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04.(【一更】为什么他感受到了...)
    碰到林可星这件事, 江若乔还是放在了心上,抱着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心态,她找了之前拍到照片的那个人继续跟着陈渊。林可星因为碰到了江若乔, 心情莫名难堪, 还没找到蒋延就急匆匆地离开了a大。前段时间因为被同班同学敲诈勒索,她心烦又害怕,也不知道能找谁, 当那个同学贪得无厌又一次向她开口时, 她实在烦不胜烦, 一气之下给陈渊打了电话,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他交待了,当时他安慰了她,让她不要为这件事不开心,他会想办法解决好的。

    结果没两天后,那个同学没来上课了, 听说她是跟男朋友出去旅游了。

    如果是以前,林可星绝对不会在意同学的事情,可是她想到了陈渊说的话,一时之间脑子里闪过很多种猜测, 她很想问问陈渊, 是不是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可每次拨出电话的那一瞬间, 她又会立马将电话挂断。

    她有些害怕陈渊。

    甚至她都在想, 那次抹黑江若乔, 是不是也是他做的……

    她想说给妈妈听, 可是妈妈最近为了她出国的事情焦头烂额。

    爸爸跟两个哥哥更是命令她,让她不准再跟陈渊有任何往来。

    在这个关头, 林可星想到的依赖的依然是蒋延。蒋延哥哥那么聪明,一定会想到好的解决办法吧!她的确是很讨厌那个女同学一次又一次的敲诈,可她也只是希望,这个女同学不要再来烦她,不要再来威胁她,从来就没想过要让这个人受到什么伤害。

    ……

    从图书馆出来,正好到了饭点。江若乔跟室友们约好了去吃食堂,陆以诚也跟王剑锋有约。两人在图书馆门口分开,谁知道二十分钟后又在食堂里碰上。

    陆以诚其实每次看到江若乔跟她的室友们在一起,都有些不好意思。

    主要是她的室友们……总是以一种让人很别扭的眼神打量他,从头到脚,他感觉她们的视线都是x光。

    “害羞了害羞了。”云佳看着陆以诚落荒而逃的背影,还在调侃着,“怎么回事啊,我们校草为什么这样容易害羞?也不知道跟我们打个招呼。”

    江若乔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她,“谁叫你们总是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他。”

    高静静轻咳了一声,“我们的确应该收敛一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宿舍是什么流1氓窝,瞧把校草吓得……”

    “什么流1氓窝。”骆雯纠正,“我们是盘丝洞好嘛!”

    四个女生凑在一块儿就是叽叽喳喳。

    陆以诚坐下来看到对面的人是王剑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王剑锋打趣,“是谁让你露出了劫后重生的表情?是谁?”

    陆以诚:“……”

    他无奈地说道:“没谁。”

    王剑锋立马站了起来,他在食堂看了一圈,自然看到了还在商量着要吃什么的江若乔以及她的室友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懂了。”

    他揶揄道:“老陆,你要习惯,她们可都是江若乔的娘家人,是她婚礼上的伴娘,你懂伐。”

    陆以诚制止他,“什么婚礼什么伴娘,别瞎说,没影的事。”

    王剑锋哈哈笑了起来,想起什么,又推了陆以诚一下,“你怎么还愣着,快过去。把你的饭卡给江若乔,让她自己刷,让她请室友们吃饭。”

    陆以诚:“我不去。”

    他怕了她们的眼神。

    王剑锋一脸恨铁不成钢,“你这样会拉低你的分数的,她们会觉得你这个人太没眼力见。快去快去,我就问你,你想不想追到江若乔?”

    陆以诚不说话了。

    “想的话,就赶紧去。”王剑锋一直注意着她们那边,“等她们想好要吃什么买了饭,你就白白错过这个献殷勤的机会了,机不可失啊。”

    最后,陆以诚还是起身了,拿着他的饭卡小跑着来到了江若乔的身旁。

    江若乔:“?”

    其他三个室友:“嘿嘿嘿。”

    陆以诚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饭卡递给她。

    江若乔含笑看他,“干嘛啊。”

    陆以诚:“可以刷我的饭卡。想吃什么买什么。”

    这话说得。

    江若乔腹诽:知道的人看得出来这是饭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给了一张运通黑卡。

    这样想着,江若乔还是接过了那张饭卡,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绝对是别人的主意。陆以诚松了一口气,没去看云佳她们,又转身快步离开。好像他过来,就真的只是给一张饭卡。云佳凑在江若乔旁边,用很夸张的语气说:“居然是陆以诚的饭卡,我居然见到了他的饭卡,他这是请我们吃饭的意思吧?”

    “我今天要点贵的!”云佳说。

    江若乔赶紧将卡揣回大衣口袋,一脸正色地说:“刚才不是说吃砂锅刀削面吗?走,去买。”

    “嘛呢嘛呢,”云佳跟骆雯使了个眼色,两人一人一边架住她,“砂锅刀削面才多少钱,刚才陆以诚说什么来着?”

    骆雯接过话,“他说,想吃什么买什么!”

    三个人缠着江若乔,非要去买最贵的。

    认识这么久,在一起住了也有两年多,谁还不知道谁。如果江若乔对陆以诚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她就不会跟他去图书馆复习,更不会接过他的饭卡。既然陆以诚会成为她们宿舍一美的男朋友,那她们还能跟他客气吗?还能为他省钱吗?那必然不能。

    另外一边,陆以诚刚回到位置,王剑锋就追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她收了饭卡没?”

    陆以诚坐了下来,狐疑地看了王剑锋一眼,“你怎么这么激动?”

    王剑锋未免对这件事太上心了。

    王剑锋一愣,反应过来,靠了一声,“你该不会以为我对江若乔……?”

    陆以诚笑了笑,没说话。

    王剑锋无奈了,“虽然说咱们宿舍有了你这个先例,但是,”他强调了一句,“但是,本人,很有自知之明,江若乔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这辈子跟我是不会有鸡毛关系的,对于这样的人,别说是追,就连心思我都不会有。我最痛恨做无用功的事。”

    也就是关系很好了,不然谁也不会拿“喜欢好朋友喜欢的姑娘”这个梗去调侃陆以诚。

    虽然吧,陆以诚跟蒋延已经决裂了。

    “知道了。”陆以诚这样回。

    王剑锋嘿了一声,“差点被你忽悠过去了,她收了饭卡没?”

    陆以诚点了下头。

    王剑锋笑,“妙啊妙啊。”

    “什么?”

    “江若乔对你也有心思。”王剑锋说。

    陆以诚习惯性地:“别瞎说。”

    一张饭卡而已。

    王剑锋反问,“那她为什么收了你的饭卡,没收我的。”

    其实也就是话赶话,王剑锋纯粹是为了哥们儿高兴,哪知道这话一出,王剑锋愣住了,陆以诚也愣住了,缓缓抬起头看向他。

    “什么意思?”

    王剑锋一脸无语,“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没有,真没有!”

    陆以诚:“你给了她饭卡过?”

    王剑锋:“……”

    为什么他感受到了来自老陆的死亡凝视?

    不科学,不正常。

    老陆明明是最温和的。

    最后王剑锋嘴巴都说干了,才解释清楚这件事,他跟江若乔都是学生会的,有一次江若乔帮了他一个小忙,那会儿也是饭点,他没空,就将饭卡给她还有另一个学妹,算是请她们吃饭,但她们谁都没收。

    他真是顺口说一句,就是想表示出,江若乔收下饭卡这意味着什么,可没想到最后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王剑锋最后感慨道:“老陆,你完了,刚才我以为你要打我。”

    “你知道这证明着什么吗?”王剑锋控诉,“这证明着,在你的心里,什么哥们儿什么兄弟什么朋友,都没江若乔重要了。”

    *

    就在学生们都在抓紧时间复习,来一波抱佛脚时,这天有了一个堪称轰炸式的新闻。

    据说某校一对情侣双双被人绑架,同学们以为他们是出去旅游了,但警方那边接到匿名报警赶过去后,才救下了他们。

    林可星惴惴不安了好几天,就在要鼓起勇气联系陈渊制止他时,班级群里开始活跃起来——

    林可星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她真的没想到陈渊会这样做!

    林可星吓坏了。

    她突然意识到,陈渊是一定会被人扒出来的,不,陈渊这会儿已经被拘留了。

    很快地,他们就会查到她。

    可她要怎么解释,真的不是她让陈渊那样做,是陈渊自己要做的!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

    江若乔早上醒来时,就在听云佳她们讨论这件事。

    云佳还在翻着手机,突然感慨道:“好像是一个富二代的报复,我怎么觉得这种事这么魔幻呢?这些富二代真是无法无天啊!现在都什么时代什么社会了,真是可怕。”

    江若乔从床铺上下来,淡定地梳着头发,闻言回了一句,“是啊,无法无天了。”

    他们享受着最好的教育资源。

    他们一出生就在罗马,从来就不知道挫折是什么,也不知道普通人生活有多艰难。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以自己为王,不顺他们心意的,都如同蝼蚁一般。

    可是他们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大象和蚂蚁的故事。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