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74.(【二更】想笑好想幸灾乐祸...)
    这个中秋节, 对于陆以诚、江若乔来说无疑是平和的,安宁的。

    一大清早,蒋母在副楼的厨房煲了鸡汤, 拿保温壶装好, 准备送去给儿子喝,除此之外,她还准备了一些生活用品, 临近出门时, 听到保姆阿琴走进来说道:“你知道谁来了吗?”

    “谁?”

    阿琴酷爱八卦, 凑过来说:“是以前照顾小姐的王翠珍王姐, 前年王姐儿媳妇生孩子,王姐两边顾不来就辞职了嘛,她今天来了,说是要见太太,可是太太跟先生他们出门了, 我看王姐都想赖在这里等太太过来,你说,会是什么事儿啊。”

    阿琴口中的王姐,蒋母也跟她共事过几年。

    蒋母看不上王姐, 毕竟王姐只是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的乡下人, 因为手脚麻利就被林家招聘进来当厨房打下手的阿姨。在蒋母没来林家之前,王姐也升职过, 说是照顾林可星, 但林太太也不会让女儿跟一个阿姨走得太近, 只是林可星小时候很喜欢王姐, 林太太便破例,让王姐跟其他人一起照顾林可星的饮食起居。

    等蒋母来了之后, 林太太显然更信任这个昔日的好友,蒋母相比起王姐,绝对算得上高学历,再加上谈吐不俗,时间久了,林太太会让蒋母帮忙处理更重要的事,而林可星那个时候没什么玩伴,家里也没同龄的小孩,她喜欢去找大她两岁的蒋延玩儿,一来二去,林可星自然更喜欢轻言细语的蒋母。

    所以,王姐对蒋母,还真是有点儿别苗头的意思。蒋母对此颇看不上眼,跟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比较,那是自降格局。

    王姐这个人大嗓门,蒋母觉得,此人就是癞1蛤1蟆,咬不死人,但能恶心死人。

    王姐走后,蒋母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现在别说是阿琴好奇,就是蒋母也有些疑虑,都走了快两年的人,怎么这时候又找上门来了?打秋风吗?

    蒋母出门时,听到保安跟管家在说,“王姐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太太说,她都不是这边的人了,不好让她进来,她留了号码,等太太回来麻烦您说一声。其实王姐挺好的,以前就对我们蛮关照。”

    蒋母听了一耳朵,对保安跟管家微微笑过之后便离开了林家。

    一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有些惴惴不安。

    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了。

    连带着跟儿子蒋延在外面碰面时,她都有些不在状况。

    蒋延心情也不怎么好,前几天某个票务平台短信提醒他,他之前订购了两张门票。之前他也有计划,要等天气凉爽后带若乔出去兜兜风,结果现在……

    母子俩心思都不在此,只能匆忙结束,蒋延提着保温壶,在餐厅门口准备跟母亲道别时,突然有人冲了过来,那人声音尖利刺耳,“可算让我找到你了!”

    蒋延诧异地看向来人。

    他觉得对方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这才想起来,这是林家之前的一个阿姨,不过前两年已经辞职离开了,据说是回了老家,怎么在这?

    蒋母更是右眼狂跳不已。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尤其这个人还是王姐。

    她总觉得,王姐今天出现在林家,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而这件事很有可能跟她有关。

    蒋母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王姐,是你啊?”

    王姐冷笑一声,又看了看蒋延,“你应该猜得到我来找太太是为了什么吧?”

    蒋母:“那是你跟太太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她又看向儿子,“阿延,你先回学校吧,我跟你王姨叙旧。”

    蒋延迟疑着,却不知道该不该走,连他都看得出来,这个王姨来者不善,他难道就这样走吗?

    还没等蒋延说些什么,王姐一把拽住蒋延,“走什么呀,你们母子俩包藏祸心,到时候都要跟着我去见太太的,让先生还有太太看看你们俩究竟是人是鬼!”

    蒋母闻言心里咯噔一声。

    脸上却无比的镇定,厉声道:“你放开我儿子,要发疯去别处发疯!”

    “让我说中了是不是?”王姐嗤笑,“我之前被你下过多少次绊子我都懒得说了,你说老天爷是不是长眼了,我这人爱占小便宜我认了,离开林家时,太太对我也舍得,让我看着拿东西,我就拿了一些有的没的,前段时间我小孙女翻我的东西这不就翻出来了吗?”

    蒋母的心直至下沉。

    看王姐这得意洋洋又信誓旦旦的模样……

    蒋母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蒋延皱着眉头,“王姨,有什么你只管说,不用在大街上这样拉拉扯扯。”

    “你问你妈我发现了什么。”王姐翻了个白眼,“要我说啊,小蒋,你这妈可真是了不得,一般人看不出来啊!”

    蒋母打断她,“王翠珍,不要跟我儿子说这些有的没的!”

    “你做了还怕人说?”王姐笑了,“可不巧了,老姐姐,我真没想挡你的道,实在是我小孙女一天大了一天,我也想出来上班给儿子儿媳妇多赚点钱,这样吧,一口价,三十万,三十万够便宜了吧?你给我三十万,我绝对不去找先生太太。”

    蒋延听不下去了,挡在自己母亲前面,“王姨,我尊重您,但请您不要这样,您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王姐嗤笑,“报啊你只管报,你看你妈敢不敢让你报警!”

    “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王姐一拍胸脯,“就让大家伙看看你妈这些年来是怎么算计着要……”

    话到此处,蒋母厉声打断:“王翠珍够了!”

    王姐笑,“三十万,一分不少,最迟明天,明天下午五点我见不到,我就去找太太,以我跟太太的交情,太太怎么着也会让我见一面。”

    蒋母强颜欢笑对儿子说:“阿延,听妈的,你先回去,之后妈再跟你解释。”

    其实蒋母也就是慌了神。

    这么多年她的确是在算计着,是人就会有疏漏,连她也不确定王翠珍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但看着王翠珍这精明又恶心的模样,说不定还真是什么证据。

    她一定要稳住这个人。

    蒋延却不是小孩子了。

    什么算计,什么包藏祸心,这些他都听到了,再看看母亲此刻的神色,他说道:“让她说,这样的行为是敲诈勒索,我随时可以报警。妈,我们行得端坐得直……”

    王姐捂嘴笑,“还行得端坐得直,你也不瞧瞧你妈这些年来都干了什么,她啊,巴心巴肝的,就想让你当林家的女婿呢!”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王姐早就死无数次了,蒋母的眼神冰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讲。”

    王姐也不惧她,“要不到时候我们对一对证据,看我到底有没有乱讲?”

    林可星喜欢蒋延的事,统共也没几个人知道。

    像王翠珍这样的人,更不可能知道。

    可是现在王翠珍说了……蒋母此时心烦意乱,她不确定王翠珍手里的证据究竟是什么,才能让王翠珍这样大胆,一张口就是三十万。

    蒋延的头都疼了。

    他看一眼王姐,又看一眼神色冷峻的母亲。

    脑子里回响起当日若乔说的一些话。

    她说:“蒋延,我说过了,林可星她喜欢你,而且你妈妈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你想过吗,她让你带林可星跟着我们去玩,究竟是什么心思,在发生了事情之后,她能从市区赶过来接走林可星,又是什么心思。”

    她说:“你以前可以不懂,也可以看不出来,那以后还是多长个心眼吧,免得下次再遇到合适的,又会以分手结尾。害人也害己。”

    很多事情也逐渐在脑子里越来越清晰。

    蒋延头疼欲裂。

    他不敢去相信,可是……

    蒋母原本以为事情已经够麻烦够棘手了,可是现在看着儿子的神情,她顿觉,事情会更加不妙。

    要稳住王翠珍,也要稳住阿延!!

    她多年来的打算不能是白用功!

    这么多年来的种种,眼看着就要溃于一旦,蒋母无法接受,连日来的担惊受怕一时之间再也受不住,她只恨不得跟王翠珍厮打在一块。

    “恼羞成怒了?”王翠珍挡住蒋母的纠缠,一旁的蒋延还呆滞着、不可置信着。

    王翠珍悄悄地、压低了声音在蒋母耳边说了一句话:“太太让我跟您说一声,有的梦还是不要做为好。”

    蒋母原本恨不得跟这人同归于尽的。

    一听这话,仿佛有人在她身上施展了什么魔法,她如遭雷击般愣住。

    她呆滞的看向一旁的儿子。

    失去了林家的助力,对蒋母来说,是不可置信,是无法忍受,是多年心血毁于一旦。

    可如果失去了儿子的信任……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阿延,”蒋母努力地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对着蒋延无比慈爱的笑,“你听妈妈说……”

    蒋延看向母亲。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母亲是如此的陌生。

    事情发生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呢?他苦笑,却做不出笑的表情来,原来若乔早就看穿了,或者他的朋友们也看穿了,唯独他……

    此时浮上心头的是过去的一桩桩一件件,耳边响起的是若乔一声一声的质问,他目眦欲裂,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

    人跟人就是这样,一旦埋下了怀疑的种子,过去一些似是而非的事,就成了水跟养料,让这种子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蒋母痛恨不已。

    她知道林太太的目的,她不知道林太太是从何处知晓的,但现在王翠珍只不过是听林太太的命令,王翠珍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只不过是在诈她,而她,看着王翠珍过来时,心就慌了,再听到王翠珍的话,便真的以为有什么证据,而她的慌忙,她的失态,她的不镇定,都一一落在了儿子的眼中。

    林太太的心思如此狠毒!

    不仅她这么多年的筹谋算计都落了空,还想让她唯一的儿子恨上她。

    这一刻,蒋母的脑子转得很快,她在想,该怎么挽回,失去了林家这个可能,无疑是断了儿子日后东山再起的左膀右臂,虽然很惨烈,可儿子还是她的!只要儿子还在,只要儿子还信她,以后还是可以再翻身的,但如果儿子对她不信任了……蒋母这才感到害怕。

    “阿延,你难道不相信妈妈吗?”蒋母断定王翠珍手里没有证据,神色越发从容,“妈妈害谁也不会害你,而且在这个世界上最希望你过得好的人就是我啊!阿延,你怎么能凭外人的几句话就怀疑妈妈?”

    王翠珍扑哧笑出声来,“是的是的,最希望你过得好的人就是你妈了,她希望你跟可星小姐在一块儿,成为林家的乘龙快婿,借着林家的人脉财势成为人上人。”

    蒋母深吸一口气。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被激怒。

    她转过头对王翠珍说:“王姐,我跟你有什么怨什么仇?就算当年因为我来了抢了你的工作,让你的工资大幅度缩水,你也不至于这样。”

    王翠珍却不接她的招,只是看着蒋延说:“蒋延,可星小姐喜欢你,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可以去学校亲自问可星小姐,我想你自己会辨别,你妈妈照顾可星小姐这么多年,可星小姐喜欢你,你说她会不知道?”

    此时此刻,所有的事情越发清晰了。

    蒋延想到林可星之前的黯然。

    想到林可星那天晚上进了他的房间,更加想到了那天所有的细节,林可星没有制止他,他在亲她之前,是说过一些话的,他喊的是若乔的名字,可是林可星哭了,哭了也没有出声。

    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或许是他内心深处早就对这一切都清楚了然,但为什么他会这样迟钝,直到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点拨,他才彻底清醒呢?

    蒋延后退了一步,脸上是失望,是讶然,也是面如死灰。

    他看向母亲,只问了一句:“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蒋母心里一慌,赶忙上前来要去拉他,嘴上还在试图解释。

    蒋延神情隐忍到了极致,他面容紧绷,厉声道:“不要说了!”

    他受不了。

    受不了母亲的钻营算计,受不了母亲的极力辩解。

    更受不了的是……他自己。

    受不了自己的愚钝,竟然没有看出这样浅显的事来,他如果一开始就看穿了,是不是跟若乔之间也不用走到这一步?

    蒋延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转身快步离开,似有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蒋母看着情况变成这样,真有一种整个世界都晦暗的感觉。她也终于明白了,这样一个简单得甚至漏洞百出的事情,就是针对她的,而她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也许这就是林太太想要告诉她的:任你百般算计、千般筹谋,我不过是来一个连高明都算不上的招,就能让你满盘皆输、众叛亲离。

    多么讽刺。

    多么恶毒。

    *

    蒋延失魂落魄,他甚至分外想念之前一片混沌的状态,这样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可惜,他现在是越想就越清楚。

    第二天,还是放假状态,很多学生都不在学校,一向热闹的校园这几天都开始冷清起来。蒋延不知道能去哪里,母亲给他打了很多个电话,他也没接,漫无目的的逛着,最后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江若乔这两天也很忙。

    这一年的中秋节在九月中下旬,再过一个多星期又将迎来黄金周,四处都是人,汉服店老板娘便将拍摄都集中在了这几天,江若乔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今天天还没亮就出门了,换好衣服又化好妆也才七点多……从七点多一直拍摄到十一点半才结束,整整四个小时,她感觉这张脸不是自己的,身体也不是自己的。

    累到只想回宿舍躺到天荒地老。

    然而有个园子今天晚上有灯会,所以下午四点多她又要过去准备,再拍三四个小时。

    江若乔累成了一条狗,有气无力的奔回宿舍。

    谁能想到会在宿舍楼下碰到蒋延。

    她都不想搭理,只想快点进去。

    可是蒋延好像都没看到她脸上就差刻上“累死了”这三个字,反而还叫住了她,反而还说了一个很劲爆的事,生生的阻止了她前进的步伐——

    “若乔,对不起,我今天道歉不是为之前那件事,是为我识人不清,我妈做的事……我都知道了。”

    背对着蒋延的江若乔满脸痛苦。

    非常纠结。

    一方面她真的很想上去休息,睡个好觉。但另一方面,她又的确对这件事有了好奇心。

    明明之前还说自己格局打开了,对什么原著不关心了,可为什么蒋延才抛出这个钩子,她就好奇了呢?

    归根到底,她好奇的不是蒋延跟林可星如何如何,这两人明天结婚给她发请柬,她的心情也不会有一丝丝的波动。

    可是……她很关心蒋母翻车啊。

    多让人好奇啊,她猜得到林太太一定会有所行动,但没想到蒋母翻车会这么快。

    果然!她骨子里还是最想听这类翻车的八卦。

    太烦人了,她应该高贵冷艳一点的,可是怎么办,只要想到那个原本在原著中算计得逞还没被人察觉的蒋母,现在被林太太重拳出击……她就……就好想笑好想幸灾乐祸啊。

    江若乔不禁自我反省:难怪她在原著中拿的是恶毒女配的剧本了。

    就她这性子,还真是当不了女主角。

    女主角能在听到别人没有好下场时恨不得拍手叫好吗?

    女主角能在男主角这样痛苦时,心里却在催促“搞快点搞快点我要知道有多惨”吗?

    显然不会。

    江若乔停下了脚步。

    蒋延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声音低沉茫然:“我才知道她的想法她的打算,我不懂,她之前一直都跟我说林家对我们有恩情……为什么又这样,我跟可星?怎么可能呢,从头到尾我都没有那样想过,为什么她要把她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这样肆意地操控我的人生,让我的人生一团糟后还要说是为了我好?我无法接受,无法接受她之前说的每一句话,背后都是那样的心思,我究竟是不是她的儿子?”

    江若乔就差忍不住脱口而出了。

    你的人生一团糟吗?娶了白富美、开公司当老板走上人生巅峰,还能偶尔打脸一下前女友,这样的人生也能算得上一团糟吗?

    真正一团糟的人是我!是我!!

    但她还是忍住了。

    知道蒋母翻车了,剩下的细节看来一时半会儿蒋延也不会说,他现在沉浸在痛苦中,沉浸在不可思议中,就算讲述,也是讲述他有多不可置信,这种话听了也是白听,听了个寂寞。果然,还是不要在当事人激动时去听什么八卦,十句话里可能就只有一句能听。

    就比如现在,她只提炼出一句有效的信息:蒋母的算计被他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知道多少,他说了这么多,她也没听出来一星半点。

    伤了,麻了。

    她不想浪费她睡觉的宝贵时间。

    睡醒后还得去打工赚钱……

    *

    另外一边,正中午时分,陆以诚今天早上去了一趟学生家里,主要是给学生送他以前的高考复习资料。

    这些东西他都没扔。

    学生家长很感谢他,又恰逢昨天是中秋,便送了他一提精品大闸蟹。

    他推脱不了,只能接受。

    回到家里打开一看,这大闸蟹居然比他昨天在市场买的还要大。

    陆斯砚嘴馋不已,陆以诚就蒸了三只,礼盒里一共有六七只,他蒸了一半,剩下的就放在冰箱了。

    当然这一顿,陆斯砚依然只吃了一只大闸蟹。

    陆以诚知道江若乔今天要拍摄,就打包好蒸好的两只大闸蟹,这就准备出门给她送去。他不确定她什么时候回宿舍,便想着先放在宿管阿姨那里,再给她发消息,她什么时候回来了,什么时候就可以去拿。

    他提着打包盒。

    除了两只大闸蟹以外,他还另外放了一些水果。

    还没走到女生宿舍楼下,便远远地看到了她。

    也看到了蒋延。

    他只是看着,也许是日头太晒,他不自觉地眯了眯眼。下意识地,提着打包盒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收紧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