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05.(【二更】传纸条。...)
    网友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

    之前陈渊跟林可星的事情的确被人关注了一波, 但那个时候,大家的关注点都是在渣男劈腿这件事上,对于林可星, 确实也有人骂她, 然而也有很多理智的粉丝呼吁网友们不要搞错重点,因为林可星有很大的可能是被小三了,她也是无辜的人, 再加上林氏珠宝的控评跟处理, 这个事件中, 林可星受到的影响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上一次是情感纠纷, 这一次则是触碰底线的刑事案件了,关注的人更多,哪怕林氏珠宝跟陈家那边想捂着,这群网友们还就较真了,不到中午饭点, 所有的事情几乎都被扒了个底朝天。

    原来,那一对情侣之所以被陈渊绑架,是因为他们私底下对林可星进行了敲诈勒索。

    陈渊是为了给林可星出气。

    那为什么会敲诈勒索呢?竟然是因为那个女学生知道了林可星的一个秘密。原来,林可星也曾经介入到别人的感情中, 是之前被人关注过的a大校花江若乔跟她的前任, 当时前任也发了帖子,承认分手是因为他跟别的异性没有保持距离……

    网上瞬时间议论纷纷——

    江若乔完全不意外这样的发展。

    这些是已经曝出来了,还有多少没有曝光的事?

    林氏珠宝官博下一时间评论跟转发都破万了,全部都是在声讨,并且有人强调要查一查林氏珠宝的税务问题。

    至于陈渊,有专业的律师跳出来科普,绑架罪的量刑起点是五年,不过陈家那边一定会派律师来辩护,有人分析,陈渊的辩护律师可能会从林可星这方面入手,但林氏珠宝绝对不想卷入到这件事中,必然也是竭力推脱,两家别说联姻了,这一番扯皮下去,必然会结仇。

    江若乔何尝不知道自己在走钢丝。

    可是走过这一段钢丝,才会迎来坦途。

    因为跟某个人谈过恋爱,她的人生从那一刻开始便注定要经过一段险象环生。

    好在,她做到了。

    *

    这件事在a大也是传得沸沸扬扬。

    主要是这件事牵扯到了江若乔,是本校学生,不少人都在论坛激情开贴,转发第一手热乎的消息。好多人都在帖子里说蒋延是瘟神,这以后谁还敢跟他谈恋爱啊?跟他谈恋爱不只要接受他几乎没有的界限感,还得承受喜欢他的人的报复……溜了溜了。

    江若乔宿舍里,云佳她们特意搞来了设备道具。非要江若乔来跨火盆,去去晦气。

    陆以诚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

    他一开始的确以为江若乔是因为他跟蒋延的唐突行为而被人抹黑。没想到这背后有这么多的事,大家都为江若乔捏把汗,陆以诚更是胆战心惊不已,他不敢想象,如果是江若乔被那个疯子绑了会怎么样。他体验到了恐惧与害怕的滋味,也顾不上别的,在给江若乔打了电话后,依然不放心,匆匆忙忙赶到她所在的教室。

    还没来得及说两句话,上课铃就响了。

    江若乔扑哧笑了起来。

    陆以诚是左右为难,最后承受着教室所有人的打量,跟在江若乔身后进了教室,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陆以诚此时此刻才感到尴尬。

    江若乔上的也不是什么选修课,是专业课,一整个教室的都是她的同学,他跟她又不是一个系的,突然这样出现,是一件很突兀的事,当然,在陆以诚二十年的人生中,这也是头一回跟着女生上她的课。

    江若乔看着陆以诚这手足无措的模样,被逗笑了。

    该说他会挑时间呢,还是说他不会挑时间呢?

    江若乔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在本子上写了两个字后,状似认真地看着讲台,却将这个本子推到了他那边。

    陆以诚从书包里拿出几本书装装样子。

    看到这两个字,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拿出钢笔在下面写着:

    两个学霸,就这样在上课期间传纸条。

    江若乔没想着去发微信,陆以诚自然也没想到,于是,两个人就用这种幼稚又古老的方式交流着,也别有一番滋味。

    因为这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算得上是头一回,非常新奇的体验。

    江若乔呢,在小学初中甚至高中时代,很多人都喜欢在上课时给她传纸条。

    她一般看都不看,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到她上课听讲。

    陆以诚这个学霸,也不会有兴趣跟别人在上课时传纸条。

    大学嘛……是可以暂时的放松一下的!

    江若乔心想:反正老师也是帮我们复习,这些功课我都会的,开一会儿小差……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她回了纸条:

    陆以诚失笑:

    江若乔心情不错,主要是解决了最大的麻烦,这会儿也有心情调侃他:

    陆以诚:

    江若乔:

    不是记性很好么?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人家叫什么。

    陆以诚小心翼翼地:

    江若乔:

    陆以诚看着这句话陷入了沉思中。

    他不由得自责。

    本来陆以诚就是一个生活相对其他大学生而言没那么丰富的人,他手机上甚至都没有微博这个app,没有微博账号,也根本不会上微博吃瓜。在互联网冲浪这件事上,陆以诚是落伍的,消息也是滞后的,所以一开始事情发生时,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江若乔是不是招惹什么人被整了。

    在他的想法中,他是学生,蒋延是学生,江若乔也是。

    学生能得罪什么人吗?同学之间即便有拌嘴,那也只是在学校论坛小范围之内。

    学校外面的世界,离他们来说太远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是他太天真了?

    江若乔见陆以诚半天没回话了,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也不由得怔住。

    他仿佛是在思考什么大问题,皱着眉头,目光严肃认真地盯着某一处。

    她探出手,趁着老师没注意的时候,轻轻地推了他一下,这是干嘛呀,跟被人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

    陆以诚回过神来,看向她。

    不知道为什么,江若乔总觉得从他眼中看到了悲悯,看到了沉重。

    ?

    怎么了。

    陆以诚拿起笔,几度艰难,却还是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

    平凡普通如他,光是养一个小孩,感觉都有点负荷不来。

    如果她真的遇到了绑架这样的事情,他又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江若乔看到他写的字,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她自从知道自己是一本书里的女配后,感到无奈的起源。

    因为这样,所以连分手都是小心翼翼,都是卡在了最恰当的时机。

    因为这样,在面对那些潜在的刁难时,除了防备以外,竟然都不能光明正大的为自己出气。

    江若乔也提笔写着:

    即便是在原著中,即便是经历了所有糟糕一切的“她”,最后仍然活着,有滋有味的活着。

    陆以诚:

    江若乔:

    不要你给我端一碗鸡汤,我给你端一碗鸡汤了。

    陆以诚也笑了起来。

    下课铃响。

    两人在同学的注视中走出教室,哪知道还没走出教学楼,就在楼梯口那里碰到了急匆匆赶来的蒋延。

    顿时,原本热闹的楼梯走廊处,几个学生都不由自主地放慢了动作。

    江若乔跟陆以诚都看到了蒋延。

    蒋延也看到了他们。

    江若乔没有理会蒋延的意思,谁对谁错,在已经造成的伤害面前已经没有争论的意义。她跟蒋延其实在分手的那一刻就没有了关系,以后碰到也不用打招呼。她平静地下楼,陆以诚也跟了上来,两人从容地经过蒋延身边。

    蒋延愣怔片刻,等到他们从他身边走过后,才面露苦涩。

    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一件他极力想要否认的事。

    从很久以前,无论是他跟若乔,还是他跟陆以诚,都形成了陌路。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