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芯片大亨〕〔大唐:我穿越的身〕〔渣攻渣受为我痛哭〕〔电子咒术师能靠键〕〔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83.(【一更】)
    不得不说, 因为身高问题,包厢里的气氛活跃起来,陆以诚原本紧绷的神经也得到了暂时的放松。

    也是陆以诚太过紧张, 只要他跳出这个思维这就是很简单的事, 以江若乔的谨慎,她难道想不到一起吃饭会遇到这种事吗?别说陆以诚现在跟她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就算是, 她也不会让他别扭又尴尬。有时候想想, 他们之间也是挺有缘分的, 这缘分不是指斯砚, 而是指他们的成长环境。

    不过她比他还是要幸福得多,外公外婆都健在,对她也是极尽疼爱,可以这么说,除了心理方面她有感到落寞, 在物质生活方面,外公外婆从来没有亏待过她。她也不需要在很小的时候,就承担起生活的压力。

    但即便如此,她内心深处, 其实也是排斥见男朋友父母的。

    还好她今年也就二十岁, 谈过的三个男朋友也都比她大不了多少,他们这样的年纪根本就想不到见家长谈婚论嫁这一步, 所以, 还没有正式进入到见家长这个环节就已经分手。

    可还是怕。

    偶尔跟自己的灵魂对话, 江若乔也会觉得好笑, 她居然会怕这样的事。

    稍微想象一下那个场景就会头皮发麻。

    比如,对方家长问,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呀?”

    “父母都退休了吗?现在住在哪里?”

    这样的问题……大概那种家庭健全且温馨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酸涩的滋味。

    她支持妈妈在爸爸走后去寻找别的可能,她也从来没有希望过,妈妈这一生因为她而被绑住双脚。

    可是,爸爸的离世,是她心中一个触碰就会痛的存在。

    她不想跟别人说,我爸爸已经去世了。

    不想别人追问,怎么去世的,更不想看到别人眼中的同情以及那一抹没来得及掩饰的微妙。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无法真正的平静地说出那句话,我爸爸去世了。

    她了解陆以诚的家庭,了解他的成长情况,所以,她也不想让他有这样的心情,在来的路上,她就跟外公外婆说了这件事,说了他家的基本情况,并且让外公外婆无论如何都不要追问。

    外婆当时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也挺能干的。”

    包厢里,外婆看着陆以诚坐姿端正到可以立马上电视,不由得笑道:“小伙子长这么高,又长这么俊俏,那我可以放心,不消说以后我们家斯砚也是高高帅帅的小子了!”

    外公不满地说:“俗气,身高重要?长相重要吗?”

    外婆点了下头,“很重要。”

    外公:“……”

    陆以诚脸上也有了类似放松的神情。

    外婆正式进入主题,“我听乔乔说,你是那一届的状元?”她乜了外公一眼,“这个问题重要了吧?”

    陆以诚回:“是的,我有些偏科,理科是强项。”

    江若乔给他当捧哏,“你还偏科?过分谦虚了。”

    陆以诚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如果外公外婆不在的话,他大概率是会笑。

    外公立马说:“我们乔乔也很厉害的,小陆,要是我们乔乔在这边高考,搞不好也是什么状元!”

    江若乔:“……”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陆以诚颇为认可的点了下头,“我听说过。以前高三时,我们老师有说过,溪市那边出的试卷难度都很高。”

    每一个考上a大的学生,几乎都是经历了千军万马。

    “小陆跟乔乔是一所大学的。”外婆对这一点很满意,“那么我们斯砚也是高知分子家庭成员了。”

    怎么说呢。

    外婆说的也没错,不过她说的是以前那个年代的意思。

    在陆以诚跟江若乔听来,很有时代感。

    外公嘀咕,“现在我扔个地瓜皮在路上,随便一个被绊倒的人都是大学生。”

    外婆怒目而视,“我说话你少插嘴好不好?”

    “这种情况是好事知不知道!”外婆烦了,“这代表现在大家都有书读,我说这个,你说那个,你一天不杠我你是不是浑身不得劲?”

    陆以诚跟江若乔都眼观鼻鼻观心,都不说话。

    两老拌了下嘴后,外婆又缓了缓语气,一脸和颜悦色的对着陆以诚,“小陆,你是不是要读研啊?”

    “恩。”陆以诚点头,“大概率会保研。”

    a大的保研率本来就高,像陆以诚这样的学霸更不用说了。

    外婆满意了,“那你一个人照顾孩子,忙得过来吗?”

    陆以诚下意识地看了江若乔一眼,“也不是一个人照顾,我们两个人一起照顾。还忙得过来。”

    其实一顿饭下来,外婆也没问什么,只是问了陆以诚的身高年龄,以及未来的学业打算。这让陆以诚彻底放松下来。

    中途时候,江若乔陪着外婆去洗手间,还是昨天那个过道,外婆拍了拍江若乔的手背,压低声音说道:“你放心,我跟你外公不会因为你俩在未来有了孩子,就非得让你们在一块儿,问这些事情,主要还是关心孩子爸爸是什么性情,因为小孩不是你一个人的,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很深远,爸爸会影响到孩子,孩子会影响到妈妈。他要是个不靠谱的,成天在孩子面前说这说那,那就是不好的示范,小孩呢,毕竟年纪小。”

    江若乔嗯了一声,“他挺好的。”

    “那就好。”外婆说,“我看得出来,这小陆是个正经人。”

    ……

    下午,江若乔陪着外婆去了医院挂号。

    陆以诚则陪着外公,外公想今天亲自去接陆斯砚放学。

    黄红影教授看起来有一定的年纪了,人特别的和善,让外婆去拍了片子后,便让江若乔加了她助手的微信,算是排队等床位出来,床位出来后就直接住院。在临走前,外婆还特意小声问黄教授,“黄教授,我这个要不要紧的?我孙女还小,身边不能没了人。”

    江若乔垂着头,努力忍耐着鼻酸。

    黄教授笑着说道:“老人家你有福气的,有这么孝顺的孙女,关键是啊,发现得早!”

    黄教授也跟江若乔说了,也亏得她细心,知道要带老人体检,这要是晚个一两年,那方案都要变得复杂起来。

    有了教授这话,外婆的心才算是放回肚子里。

    江若乔带着外婆回了民宿。

    民宿里,陆斯砚也在,早就跟外公打成一片了,外婆直言外公就是趁她不在,心机太深了,也不肯让,顾不上检查出来的报告不是那么理想,凑上前跟外公一起逗陆斯砚。

    陆斯砚本来就是活泼的性子。

    他兴奋极了,毕竟之前都没见过太姥姥太姥爷呢!人类幼崽就是有这样的本领,能够敏感的感觉到,谁是真的喜欢他,谁是假的喜欢他,太姥姥太姥爷对他可太好了,江若乔在一旁看着,心头的阴云也渐渐消散,以前就听人说隔代亲,外公外婆确实对她疼爱,可现在看看外公外婆对斯砚的宠溺……

    江若乔:外公外婆看看我!

    在国庆节这一天,江若乔带着外婆办理了住院手续。

    外公年纪大了,又有三高,显然不适合陪床,还好这段时间都放假,江若乔也不愿假手于人,决定自己来陪护,在陆以诚的建议之下,江若乔退了民宿,外公则搬到了陆以诚租的房子里,对此陆以诚表示:“其实我这是麻烦老人家帮忙看孩子,心里也过意不去。”

    江若乔知道,他这样说,无非是希望她心里好过一点。

    她本来是不愿意的,可确实不放心晚上外公一个人呆在民宿里,这么大年纪的人,晚上身边不能没人。

    办好住院手续后,江若乔送陆以诚出了医院,这医院附近人流量大,她找到了一家卖咖啡的,只是店面很小,里面也坐满了人,她还是照惯例给自己点了一杯美式,侧过头问陆以诚,“你喝什么?”

    陆以诚下意识地去看菜单,想点最便宜的。

    他眼睛珠子一转,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探出手盖在菜单上,“点你喜欢喝的。”

    不要去看价格!

    她眼里隐含着警告。

    陆以诚低头,只是脸上有了笑意,声音也带着笑意,“好,那就……美式?”

    “好。”江若乔看向服务员,“两杯美式,谢谢。”

    她飞快地拿出手机付款码付了钱。

    服务员速度很快,两杯美式没一会儿就做好了。

    等他们拿到咖啡时,下起了丝丝小雨。

    反正也不赶时间,在这样慌乱紧张的时刻,能站在屋檐下看雨喝咖啡,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两个人就站在屋檐下。

    雨其实也不大,十月份的天也不冷,路上行人也丝毫不受困扰。

    为了方便照顾,江若乔今天穿的是衬衫跟牛仔裤,衬衫下摆随意扎了一下,微卷的长发也扎成了高马尾,尽显年轻清爽。

    她握着咖啡杯,仰头喝了一口,唇角翘起。

    陆以诚是白t黑裤,今天没有背双肩包,两人站在屋檐下,有经过的路人也会忍不住侧目打量一番。

    实在是很养眼。

    两人都是二十岁的年纪,外形气度也是一样的优越,此时此刻,还真给人一种“这两人是在拍摄画报”的既视感。

    “做手术应该要花不少钱吧。”陆以诚问。

    江若乔愣了一下,回道:“咨询过,因为发现得比较早,所以就还好。”

    外公外婆有一些存款,不过她不想动,这些钱是要留给二老生活的。

    还好她有存款,到时候如果差一点,小姨那边应该能补上。

    “现在异地医保也可以报销。”江若乔说。

    “嗯。”陆以诚点了下头,也喝了一口咖啡,“如果需要帮忙的话,你只管说。”

    江若乔笑出声来,侧过头眉眼弯弯看他,“恩……那利息怎么算?”

    陆以诚一怔,“利息?”

    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个。

    等看到她的笑眼,他又明白过来,她这是在跟他开玩笑,他知道她这段时间心理压力很大,为了缓解她的焦虑,他只好也装模作样的顺着她的话说道:“不知道,你觉得呢?”

    江若乔还真的演上瘾了,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让我看看现在理财利息都是多少,不对,你不是亏了,我听说现在网贷的利息都很高的。”

    陆以诚点了下头,“我毕竟不是正规机构,不用那么高。”

    江若乔扑哧笑了起来。

    陆以诚也跟着笑出声来。

    江若乔空出一只手来,对他比了个ok手势,“安啦,暂时还没到需要借钱的时候。”

    陆以诚嗯了一声。

    她既然说不需要,应该就真的不需要。

    毕竟认识也有这么一段时间了,他知道她不会在这种事上固执。

    江若乔看他喝了一口咖啡,又不由得皱了眉头的模样,笑道:“有点苦是不是?”

    陆以诚诚实点头,“是有点。”

    “喝习惯了就还好。”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