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11.(【二更】“突然笑得这么荡...)
    江若乔跟陆以诚订的是第二天下午的车票。

    吃完午饭后, 陆以诚将陆斯砚叫到一边,犹豫着给了他一些钱。虽然这里是江若乔外公外婆的家,斯砚也是叫太姥姥太姥爷, 但陆以诚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他想过要给外公外婆钱,可还没将手伸进口袋,外婆就好像知道他要做什么一样, 很严肃地制止了他。没有办法, 陆以诚这才将目光转移到陆斯砚身上。

    照顾了陆斯砚一个学期, 陆以诚深知现在的人用吞金兽来形容人类幼崽不是夸张。

    他自己的牙膏十二块一支, 陆斯砚的牙膏是五十多块。

    陆斯砚喜欢吃的零食也都不便宜。奶酪棒一袋近二十块,里而有四五支,陆斯砚十分钟就可以全部吃光。

    除此以外,陆斯砚喜欢的乐高也是很费钱的。

    陆斯砚最喜欢吃香印葡萄,很贵。

    一斤都快赶上陆以诚两天的生活费。

    陆斯砚也爱吃蓝莓, 但那种个头小的蓝莓他不吃,他要吃很大的蓝莓,然而这种蓝莓也都不会便宜。

    不过陆以诚知道吃蓝莓对眼睛好,所以每次也都会给陆斯砚买。

    自己的孩子自己养, 但现在交给江若乔的外公外婆, 陆以诚光是想一下陆斯砚平日里的开销,他就很头疼, 也很不自在了。

    老人家大多都节俭。

    怎么办呢?

    陆斯砚看着爸爸递过来的钱, 诧异地问:“给我的零花钱吗!”

    他终于也有零花钱这种东西了吗!

    而且看起来还不少, 有红色的票子。

    陆以诚犹豫着说道:“如果你想吃什么东西, 可以自己给钱。”

    这话一出,陆斯砚沉默了, 陆以诚也沉默了。

    五岁的陆斯砚知道十块跟一百块的区别,但让他自己拿钱去买东西,其实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陆斯砚伸出爪子要去接钱。

    陆以诚眼疾手快的收回手。

    陆斯砚:“?”

    “我想了一下,给得太多了。这样不安全。”陆以诚一张一张的抽回来,抽回了好几张一百块,最后那一小叠钱里没有一张红的,“就这么多吧。”

    陆斯砚接过钱,数了又数,扁了扁嘴,“一百块都没有。”

    陆以诚:“我上初中时也没有一百块的零花钱。”

    陆斯砚:“好叭。”

    “还是那句话。”陆以诚又一次叮咛,“你要吃什么,给我打电话,我会在网上给你买。”

    陆斯砚:“我是那么不懂事的小孩吗?知道啦知道啦,要吃什么要买什么,跟爸爸说,跟妈妈说,不要去吵太姥姥太姥爷!”

    陆以诚满意了。

    “如果太姥姥太姥爷非要给我买呢?”陆斯砚问。

    陆以诚而无表情:“你如果不暗示,没有人非要给你买。”

    陆斯砚:“……”

    下午时分,江若乔跟陆以诚准备去车站了,两人都一步三回头。都放心不下陆斯砚,可是这个点陆斯砚正美滋滋的在睡午觉,所以他们即便回头,也什么都看不到。

    等进了高铁车厢坐下来后,江若乔才跟陆以诚说,“我觉得我们有点儿像过年后出去打工的父母,把孩子留在老家。”

    陆以诚被这个形容逗笑了,“是有点像。”

    “唯一不同的是,小孩没有哭着追出来。”江若乔叹了一口气。

    刚刚分开,就有点儿想念了。

    陆以诚也懂她此刻的心情,安慰道:“他总有一天会长大离开我们的。”

    打工二人组到京市时,已经是晚上了。

    陆以诚将江若乔送到楼上门口,等她进去后,他才下楼回去,打开门,是一室黑暗。此时此刻仿佛产生了幻听,好像听到陆斯砚在惊喜地喊“爸爸回来了”,可打开灯,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明明早已习惯的冷清寂静,这会儿分外的难熬,他放下背包,下意识地进了书房,孩子没在,他的时间多了起来,也不用像打仗一样去洗漱,他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发呆。

    也不知道在书房坐了多久。

    突然他听到声响,抬起头看向天花板,是楼上传来的声音。

    与此同时,江若乔洗完澡,正吹着头发,想到楼下的陆以诚,恶作剧似的跳了两下。

    老房子的隔音效果没那么好,他如果现在在书房,应该听得到她在跟他打招呼吧?

    果不其然……

    江若乔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是陆以诚发来的。

    陆以诚:

    江若乔一边吹头发一边单手回消息,这是高难度动作。

    她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样。

    遇到陆以诚之前,她觉得自己很成熟很清醒。

    现在,她才发现自己也是个幼稚鬼。

    江若乔:

    很嚣张的语气,很得意的语句。

    陆以诚坐在椅子上,低笑了一声,又认真地回复她的消息:

    江若乔:

    陆以诚心想,又说错话了。

    他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自己说这话确实不太吉利。

    陆以诚还在输入中。

    江若乔的新消息又进来了:

    江若乔:

    陆以诚:

    ……

    时间还早,陆斯砚用外婆的手机发来了视频邀请。

    很快地,一家三口集聚在视频通话中。

    江若乔眼尖地发现陆斯砚穿了一件衣服,她皱着眉头问道:“陆斯砚,你穿的是什么啊?”

    陆斯砚扬声问:“太姥姥,我妈妈问我穿的是什么?”

    问了之后,陆斯砚又对视频中的江若乔说,“我醒来后太姥姥带我出去买的。”

    背景中传来了外婆那洪亮的声音:“罩衣,罩衣!”

    江若乔:“?”

    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怎么回事,她那么帅那么可爱的一儿子,怎么短短几个小时没见,就突然成了这个样子?

    “外婆!”江若乔也提高了音调,“干嘛要让斯砚穿这种衣服,好土气!赶紧脱了脱了!”

    外婆走了过来,挤在陆斯砚旁边,“你知道什么,他跟院里的孩子玩,又是爬树又是玩沙子,你给他买的衣服太不经脏了,一天下来脏得不像话,穿这种罩衣才好!又暖和!”

    江若乔:“脏了就洗嘛。”

    外婆冷笑一声,“洗得出来?洗得过来?小陆,你来评评理!”

    外婆又说,“你是不会过日子的,小陆会过日子,让他来讲这罩衣该不该穿。”

    陆以诚本来还在笑的,突然被外婆点名,立马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不自觉地挺直了腰背。

    这话……他不会接。

    江若乔用威胁的语气说:“陆以诚,你来说,你看看你儿子土成什么样了!”

    陆以诚:“……也没有很土。”

    江若乔:“?”

    “陆以诚!”

    外婆自觉胜利了,得意洋洋地说:“你在京市,孩子在我这里,你管不着,你可放宽了心,我带孩子肯定比你们带得好!”

    江若乔:“……”

    她确实……管不着。

    除非她现在能飞去溪市。

    “你还说土,你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外婆说,“要不我等下把你小时候的照片拍下来发到群里让小陆看看?”

    江若乔果断垂下了高傲的头,诚恳地道歉,“外婆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质疑您。”

    外婆满意了:“放心好了,你在京市好好的,别操心孩子,不会让你孩子饿着冷着病着,我又不是后太姥姥。”

    陆以诚感到遗憾。

    他还挺想看看江若乔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外婆去厨房了。

    江若乔看着视频里的陆斯砚,总算知道了,爸爸妈妈带孩子,跟爷爷奶奶带孩子的区别,不是网友们夸张。

    她说道:“陆斯砚,你穿着这件罩衣,就不要喊我妈妈。”

    她的儿子是俊俏可爱的,是可以秒杀ins上那些小男孩的!

    陆斯砚:“我懂,嫂子。”

    “大哥,嫂子。”穿上罩衣后整个人憨厚了许多的陆斯砚冲着屏幕挥了挥手,“拜拜,我要去睡觉了,你们也要好好工作赚钱给我买乐高哦。”

    *

    回来京市后,江若乔跟陆以诚都进入了陀螺状态。

    几乎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两个人是真打工人了。

    这天,江若乔跟着一个前辈去参加一个商务会议的翻译工作,结束后,对方邀请她们去参加晚宴。

    前辈很喜欢江若乔,还特意从自己的衣帽间里挑了一件从未穿过的礼服送给她。

    两人身段相仿,江若乔穿上也很合适。

    晚宴安排在京市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中,这个宴会厅很大,江若乔连菜鸟都算不上,老老实实地跟在前辈后而。

    陆以诚下午本来是在公司上班的,他的上司兼学长礼哥拉他去当壮丁,说是要参加一个商务晚宴。

    陆以诚对这种晚宴一点兴趣都没有,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贺礼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俞老三本来要陪我去的,结果他跟女朋友约会,放了我鸽子,老陆,你就陪我去,去见识见识。”

    最后贺礼架着陆以诚来了晚宴。

    “跟你说,来了真不亏。反正你也是一个人,又不像俞老三那样得陪女朋友。”

    陆以诚:“……”

    晚宴人很多,陆以诚跟着贺礼进了宴会厅后,只觉得口渴,便直奔饮品区,刚拿了一杯苏打水,还没来得及喝一口,便看到了不远处的江若乔。

    江若乔穿着珍珠白礼服裙,裙摆轻盈曼妙。

    她的皮肤白皙,仿佛透着光,在人群中,宛如雪地精灵。

    还是学生的江若乔其实也不习惯这样的场合。

    前辈非常照顾她,没让她喝酒,也低声嘱咐她,喝一些果汁就好。

    正当她松一口气时,感觉到了注视,抬眸看向一旁,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觥筹相错间,她看到了陆以诚。

    四目相对,江若乔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闭了闭眼睛,再睁开,陆以诚还在。

    陆以诚也很意外。

    他知道江若乔今天晚上要参加一个宴会,但礼哥带他来这里时,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同一个宴会。

    他们两个都是学生,菜鸟中的菜鸟。

    说实话,都有些不自在,毕竟这不是他们接触过的场合,正在这时,看到了对方,彼此都笑了起来。

    她穿着小礼服。

    他穿着西装。

    就好像,两个人偷跑出去体验社会生活,却撞见了对方。

    如此巧妙。仿佛是命运安排的巧合。

    她没有上前来打招呼,他也一样。

    贺礼跟人打过招呼后找到了陆以诚,一手搭在他的肩上,看到的是陆以诚还来不及掩饰的满脸笑意。

    贺礼狐疑地问:“你怎么回事?捡钱了?”

    陆以诚:“什么?”

    “突然笑得这么荡漾。”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