你的好朋友了。”

    他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没有人跟你玩。”

    “以后我听到这种事,我再也不说给爸爸你听了!”陆斯砚说。

    陆以诚迟疑着,想要挽留。

    他还是想知道的。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只是,江若乔就在他身边,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直接说“别我想听”,那意图会不会太明显了?

    陆以诚只能沉默。

    陆斯砚哼了一声,高贵冷艳的挂了电话。

    江若乔憋住笑意。

    还没等她调侃陆以诚,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陆斯砚打来的电话。

    江若乔:先跟爸爸打,再跟我打……很好!

    她接起电话。

    陆斯砚跟变脸一样,明明一分钟之前还在对陆以诚放狠话绝交,这会儿在电话里对着江若乔疯狂撒娇,“妈妈,我的好妈妈,我好想你啊!”

    江若乔高贵冷艳的:“是吗。”

    陆斯砚:“真的!今天吃了超级甜的甘蔗,就想到了妈妈,妈妈今年吃了甘蔗吗?好甜的。”

    再故作冷酷的心,也抵不住儿子的热情。

    江若乔很快地就眉开眼笑了,“我也想你,不过还要忙一段时间才能回去,到时候妈妈带你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好!!妈妈我想你!”

    陆以诚默不作声的坐在一旁。

    他深刻地感受到了,陆斯砚这个孩子,是有些变脸本事在身上的。

    对他就不假辞色,还要跟他绝交。

    对江若乔就是妈妈我想你妈妈我爱你。

    母子俩很是腻歪了一会儿,陆斯砚才说道:“妈妈,你现在年纪很大了吗?”

    江若乔脸上还带着未退去的笑意,“哪有!!我才二十岁,年轻得很!”

    也就是她脸皮太薄了,不然她也要说出她还是个孩子的话来。

    陆斯砚苦恼地说:“那为什么她们都要你找男朋友结婚。”

    妈妈不是还在上学吗?

    江若乔安抚他,“这个嘛,都是这个氛围。以后你都懂了,读书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你,你不能谈恋爱,等你毕业了,所有人都来催你结婚。往往,都是同一批人。”

    “那你想结婚吗?”陆斯砚问。

    江若乔总觉得,跟自己孩子讨论这个蛮微妙的。

    但是,她立志要当最开明的家长,最开明的家长既能诚实地告诉小孩她/他是从哪里来,也能谈论结婚这样深奥的问题。

    “暂时还不想。”江若乔说,“我才二十岁,还年轻着呢。”

    陆斯砚回:“那妈妈什么时候想结婚了,可以告诉我一声吗?”

    “宝贝不用这样卑微。”江若乔意味深长地说,“我如果想跟什么人结婚,一定让宝贝你帮我把关的,你的意见非常重要!”

    陆斯砚:“噢耶!”

    小孩子就是这样,无非是希望父母非常在乎自己。

    母子俩腻歪了一通后,陆斯砚又开始抱怨了,“妈妈,我最近好烦的。烦死人了。”

    “怎么啦?”

    “他们给我取了外号!把我给气晕了!”陆斯砚小嘴叭叭叭的不停吐槽,“他们居然喊我四眼!因为我叫陆斯砚嘛,他们就给我取外号四眼,好难听的外号!”

    江若乔:“?”

    她忍俊不禁,“是很讨厌啦。”

    “他们说,四眼就是戴眼镜,”陆斯砚担忧的问,“我不会真的变成□□眼吧?”

    陆以诚眼里有着笑意。

    陆斯砚的话他恰好也能听得到。

    江若乔也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应该不可能,我不是近视眼,你爸爸……”

    对了,陆以诚近视吗?

    她也不知道,虽然猜得到这呆子是绝对不会做戴隐形眼镜这样相对时髦的事,但……

    她看向陆以诚,疑惑好奇的看他,抬起手指了指他的眼睛。

    陆以诚失笑,也学着她用嘴型回道:“我不近视。”

    江若乔松了一口气,“你爸爸也不是近视眼。”

    她跟他好像是有些天赋异禀在身上的。

    她很早前就发现自己体质特殊,比如,从来都不长痘,比如,同样的学习强度跟时间,她一个朋友早早地就戴上了眼镜,而她视力很好。

    陆斯砚“wow”了一声,“那是不是代表我是不会变成□□眼的?”

    江若乔沉吟道:“也不能这样说。每个人情况不一样吧,你还是要少看点手机平板还有电视,多吃胡萝卜跟蓝莓。”

    陆斯砚语气坚定地说:“□□眼这个外号太难听了!为了以后不被人这样叫,我一定会保护好我的眼睛,从明天开始,我就少看点动画片好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可以自由穿梭无〕〔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