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85.(【三更】“你对她的喜欢,...)
    等江若乔跟外婆都喝了汤后, 陆以诚走出病房去刷碗。

    江若乔也收拾了垃圾,准备扔出去。

    外婆有轻微洁癖,她希望外婆在住院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感到舒适。扔了垃圾准备回来, 转过身却看到了蒋延, 蒋延靠着墙,似乎是在等她。

    江若乔本来还有些疑惑的,但想到今天见到林可星的事, 也就反应过来了。

    陆以诚跟蒋延是已经断交了, 以陆以诚的人品, 更不可能将她外婆住院的事情说给别人听。

    那么就只剩下林可星了。

    她都很纳闷, 林可星究竟想做什么呢?

    林可星不是喜欢蒋延吗?现在蒋延都已经是单身状态,喜欢就应该冲啊,怎么现在林可星反而有一种要撮合她跟蒋延复合的意思?太魔幻了吧!她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蒋延本来是神色慵懒的靠着墙的,见她过来,站直了身体, 面容也变得冷峻起来。

    他走到她面前来,低声说道:“刚才找了一圈,看到了你,是你外婆生病了吧?”他停顿了一下, 下意识地解释, “你之前朋友圈有发过跟你外公外婆的合照,我还有印象。”

    江若乔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蒋延说:“买了个果篮, 我放在护士台了, 等下护士应该会送过去。”

    如果不是在医院,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 如果不是外婆就在不远处的病房里,江若乔一定会厉声让蒋延有多远滚多远。她很难不去想象, 在梦中发生的那些事是不是跟他有关,应该是有关系的,毕竟那是世界。而他跟林可星就是男女主角。

    她太累了,身体跟神经一直紧绷着。

    蒋延抿了抿唇,他不太能接受她现在看向他时,陌生的表情,陌生的眼神。

    明明他之前是她最依赖的人。明明发生这种事时,陪在她身边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蒋延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递出去,“都是我存的一些钱,没多少,你先拿着,其他的我再去想想办法,密码是你的生日。”

    江若乔抬起头来,跟他对视。

    她看都没看那张卡。

    蒋延见她不收,神色也紧绷着,他甚至差点脱口而出“为什么不收”……

    “是我的一点心意。”蒋延说,“你收下吧,你外婆肯定要动手术,这肯定是一笔支出,我知道这钱没多少,其他的我会去想办法……”

    江若乔听不下去了,“我跟你什么关系,我收你的钱?!蒋延,我们早就分手了,分手了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是这辈子都不要再有任何联系的意思,是以后即便在路上碰到也要当对方是死人的意思。

    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打扰她?

    蒋延愣住,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可他是好心啊,一般这种情况不都是会缺钱吗?难道收他的钱就这样难受吗?江若乔有了更深的认识,就算没有斯砚,就算蒋延的妈妈没有那样的心思,就算没有林可星,她跟他也注定只是会谈一段恋爱,而这段恋爱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分手。

    她如此的敏感,那些敏感的情绪被包裹着,被包装着,她并没有渴求有谁能够懂她、拥抱她,但如果有一天有这么一个人,她希望那个人是懂她的。

    “是谁告诉你我外婆在这里的?”江若乔提高了声音,“是不是林可星,拜托你们别再关注我,你们的关注,你们的自以为是,很让人困扰!蒋延,你别让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认识你,行不行?”

    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到不远处,陆以诚提着洗干净的保温桶站在一旁。

    四目相对,陆以诚走上前来,来到她身旁,温声道:“我先回去了。”

    江若乔点了下头,“好。”

    她想提一下外公跟斯砚,但想到蒋延在旁边,只好没说。

    陆以诚却明白了,说道:“放心,一切都好。”

    江若乔往病房方向走去。

    陆以诚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蒋延一眼,他们两个人现在已经不是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敌对关系,没必要打招呼,他往电梯方向走去。

    蒋延咬了咬牙,也跟了上来。

    医院电梯每天都有很多人,走出电梯,陆以诚往医院外走去,蒋延没能忍住,追了上去叫住他,“陆以诚!”

    陆以诚的步伐慢了些,却没有停下来。

    直到蒋延在身后说道:“陆以诚,我还没输。”

    陆以诚停下脚步,沉声道:“这本来也不是一场比赛。”

    谈不上输家或者赢家。

    蒋延面无表情地说:“随你怎么说,不如我们打个赌,赌五年后,是你跟她结婚,还是我跟她结婚。”

    陆以诚攥紧了保温桶的把手,骨节微微泛白,“我不会拿这种事打赌,你找错人了。”

    “你别以为我没看到,”蒋延的语气里有很刻意的讥讽以及笑意,“刚才你在害怕,或者说,在嫉妒。你嫉妒我跟她在一起过,不是吗?”

    陆以诚声线平稳:“你今天很想打架?”

    “是!”蒋延扬声道,“我他妈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这一个月以来,没人知道蒋延受着怎样的折磨。首先跟若乔分手,后来又被告知自己的好朋友喜欢她追求她,再然后又听说他妈有那样的心思,算计林家,算计他,甚至他跟若乔分手也是他妈导致的!他没地方可以发泄,今天兴冲冲来到医院,结果看到的是陆以诚对她关怀备至,他们两个人其乐融融,那一幕刺痛了他的眼睛。

    “那好。”陆以诚说,“找个地方。”

    ……

    两个加起来也就四十岁的男生,花了半个小时找了安静的地方。

    可这半个小时,并没有让他们的怒火平息。

    是的,怒火。

    蒋延是明着的,陆以诚是暗着的,为蒋延的话。

    这件事陆以诚觉得可以载入历史,当然最好这件事别让第三个人知道,太幼稚,太无趣,可是又避免不了,他跟蒋延迟早会有这么一出,时间早晚罢了。两人谁都没说让着谁,蒋延练过的,陆以诚虽然没练过,但力气很大,臂力惊人这一点也是江若乔盖章认证过的,真要打起来,蒋延也占据不了上风,最后两人都挂了彩,蒋延的看起来严重一些,陆以诚脸上也有伤。

    蒋延就是在发泄,也是想激怒陆以诚,坐在地上,他舔了舔口腔壁,嗤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吗?结果你还是介意,你又比我强多少?你看你还是介意,你牵过她的手吗?没有吧,你抱过她吗?没有吧……”

    陆以诚下颚线紧绷,听到这里时,已经握紧了拳头,一向温和无害的脸上头一次出现骇人的神情。

    蒋延话还没说完,陆以诚就狠狠地砸了他一个拳头。

    陆以诚的脸上是很明显的怒气。

    这一刻他没再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我只是介意你将这种事当谈资来炫耀。”陆以诚冷冷地看着他,“非常刺耳,你让我觉得,你也不过如此。”

    蒋延同样恶狠狠地盯着他。

    两个人早已经不是朋友,此时此刻,就如同生死仇敌。

    “你对她的喜欢,不过如此。”陆以诚说。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那些回忆,如同宝藏,根本不会用这样的言语,这样的语气跟人炫耀,即便那人是情敌。

    陆以诚站起身来。

    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一开始,的确是想跟蒋延痛痛快快地打一架的,或者说,心甘情愿的让蒋延揍一顿,毕竟他曾经的确有过不能宣之于口的恶劣心思。可是在蒋延说出那些话后,他不想再忍,也不愿再让。

    陆以诚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从前认识的蒋延。

    之前在宿舍楼下撞见他跟江若乔聊天时复杂的情绪,以及,刚才在医院走廊上碰到时那一刹那涌起的嫉妒心情,都显得分外可笑。如果感情真的是一场战争,如果真的有所谓的输家和赢家,那么,在蒋延以那样的语气说出跟江若乔之间的回忆时,他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输家了。

    蒋延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这些话不合适。

    等陆以诚走远之后,蒋延才低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惜已经没有人听了。

    他多珍惜若乔,多在乎她……

    他只是,他只是无法忍受,现在在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现在她依赖的人也不是他。他只是被激怒了。

    *

    陆以诚即便想要掩饰,但脸上的伤是实打实的。

    他想戴口罩,但这样一来,只怕会显得更奇怪吧……会更引人注意吧……

    他垂着头进来,瓮声瓮气的打了招呼。

    然而这样也还是被陆斯砚发现了,陆斯砚有身高优势,就算陆以诚低着头,陆斯砚也看得到,他惊呼一声,“爸爸你的脸怎么了!”

    陆以诚没办法,只好编着瞎话,“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

    说着他就匆匆忙忙的去了洗手间。

    生怕外公会注意到,也生怕老人家会追问。

    陆斯砚却担心了,要跟上去,被外公叫住,“斯砚,过来。”

    陆斯砚说,“我爸爸怎么啦?”

    外公一脸淡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嘛,跟人打架了,小伙子,年轻气盛的,正常正常!”

    “太姥爷,您怎么知道的哇!”陆斯砚惊讶得不得了,这怎么看出来是跟人打了架。

    爸爸怎么可能能别人打架呢!

    爸爸还总是让他不要跟别人动手!

    外公指了指自己戴着老花镜的眼睛,“你不是说了吗,太姥爷有火眼金睛。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跟人打架了,而且还是为了乔乔打架的。”

    这可让陆斯砚激动了。

    他赶忙凑了过来,围着自家太姥爷追问,“为什么啊为什么,这怎么看出来的!”

    外公淡定地说,“以前好多愣头青为你妈妈打架,我都听烦了。”

    陆斯砚:“wow~”

    他又问道:“那要不要说给妈妈听?”

    外公高深莫测的回:“看情况吧。”

    “看什么情况?”陆斯砚说。

    外公问,“那你说呢?”

    陆斯砚嘿嘿笑,“要是爸爸今天给我买乐高,我们就不说,要是爸爸今天不给我买乐高,我们就说。”

    外公撸了一把陆斯砚的卷毛,“你小子,还真是他的亲生儿子,不过这样不行,这个点子太幼稚了。”

    陆斯砚:“?”

    外公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等下看你爸爸是左脚先出来还是右脚先出来,右脚先出来,我们就说。”

    陆斯砚:“???”

    这个点子……就不幼稚了吗??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