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73.(【一更】螃蟹。...)
    陆以诚的左手上有陆斯砚画的手表以及戒指。

    回家后, 习惯性地陆以诚带着儿子来到洗手间洗手,陆斯砚心系江若乔才给他买的乐高,洗了手后, 都顾不上擦干便跟泥鳅一样溜了出去。陆以诚站在洗手池前, 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挤了洗手液一点一点的洗干净。

    某种程度上来说, 陆以诚也跟蒋延一样, 内心深处是渴望有一个温馨的家庭的。

    人是群居动物, 陆以诚也不是孤岛, 自从奶奶去世以后,他便是一个人,一个人过年,一个人过所有的节日,生病也是一个人, 有时候忙碌了许久,回到家时,也是一片漆黑。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孤单,直到陆斯砚的到来……

    一开始, 他的确焦虑不安,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闭上眼睛时,所期盼的都是一觉醒来后, 陆斯砚已经消失, 回到了他所说的那个未来。

    他知道, 自己很难承担起养孩子的责任来。

    可是现在, 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孩子的存在,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去看陆斯砚的睡颜, 不止如此,半夜还时常醒来给陆斯砚盖被子,或者叫陆斯砚起来去洗手间。

    陆斯砚的到来,让江若乔也进入到他的生活中了。

    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都让他对自己有了全新的认知。

    他变得糟糕,在她跟蒋延还没有分手时,他内心的那些情绪,连他自己都不敢仔细去剖析。

    他变得小心翼翼,比面对高考试卷时还要谨慎,恨不得随身带一把卷尺,时刻注意着跟她之间的距离。

    ……

    他垂眸,陆斯砚拿的那支笔留下的痕迹太过顽固,依稀还能看到无名指上的印记。

    *

    江若乔显然是不能感受到陆以诚的心情因为戒指事件是怎样的百转千回。

    在她的生活中,实在是有太多比谈恋爱更重要的事。

    学习、工作、儿子,当然还有家人!

    那天做的梦,江若乔不可能只关心蒋母是怎样坑她的,是怎样讽刺她的,她最关心的还是外公外婆的身体,这可比蒋母那点子心思重要多了。

    江若乔对此很自责。

    如果外婆的身体出了问题,那么为什么之前她都没有注意到。这可不是粗心就能解释过去的,只能说,她长大了,她有了自己的事情,这些事情对于这时的她来说,比外公外婆更重要,所以她才忽略了。

    她现在特别感谢原来她生活在一本中。

    也很感谢她梦到了关于未来的种种,这样才能尽力地避免遗憾。

    晚上,江若乔就给溪市家里打了电话。

    她每个星期都会给外公外婆打一次电话,两老现在耳朵没那么灵光了,所以讲电话时,声音都会不自觉地放大。

    “什么?”外公浑厚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让我们月底去京市?去京市干什么?”

    好像外婆在那边问了一句什么,外公跟外婆说道:“乔乔让我们月底去京市!谁知道这孩子在想什么!”

    江若乔当然不能说让他们来看病。

    溪市也有不错的医院,但在原著中,外公外婆来了京市,仿佛是京市有这方面最权威的专家教授,有治那个病最先进的医疗资料。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外婆在原著中得的是什么病。

    不过既然来了京市,那一定是有原因的,现在的她,不想耽误一分一秒的时间。

    “外公外婆,”江若乔非常耐心地劝着,“就来看看吧,你们不是也很想来京市看看嘛,正好九月底这边就一点都不热了,我又有假期,能陪你们好好玩一趟。”

    外婆的声音传来,“花那钱做什么?在我看来,全国各地的景色都一个样,没什么看头。”

    江若乔劝了半天。

    老人家不肯来,其实也只有一个理由,就是怕浪费钱。

    江若乔没办法了,只好使出杀手锏来,“我已经订了票啦,退票要扣好多手续费的,酒店也已经订好了,如果不去住,钱都不退的。”

    外公外婆:“…………”

    最后只能答应来了京市了。

    其实两老还是高兴的,这辈子也没出过什么远门,老人家对京市这类的城市,也是很有情结的。

    明明前几分钟还在奋力抵抗不肯来,现在就兴致勃勃地开始讨论要穿什么衣服来了。

    挂了电话后,江若乔靠在宿舍阳台上仰头看着外面的星星。

    真好。明明也才过了没多久,可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都令她有了一种仿佛过了好几年的感觉。

    她一下子从无忧无虑甚至有点小心机小虚荣的普通大学生,成为了上有老、下有小的成年人。

    *

    中秋节前一天,林太太难得空闲出一天来,说是要陪陪好久没回家的女儿。

    林家厨房的是开放式的,今天很热闹。

    林太太亲自包月饼,蒋母在旁边打下手,林可星则眉眼低垂坐在一边的高脚凳上听着母亲跟阿姨之间聊天。

    林太太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大学生放假时间应该都是一样的吧,怎么可星回来了,阿延还没回?”不等蒋母回答,她笑着调侃,“该不会是去了女朋友家过中秋吧?”

    蒋母下意识地看了林可星一眼,很快又收回视线,继续专注地挑选咸蛋黄。

    她笑道:“阿延说有事,中秋节就不回来了。”

    林太太揶揄,“是不是陪女朋友去了,年轻人嘛,可以理解的。”

    林可星握着手机,眼里看似平静无波,却在听说蒋延不回来时,眼里闪过一丝痛楚。

    蒋母笑着点头,看似认可了林太太的话。

    林太太话锋一转,看向自己的女儿,又问道:“可星是不是心情不好,怎么又瘦了?”

    蒋母一听这话,心里一紧,却不慌不忙地说:“可星脾胃不好,每次夏天都要瘦好多的,真让人心急,学校那边的食堂肯定不会像家里这样精心搭配,要不,以后每天我去给可星送汤送饭菜调养一番?”

    林太太脸上的笑容越发真切,“可以是可以。”

    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那个时候总觉得蒋母对可星是真心关心。

    可如果是真心关心,为什么女儿越来越瘦,话越来越少,性子越来越腼腆沉默?

    “不过,”林太太又道,“可星,你觉得呢?”

    她还是想让女儿自己拿决定,从今天开始,从每一件小事开始。

    林可星茫然地抬起头来,说道:“我?都可以,就听阿姨的吧。”

    林太太微笑,“那好,不过还是让阿琴去送吧。”她看向蒋母,“有件事我不放心其他人去做,接下来就要你多辛苦了。之前王太她们想开一个会所,我也有这个意向,就是没选好地址,你帮我去看看,其他人办事都毛手毛脚,就你比较细致。”

    蒋母不疑有他。

    因为林太太之前也会让她去处理一些事情,只是最近不是很巧,她正在为阿延跟可星的事着急上火,本来是想多花点心思在可星身上的,可是……

    太太都说了,她如果拒绝的话,她也担心太太会起疑。

    蒋母点了下头,“好。”

    林太太笑意更深,“那我就放心了。”

    她只有一个女儿,这些年她在豪门这么久了,很多事情看得明白,女儿结婚,要么是跟门当户对的联姻,联姻对于豪门来说,有时候是比感情更为牢固的一种方式,要么是跟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幸福就好。如果选择后者,林太太可以不去在意女婿的家世背景,可她对女婿别的方面要求就极高了。

    起码要对女儿一心一意,起码家庭背景要简单,女儿嫁过去之后能一生舒心。

    很显然,蒋延两点都不符合,所以,她必须狠下心来,亲手掐断了女儿跟蒋延在一起的所有可能。

    把蒋延母子俩从林家赶出去,又算得了什么呢?

    同样是身为母亲,而且跟蒋母认识近三十年,她最是了解不过该怎么对付这个人,该往哪里打这个人会更痛。

    *

    中秋节这天,陆斯砚诚挚地要求江若乔一块儿过节。

    江若乔在京市也没亲人,这样的节日跟儿子一起过,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她可不会把陆以诚租的房子当自己家,这天一大早,她就提了水果跟牛奶过来,在她老家就是这样的习俗,在节日到别人家去吃饭是一定要带东西的,不能空着手去。

    正好陆以诚要带着陆斯砚出门买菜。

    本来陆以诚是想让江若乔带陆斯砚在家里玩的,可今天陆斯砚不肯答应,比跟妈妈在一块儿更大的诱惑是什么?当然是出去逛街!

    父子俩都出去,江若乔也不可能单独呆在这房子里,思来想去,反正闲着也没事,便跟着两个陆哥一同前往市场。

    市场今天特别的热闹,走哪都是人。

    陆以诚不仅要注意陆斯砚不被人撞到踩到,还要注意江若乔的心情。

    江若乔的确不太习惯这样的嘈杂,而且市场卖的东西都很杂,有卖猪肉牛肉的,有卖家禽的,还有卖海鲜水产的,还有卖水果零食的。充满了烟火气息。然而江若乔还是不习惯,甚至忍不住屏住呼吸……

    陆以诚这个人对自己是真的节俭,今天却意外的大方。

    称了排骨、五花肉,还买了比鲈鱼更贵的桂花鱼,还有陆斯砚嚷着要吃的鸡翅。

    最后来到了海鲜水产区域。

    “老板,大闸蟹今天多少钱一斤?”陆以诚问。

    这可把江若乔跟陆斯砚惊呆了。

    现在正是吃大闸蟹的季节,大闸蟹平日里就不便宜,更别说中秋节这样的日子。

    老板说:“看你要什么样的,有便宜的有贵的。”

    便宜的螃蟹会小一点,贵的就很大只了,而且蟹黄丰满。

    陆以诚眼睛都没眨,“要三只最大的。两母一公,麻烦挑一下。”

    江若乔:哦豁?

    陆斯砚:yohoo!!!

    他爱大闸蟹!

    老板挑好以后称了一下,价格自然是很贵……陆以诚依然眼睛没眨的扫码付款。

    陆斯砚是小儿不知赚钱难,等走出市场后,他还在说:“三只其实不够吃啊,我一只,妈妈一只,爸爸一只。”

    陆斯砚不是一般的机灵,又补充道:“其实我吃一只就够了,但妈妈吃一只不够啊,妈妈可喜欢吃大闸蟹呢。”

    江若乔:“……”

    她很想说我不是我没有,但无奈这小子在未来给她当了五年的儿子,对她的口味太了解了有没有!

    陆以诚看了陆斯砚一眼,说道:“我知道,所以你吃一只。”

    大闸蟹小孩子还是不要吃多了,一只就够了。

    “你妈妈吃两只。”陆以诚顿了顿说道。

    陆斯砚:“?”

    江若乔也看向了他。

    陆以诚神色很平静,也很端正,“我不爱吃这个。我不吃。”

    ……

    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

    回到家后,陆以诚洗过手就开始着手准备饭菜了。菜色丰富,就意味着需要花费的时间更长。江若乔有当客人的自觉,还特意来了一趟厨房,问道:“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陆以诚看了一眼厨房已经很窄了。

    两个人在厨房里,转身都有些困难,他想说“不用”,可看到江若乔那明亮的双眸,话也给咽了回去,在厨房台子上看了一圈……

    肉菜肯定是不能交给她的。

    不管是排骨还是五花肉或者鸡翅,处理起来麻烦不说,手上还会沾一手的油。她应该不会喜欢。

    大闸蟹……那更加算了,大闸蟹的钳子很锋利,夹住手了是会见血的,而且看她的样子应该也会怕处理这种水产。

    那么就剩素菜了。

    青红椒?不行,如果里面的辣椒籽沾到手上,手会有火辣辣的感觉。

    陆以诚最后拿了土豆跟胡萝卜,还有一把削皮刀给她。

    “帮我把土豆跟胡萝卜削皮。”陆以诚说,“厨房有些热,可以在客厅削皮,有垃圾桶。”

    江若乔:“就这?”

    陆以诚点了下头,“就这。”

    “那好吧。”江若乔要去接过土豆。

    陆以诚瞥见土豆上的泥巴,又缩回手来。

    江若乔拿了个空,“?”

    陆以诚说:“上面有泥,我冲一冲。”他打开水龙头,将土豆搓了又搓,直到上面没有一点泥土,这才递给了她。

    陆以诚在厨房里忙活着。

    江若乔在厨房里给土豆胡萝卜削皮,只有陆斯砚小崽子跟个少爷一样躺在沙发上看汪汪队。

    但气氛很好,陆以诚偶尔会出来看一眼,这是他的习惯。江若乔不在的时候,他也会这样做,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时不时出来看一眼陆斯砚在做什么。

    江若乔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偶尔抬起头看一眼电视,问一下哪只狗狗叫阿奇,陆斯砚就会绘声绘色地描述。

    陆以诚眼里带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情。

    今日有大餐,一直到十二点半才开的饭。

    有土豆炖排骨,有胡萝卜玉米排骨汤,有清蒸桂花鱼,有煎五花肉,还有斯砚要吃的鸡翅以及清蒸大闸蟹。

    江若乔托腮:“奇了,居然没素菜。”

    陆斯砚也觉得很奇怪,“对耶,居然没有素菜,还是叶子菜。”

    陆以诚无奈地帮陆斯砚弄螃蟹,“今天向你们妥协。”

    江若乔特别爱吃大闸蟹。一顿饭,陆以诚基本上很少说话,都是江若乔跟陆斯砚在说,也算是其乐融融,是一个很热闹很温馨的中秋节。

    晚上,陆以诚习惯性地要记录一天的开支。

    今天……自然是严重超出标准。

    他记录下来后,又翻了翻去年中秋节的支出。去年中秋节只有他一个人过,他也没买什么,那天事情比较多,又急着去看几篇论文,只买了一把手工面,买了上海青跟鸡蛋。

    今年的中秋节跟去年的中秋节,区别太大了。

    从开支上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

    陆以诚也必须承认,这样的中秋节,虽然累,可是比去年要开心一点。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