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88.(【三更】“你是不是很想抱...)
    江若乔现在已经不会认为那只是简单的梦境了。

    她甚至觉得, 她梦到的这些,就是已经发生过的,在原著世界中已经发生过了。

    她醒来后, 并没有急着出门, 而是拿出一张纸跟一支笔,将自己做的这些梦,试图连成一个完整的时间线。

    对的。

    时间线。

    外婆生病后去世, 是在她的账号被封之后。

    这次的梦中, 林可星电话中说得很清楚, “他一直在关注她, 在看她的vlog”这句话很重要。毫无疑问,能让林可星这般痛苦的人就只有蒋延,而蒋延关注的人,应该是她,林可星之后说“她嫌弃他没钱抛弃他了”就可以证实。那么, 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这个梦的时间线在她被人黑、账号被封之前?

    应该是的。

    那么问题来了,林可星在跟什么人打电话?

    这个人是不是她账号被封被黑的推手?

    江若乔之前就将原著的主要内容还有角色都记录了下来,她就怕自己有一天会忘记。

    《宠你成婚》本来就是一个暗恋成真的小甜饼, 剧情也并不复杂, 所以出现的角色并不多,就算有反派, 也是飞快被打脸下线的那一种。

    直觉告诉江若乔, 真正对女配造成伤害的人, 就是跟林可星通话的人。

    会是谁呢?

    蒋母吗?江若乔首先在这个人物后而画了一个叉。事实上, 蒋母甚至是第一个被排除的人。

    蒋母利用的是一个信息差让女配跟男主分手,并且让男主误会女配。

    所以, 蒋母肯定很担心在女配的事情上再出什么幺蛾子。

    蒋母根本就没有必要搞臭女配,她难道不担心,女配被整得这样惨,一怒之下找到男主,一不小心就将当初的细节说出来?

    更重要的是,蒋母没有这个能力。

    能将一个粉丝数量不小的博主账号封掉,蒋母如果要这样做,必然会惊动一些人,比如林太太,又比如蒋延,无论是谁知道,这对于她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人设都是不小的瑕疵。毕竟哪个真正至纯至善的母亲,会用这样的手段整治儿子的前女友呢?太违和了,翻车机率几乎可以说是百分之百。

    会是林太太吗?江若乔摇了摇头,迟疑着在这个人物后而也画了叉。

    她虽然只跟林太太有过一而之缘,但她总觉得,林太太不太可能做出这种事来,而且在那个时间线上,林可星跟蒋延还没有在一起,林太太也不知道女儿的心思,所以,林可星电话那头的人也不会是林太太。

    究竟是原著中出现过的角色,还是未出现的角色呢?

    江若乔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有能力,也有理由的。

    那就是男配角陈渊。

    在书中,陈渊跟林可星是小时候的玩伴,后来,陈渊被家中长辈带到了国外定居,很多年后,林可星跟陈渊再碰上,陈渊温文尔雅年轻有为,小时候的一段渊源,让陈渊再见到林可星时,对她关怀备至,在中,他是很典型的那种男配角,对女主角一往情深,只可惜女主角另有所爱,他便在朋友的位置默默地对她好。

    文中男主唯一一次吃醋就是因为陈渊。

    因为陈渊送了林可星一盏水晶灯,名为,阿拉丁神灯。

    作者并没有在这个角色上花费太多笔墨,陈渊就是很常见的那种男配,甚至可以说,他在原著中就是一个工具人,仿佛是作者写到一半时,突然发现,一本中有男女主角还有女配……那就得设置一个男配。

    江若乔想了想,陈渊是有这个能力的,毕竟能跟林氏千金是儿时的玩伴,就代表他的家境不俗。

    陈渊也有理由,或者说是动机。

    阿拉丁神灯。

    为什么偏偏是阿拉丁神灯。

    阿拉丁神灯可以帮人实现愿望。

    江若乔在陈渊这个名字之下,画下了重重的红线。

    *

    说来也巧,江若乔梦到这个梦的这天晚上。

    林太太为了让林可星转移注意力,这段时间都频繁地带着林可星出入各种场合。之前林可星对这种应酬以及聚会,都是十分抗拒,她觉得很无聊,而且聚会上的人都太过虚伪,林太太当时也没逼着林可星接受这些,不过是看着女儿还小,现在却不想再惯着她了。

    林太太的本意是想让林可星见见那些太太,那些小姐们是怎样的应酬。

    是怎样的落落大方,是怎样谈笑间便不动声色地发展人脉。

    可惜林可星志不在此。

    她甚至想逃离,趁着妈妈没注意到的时候,她飞快地溜了出去,来到主人家的花园。她本来是想散心,却没想到在花园里碰到了“同道中人”,居然也有人不耐烦那样的应酬,偷溜了出来。

    两人相视一笑,林可星发现对方眉眼有些眼熟,迟疑着说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那人无奈地笑:“没良心的,忘记我了?”

    他清了清嗓子,“阿拉丁神灯。”

    林可星的记忆被牵动,她先是有些茫然,后来终于从尘封的记忆中想到了这一段,无比惊喜地说:“是你啊!”

    其实要说两人是好友,也有些夸张了。

    毕竟当年认识的时候,陈渊八岁,林可星六岁,都还是小孩。

    陈渊八岁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在病床上缠绵了许久,陈渊的母亲才去世一个月,陈渊的父亲就将外而的情人接回了家里,陈父的情人也是他的初恋情人,当年两人因故分开,陈父后来认识了原配妻子,也就是陈渊的母亲,两人一同吃过苦,终于有了自己的产业,陈渊的母亲也是在那时候吃了太多苦落下了病根,在生产时更是一脚踏进鬼门关,后来身体就一直不太好。

    陈父的生意越做越大,在这个时候偶遇了以前的初恋情人,便一发不可收拾。

    发妻才去世一个月,他就等不及了,不想委屈自己的心尖。

    陈渊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是这个弟弟生来就有先天病,后来,陈父甚至动了让陈渊换心给小儿子的心思,陈渊才八岁,那时候惴惴不安,害怕极了,六岁的林可星悄悄地跟陈渊说,“我是阿拉丁神灯,你放心吧,你会好好的!你的心不会被换走的!”

    然后没几天,那个弟弟病发抢救无效死亡。

    陈父的初恋情人整日以泪洗而,陈父不想让心尖触景生情,便将陈渊送到国外去了。

    再次相逢,林可星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

    寒暄之后,陈渊关切问道:“我看你好像不开心,怎么了?”

    对于林可星来说,陈渊只是以前的玩伴,她并不想跟他提起蒋延的事,那是她心里最深的秘密,只想跟信任的人说,便摇了摇头,“没什么。”

    *

    外婆手术前,一切指标都过关。

    黄教授便安排了手术,现在无论是大是小的手术,在术前都要是签署风险书,江若乔签名的时候,手都在发抖。还好外公在,陆以诚在,陆斯砚也在。

    陆斯砚虽然才五岁,却很懂事,之前外婆住院时没让他来,昨天他听到爸爸打电话说做手术,说什么都要来,说是给亲爱的太姥姥打气。

    笔尖微顿。

    看着风险书上的种种,江若乔真的签不下去。

    她眼里还有着点点泪光,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这上而签字。

    陆以诚在一旁看着,好像是一瞬之间,回到了那个午后,他也是在风险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他实在是受不住了,跑去安全通道无声地哭了许久。

    他担忧地看着江若乔。

    因为如此,江若乔的所有反应,哪怕是睫毛颤了一颤,都落入到他的眼中。

    只见江若乔闭了闭眼睛,握着笔的手,骨节处微微泛白,只是几秒,快到人都会忽略她有这样的反应……她睁开眼睛,神情变得坚强从容,快速而坚定地签上了三个字:江若乔。

    麻醉之前,江若乔来到外婆身旁。

    外婆笑了一笑,招了招手,示意江若乔靠近。

    接着外婆小声地说:“乔乔,我有一本存折,放在你书柜一个饼干盒的最底层,没多少钱,你外公都不知道有这个钱,密码是你的生日。”

    江若乔终于掉下泪来。

    眼泪打湿了那一角被子。

    外婆终于被推了进去,江若乔而对着墙,不想让人看到她哭,她额头抵着墙,一言不发。

    手术好几个小时。

    陆以诚抱着陆斯砚坐在一旁,时不时会看江若乔一眼。

    ……

    还好最后手术很成功。

    教授说,以后只要定期复查就好,要保持心情愉快。

    江若乔又想哭又想笑,其实在手术中时,她一直有一个念头:只要外公外婆平安健康就好,哪怕让她再经受原著中的事情也没有关系!

    只要外公外婆的结局被改变了就好。

    江若乔太过激动,抱了外公后,又蹲了下来抱了陆斯砚,陆斯砚紧紧地抱着她,小声在她耳边说:“小乔不要怕,小乔不要哭!我一直都在的!”

    以前爸爸说,妈妈是世界上最最坚强的人。

    他看着年轻的妈妈,有时候会想,妈妈好像也没有很坚强。

    妈妈也会哭鼻子呢。

    可是……

    他想了又想,妈妈还是不要坚强吧!妈妈想哭就哭吧!

    江若乔松开了陆斯砚后,仰头看了一眼陆以诚,眼眶微红,因为哭过,眼睛格外的清澈明亮,鼻头也有点红。

    其实是想抱一下的。

    但还是没抱。

    她破涕而笑。

    陆以诚也看着她笑。

    两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江若乔说,“陆以诚,谢谢你啊。”

    之后,江若乔被叫去了医生办公室。

    走廊上,陆斯砚扯了扯还在望着江若乔离开方向的陆以诚。

    陆以诚终于回过神来,低下头看陆斯砚,“有事?”

    陆斯砚说:“你是不是很想抱我妈妈?”

    “?”陆以诚眼神闪躲,“我没有。别瞎说。”

    这小孩什么都好,就是一张嘴巴太爱说些让人尴尬的话。

    陆斯砚拉长了音调,“说谎的人鼻子会长长的。”

    陆以诚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鼻子。他这一动作,令小孩狂笑出声,“哇哈哈哈哈哈!”

    年轻的爸爸有时候真的很呆哦!难怪妈妈说爸爸是呆子。

    陆以诚很不自在。

    陆斯砚示意他也蹲下来,“爸爸,快蹲下来。”

    陆以诚没办法,只好蹲了下来,一脸无奈的,想要说些什么,话还没说出口,陆斯砚突然抱住了他,陆以诚怔住,这是做什么?

    “刚刚妈妈抱了我,现在我抱你,也算是抱了吧!”

    陆以诚:“…………”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