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知精灵世界〕〔重生08,秒赚千亿〕〔肌肉大导演〕〔分手后,被偏执学〕〔惊爆!团宠小公主〕〔清穿:四爷的咸鱼〕〔大商小渔娘〕〔御兽:我能点化万〕〔我的心动女老板〕〔开局一个培育院:〕〔超级农民工〕〔一品女天师穿进无〕〔西山脚下的鬼火〕〔从凡人国君到仙道〕〔搞化学的去修仙〕〔踏路追仙传〕〔战神为婿〕〔超级赘婿〕〔万界之最强垂钓系〕〔碧蓝航线:我是舰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08.(【一更】长嫂如母。...)
    三个人去了高铁站, 现在还没到春运高峰期,车站的人也不是很多,陆斯砚一路上都很激动, 小孩子对出远门这件事总是兴奋期待的。溪市算得上是旅游城市, 京市这边也有直达的高铁,因此,这一车次的旅客有很多, 江若乔拖着行李箱先进了车厢, 陆以诚带着陆斯砚走在后面, 正好碰上插队的人, 于是就落后了几步。

    江若乔将行李箱放在一边,不会挡住过道。

    正在她对车票时,有个年轻男人过来了,很热情地说:“小姐一个人吧?来,我来帮你搬箱子。”

    这种事江若乔早就已经习惯了。

    每次出门, 还没等她跟谁求助,就有人主动帮她搬箱子。

    江若乔很早之前就感受到了这个社会对她释放出来的善意。

    只不过……

    年轻男人的手刚放在行李箱的拖拉杆上,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谢谢,我来就好。”

    年轻男人回过头, 只见是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

    男生很高, 估计有一米八五左右,穿着黑色的羽绒服, 相貌气度不俗。

    这是……

    江若乔见陆以诚来了, 问道:“怎么这么慢?”

    陆以诚无奈解释:“有人插队。就慢了一点。”

    陆以诚再看向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果断收回了手, 干巴巴笑了两声,“我以为这位小姐是一个人。”

    要是知道人家有男朋友, 他肯定不会凑上来自讨没趣,现在尴尬的人反而成了他。

    “还是谢谢你。”陆以诚温文一笑,然后稍稍使力,将江若乔的行李箱搬了上去放好。

    车厢里很快就坐满了。

    他们三个人正好坐在同一排。

    列车缓缓开动。

    江若乔坐在靠窗的位置,陆斯砚坐中间,陆以诚则坐在靠过道的位置。

    评选优秀学生的事情终于确定下来了。江若乔还是头一回参选这样的活动,在写稿子上没什么经验,上车后就打开平板准备润色,卡在了最关键的时刻,便越过陆斯砚问陆以诚:“你那个稿子写好了吗?”

    陆以诚倾身,越过陆斯砚回答:“差不多写好了,怎么,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江若乔点了下头,“总感觉有些地方没写好。你帮我看看?”

    这样一来二去,陆斯砚抱怨:“干脆我跟爸爸换个位置好了!”

    免得夹在中间,他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江若乔若有所思:“也不是不可以。”

    陆以诚:“换吧。”

    陆斯砚:“?”

    我随口说说的。

    不过最后还是换了位置,陆斯砚坐在靠过道的位置了。陆以诚专心致志的去看江若乔写的稿子,两人时不时就交流一下,闲得无聊的陆斯砚只能东张西望,吸引了旁边的一对情侣。陆斯砚结合了陆以诚跟江若乔所有的优点,婴幼儿时期是粉雕玉琢的娃娃,现在五岁了眉眼俊俏,穿着打扮又很时尚,再加上一头小卷毛,很惹人喜欢。

    这对情侣逗陆斯砚,“小朋友,是要出去旅游吗?”

    陆斯砚一开始还端着。

    后来实在无聊,想着爸爸妈妈都在旁边,便矜持地点了下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是旅游,是回我妈妈家。”

    陆以诚跟江若乔也注意到陆斯砚在跟人说话。

    两人看了那对情侣一眼。

    看起来也像是学生,而且这是高铁列车,他们俩都在,便又收回眼神去讨论稿子的事。

    陆以诚还是分了心,一边看江若乔的稿子,一边也注意着斯砚跟那对情侣的对话。

    陆斯砚本来就是很聪明的小孩,有的时候陆以诚跟江若乔都说不过他,他时常妙语连珠,这会儿跟这对年轻情侣竟然也能聊得津津有味。本来陆以诚都差不多放松警惕了,直到那个年轻女生问陆斯砚:“小朋友,你旁边的帅哥美女是你什么人呀?”

    也不怪年轻女生对此好奇。

    这三个人的组合太惹眼,女生眉眼精致,整个人像是会发光一样,男生清瘦却也挺拔,这两人站在一块儿就好像随时要进入偶像剧剧情一般,但是,他们两个人带了一个小孩,小孩模样俊俏又可爱……这三个人会是什么样的关系呢?不只是年轻女生感兴趣,车厢里其他人也有些好奇。

    陆斯砚眨了眨眼,将问题又抛了出去,“你觉得他们是我什么人呢?”

    年轻女生想了想,或许好看的人都是有点儿像的,看起来真的很像一家三口,但仔细想想就知道不太可能,女生跟男生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二十刚出头,这小孩都有五六岁了……

    “猜不出来。”年轻女生摇了摇头。

    陆斯砚神秘兮兮地说:“一个是我哥哥,一个,”他停顿了一下,“是我嫂子。”

    陆以诚:“?”

    江若乔:“??”

    只能说之前江若乔的外公给了陆斯砚灵感。

    一开始外公外婆不知道陆斯砚的身份时,说陆斯砚跟陆以诚是兄弟俩,然后有一回,陆斯砚对外面的人侃大山,说陆以诚是他哥哥,江若乔是他嫂子,被江若乔知道后,猛一顿揉搓了小卷毛。

    陆斯砚的反应也很快,他无辜地说,电视剧里说过,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他说小乔是嫂子,其实说的就是妈妈,说陆以诚是哥哥,其实说的是爸爸,别人听没听懂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什么鬼?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他就是这样理解并使用的吗?

    年轻女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江若乔跟陆以诚对视一眼:……这孩子又欠揍了!

    *

    从京市到溪市,一共是五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旅程。

    京市跟溪市气候截然不同,溪市的冬天是湿冷湿冷的,外公从他们上车到下车,中间打了起码十个电话。这是陆以诚第一次来到溪市,来到江若乔出生成长的地方。他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如果说一座城市代表着一个人,那么,从现在开始,这座美如画的城市,在他心里就是江若乔。

    很多年后,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他想,哪怕是他白发苍苍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清的时候,他想起溪市,首先闯入到他脑海中的也该是她的面庞以及她清脆的声音——

    “陆以诚。”

    “陆以诚!”

    陆以诚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忙的看向江若乔。

    发现江若乔已经拖着行李箱走出几步了,正回过头皱眉头看他,“快跟上啊!”

    在陆以诚旁边的陆斯砚颇看不上眼的摇了摇头,“大哥又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陆以诚:“……”

    父子俩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江若乔已经提前叫了网约车,从车站到外公外婆家,也不过才十来分钟。这还是外公以前单位分的老房子,一片全都是老邻居。

    “你们先上去。”快到小区门口时,陆以诚说道。

    江若乔疑惑地看他,“你有事?”

    陆以诚面露尴尬地说:“不要被人看到了,你先带斯砚上去,我等会儿再上去。”

    江若乔:“你真周到。”

    “你告诉我几幢几层就好。”陆以诚说。

    江若乔知道他这个人有包袱,也没跟他在这里拉扯,便点了下头,“行。”

    等江若乔带着陆斯砚进了小区后,陆以诚才松了一口气,怕给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他总不能空着手到她家里去。这样太不礼貌了。可是他又不知道当地的习俗……

    江若乔带着陆斯砚进门,外公外婆还探头往外看,“小陆呢?他没来吗?”

    陆斯砚跟到了自己家一样,溜了进去。

    江若乔还在换拖鞋,“他有点事,等会儿再上来。”

    外婆若有所思,嘀咕了一句,“这傻小子该不会是去买什么东西了吧?”

    江若乔:“?”

    她直起腰来,一拍额头。

    怎么她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最近真的肉眼可见的迟钝了许多。

    ……

    最后还是外婆拿着江若乔的手机对电话那头的陆以诚说:“别买那些贵的烟酒,省得到时候又去店里面换,就买两百块一条的烟,买两条就行,酒?酒就算了,明天让你外公带你去打酒,他喝打的酒,水果你就买点苹果橙子,乔乔爱吃橙子,斯砚爱吃苹果,什么,车什么玩意儿?车厘子,别,我们家没人爱吃这个。”

    “燕窝?那不就是燕子的口水。”外婆啧了一声,“你可别买,你买了我要捶你的,再买两提牛奶吧!就这些,够了够了。”

    江若乔:“??”

    她以为外婆要跟陆以诚客气地说,什么都别买……

    谁知道外婆跟吩咐自己人一样,点名要买这买那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外婆吗?

    一直到外婆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瞥见自家孙女看自己的眼神,说道:“人是你自己带上门来的。”

    江若乔:okok。

    二十分钟后,陆以诚敲开了乔家的门。

    江若乔倚在门口,看着他大包小包的,似笑非笑地说:“陆以诚,看不出来啊。”

    陆以诚低着头,“来别人家里,确实不能空着手。”

    江若乔有心刁难他,“你去杜宇王剑锋他们家里也这样?”

    陆以诚:“他们是男的。”

    江若乔忍俊不禁,“哦,你的意思是,下次去别的女生家里,也都是要买这些东西?”

    陆以诚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江若乔转过身,踢了踢鞋垫上的拖鞋,“你的,换上吧。”

    她似乎没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

    陆以诚换好鞋子,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他不应该被那个问题问住的。

    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去别的女生家里。

    稍显窄小的两室一厅中,今天很热闹,外公跟外婆还在商量着晚上怎么住。

    “我跟乔乔睡她的房间,你们爷仨住大房间,挤一挤应该没问题。”

    陆以诚看了江若乔一眼,说道:“外公外婆,不用麻烦的,我已经订了酒店,就在外面那条街。”

    外公瞪着陆以诚,“浪费那钱做什么,退了退了,这都是自己家,还住什么酒店,小陆,你这个人现在不节俭了。”

    陆以诚又是婉拒。

    两人一来一回,最后陆以诚可能也是实在没办法,肚子里也没词了,竟然脱口而出:“下次吧!”

    外公跟外婆都愣住,两老扑哧笑了起来,外公这才顺着他的话说道:“行,下次,下次来可不准再订什么酒店了。”

    外婆也说:“就是,这次就算了,下次就不要浪费钱了,家里住着多舒服!”

    江若乔:“……”

    陆以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句什么话。

    他下意识地看向江若乔:完了,他又说错话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陈玄林素衣〕〔修罗场玩家〕〔叶观纳兰迦〕〔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突然成仙了怎么办〕〔我是龙傲天他惨死〕〔让你代管后勤连,〕〔失忆后错把前夫的〕〔夫人别嫁了,主帅〕〔我还是热爱网球〕〔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