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70.(【一更】““江小姐,我理...)
    江若乔很有自知之明。

    她跟一个或许十年以来都在琢磨着怎么东山再起的人, 在心计方面是有着很大距离的。她能够看穿蒋母的真面目,也是多亏了原著剧情,如果她的未来全都掌握在这样一个人手里, 无疑是很被动, 要想改变被动的局面,绝不是跟蒋母硬刚,因为蒋母站在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

    她也许没有把握能制止蒋母, 但有一个人一定可以。

    这个人自然不是完全没用的蒋延。母子俩天然的血缘关系放在这里, 就算她在蒋延心中的分量再重, 也绝对重不过相依为命的母亲。而且蒋延他现在能做什么大事, 无非就是跟蒋母咆哮一通(甚至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蒋母依然毫发无伤。

    所以,蒋延她是完全不考虑的,这个人帮不上任何忙,还会拖后腿。

    当然这个人也不可能是林可星。

    江若乔对林可星的感观很复杂, 要说非常讨厌,那也不是,但也绝对不会喜欢,跟林可星对上, 可能是对方太过柔弱的关系, 她还有种欺负人的感觉……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江若乔对林可星来说, 是情敌, 蒋母对林可星来说, 是比母亲更亲近的阿姨,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林可星会信蒋母啦。

    但,林太太是不一样的。

    虽然她平日里在网上看到“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句话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微妙感, 但为母则刚这句话在有些事情上,是对的。在原著中,蒋延是已经表现出了他的部分能力跟才华,并且,林可星对他一往情深,即便这样,林太太一开始也并不是那样乐意,这还是在蒋延这边没有任何污点的情况下。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从一开始,林太太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被蒋母惦记,自己的部分家业人脉被人处心积虑的算计,她会忍受吗?必然不会,而且她的女儿才刚刚成年,放在任何一个母亲身上,也绝对不会接受。

    江若乔对着电话那头的林太太很客气:“林太太,我今天给您打电话,不是为了公事,而是一点点私事,非常抱歉,因为我觉得这样的事情,您是有知道的权利的。”

    她敢断定,林太太一定不知道农家乐的事。

    如果林太太知道,蒋母现在还能优哉游哉的找她这个儿子前女友吗?

    电话那头的林太太也很惊讶,“江小姐,你说的是私事?”

    也不怪林太太很诧异,实在是,林太太跟江若乔这两个人,辈分不同,江若乔都可以当林太太的女儿了,身份地位也不同,一个是在校大学生,一个是林氏珠宝的董事长夫人,任谁看,都不会觉得她们两个人之间会有什么私事。

    “是的。”江若乔说,“您应该认识我的前男友,我前男友是您生活助理的儿子蒋延。”

    林太太:“恩?”

    “前段时间我跟蒋延分手了。”江若乔小心地斟酌着措辞,“您应该有点印象,之前蒋延带林小姐去了农家乐,那个时候我也在场,我跟蒋延就是那天分手的。”

    林太太这才琢磨出一点不对劲来,“等等,我没听明白,你是阿延的前女友,你们是在农家乐那天分手的……”这位江小姐又特意提起可星,她迟疑着问道:“你是想说,你跟阿延分手,是因为可星吗?”

    江若乔也很注意跟林太太讲话的分寸感,“也并不是这一个原因,那天晚上,蒋延的妈妈去接了林小姐,您知道这件事吗?”

    林太太沉默了。

    要么是在回忆那天的事,要么是已经想起来了。

    “林太太,在我跟蒋延分手的时候,事情就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想再跟他有什么牵扯。”江若乔语气为难地说,“我也不想去争论或者证明什么,只是,蒋延的妈妈来找我了,林太太,我真的不想再牵扯进去,所以才大胆跟您打电话的,您应该知道,如果我有心想说什么,那天在公司就会跟您说。”

    林太太静默了几秒钟,“好的,我知道了,你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吗?”

    江若乔说:“如果您有兴趣,我这边可以不挂电话,您可以听听我跟蒋延妈妈的对话。”

    林太太沉吟道:“那麻烦江小姐了。”

    在电话拨出去的时候,江若乔也按了录音键。

    原著剧情对她太不友好,她不可能不多留个心眼,不多给自己留点后路。

    江若乔特意换上了比较舒服的运动装。

    将手机放在口袋里,这才下楼了,蒋母脸上依然是愉悦温和的笑容。

    这让江若乔想到了陆以诚,见过了陆以诚,就会发现蒋母所谓的温和,是很虚假的。

    江若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蒋母眉眼看似温和,其实藏着一股冷厉的算计。

    蒋母微微笑道:“其实今天也是我贸然,但若乔,在听阿延提起你后,我就一直在盼着跟你见面,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样,不,你比我想象的更漂亮,更优秀。”

    江若乔也微微一笑:“您太客气,我应该也不及您年轻时候的一二风采。”

    终于跟蒋母见面了啊。

    两人都是爱装的,也都是会算计的,一言一语都是滴水不漏,江若乔跟着蒋母来了学校附近一家偏高档的餐厅,这餐厅绝不是学生群能消费得起的。

    蒋母确实比较谨慎,只是两个人,也让服务员带她们来了包厢。

    等服务员走后,包厢里只剩下她们两个,江若乔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确保还是在通话中。

    蒋母以为江若乔在看时间,温声道:“是不是我耽误你时间了?”

    江若乔摇了下头,将手机反过来放在桌子上,“就是觉得还没到吃饭的时间,不是很饿。”

    “之前阿延就说过,你很瘦。”蒋母失笑,“看到你,就看到我年轻的时候,那会儿也是,总是会刻意地让自己少吃一点,阿延爸爸总说我这个人死臭美。若乔,其实我早就该来见你了,但又怕太唐突了,这次见面也很突然,应该是比较正式的去拜访你的家人的。”

    她不装模作样的提家人还好,一提,江若乔就想到梦中外公外婆难堪的神情。

    江若乔放在桌子底下的手轻轻地攥了起来,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阿姨,不好意思哦,可能蒋延还没跟你说,我跟他早就已经分手了,分手一段时间了。”

    蒋母似乎很诧异,等回味过来后,脸上神情黯然,“难怪,阿延都没跟我说。”

    江若乔笑道:“我还以为您知道呢,那天晚上,我听我朋友们说您去接林小姐了。”

    蒋母抬头,看了她一眼,“所以,你跟阿延是因为可星分手的?”

    “啊这,这怎么说呢。”江若乔态度很无所谓的样子,“那天晚上的事您也知道了吧?”

    蒋母叹了一口气,“我知道,阿延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可星,不过他们俩一直以来都是情同兄妹,也许你会觉得是我这个母亲在为他们开脱,但确实是实话,那天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只是意外。”

    “误会?意外?”江若乔细细品味这两个词,突然笑了起来,“行吧随便你们怎么说,但我想问问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您身上,您亲眼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大晚上的跟他的妹妹抱在一起亲吻,您会怎么做?”

    蒋母知道,江若乔心里一定是有怨气的。

    如果不是事情太过棘手,如果不是阿延毅然决然不肯回林家,蒋母是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时候找上江若乔的。

    蒋母轻声道:“我会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决定。”

    江若乔轻笑,“阿姨,我可能没有您那样大度,在您看来,一个是自己儿子,一个是‘不是母女胜似母女’的干女儿,所以,您那天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农家乐接走林小姐,我很想问您,您真的觉得他们那样的相处方式是正常的吗?说着是哥哥妹妹,但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一个二十岁,一个十八岁……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您觉得他们两个以后该怎么相处呢?”

    蒋母稍稍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阿延对可星多照顾一点是应该的,若乔,其实你不用这样介意可星。”

    江若乔微微一笑,“其实也不是我那样想,蒋延的三个室友,我的朋友们,包括农家乐的老板,都觉得林小姐对蒋延,并不是妹妹对哥哥的心思。您又这样喜欢林小姐,听起来也并不认可蒋延应该跟林小姐以后保持距离这一点,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我觉得我还是退出比较好。”

    蒋母沉默了许久。

    现在事情的确非常棘手,阿延跟江若乔分手,是因为可星,不管她之后怎么找补,怎么让可星继续瞒着心事,阿延都不会再亲近可星。

    那天晚上的事又是实打实的发生了,无论怎么说,江若乔的分手理由都是站得住脚的。

    现在如果江若乔跟阿延复合,江若乔对可星有了防备的心理,而阿延也必然不想再重蹈覆辙,肯定会远离可星……可星在知道他们复合后,也一定会伤心。

    可如果现在他们两个人不复合,以阿延的性子也绝对不会再回林家,中秋节他不回,她还能跟太太先生搪塞过去,长时间的不回,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而因为阿延不回林家,可星也会伤心失落。

    蒋母从来没想过会这样。

    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她绝对不会游说阿延将可星带去。

    这一步,她当真是走错了。

    蒋母思绪混乱,越发觉得今天不该找上江若乔来,她说道:“对不起若乔,你才是受害者,我不应该对你有诸多要求,实在是心切,中秋节快到了,我给阿延打电话,阿延不肯回去,抱歉若乔,希望今天的谈话没有给你造成困扰。”

    江若乔莞尔一笑,“哦哦。”

    不肯回去吗?难怪蒋母这样心急了。

    这顿饭也没吃,江若乔以还有事为由提前离开了。

    走出餐厅一段路后,她从包里拿出手机,依然显示在通话中。

    她将手机贴在耳边,对那头的人说道:“林太太,我跟蒋延已经分手,也绝对不会复合,不瞒您,可能是我这个人心思狭隘了,但我的确感受到了蒋延妈妈的意图,她并不满意我,而我跟蒋延的感情也没那么深,无意被卷入到争斗跟漩涡中,所以我选择分手。我无意诋毁任何人,在我跟蒋延分手后,我以为我就清净了,可是今天蒋延妈妈又找上门来了,这是我的自保手段,请您见谅。”

    一阵沉默过后,林太太的声音远远不如刚刚开始那样轻松,她说道:“江小姐,我理解,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些事,你放心,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