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63.(【一更】“我敢保证,他在...)
    江若乔依然出神地看着陆以诚。

    陆以诚被这样专注的目光看得手心发烫, 耳根也有些发热,却还是耐心地等待着她的回复。

    他的确很惊讶,这样大的太阳, 以她的性子, 肯定是不愿意在室外的。

    那她在这里做什么呢?

    江若乔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回道:“哦,来这边办点事, 你呢, 怎么在这?”

    她的语气有一点紧张。

    真的很奇怪啊, 她来这里, 他也来了这里,而且还跟梦里一样,他朝着她走来。说的话是不一样的,可是语气是一样的温和。

    “我?”陆以诚笑道:“我在一个学长的公司兼职,岗位有点复杂吧, 需要做的功课很多,学长有个认识的前辈正好有这方面的资料,我过来拿资料的,那个前辈就在这边上班。”

    江若乔嗯了一声, 也对, 这边的确有一家很大的公司。

    陆以诚看了一眼时间,“你是直接回学校吗?不赶时间的话, 我们可以吃个饭。”

    他的语气看似平淡, 实际上他也在紧张, 为什么紧张, 他也说不上来。

    江若乔:“哦。”

    陆以诚心想:这应该是答应了的意思吧?

    两人对这一片都不太熟。这里虽然有很多上班族,可这些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就是有员工食堂,简而言之,很多餐厅饭馆在这里很难有客源。江若乔打着太阳伞跟在陆以诚后面,走了快一公里,就在她要抓狂拿出手机叫车时,终于找到了吃饭的地方。

    只是……

    江若乔站在几个小店门口踌躇不前。

    陆以诚小心翼翼的问,“你想吃哪家?”

    他是顺着导航的方向来的。

    只是没想到那家火锅店今天休息关门。

    剩下的店——

    有沙县小吃、小碗菜以及兰州拉面。

    陆以诚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额头,提议道:“要不,我们再找别的店,很快的。”

    他很紧张。

    这样的紧张都快赶得上高考时了。

    总觉得她会很生气。毕竟她看起来不像是会喜欢的模样。可他真不是故意的,他找的是一家火锅店,没想到这家店今天休息。

    “很快??”江若乔也是有脾气的,“你是指在太阳底下再走二十多分钟吗?陆以诚!!”

    陆以诚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认错这样快,这么真诚,江若乔反而没脾气了,没力气的摆了摆手,“算了,你也没做错什么。”

    陆以诚:“那?”

    江若乔回:“随便找家店吧。”

    她顿了一下,特意强调道:“不超过一百米的店。”

    陆以诚在心里记下:以后最好不要让她走这么长的路,以及,去哪家餐厅之前打个电话确认人家营不营业。

    记住了陆以诚。

    最后,陆以诚带着江若乔来了小碗菜店。

    人不是很多,江若乔明显不想去选菜,找了位置坐下,点菜拿菜的事情就交给陆以诚了。如果只有陆以诚一个人的话,他顶多也就拿一个荤菜一个素菜,可现在是两个人,还是她……陆以诚很大方地选择了最贵的菜,服务员端上来六七个小碗时,江若乔都呆住了:“吃得完吗?”

    陆以诚:“应该……没问题。”

    江若乔来了兴致,抿了唇,梨涡显露出来,揶揄他,“陆以诚,你的性价比之论呢?”

    不是总说性价比性价比吗?

    以他的习惯跟性格,不是最多点四个吧?怎么一下点了六七个?

    陆以诚明明被调侃到了,却还是极力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觉得中午吃小碗菜已经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了。”

    江若乔卡壳。

    可不是。

    六七个菜,统共加起来应该也不会超过一百吧?

    荤菜会贵一点,但进门时她看了一眼,最贵的也不会超过二十。

    素菜就更便宜了。

    陆以诚见江若乔不说话,心里也在反省,是不是每次带她吃的店都太便宜了?

    之前带她去吃饺子摊,现在又是小碗菜,仔细算下来最昂贵的一次还是在家里做饭……

    还真别说,这小碗菜实在是实惠,味道也不差,江若乔胃口不大,也吃了一碗米饭,剩下的菜全都进了陆以诚的肚子。

    ……

    吃完饭后,他们就一同结伴回学校了。

    江若乔是要看顾客资料,再顺便做一份a大之行的详细计划。陆以诚下午则是有课。

    陆以诚进教室时,蒋延他们也到了。

    气氛顿时有一点点微妙。

    班上的同学都在你看我我看你,进行着眼神交流。经过两天,现在谁不知道陆以诚在追江若乔,又有谁不知道江若乔跟蒋延分手了,这两个人关系还能像从前一样吗?那必然不能。

    以前他们宿舍四个人都是坐一块儿的。

    杜宇也习惯性地给陆以诚占座了,刚想开口让陆以诚过来,又意识到后座坐着蒋延,只好闭了嘴。

    陆以诚也不可能坐过去,他在教室里看了一圈,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泰然自若的从双肩包里拿出课本还有笔记。

    蒋延面无表情的转着笔,每次笔落下在桌上,杜宇的心就一跳。

    不只是杜宇,其他人也颇为担心,生怕蒋延跟陆以诚要打起来。

    陆以诚全然不受影响。

    杜宇最后挣扎了一番,实在是蒋延转笔太讨厌,他大义凛然的拿起课本跟书包,猫着腰来了陆以诚旁边的位置坐下。

    围观者:“……”

    王剑锋:“……”靠他就慢了一步!!

    这也不是站队。其实杜宇跟王剑锋私底下都聊过,这三个人的事情,他们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站谁……杜宇之所以去陆以诚那边,完全是——这科老师太爱让人回答问题了!

    有陆以诚在,他们都很安心的。

    现在杜宇去了陆以诚那里,王剑锋就不能去了,免得别人以为他们是站队,以为他们三个人孤立蒋延,他们不兴搞这一套。

    陆以诚是朋友没错,但蒋延也是,他们谁都不想疏远。

    不过最近蒋延确实有点难以接触了。

    总是冷着一张脸,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聊天。

    相反陆以诚就还是跟以前一样。

    老师进来时,就感觉到了今天不一样,站在讲台前,一脸欣慰地感慨:“大三了大家都懂事了啊!没人玩手机,没人睡觉,没人交头接耳,很好,希望你们继续保持下去,老师很开心。”

    其他同学们:“……”

    不,老师您误会了。

    我们依然是您口中的烂泥。

    现在是因为有瓜吃,身处修罗场!

    *

    江若乔的社交平台,也有不少人关注。

    有粉丝问江若乔:

    江若乔之前的确放出过风声。

    说会更新一期视频,讲一下跟男朋友之间节日时怎么给对方准备礼物小惊喜的。

    当时那样说,就是为了今天。

    她斟酌着回复了这一条评论:

    立马有粉丝注意到,赶忙询问:

    江若乔刷着评论,微微一笑。

    她是不会说蒋延的半句坏话的。

    要说的话,自己心里骂一通也就算了,真要说给别人听,不太好。

    一来,本来就谈过,也曾经彼此喜欢过,没必要分手后还要去指责对方,况且他们又没撕逼。

    二来,跟她的人设有关。现在她是怎样的云淡风轻,是怎样的不诋毁,那么来日,蒋延那边想给她泼任何一点脏水,人品便高下立见。

    江若乔俏皮地回了评论:

    这一出,果然被她的粉丝们都注意到了。

    某大学女生宿舍。

    孟思雨很是愤慨:“小乔分手了,我刚问了我在a大的同学,拜托她去学校论坛看看,论坛上有的人说好像是男方在作风方面有点问题!小乔真好,都没说半点那渣男的坏话!”

    林可星听着,只感觉非常的刺耳。

    非常的难受。

    那天之后,蒋延只回去了两趟,前几天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名门华府。

    而这段时间,他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有发一条消息。

    “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那渣男的照片!”

    “太渣了,这种人怎么想的啊,小乔那么好,我是女生我都心动,结果他倒好一点都不珍惜,眼睛被牛屎糊住了吗?”

    听着别人对蒋延的谩骂还有误会,林可星深吸一口气,实在是忍不住了,冷冷说道:“你又了解了?你知道什么吗?你认识他们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又在这里评价什么?”

    宿舍另外三个女生愣住了。

    啊这…………

    一时之间,气氛非常怪异。

    林可星瞥了她们一眼,走出了宿舍。

    “她什么意思啊她!”

    “我又没说她,她激动什么!”

    *

    第二天,江若乔见到了那位国外来的客户。

    真的跟资料里说的一样,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夫人。

    目测五十多岁的样子。

    夫人叫梅莉,她幽默风趣的解释,她的名字是merry,然后她的丈夫的姓氏是梅。

    梅莉还给江若乔准备了一份见面礼,是一瓶香水。

    对于梅莉来说,此次过来,是为了圆丈夫的遗愿,她也想来看看丈夫曾经呆过的地方,实际上,在好多年前,他们夫妻俩也曾一起来过a大。江若乔准备的行程很丰富,带着梅莉来到校园,口语流利地跟她介绍着,江若乔是激动并紧张的,还好梅莉很宽和。

    走着走着,江若乔带着梅莉走在小道上,居然碰到了陆以诚。

    陆以诚推着单车,在不远处站着。

    他应该也是刚好路过,想要上前来跟她打招呼,但看到她旁边的女士时又犹豫了。

    他听她说过,这几天她会很忙,忙着带一个国外来的客户。

    这样一想,又觉得自己不该上前去打扰她的工作。

    他没上前,江若乔自然也不会丢下梅莉来跟他说话。

    她继续跟梅莉介绍校园中的建筑风景,顺便告诉梅莉这背后的一些小故事。清晨,本来人就很少,陆以诚都能断断续续听到她在说话。他怔了一怔,晨曦中,阳光穿过大树,照在她身上,她穿着剪裁简单却得体的白色连衣裙,正语速清晰地跟人做着讲解,口语之流利,令人侧目。

    这也是陆以诚没有见过的江若乔。

    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朝气,一股二十岁学生的朝气。

    同时,也有遮挡不住的自信从容。

    是一道耀眼得令人晕眩的光芒。

    江若乔介绍着。

    梅莉突然饶有兴致的说:“乔,你看,有个男孩在看你。”

    江若乔:“……”

    梅莉眼里满是笑意,“瞧瞧他深邃的眼神,瞧瞧他的目光,我敢保证,他在看你。”

    江若乔这才矜持着看向陆以诚。

    陆以诚看到她们两个人都看自己,赶忙移开了视线,就要去推自行车离开。

    梅莉笑:“害羞了,纯情的男孩。”

    江若乔听到这个评价,实在是忍不住了,扑哧笑出声来。

    总觉得很有意思。听到别人说陆以诚是纯情的男孩,中文里说男孩就觉得还好,但用到boy她就想笑。

    陆以诚听到这笑声,更是不自在,推着车就要走,但想到什么,还是慌忙地跟她们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后,这才逃也似地离开。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