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09.(【二更】“他们说我爸爸是...)
    陆以诚倒是想找个机会跟江若乔道歉, 不过仔细想想,这件事越解释说不定就越尴尬,只好作罢。

    他也很无奈, 他怎么就说出“下次吧”这句话来的。

    是谁给他的勇气?

    下午五点准时开饭, 江若乔的外公厨艺不错,外婆也是,再加上有陆以诚打下手, 三个人很快地就做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饭桌上, 外公给江若乔夹了一块鱼腩, 问道:“那乔乔, 你是跟小陆一块儿回京市?”

    江若乔点头:“我们是明天下午的车,晚上到京市。”

    “这么赶?”

    “恩,我有事,他也有事。”

    江若乔是真的很忙,她也想在家里多呆几天, 但考虑到实际情况,只能尽快回京市。

    陆以诚也忙,他都是好不容易挤出这点时间来,晚上回酒店后还得加班加点。

    “那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外婆问。

    江若乔算了算时间, “可能要到腊月二十七八, 甚至更晚。”

    “这么晚?”外婆叹了一口气,“那小陆呢?”

    陆以诚知道自己今天说了太多错话, 所以吃饭的时候都异常沉默。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 又说了不合时宜的话来。

    突然被外婆点名, 他也是看向江若乔。

    外公打趣:“小陆你这怎么回事, 问你,你就看乔乔。”

    陆以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陆斯砚回:“习惯就好, 我爸爸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努力地想了想,“他们说我爸爸是妻管严。妻管严是什么意思啊?”

    江若乔猝不及防被这句话哽住,咳嗽了几声。

    外公笑眯眯的回,“就是你太姥爷我这样。”

    外婆吐槽:“你配得上妻管严吗?就你还妻管严,你就是气管炎!”

    “我还不算?”外公直呼冤枉,“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敢在你而前抽过烟!”

    “好伟大。”外婆说,“该跟你颁发锦旗是不是,真要是那什么妻管严,早就戒烟了,你看看人家小陆,滴酒不沾,烟也不抽,多好的一个小伙子。”

    外公嘟囔,“那是还没到岁数,你等他三十再说。”

    陆斯砚举起手来,“我爸爸不抽烟也不喝酒,因为我妈妈特别讨厌烟味!”

    外公:啊这……

    算算时间,那说明陆以诚三十二岁的时候也没抽烟。

    外公死鸭子嘴硬,要捍卫身为长辈的尊严,“那等他四十岁再说。”他又嘀咕了一句,“四十岁啊,那我都化成灰了,这样,”他抬起头看向陆以诚,“你四十岁的时候跟乔乔给我烧钱的时候带句话,看你四十岁的时候抽没抽。”

    陆以诚表示这句话他可真不知道怎么回了。

    他只能再次看向江若乔。

    江若乔反驳:“他四十岁的时候,您也才九十二岁!您会长命百岁的!”

    “九十二岁……”外公摇了摇头,“那我可不敢想。”

    “大胆一点。”江若乔说,“先定一个小目标,活到一百岁。”

    “差点被你们忽悠过去了,”外婆说,“小陆,你过年打算怎么过?”

    陆以诚谨慎地回答:“您二老肯定是想斯砚的,过年就让斯砚在这边过。我在京市过就好。”

    “一个人过啊?”

    陆以诚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其实也习惯了。

    去年过年就是一个人包饺子过的。

    “要不,就来我们家过年好了。”

    对于外婆来说,她并不是因为陆斯砚的这层关系才对陆以诚如此亲切。

    在这个孩子身上,她看到了太多东西。

    那些美好的品质,是很惹一个老人家喜欢的。

    在老一辈眼中,春节是最最重要的节日,这样的日子如果一个人过,未免太过冷清。

    江若乔替陆以诚回答了:“再说吧,还有十几天呢。”

    陆以诚心里松了一口气,也顺着她的话说:“到时候再看。”

    陆以诚发现了,江若乔在这个家里说话也很有分量。如果他说“再说吧”,外公外婆一定还会极力邀请,可江若乔说“再说吧”,外公外婆就不吱声了。

    吃完饭后,陆以诚很自觉地起来帮忙收拾碗筷。

    江若乔拦住了他,乜了他一眼,“你是客人,哪有让你洗碗的事儿啊。”

    陆以诚可不敢觉得自己是客人。

    不过江若乔拦他,外婆也拦他,他只好作罢,但坐在沙发上,时不时都会探头去看一眼厨房。

    厨房里,是江若乔围着围裙在洗碗。

    外婆还在扬声叮嘱她:“乔乔记得戴手套洗碗。”

    江若乔用溪市方言回:“晓得啦。”

    陆以诚很不自在。

    他总觉得,他坐在这里看电视,她在厨房洗碗,是一件很不对的事。

    这令他如坐针毡。

    外婆看他这样别扭,笑着摆了摆手,“行了小陆,你去帮乔乔吧,再不让你过去,只怕我家的沙发都要被你坐塌了。”

    陆以诚如蒙大赦。

    赶紧起身,将位置让给外婆,快步走进厨房。老房子就是这样,客厅窄小,厨房却比较大一些。江若乔正在往洗碗海绵上挤着洗洁精,陆以诚就进来了,她看了他一眼,他赶忙解释:“是外婆让我进来帮忙的。”

    江若乔哦了一声。

    貌似专心地洗碗,但又怎么可能真的心无旁骛。

    她身旁站着一个会呼吸的大活人呢,这个大活人还是陆以诚。

    她没注意到卷起来的袖子又下滑了。

    眼看着就要沾上水,陆以诚出声提醒:“当心袖子。”

    江若乔戴着手套,手套上也都是洗洁精搓出来的泡泡,反而不好将袖子卷上去。

    她垂眸,感受到旁边陆以诚的呼吸已经目光,故作平静地说:“帮我把袖子再卷上去。”

    陆以诚诚恳提议,“不用这样麻烦,我来洗就好。”

    江若乔:“?”

    行叭。

    皇帝不急……不,不对。

    反正他也不急。

    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江若乔,你要原谅他,他只是一个呆子。

    “好。”江若乔干脆利落的将手套摘了下来,“你想洗就洗。”

    陆以诚没有戴手套洗碗的习惯。

    站在水池边,三下两下,极为利落的将洗碗池的碗筷刷得干干净净。

    江若乔也没出去,她还是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

    外婆买的洗洁精是那种西柚味道的。

    不知道是不是嗅觉出错,她总觉得,鼻间都萦绕着一股西柚清香。

    陆以诚将碗筷洗好以后,又用抹布将灶台跟抽油烟机都擦拭了一遍。他做事的时候,神情很专注也很认真,不会被外界影响,低垂着眉眼,江若乔也注意到了他之前说的手腕上被热油烫出来的疤,很小一块,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其实,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陆以诚都不是江若乔喜欢的那种类型。

    太过温和也太过内敛,不了解的时候,总觉得这是一个温水般的男人。

    她甚至觉得,陆以诚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意外。

    这样类型的人,除了一个陆以诚,她不会再对别人有好感。

    他是意外,也是很特别的一个例外。

    不,或者更准确地来说,陆以诚只有一个,也只有一个陆以诚。

    他很好,好到她也收起了那些算计,那些心机,带他来了溪市,也带他来了家里。她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另一个人让她这样毫无章法了。

    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江若乔送陆以诚出门。

    陆斯砚呆在家里。

    外公外婆非要江若乔送陆以诚去酒店。

    冬天的天总是黑得很早,六点半不到,暮色笼罩大地。快走到酒店门口时,会经过一个公交站台,江若乔突然停了下来,陆以诚也顿足,江若乔指着公交牌,笑道:“你不是第一次来溪市吗,要不要出去逛逛?”

    陆以诚笑着点头,“你方便的话,当然可以。”

    江若乔歪了歪头,“没什么不方便的,唔,去哪里呢?要不,看下一班来的是哪趟吧。”

    陆以诚:“不错,很随机,就充满惊喜。”

    溪市不比京市。

    这个点公交站台都没几个人。

    两个人站在一旁,江若乔想起了闺蜜曾经分享给她的一碗狗粮。

    闺蜜说曾经跟初恋男友站在公交站台这里打赌。

    如果等来的是那一趟公交车,就在一起。

    江若乔当时听说时,一脸的迷惑不解:“你们真的是地球人吗?”

    为什么这么幼稚?为什么这么好笑?

    此时此刻,她想起了这件事,甚至心里也很幼稚地在想:如果,如果等来的是那一趟公交车,那么……

    还没想到“那么”之后的内容。

    远远地一辆公交车驶来。

    她定睛一瞧,竟然真是她想的那一趟车,她惊喜不已,对陆以诚说:“真的是这辆车,真的欸!”

    她惊喜高兴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女孩收到了期待已久的玩具。

    那样的开心,完全就是一个小女孩。

    陆以诚虽然不懂她惊喜的原因,却还是温声笑道:“那真的太好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